第二百五十七章 招待所【求推荐票】


  第二百五十七章 招待所求推荐票

  晚上的时候,叶tiān二姑一家都来到了这个四合院,平时冷寂的院zǐ,也一下zǐ变得热闹了起来,刘蓝蓝和唐雪雪年龄相仿,很快就玩到了一起。

  ★吃过晚饭之后,叶tiān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从书柜上的瓷瓶中倒出了一颗伤药,然后将仅剩的最后一件生肖法器,也放到了口袋里。

  想了一下之后,叶tiān打开了书柜的下面的柜zǐ,用手ná开一★块木板后,一个带着密码的保险柜赫然露了出来。

  这是叶tiān特意让王工给他订制的,专门存放一些在叶tiān心里认为很宝贵的物件,像是师父留下的罗盘和师门秘术,就都是放在里面的。

  叶◇tiān也不知道曲阳那边究竟是什么情况,有备无患总归稳妥一点。

  叶tiān十二岁那年,老道在封堵那山中古墓的阴穴死门时,如果不是借着一件法器脱身,恐怕也会被那里近乎实质的煞气伤到身体。
  虽然叶tiān此时的本领,比当年的老道已经有过之而无不及,对术法的掌握更不是李善元所能比的,但小心无大错,叶tiān也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大齐通宝和无痕还有那枚玉石法器,自然是贴身放着的,将罗盘收入一个背包里之后,叶%%远聊着tiān的老爸喊了出来。

  “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

  叶东平今儿心情不错,唐文远和他去到银行之后,不是转了三千万,而是直接转了四千万进去,多出来的那一千万,算是他自己的房租费用。

  不过叶东平并没有准备换车,除了另外办了三张三百万的卡之外,剩下的三千七百万都存了起来,儿zǐ现在还年轻,以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用到钱的。

 ○ “爸,我一会就走,您把车钥匙给我吧!”叶tiān向老爸伸出了手。

  “你不是说明tiān离开吗?”叶东平不解的看向儿zǐ,“你也没驾驶证,这出去万一被人查住了很麻烦的……”

  叶ti★ān摇了摇头,说道:“爸,没事的,我开车的技术您还不放心啊?那破车给我,您刚好去换辆新车吧,那桑塔纳开着忒丢份了!”

  叶tiān本来也是想明儿走的,不过他对周啸tiān那小zǐ的话不怎么信得过,万一那罗盘法器yào是镇不住阴穴的话,到时候处理起来就yào更加的麻烦。

  只是现在走,从北京到曲阳的车却是没了,叶tiān只能自己开车去,安全什么的倒是没多大问题,毕竟叶tiān十四五岁的时候,就开着老爸的车往返县城和茅山之间了。

  “买什么好车啊?你小zǐ别有了钱就乱显摆啊。”

  听到儿zǐ的话后,叶东平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教训道:“我告诉你,这四九城里比你有钱的多了,人家不是照样二锅头就花生米?”

  “又不是我显摆,买了也是您开啊,这年头出去做生意,开个奔驰总比破桑塔纳有面zǐ吧?”

  叶tiān嘿嘿笑着伸出手,从老爸裤兜里将车钥匙掏了出来,说道:“爸,我就不去前面了,回头您给那老头说一shēng就行了!”

  叶东平对这儿zǐ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追在后面问道:“我说,你去哪里总yào告诉我一shēng吧?”

  “河北曲阳……”叶tiān的身体已经进了后院的车库,shēng音远远的传了出来。

  “这臭小zǐ,整tiān不安份!”叶东平跺了跺脚,一脸无奈的返回到了中院。

  ……

  从北京到曲阳一共两百多公里,高速无法直达,从保定北拐下高速后,就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钟了,等叶tiān赶到了曲阳,时间已经过了凌晨一点。

  这个地处太行山东麓的小县城可,没有多少娱乐场所,到了午夜这会,路上根本就看不到一个人,叶tiān想寻个人问路都找不到。

  沿着马路开了十多分钟后,叶tiān瞅到一家大门半掩的游戏室,停下车ná了包烟进去说了不少好话,这才问到了周啸tiān所住的招待所。

  “妈的,这小zǐ不至于穷成这模样吧?”

  等叶tiān找到那招待所的时候,又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看着那民房一般的招待所,叶tiān不由爆了句粗口。

  这是个三层的小楼,楼外面的墙皮都脱落的差不多了,外面能看到那一排排的暖气片zǐ,“顺风招待所”的招牌旁边,还有个澡堂zǐ的牌zǐ。

  叶tiān心里就纳闷了,自己前段时间才花了三万块从这哥们手上买了个物件,他就不知道找个好点的地方去住?

  这破招待所自然也没有停车场了,叶tiān想了一下,把车停到距离招待所一百多米远的一条马路上,ná出包进了招待所里。

  通往二楼的楼梯口,被改成了一个房间,里面亮着昏暗的灯光,叶tiān隔着玻璃看了一眼,一个看不清多大年龄的胖女人趴在桌zǐ上睡的正香呢。

  “哎,大姐,我yào住店,还有房间吗?”

  叶tiān知道,周啸tiān住这里,肯定不会用真名字的,自己yào说是找人,估计这胖大姐立马就能ná个扫把将自己打出去的。

  连着敲了好几下玻璃,那女人才抬起头来,睡眼稀松的看向叶tiān,没好气的说道:“六人间的二十块钱一晚上,四人间的三十!”

  叶tiān皱了皱眉头,开口问道:“大姐,我睡觉轻,听不得人打呼噜,还有一个人的房间吗?”

  “想住单间去宾馆啊,来这里干嘛?”

  那女人愈发的不耐烦了,从刚才趴着的地方找■出来个还带着她口水的本zǐ,翻了一下,说道:“还有一间,八十块钱一晚上!”

  其实这里的单间,最贵的也就是五十块钱一夜的,不过胖娘们看叶tiān穿的还不错,想宰他而已,剩下的那二十块就能装自己□腰包了。

  “得,八十就八十,这是钱,还有身份证!”叶tiān从打开的小窗口把100块钱和身份证递了进去。

  不过钱被收下了,身份证则是和一把钥匙一起被那胖大姐给丢了出来,“我们这里住不yào身份证的,二十块当押金了,走的时候退,二楼第四个房间,你自己去吧。”

  叶tiān也没多话,ná着钥匙和身份证扭头就上了二楼,开了门进到房间之后,这才一拍脑袋,“嘿,我这真是越混越回去了!”

  叶tiān早就该想到了,以周啸tiān干的那活计,肯定是越低调越安全的,他yào是敢去住宾馆,等事发了的时候,公安局一调查这段时间的入住人员,绝对是一逮一个准。

  而像这样的招待所,二三十块钱住一夜,根本就没人会问你yào身份证登记,所住的人鱼龙混杂,最是藏身的好地点。

  这些事情叶tiān原本也是门清的,当年他和老道走江湖的时候,基本上住的也都是这些地方,只是过了几年闲适的日zǐ,叶tiān一时忘了这茬。

  连着开了五六个小时的车,叶tiān也有些乏了,虽然知道周啸tiān就住在这一层楼靠窗的那个房间,也懒得去找他了。

  将背包当成了枕头,叶tiān和衣就躺在了床上,一觉睡到了大tiān亮,到了第二tiān早上九点多,才从床上爬了起来。

  这样的招待所是没有洗浴间的,也没有牙刷牙膏什么的提供,一个楼层专门有一个厕所和洗漱的地方。

  洗漱完之后,拎着自己的那个包,叶tiān来的周啸tiān的房门前,贴耳在门上听了一下,里面传出轻微而又略带急促的呼吸shēng,看来这小zǐ真是伤的不轻。

  “当当!”

  叶□tiān轻轻在门上敲了一记,里面的呼吸shēng立马消失掉了,床板的shēng音响了一下之后,叶tiān听到了几shēng微不可察的脚步shēng。

  “谁?”周啸tiān低沉的shēng音从●tiānqīngqīngzàiménshàngqiāoleyījì,lǐmiàndehūxīshēnglìmǎxiāoshīdiàole,chuángbǎndeshēngyīnxiǎngleyīxiàzhīhòu,yètiāntīngdàolejǐshēngwēibúkěchádejiǎobùshēng。

  “shuí?”zhōuxiàotiāndīchéndeshēngyīncóng门口传了出来

  “开门!”或许是被这家伙给熏陶的,叶tiān现在说话也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

  “进来!”听到叶tiān的shēng音后,里面的人似乎松了口气,门锁扭动的shēng音响起,房门被拉开了一条缝。

  等到叶tiān走了进去,周啸tiān伸出头往门外打量了一番,这才关上了门,反锁之后还把门里面的插销给插上了。

  “你活的累不累啊?”

  等到周啸tiān走回来之后,看着他那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庞,叶tiān原本满腔的怒火也熄灭了下去。

  作为一个有传承的江湖术师,居然混的这么惨,所以叶tiān虽然对他很不爽,但是出于大家算是同行的份上,叶tiān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累,还是yào活着,咳……咳咳!”周啸tiān一句话没说完,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叶tiān能清楚的感应到,他身上那股zǐ阴寒煞气。

  没有了那个法器罗盘护身,周啸tiān的身体,充其量也就是比普通人身体yào强壮一点而已,他所修习的并非是术师功法,是无法抵御阴煞寒气侵蚀的。

  叶tiān摇了摇头,眼睛四处在房间里打量了一番,不由愣住了,皱着眉头问道:“你就吃这些?前段时间从我那赚的钱呢?”

  在窗前的桌zǐ上,放着几袋榨菜,四五个冻的硬邦邦的馒头,放在榨菜的旁边,陶瓷缸zǐ里的热水已经没有了一丝热气。

  -------

  ps:第二更,今儿精神不是很好,坐在电脑前都能打盹了,洗把脸去写第三更,大家瞅瞅还有yuepiao和推荐票吗,投给相师吧!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