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忽悠


  第二百四十七章 忽悠

  叶天并没有去阻止众人的疯狂,被水鬼事件困扰了那么长时间,他们需要这样yī个发泄的途径,来消除内心的恐惧。

  而那只水怪在被自己砍断了手腕之后,出水也就变得奄奄yī息了,即使没有这些人攻击,恐怕也活bú了多久了。

  至于老dào的行为,叶天也是能理解的,那纯粹是yī种骗局被揭穿后恼羞成怒,加上想给自己找点面子的举动。

  反正谁也没见过这种生物,云阳yī口咬死了是水鬼变的,别人也是说bú出什么来的,看到老dào如此娴熟的江湖套路,叶天还真的怀疑这老家伙出身江相派了。

  在众人痛打水怪的时候,陈喜全拿着yī条大毛巾走了过来,bú由分说的裹在了叶天的身上,说dào:“叶天,快,快点擦擦身上,先去里面换下衣服吧,我要让熬好姜汤了……”

  别人或许会相信老dào的鬼话,但陈喜全却是yī句都bú信的,如果没有叶天,水鬼事件的谜团,根本就bú会解开的。

  叶天用毛巾擦了把脸厚,笑着说dào:“陈叔,没事,我年轻火气旺。”

  以叶天现在的功力,早就能做到寒暑bú侵了,他入水的时候浑身汗毛孔都闭塞了起来,水中的寒气尽数被逼在体外的。

  “陈叔。让他们散开吧,估计那怪物早就被打死了!”

  听到叶天的话后,陈喜全对着人群大声喝dào:“散了,都散了,刚才没见你们这么勇敢,现在都来呈英雄啦?都给我散了!”

  等到人群散开之后,地上的怪物早已是yī命呜呼了,那像猴子yī般的脸上满是鲜血,肚子鼓鼓涨涨的,仰面躺在了地上。

  “这肚子里可都是死人肉啊,也bú知dào这孽障坏了多少人的性命,错非今天遇到了老dào……呃,还有玄清dào友,否则日后还bú知dào有多少人要丧命在它的手中啊!”

  刚才云阳老dào带头踹了yī脚之后,就躲到了人群后面,这会也算是缓过劲来了,又冲到水怪的面前继续忽悠了起来。

  “dào……dào长,这东西真是水鬼变出来的?”王嘉勋这会也bú知dào该bú该相信云阳的话了,因为这地上这死尸,怎么看都像是只动物啊?

  “当然是了,这个东西原本叫水魑,是冤死之人的怨气所化,食生人之肉形成了实体,专门以哭声诱使人下水,从而取人性命……

  当年我和师父行走江湖的时候,就曾经遇到过这水魑,被我师父以三尺青锋斩于剑下,为当地除了yī害!”

  见到众人都被自己的话给吸引住了,云阳老dào心中暗喜,吐沫横飞的接着忽悠dào:“如果bú是我今天开坛做法,将它生路断绝,它是万万bú会现身的,bú过老dào年老体衰,却是斗bú★过这孽障了,幸亏玄清dào友相助,惭愧,实在是惭愧啊!”

  云阳的这yī番话先是将自己的功劳给摆了出来,然后又以年龄老迈为借口,弱化了他被拉入水中的事实,最后更是捧了叶天yī记,将这件事给圆的○天衣无缝。

  虽然听的是半信半疑,bú过对于这样的事情来说,王嘉勋还是宁可信其有的,当下恭恭敬敬的说dào:“多谢dào长出手相助了,还请去里面喝点姜汤换下衣服,我让餐厅准备了,yī会再给云阳★dào长和玄清……bú,叶天兄弟庆功!”

  “王居士客气了,我们出家之人岂能看着妖孽横行?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云阳这老小子虽然很努力的想摆出yī副高人模样,bú过这浑身湿漉漉的样■子,还真是没有什么威严可言,当下招呼了yī声叶天,就准备去洗浴更衣。

  刚走出几步之后,云阳忽然想起yī事,回头看着王嘉勋说dào:“对了,王居士,这孽障本为死物所化,为免它魂魄逃脱再去危害他人,最好是马上将其尸体火化掉,那就万无yī失了!”

  云阳老dào这是怕王嘉勋将尸体拉去化验,万yī化验出个什么结果,他的谎言bú就要被揭穿了吗?所以yībú做二bú休,干脆出言恐吓王嘉勋yī◎番,来个毁尸灭迹死无对证。

  被云阳这么yī说,王嘉勋顿时吓了yī跳,即使他原本有几分将尸体拉到相关部门检验的心思,现在却也是bú敢了,连忙说dào:“好,好,我这就安排人火化尸体,还请dào☆长先去洗澡更衣吧。”

  生意人最讲究个吉利,有些事就算你bú相信,那也是能避免麻烦就避免的。

  所以在让陈喜全带着叶天等人回转度假村后,王嘉勋留在现场让人拿来汽油等东西,开始焚烧起尸体来了。

  陈喜全yī行人刚刚进入到度假村的大堂,yī个工作人员就迎了上来,说dào:“陈总,来了几位客人,说是要找刚才和您yī起离开的那位先生,咦?那位叶先生bú在啊?”

  叶天出去的时候是穿着yī身笔挺的唐装,现在回来的时候却是大毛巾裹着身体,头发身上都是湿漉漉的,加上旁边还有个和他同yī造型的云阳老dào,那工作人员能认得出来才是怪事呢。

  听到工作人员的话后,陈喜全回头笑dào:“叶天,有人找你,是你女朋友过来了吧?”

  “bú会吧,她刚开学没时间的。”叶天也有些纳闷,谁会跑到这里来找自己呢?话说连叶东平都bú知dào叶天今儿的去向的。

  “叶天,你……你怎么搞得这幅模样啊?”

  耳边传来的yī句话,却是让叶天bú用再去猜测了,因为唐文远正拄着yī根拐杖,站在距离自己四五米远的地方看着他呢。

  饶是唐文远活了七十多岁,此刻看着叶■天,脸上也是yī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叶天浑身上下湿漉漉的bú说,那头上居然还飘着几根青绿的水草。

  唐老爷子在短暂的惊愕之后,快步走了上来,yī脸关心的问dào:“叶天,难……难dào你这是去冬□泳了?”

  唐文远知dào,在内地的北方,流行冬天游泳的运动,据说可以是强身健体,但有没有科学依据就是两说了。

  “谁去冬泳了啊?我闲的蛋疼大冬天的往水里钻啊?”

  听到唐文远☆的话后,叶天顿时气bú打yī处来,这老头忒没眼色了,没看到旁边还站着个比他年龄还大的人,yī身也都是水吗?

  只bú过叶天哪里知dào,从他出现之后,唐文远这眼神就没往别人身上瞅过,yī直都死★☆的话后,叶天顿时气bú打yī处来,这老头忒没眼色了,没看到旁边还站着个比他年龄还大的人,yī身也都是水吗?

  只bú过叶天哪里dehuàhòu,yètiāndùnshíqìbúdǎyīchùlái,zhèlǎotóutuīméiyǎnsèle,méikàndàopángbiānháizhànzhegèbǐtāniánlíngháidàderén,yīshēnyědōushìshuǐma?

  zhībúguòyètiānnǎlǐzhīdào,cóngtāchūxiànzhīhòu,tángwényuǎnzhèyǎnshénjiùméiwǎngbiérénshēnshàngchǒuguò,yīzhídōusǐ死的盯着他呢。

  看到上次见过的那个丁叔站着bú远处,唐文远身边还有个精瘦的老头,叶天也bú想让他太下bú了台,出言问dào:“对了,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我bú是说了过几天去找你的吗?”

  叶天话声未落,站在yī边的丁叔就bú满的说dào:“哎,你怎么说话的?”

  从上次来国内见到叶天,丁叔心里可就憋着yī股子火气,虽然他现在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但年轻的时候可是双花红棍出●身,脾气bú是yī般的火爆。

  眼下见到叶天对唐文远出言bú逊,那邪火顿时直往脑门上窜,上前就想教导叶天yī下什么叫做尊老爱幼。

  “咳咳,阿丁,没你什么事……”

  唐文远连忙★喝止了阿丁,有些尴尬的咳嗽了yī声,对叶天解释dào:“叶天,老头子也是心jí啊,我问了你父亲,然后又打听到了于小姐,才知dào你来的这里……”

  唐文远心里也憋屈啊,bú过yī来自己救治bú了孙女,二来他的辈分又没叶天大,除了比叶天有钱之外,似乎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了,所以在叶天面前只有吃瘪的份。

  “老……呃,老爷子,您看我这yī身也bú合适谈话,我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有什么事y▲ī会再说吧。”

  叶天差点脱口喊出老唐的称呼来,给了唐文远yī个交代之后,叶天转身对陈喜全说dào:“陈叔,这是我的yī个长辈,您先招呼yī下,回头我洗了澡就出来!”

  “好,你内衣我●让人给你准备了,你洗好换上就行!”

  陈喜全答应了yī声,看向唐文远说dào:“这位老人家,您先到咖啡厅坐yī下吧,叶天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再来陪您!”

  由于bú知dào唐文远和叶天之间◆的关系,陈喜全对他很是客气,亲自领路将几个人送到了咖啡厅里。

  虽然唐文远在国内外的名声都很大,陈喜全也听过他的名字,但是陈喜全怎么都bú会将那个大名鼎鼎的华人富豪,和面子这个糟老头子联系在y◎ī起的。

  度假村出了这样的事,陈喜全的事情也bú少,将几个人请到咖啡厅之后,自己就出去忙碌了。

  “文叔,那个叫叶天的年轻人究竟是个什么来历?您为何对他如此客气啊?”等到没有外人之后,yī直紧跟着唐文远的那个精瘦老头开口问dào,眼睛里露出了深深的困huò。

  从见到叶天的第yī面时,这老头的惊愕之情就已经溢于言表了,bú过此时才有机会问出来。

  如果换成纪然在这里的话,肯定就能认出,跟在唐文远身边的这个老头,就是曾经在樱兰俱乐部里出现过的那位“四叔”了

  ------

  ps:第yī更,今儿还差三张yuepiao到200,到了继续爆发,有yuepiao的朋友请支持相师,对了,还没领打眼之光的朋友,去领下吧!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