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水鬼(中)【三更求票】


  第二百四十五章 水鬼(中)三更求票

  在咖啡厅lǐ坐了一gè多小时后,见到雇主已经有些不耐烦的神色了,云阳这才喊了徒弟起身,在王嘉勋和陈喜全的带领下,往南湖方向走去。

  zuò为陈喜全的朋友和云阳道长的道友,叶天自然也就跟了上去。

  说老实话,叶天心lǐ还真是有些好奇,这lǐ依山傍水,不管从哪方面看,风水都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这水鬼一说,叶天也是不相信的。

  转过一处山脚,入眼是一片占地面积颇大的湖泊,几艘游船孤零零的飘在湖上,由于拉起了警戒线,除了工zuò人员之外,这lǐ没有一gè游客的存在。

  距离湖边还有二十多米远的时候,王嘉勋就指着一处说◆道:“云阳道长,就是那lǐ了,两gè人都是从那处歪脖子树地方掉下去的,等打捞上来之后,都已经被鱼虾咬的不成样子了!

  而且……而且有工zuò人员晚上这这附近看到一gè黑色的影子,但用手电照过去☆之后,那影子又马上不见了……”

  这两天那lǐ发生了这么多的事,王嘉勋根本就不敢靠前,生怕自己也被水鬼给拉了下去,远远的指了一下之后,身体就往后退去。

  “老道我来看看!”

  别看云阳老道对术法一窍不通,但胆子可不是一般的大,径直走到那歪脖子树下打量了一番之后,转回身来,煞有其事的说道:“王居士,这lǐ阴气极重,早年应该有人在树上上吊未死,但却掉入水中被淹死了,所以怨念很重,在这lǐ时时引人下水,谋害性命!”

  不管是看相算命还是风水堪舆,甚至包括古玩买卖这些行当,讲究的就是一gè嘴皮子,你把事情说的越是玄乎,从客人兜lǐ掏出的钞票就越是厚实了。

  云阳的那番话,在叶天看来,纯粹就是信口胡诌的,而他之所以敢跑到歪脖子老柳树下查看,那也是因为云阳袖中的罗盘,并没有显示出那lǐ有煞气存在的。

  不过叶天知道,不代表王老板也知道啊,老道话声刚落,王嘉勋就一脸着急的说道:“云阳道长,那……那您看要怎么办啊?这……这样下去我生意可没法做了!”

  先不说这gè旅游景点暂时关闭所损失的钱了,就是这两天赔给那两gè死亡家属的钱,已经达到了五十多万,如果再死几gè的话,这度假村直接就能关门大吉了。

  “无妨,无妨的,王居士不用着急!”

  云阳老道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摆了摆手说道:“这阴魂寄生在柳树根下,待我做法之后,再用符箓镇住这老柳树,念上一篇往生咒,即使这阴魂怨念再大,也会被我超度了的,不过……”

  “云阳道长,不过什么?”王嘉勋连忙问道。

  云阳长叹了一声,说道:“不过我这符箓是师尊所传,到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老道真是舍不得用啊!”

  旁边的王嘉勋一愣,开口问道:“贵师传下来的?那……那他得有多大岁数啦?”

  从外表上看,这老道差不多也有七十多岁了,如果他师父还活着的话,那岂不是要九☆十开外了?

  “师尊早已羽化成仙了,这是他的遗物,罢了,这符箓太过贵重,就不要用了,用往生咒差不多也能除了这祸患!”

  老道没好气的瞪了王嘉勋一眼,这人也太不省事了,非要自己直接开口说加价的事儿吗?

  “别啊,云阳道长,用啊,多少钱您开gè价,我们照办还不行吗?”

  王嘉勋此刻已经被云阳忽悠的上了道,心lǐ想着万一没能抓住那鬼,日后还不要可劲的折腾他们啊?这会就是花再多的钱,他也得往外掏啊。

  “出家人是不谈钱的,我们要这些世俗之物有何用啊?”

  云阳一副视钱财如粪土的模样,突然间话题一转,说道:“王居士,这样吧,回头您捐gè五万块钱的香火钱吧!”

  “好,五万就五万,云阳道长,您可要捡最好的符用啊!”王老板连连点头,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放心吧,我这就开始,保证过了今天之后,你这lǐ太平无事!”

  见到对方那么痛快,老道心lǐ那叫一后悔啊,早知道就开口要十万了,只不过现在却是不好再改口了。

  “***,死老道真是能忽悠啊,当年师父忽悠镇上的苗老大帮他重修道观,但也拿出了点真本事,这老家伙简直就是空手套白狼啊?”

  听到云阳的话后,一旁的叶天脸上直抽抽,老家伙再忽悠的话,他真是要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那符箓哪lǐ是什么师尊传下来的啊?纯粹就是老道自己闲的没事的时候画出来的,而且用的都不▲是朱砂,而是红墨水,叶天在道观lǐ的时候还和他讨论过应该怎么画呢。

  这一张连一毛钱都买不到的东西,到了老道嘴lǐ就变成了五万,叶天现在都怀疑这老家伙出家之前,是不是在“江相派”lǐ面厮混过的◎

  “徒弟,摆阵!”

  既然谈好了价钱,老道当然要开始做法了,一声令下之后,那gè小道士将一幅八卦太极图铺在了柳树旁的地上。

  同时两gè工zuò人员把一张从度假村lǐ搬出来的长桌,也放在了老道的面前,在桌子上还摆放了瓜果贡品和一gè香台以及一碗水。

  老道将头发散开,从袖口lǐ抽出一把只有匕首长短的桃木剑,大声喝道:“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升、鎗殊刀杀、跳水悬绳,敕救等众、急急超生、敕救等众、急急超生!”

  念完这一番精简版的往生咒之后,老道喝了一口面前碗中的水,往口中剑上一喷,然后左手拿出符箓,右手一挑,将符箓穿在了剑上,口中一声断喝:“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说来也奇怪,随着云阳老道的这一声断喝,木剑上的符箓居然无火自燃了起来,看的周围一圈人均是瞪大了眼睛,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

  “嘿,这老家伙还是下了点本钱的啊?”看的这一幕,叶天不禁又乐了,总算云阳老道懂得做戏演全套,整出了点儿花样了。

  这符箓自燃,在外人眼lǐ看着挺神奇的,但是在叶天眼中,不过就是跑江湖的一些小把戏罢了。

  只要在纸上涂抹了过氧化钠,这黄纸遇水或者二氧化碳,马上就会发热产生自燃,这种手法叶天在十二岁的时候就学会了。

  叶天也有很多年没见过别人耍这种把戏了,现在看着也挺热闹的,自然是不会说破老道的。

  收了别人五万块,老道自然也要表现一番了,在符箓燃烧完之后,他脚踩七星步,摇头晃脑的继续装神弄鬼起来。

  “靠,这他娘的是跳大神还是开坛zuò法啊?”

  叶天感觉今儿来的真是值了,这哪lǐ是道士zuò法啊?只要将那桃木剑换成gè开元鼓,这动zuò简直就像是当年清朝萨满教跳大神的。

  俗话说懂行的看门道,不懂的看热闹,陈喜全和王嘉勋还有那些工zuò人员,一gègè可是看得心旷神怡,如果不是怕打扰了老道,肯定会大声叫好!

  似乎感觉到了群众们的热情,老道跳的愈发欢快了起来,别看他年龄不小了,但身手还真是敏捷,足足跳了五分多钟之后,动zuò才慢慢的缓了下来。

  小道士见到云阳停下来之后,整gè身体都靠在了那歪脖子柳树上,不禁出言提醒道:“师父,小心点,后面就是湖了!”

  老道对徒弟的话置若罔闻,先是用双手将头发敛了起来,然后直接用那桃木剑当成了木簪插了上去,这才开口说道:“怕什么,师父我当年在泰山顶上都敢金鸡独立,还能掉下去不成?”

  可是谁知道云阳话声刚落,原本站着的身体,却是突然猛的往下一缩,“噗通”一声,整gè身体都滑落到了水lǐ。

  整gè过程迅捷无比,等到众人看见老道唯一冒在水面上的那双手后,也不过就过去了一两秒钟,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站在桌旁的小道士反应倒是挺快的,一gè纵身跳出了四五米远之后,大声喊道:“鬼!竟然敢光天化日之下行凶,这……这是厉鬼啊!”

  这江湖把戏和说相声差不多,有逗哏也要有捧哏的,小道士演的无疑就是捧哏的角色,到了这关头还不忘帮他师☆父圆场面。

  “妈的,那是什么玩意啊?”

  别人没看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但叶天却是瞧的清清楚楚的,就在老道身体倾倒的那一瞬间,叶天看见在老道的脚腕处,有一gè黑乎乎毛茸茸的爪子。

  “陈叔,把那边的船开过来,我先下去救人了!”

  此刻叶天却是顾不上猜那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了,一边冲着陈喜全喊了一嗓子,一边脱了衣服就从老道掉入水中的地方跳了下去。

  平日lǐ和云阳相处的不错,又在白云观lǐ混吃混喝了两gè多月,叶天自然也不能看着老家伙就这么丧命,一gè猛子就扎入到了水lǐ。

  -------

  ps:第三更送上,还差十张yuepiao就到6100了,就差十张,有yuepiao的兄弟投出来吧。

  嗯,打眼去写第四章,没领打眼之光徽章的朋友也去领下,就在书页打眼名字后面领取。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