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回山


  “过年喽,过年喽!”

  新年最快乐的无疑就是孩子了,吃过年夜饭后,刘蓝蓝带着陆琛的儿子小俊寒在院子里放着鞭炮,这是四九城禁炮前的最后一个春节了,那鞭炮声是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大人们则是在屋里看着电视聊着天,叶天是很小看电视剧的,不过今年有部叫《一年有一年》的电视剧,却是让他看着迷了。

  看着剧中人物随着年龄的增长,在社会上的身份也不断的发生着变化,叶天儿时的记忆仿佛又出现在了眼前。

  “爸,等过了初三,我huí趟家里吧,也正好去上海看看于叔叔……”

  叶天有些想念师父了,再加上自己的功法已经突破了瓶颈,也要去老道坟前告慰一番,他知道师父生前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身体。

  “好吧,是应该huí了,爸今年huí不去了,代我问乡亲们好。”

  叶东平点了点头,他对那个小村庄也有很深的感情,以前每年都要huí去好几次的,不过年后是潘家园最热闹的一段时间,他却是走不开了。

  “对了,你等一下。”

  叶东平忽然想起一件事,起身走出了厢房,过了两三分钟后,手里拿了个本子又走了huí来,递给叶天说道:“这几个月有不少人打电话来找你,我都给记下来了,你看看需不需要给人huí个电话拜个年什么的。”

  “嘿,爸您不说我还真忘了……”

  叶天xiào着接过了本子,除了今儿白天卫红军拉了一车东西来给老太太拜年之外,叶天是一个熟人都没见着,估计都还不知道他出关的事情。

  “沙凌霄”

  “雷雾”

  “刘大志”

  “胡军”

  “嗯?陈叔也来电话啦?”

  看到最后一个☆名字的时候。叶天有些愧疚,站起身说道:“爸。姑,我去打几个电话……”

  要说前面几人和叶天还有些利益关系,对陈喜全叶天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因为那位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术师的身份,对叶天也是别无所求的☆

  “喂,陈叔,我是小叶,叶天,给你拜年了啊!”huí到自己的房间后。叶天拨通了陈喜全的电话。

  “你小子,说了让你来找陈叔的,怎么这段时间都失踪了啊?”陈喜全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显然对接到叶天的电话很高兴。

  “呵呵。陈叔。前段时间身体不太好,一直在修养,我过完年还要去趟江南。等huí来的时候一准去叨扰您,祝您全家春节快乐啊!”

  叶天的为人,向来是人敬他一尺,他huí人一丈,那几件生肖法器,他就准备送给陈喜全一件。之前就存了这心思,只是陈喜全一直在新疆都没huí来。

  和陈喜全聊了几句之后。叶天又分别给雷雾、刘大志和沙凌霄等人打了个电话,和雷雾与刘大志只是简单的拜了个年,但是从沙凌霄口中,叶天却是得知了一些事情。

  原来就在三个月前,果然有人用证劵公司办公室的事情来举报沙凌霄,不过叶天见机的早,把办公室给退掉了,加上这事儿又没有什么真凭实据,最终是不了了之了。

  电话打给胡军的时候,叶天得知这哥们来北京发展了,现在好像在做通讯设备那一块,似乎混的很不错,直嚷嚷着要请叶天吃饭。

  叶天已经决定过几天就去江南,就没答应◇下来,不过同意了等huí来的时候和胡军聚一聚,这哥们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的,叶天比较欣赏他的爽气。

  看了眼最后一个来自香港的号码,叶天想了想却是把本子收了起来,以他现在的本事,完全有能力治疗唐◇雪雪的病了。

  不过“叶大师”虽然这会挺缺钱的,但也不能自降身份去找唐文远吧?总是要唐文远求找到他头上才好——

  潘家园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已经由一个古玩聚集地变成了弘扬中国民俗的一个地方了,每年过年的时候,总是有很多的中外游客到这里游玩。

  这就使得初一初二的时候,叶东平店里的生意特别的忙,叶天也过去帮了两天忙,当然,他也没白忙活,初三坐上huí江南的火车的时候,兜里多了老爸塞给他的两万块钱。

  封况早早的就等在江南站了,huí到小城见到盈盈姐后,自然又是一番热闹,在小城住了一晚,第二天叶天买了一车年货,huí到了阔别两年多的小山村。

  看着村头破旧的祠堂已经修缮一新,叶天知道这是父亲出钱做的,见到以前经常跑进跑出的地方,叶天的眼睛不禁有些湿润。

  “这不是叶天吗?”

  “叶天哥,你huí来啦?”

  “小叶子,哎,小叶子huí来啦!”

  封况的车子停到村口处后,叶天走下车来,整个小山村顿时沸腾起来了,这个村子总共就几十家住户,叶天小时候基本上每家都去吃过饭,算是众人看着长大的。

  “二婶,愣子叔还好吧?”

  “三爷爷,您身子骨还硬朗吧?”

  “胖婶,我可想你了!”

  见到这些乡亲们和熟悉的村子,往昔的一幕幕都呈现在了眼前,好像自己堵别人家烟筒的事,就发生在昨天一般。

  一家家将礼物送去之后,叶天来到村长家里坐了下来,在这些村里人眼中,叶东平那可是能耐人,在县城里买了房子不说,现在居然将生意做到北京去了。

  几个在村子里有面子的长辈,也都陪着过来说着话,无外乎就是问一些叶天父子俩在北京的事情。

  等到众人散去之后,叶天抽空跑到了李二愣子家,向正做着中午饭的二婶问道:“二婶,道观那边您经常去吧?”

  那间所有权属于叶天的道观,现在主要就是李二愣子一家在照看。叶天给他们的费用也从一个月三百长到了一千。

  “叶天,放心吧。你愣子叔就在山上住着呢,我也是昨天才下山的,都好着呢,来,叶天,婶给你打了四个荷包蛋,一定都要吃完啊!”

  二婶一边说着话,一边端了两个碗过来,每个碗里都有四个荷包蛋。这是小山村招待贵客的习俗。

  “二婶,我上山看看去,您在家里吧,过年走走亲戚。没必要那么早去道观的!”

  吃下荷包蛋后。叶天▲走出了二愣子家,当年那低矮的栏杆早就换成了围墙,现在再想来偷窥。却是没那么容易了。

  “叶天!”就在叶天和封况准备上山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喊声。

  “胖……胖墩?”

  见到来人之■后,叶天眼前一亮,虽然儿时的伙伴现在也是一米八多的身高了,但叶天总是喜欢喊他的外号。

  叶天上前在胖墩的胸口处锤了锤,亲热的问道:“胖墩。怎么样?考到哪个大学了?”

  “天哥,我……我☆去年太紧张了。高考前一夜没睡觉,第二天又拉肚子,没……没考上……”

  想起以前对叶天的承诺,胖墩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其实他的学习成绩是很不错的,只不过运气不太好罢了。

  “没事,胖墩,□今年继续考,就考北京,我相信你一定行的!”叶天xiào着拍了拍胖墩的肩膀,给儿时的伙伴加了加油。

  不过胖墩小时候虽然眼睛鼻子都挤在了一起,但是现在脸盘长开了,六府丰隆、鼻准圆珠,尤其是两耳展开,轮廓分明、红润肥厚,这在古代就是状元的面相,所以叶天相信他今年一定能考个高分。

  “真的?”往日的这些小伙伴们是最信服叶天的,听到叶天的话后,胖墩眼里也露出了亮光。

  叶天xiào道:“当然是真的,走,胖墩,跟我上山,我要给师父上坟去!”

  从山村通往道观的路,十多年来叶天也不知道爬过多少次了,以往道观那里总有他的牵挂,但是现在,叶天心头更多的却是哀思了。

  道观一如往昔,虽然重建十多年了,但还是很坚固,二愣子在道观前的院子里还养了些鸡鸭,叽叽喳喳的平添了几分热闹。

  让众人等在道观里之后,叶天拎着个铁锹和背包来到了师父的坟前,帮师父的坟头添了些土之后,叶天在墓碑前坐了下来。

  “师父,咱们师门的功法,我已经达到炼气化神的阶段了,不比您老人家差了吧?您放心吧,麻衣一脉,弟子会传承下去的!”

  拉开背包,叶天将两瓶茅台打开,轻轻倒在了坟头前面,嘴里絮絮叨叨的念叨着:“师父,小叶子来看您啦,这是二十年的茅台酒,我偷老爸的,您尝尝,嗯,还有烧鸡,我就知道您不爱吃素的!”

  想着以前和老道相处的点点滴滴,叶天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任是他在人前如何的坚强,但是在师父面前,叶天始终是那个顽劣的孩子。

  从中午一直坐到了天黑,叶天将自己这一年多的经历都讲给了老道,直到封况等人寻来的时候,叶天才huí到了道观。

  往日的竹床被二愣子夫妻换成了硬板床,不过叶天睡的一样很香,在山上停留了一天之后,叶天辞别村子里的乡亲,huí到了小县城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