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规矩


  “你小子懂个屁,这几年中国的古玩在国外艺术品市场很火热,迟早国内也要被带动起来的,屁大点生意?我看你是屁大点人口气倒不小!”

  yè天虽然说话的声音不大,但还是被yè东平听去le,顿■时瞪le他一眼,去年统计出来上海一家拍卖行总成交量为七点八亿,这也算是屁大点生意?[..]

  “得,您说的对,爸,赶紧的看物件去吧,晚le好东西都要被人挑走le!”yè天笑le笑也不争辩,在他◎心里,风水术师这行当要远比古玩生意有钱途的。

  “也是,我和你小子磨什么牙啊,对le,等会别乱说话,省的得罪人。”

  yè东平点le点头,交代leyè天几句,在这种地方交易物品,一不能问出处,二不能和人套近乎,看中le物件直接谈价,别的最好什么都不要多说。

  “行le,我知道le,爸,咱们分开看吧。”yè天不耐烦的摆le摆手,干脆不和老爸走一道le,免得听他念叨。

  “这臭小子!”yè东平拿儿子也没撤,不过他知道yè天歪门邪道懂的多,倒是也不担心儿子会惹出什么事来。

  “这古玩生意即使好起来,恐怕也都是被这里的人给炒作起来的。”yè天看着那些蹲在地上挑拣着物件的人,心里有一丝明悟。

  不过这也说明现在人们的生活条件好le,才会想着去收藏古玩,放几十年前吃不上饭的时候,您bái送给别人,估计别人还嫌这些东西占地方ne。

  摇le摇头,摆脱le脑子里奇怪的想法,yè天在里面闲逛le起来,说实话他今儿就是陪老爸来的,并没有寄望于能在这里找到什么好东西。

  果然,连逛le七八个摊子yè天都没发现什么好东西,当然这是相对而言的,这些☆物件在别人眼里,或许就是价值连城的宝贝le。

  这里做生意的人和潘家园那些摆脱的也不一样,东西扔在地上,您看买不买,他们是不会主动打招呼的,反正都是老物件,您不买自然有人看得上眼的。

 ○ 这会yè天正把玩着一盏朱雀灯,高约二十厘米朱雀昂首翘尾,脚踏蟠龙,口衔灯盘,作展翅yu飞状,灯盘为环状凹槽,内分三格,各有烛扦一个。

  yè天注意到这玩意,自然不是他懂得这盏灯是西汉出土的青铜灯中的代表作而是因为这盏铜灯厘米蕴含的煞气极重,应该在yin煞流动的地方被蕴养的很长的时间。

  懂风水之人,对于古代的墓葬几乎没有不le解的因为在古代,不管是帝王将相还是小有资财的富户,在下☆葬之前,都是要找人给堪舆风而帝王的陵墓,从建造之初就必须由风水术师堪舆方位,甚至连陪葬品以及棺椁的位置摆放,都要听从风水术师们的意见的。

  所以yè天搭眼一看这东西,就知道它应该是在外围靠门的◇墓道墙壁上放置的,那里是yin气转换成生气的地方,最容易受到煞气侵蚀。

  不过yè天对于这东西的断代就要差上许多le想le一下之后,开口向坐在摊子后面的那个人问道:“这位大哥,这东西能有多少年头?”

  这个摊位上所摆的东西并不多,除le这盏铜灯之外,还有四五面已经锈蚀的不成样子的铜镜,或许是因为品相太差东西太少的原因只有yè天一个人在他这里驻足。

  “西汉!”摆摊的这人比yè天也大不le几岁,却很是沉稳,从嘴里蹦出西汉两个字后,就把嘴巴紧紧的闭上le。

  “大哥,这东西您给个什么价ne?”

  yè天问出这句话,那年轻人才抬起头看le他一眼,然后用手将面前的几面铜镜都归拢到le一起,说道:“不单卖,打包!”

  “靠,多说几句你会死啊?”

  yè天被这人嘴巴里往外蹦着说话的方式给气乐le,只是他还真想买这物件,用手拨弄一下那几面铜镜,yè天说道:“打包可以,开个价吧!”

  “来,拉拉手吧!”

  让yè天感到诧异的是,那年轻人居然向自己伸出le右手,yè天真没想到,面前这个不比自己大几岁的人,竟然还会这一手?

  要知道,拉手讨价还价的方式,最早是塞外买卖牛羊马匹时盛行的,塞外人穿的衣服很宽大,交易的时候就把手放在袖筒里,靠手势交流。

  不过到le现代,这种商讨价格的方法,就仅限于古玩行里le,要知道,做古玩买卖的时候,是最忌讳旁边有第三个人看着的。

  打个比方说,买主卖主商量好le物件五百块钱成交,如果这时旁边有人说“这东西不对”或者“只值一百”,买主不买le,卖家就会生气。如果那人说“兄弟你运气不错,捡漏le,这东西能卖一万”,家肯定当即不卖le,买家就会生气le。

  所以在古玩行里有个规矩,别人上手的东西,旁边的人是不准去讨价还价的,而一些老人,更喜欢用这种套手势的方法来谈价钱,就是为le防止别人捣乱。

  而且这种办法,也可以让旁观的人最终都不知道物件是多少钱成交的,对于东西日后的出手买**较有利。

  yè天跟着老道行走江湖的时候,倒是也学过这种商讨价格◆的方法,心中有些意外之余,把右手伸le出去。

  两手相握,那人食指翘起,在yè天手上敲一下,然后抬眼看向leyè天。

  yè天微微摇le摇头,右手的中指抬起,在对方手上连敲三下,然后用◎大拇指碰le一下对方的拇指,同样也是闭口不言,眼睛紧盯着那人。

  用这种手势商讨价格的时候,每根手指都有其涵义,拇指代表百万,食指代表十万,中指代表万,无名指代表着千,小指则是百。

  当然,各地的手势中手指代表的价格还有不同,不过在古玩行里,用这种方式交易的物件相对都是比较贵重的,所以一般最小的价格单位也是到百的。

  刚才那人中指翘起,在yè天手上点le一下,就是出价十万,而yè天却是用中指连点三下,则是还到le三万,然后用拇指碰le下对方,意思却是最后的出价,不会再和对方还价le。

  yè天的动作过后,那人愣le一下,不满的看leyè天一眼,说道:“这价格有些太低le吧?这盏朱雀灯的品相可是很好的!”

  yè天摇摇头,说道:“青铜器不好出手,如果到不le国外的话,恐怕连这个价都卖不出去,我给的已经很高le!”

  yè东平做le那么多年的古玩生意,yè天对这行当也不陌生,青铜器是国家禁止交易的文物,抓不住没事,一旦抓住就判刑的,是以国内收藏这类东西的玩家并不多。

  收藏的人少,价格自然就上不去,不过yè天不知道,他开出的那价是两年前的,现在青铜器的价格却是比两年前要高出一些le,所以那哥们才lu出le恼怒的神色。

  “不能再加点le?”那人有些不甘心。

  yè天摇le摇头,没有说话,要知道,这物件并非是yè天要找寻的法器,而是一件煞气极重的凶器。

  不过凶器在某些时候也能以煞冲煞,在风水局中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但yè天也只是买来备用的,属于可要可不要的玩意儿,是以咬死le那个价格。

  青铜器市场的确生意不太好,半天也就yè天一人过来问价,那年轻人犹豫le一会之后,最终点le点头,说道:“好吧,就这个价,成交!”

  “成,您等我一下,我去拿钱。”对于yè天而言,三万块钱买下这东西,◇却是不亏,有时候凶器在风水局中所起的作用,甚至还要大于法器ne。

  yè天也不怕他玩偷梁换柱的猫腻,那煞气就如同黑夜里的大灯泡,时刻在yè天面前闪着ne,换个物件他立马就能感应出来的。

  找到在另外一个摊位和人正谈着价的yè东平,yè天把他拉le过来,这钱可都在yè东平手上的包里ne。

  回到那个摊位前的时候,年轻人已经把几件东西都放在le随身带来的一个麻袋里,见到yè天走le过来,年轻人开口说道:“走吧·去那边房子交易,规矩你懂吧?”

  “什么规矩?”

  yè天闻言愣le一下,谈好价格给钱拿货,这还要什么规矩啊?饶是yè天见多识广,也有些mo不清头脑le。

  “你不知道?”看到yè天刚才谈价格的时候如此老练,现在居然连交易的规矩都不懂,年轻人脸上不由lu出几分诧异的神情。

  “懂,这位兄弟,走吧,咱们过去!”

  虽然不知道儿子买的是什么东西,但是见到yè天问出le行外话,yè东平连忙打起le圆场,小声给yè天解释le一番。

  “原来如此啊,这倒也是,那小子不会平bái做善事的······”听到老爸的话后,yè天也明báile过来,这里的场地和安全都是纪然负责的,提供这些当然是要收费的,每笔生意成交后纪然都要收取百分之十的佣金,而这笔佣金则是需要买家来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