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法阵


  第二百二十一章 法阵

  “你这话问的多稀罕啊!”

  听到儿子的话后,叶东平笑了起来,说道:“这些东西既然是见bú得光的,当然大多都是出土的文物,bú过只要民bú举官bú究,一般没什么事的……”

  虽然相比八十年代,盗墓行为日益猖獗起来,bú过做的还是比较隐晦,国家对这一块并没有真正重视起来,几乎每个做古玩生意的人,或多或shǎo都会与这些人有些瓜葛。

  像上次介绍叶东平去狄旺团伙交易的那个人,就是在江南地区专门收取这些明器(冥器)的古玩商人,而在北京,现在做的最大的就是纪然纪公子了。

  纪然以拍卖行为明面上的生意,私下里却是联合了附近几个省份的盗墓团伙,帮他们出手盗墓所得的明器。

  由于纪然家里有一定的背景,加上金钱开道,所以纪公子这几年的生意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连带着将拍卖行的名声也给打响了。

  只是在自己开始做生意后,纪公子也更加深刻的认识到了背景的重要性,他要bú是靠着家族,估计一早就吃牢饭去了,所以这才会想尽办法想和叶天修复关系的。

  听到父亲的解释后,叶天想了一下,说道:“爸,明儿我跟您去,bú过这样的生意,我觉得您还是shǎo沾手一些比较好,国家早晚会重视起来的,别到时候和您算后账!”

  这bú管是在什么年代,挖人祖坟都是人神共愤的事情,更何况是以此牟利了,随着古玩市场的兴旺,想必相关部门☆也会对此作出一些保护举措的。

  叶东平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爸心里有数的,这些年收了búshǎo好东西,等市场热起来,我就专门通过拍卖行的渠道往外面出货了……”

  与潘家园的那些同▲yěhuìduìcǐzuòchūyīxiēbǎohùjǔcuòde。

  yèdōngpíngdiǎnlediǎntóu,shuōdào:“fàngxīnba,bàxīnlǐyǒushùde,zhèxiēniánshōulebúshǎohǎodōngxī,děngshìchǎngrèqǐlái,wǒjiùzhuānméntōngguòpāimàihángdeqúdàowǎngwàimiànchūhuòle……”

  yǔpānjiāyuándenàxiētóng行相比,叶东平算是比较有眼光的一个古玩商人了。

  叶东平之所以手头经常拮据,就是因为他这些年做古玩生意,都是秉承着一个多进shǎo出或者根本bú出的原则,就在等待艺术品市场的热潮到来。

◇  别看叶东平现在一年都卖bú出去几件东西,那是好东西都被他给放置起来了。

  别的bú说,就是库房里那三十多件明清官窑瓷器,如果叶东平拿出来的话,绝对能轰动四九城古玩圈子的。

  如bú■◇  别看叶东平现在一年都卖bú出去几件东西,那是好东西都被他给放置起来了。

  别的bú说,就是库房里那三十多件明清官窑瓷器,如果叶东平拿出来的话  biékànyèdōngpíngxiànzàiyīniándōumàibúchūqùjǐjiàndōngxī,nàshìhǎodōngxīdōubèitāgěifàngzhìqǐláile。

  biédebúshuō,jiùshìkùfánglǐnàsānshíduōjiànmíngqīngguānyáocíqì,rúguǒyèdōngpíngnáchūláidehuà,juéduìnénghōngdòngsìjiǔchénggǔwánquānzǐde。

  rúbú过此一来,叶东平的压力也就增大了,最起码他要吃饭吧?还要管着小妹一家,加上四合院的开销,每个月也是bú菲的一笔钱,他只买bú卖,这经济上就变得拮据了起来。

  所以叶东平的目光,这两年就盯在那些◎从墓葬里出来的明器上了,这些东西一来有年份、升值空间大,二来价格便宜,叶东平的资金也能周转的过来。

  “爸,后天我和你一起去!”

  叶天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从一介书生变成了个市侩的商□人,作为叶家的主人,父亲心里想必也是有说bú出的苦涩来的。

  -----------

  对于后天去参加那什么古玩黑市,叶天也只是抱着撞大运的念头,法器岂是那般容易见到的?

  最起码叶天活了这二十年,也跟着老道走南闯北的去了那么多地方,到目前为止除了师父传他的“大齐通宝”之外,也就仅仅遇到了“无痕”这一把法器。

  所以叶天也没将这事儿放在心上,第二天一早就去了自己的院子,由于卫红军下月接了个大项目,这边工程的进展也加快了,叶天bú能bú多看着点。

  “叶天,地下的工程基本上都完成了,房屋的改造也进行的差bú多了,除了几个院子的花园之外,下面主要都是一些细致○的装修,你有什么要求再提出来!”

  陪着叶天的自然是王工了,卫红军这段时间很忙,和叶天的联系都比较shǎo,只是偶尔通个电话而已。

  “王工,这三个院子的花园,一定要按照我图纸上画的要☆dezhuāngxiū,nǐyǒushímeyàoqiúzàitíchūlái!”

  péizheyètiāndezìránshìwánggōngle,wèihóngjun1zhèduànshíjiānhěnmáng,héyètiāndeliánxìdōubǐjiàoshǎo,zhīshìǒuěrtōnggèdiànhuàéryǐ。

  “wánggōng,zhèsāngèyuànzǐdehuāyuán,yīdìngyàoànzhàowǒtúzhǐshànghuàdeyào求做啊,池塘的尺寸千万bú能改动……”

  叶天所说的这三个花园,前后两个花园就是四合院的阵眼所在,等全部修建好之后,如果从高空俯览这个院子,就会发现,整个四合院就像是一个八卦图案。

  而前后两个花园,就是八卦太极图案中的阴阳双眼,至于中院的花园,则是一个聚灵法阵。

  阴阳二气从这两chù注入到四合院之中,再经过地下汉白玉阵法以及中院聚灵法阵的引导,使其相互融合,最后生出天地★间最为纯净的灵气,用于叶天的修炼。

  bú过从外表上看,这个四合院和所有的四合院都是一样的,只bú过地面的青砖与房屋的建筑是新的罢了,并bú会影响四合院整体的风格。

  对现在四合院工程◆◇的进展,叶天还是很满意的,他曾经把一chù铺了青石砖的地面给启开,去查看底下所铺设的汉白玉,发现完全符合他的要求。

  只是叶天的做法却是让王工很bú理解,这汉白玉之所以珍贵,就是因其色彩洁白,◎做成雕栏等装饰才好看,但偏偏叶天把它当成路基石铺了,这还bú算,铺完了上面还要再整一层四合院常见的青石砖。

  王工曾经对卫红军提起过这事,bú过卫红军把他给训斥了一顿,客户出了钱,只要bú是让○你杀人放火,你管那么多干嘛啊?

  听到叶天提起那几个花园,王工笑道:“叶天,你放心吧,为了做你那个水循环系统和花园,卫总专门招了一个园林景观设计师进公司,一准会让你满意的!”

  “好,□王工,您去忙吧,我自己转转就行了……”叶天满意的点了点头。

  现在这世道,就是有钱好办事,原本那些破旧bú堪的厢房,现在都已经装修一新了,里面的顶梁横梁bú是更换就是重新刷漆,里里外外看上去很是让人舒服。

  而且叶天还在每进院子的正厢房与侧厢房里面都修建了洗手间,这让就bú用每天早上出去倒马桶了,住过平房的人都知道,那bú是一般的麻烦。

  另外叶天让人把中院的一体三间侧厢房给打通了,作为厨房和餐厅,虽然这四合院从外面看还是古香古色的,但里面却是非常现代化了。

  而在后院鬼门以及连接以前养马的马廊chù,叶天却是将其改成了一个车库,车库的门向朝着外面的一条街面,bú远chù就是紫禁城的城墙。

  等到叶天这四合院修建好,一准是北京城四合院的独一份,九十年代末期的时候,虽然有人开始有意识的改建四合院,但绝对bú会想叶天这般近乎推倒重建的。

  当然,能把四合院改造成这样,也都是金钱堆出来的,要知道,叶天买这宅子才花了七十多万,但是现在修建就扔出去一百五六十万了,这还bú算日后院子里的家具等设施。

  叶天反正也没什么事,一边逗弄着幼貂一边四chù转悠,小家伙长的很快,牙床上也长出了牙齿,咬在叶天手指上已经微微可以感觉到疼痛了。

  而且幼貂从来bú喝奶粉,只吃鸡肉,开始的时候搞得老太太每天抱怨bú已,伺候大人就bú说了,居然还要伺候个畜生。

  bú过小家伙很通灵性,除了叶天之外,就只让老太太抱它,没事就躺在老太太怀里晒太阳,这也让老太太稀罕的bú得了,怨气自然就没了。

  在自己的院子里呆了一整天,到了晚上的时候叶天才回到了家里,bú过又是被老爸揪着耳朵教训了一顿,原因是他出外又没带手机。

  第二天一早,叶东平开着他那辆破桑塔纳,带着叶天往市郊驶去,听说今儿是京津冀几个地方的古玩贩子都会到来,场面bú是一般的大。

  叶东平回北京的时间短,加上出手一直bú大,所以在圈里的名气并bú响,以往这样的黑市是bú会邀请他的,这次沾了儿子的光,叶东平一路上也有些兴奋。

  “叶天,你看这边的别墅小区多好啊,空气清新环境优美,又健康又环保……”

  当车子驶过郊区的一个别墅时,叶东平突然想起儿子整天折腾的那四合院起来,bú禁开口说道:“七十万买四合院,再加上装修小二百万扔出去了,真bú知道你怎么想的?”

  叶东平现在住的老宅子,以后bú还是要传给儿子吗?所以他感觉叶天又买一chù四合院,纯粹的多此一举的行为,现在有钱人可都是往市郊跑了。

  “嘿嘿,爸,我就喜欢四合院,○您别忘了,我可是在农村长大的,什么健康环保的,农村bú知道多shǎo人做梦都想进城吸一口汽车尾气呢……”

  叶天很久没和老爸在一起liáo天了,坐在车上胡扯着,心情倒是也很bú错,父子两人说笑☆间,车子开到一个拉着围墙的大门外面,在围墙上布满了玻璃碎渣。

  大门是白铁皮焊接起来的,足足有四五米宽两米多高,从外面完全看bú到里面的情形。

  大门边上挂的牌子显示这是个修理厂,只是这里既bú靠公路也bú靠国道的,明白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另有他用的。

  ------------

  ps:第一更送上,感谢小草盟主和诸多朋友的打赏,还差10来张yuepiao就三更了,咱继续去码字,大家用yuepiao推荐票多多支持相师吧。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