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怪病


  第二百一十七章 怪病

  “叶先生,即使您不救我,也请救下我的孩子吧,孩子是无辜的啊!”

  杜强跪在地上,一脸哀求的看着叶天,他虽然私生活很不检点,为人心性也有些凉薄,但是对于自己在这个世上唯一的血脉,还是割舍不下的。

  叶天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造的孽,理当由你的孩子来偿还,杜强,你所遭受的诅咒,会让你这一生断子绝孙的!”

  叶天还有句话没有说出来,杜强现在每天都活在惊恐之中,就凭他的精神状态,恐怕也支撑不到两年了。

  不过即使叶天上面的那几句话,也让杜强如遭雷击,再也顾不得许多,对着叶天连连磕头,嘴中喊道:“叶先生,◇请救救我,请救救我的孩子啊!”

  从dà儿子夭折之后,杜强也曾经找了不少国内所谓的“高人异士”帮他驱邪避祸,但钱花费了不少,却是一点功效都没有,要不然杜强也不会死皮赖脸的去追求卫蓉蓉了。
  “哎,哎,我说,你那鼻涕别往我裤子上擦啊。”

  见到杜强这哥们一边哭喊着一边抱住了自己的小腿,鼻涕眼泪的冲着上面就抹了起来,叶天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一把推开了他,说道:“杜先生,我和你也没有这交情,凭什么要救你啊?”

  说出这话,叶天心中已经有几分松动了,其实叶天也想见识下这所谓的黑魔法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正如上面所言,他凭什么白白去帮杜强呢?

  听到叶天的话后,杜强猛的抬起了头,dà声说道:“叶先生,只……只要您给救我,我……我什么条件都答yīng!”

  叶天似笑非笑的看着杜强,说道:“倾家荡产你也愿意?”

  “这……”

  杜强犹豫了一下,紧接着说道:“我愿意,叶先生,只要您救治我和儿子,倾家荡产我也愿意!”

  杜强是个聪明人,他明白一个道理,花出去的钱才能称之为钱,否则等自个儿进了棺材,剩下再多钱也都是别人的了,而且钱花光了他还能再赚,但命,却是只有一条的。

  “果真愿意?”叶天追问了一句。

  “愿意!”杜强咬了咬牙,只要能治好他儿子和不使自己每天做恶梦,杜强愿意付出自己所有的东西。

  叶天点了点头,说道:“把你的财产说说吧,杜强,中国人讲因果报yīng,你恶事做的太多,现在要积德行善去弥补,不要有所隐瞒……”

  “我在北京有两处房产和一辆车,价值三百万左右,另外在证劵市场还有五百万左右●的股票,现金只有十多万,叶先生,您说怎么处理,我就怎么办!”

  杜强果然没敢有丝毫的隐瞒,把家底全都向叶天交代了出来,以他刚刚而立的年龄,赤手空拳赚了这么多钱,也是殊为不易了。

  叶天▲想了想,开口说道:“车子你留下,房子挂牌卖出去,股票马上出手,兑现的钱,拿一百万给我,剩下的全部捐给希望工程,你能做到吗?”

  帮人趋吉避凶收取费用,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不过凡事不能做过了,叶天心里也有个底线,他可不是江相派的那帮孙子,非要将所有的钱财都敛到自己腰包里才肯罢休。

  如果换一个人,叶天只会收取一百万,但是对杜强,叶天却是想给他一个教训,不说弄得他倾家荡产一贫如洗,也要让他感受一下行恶因得恶果的报yīng。

  “能做到,我能做到!”

  杜强连连点头,不过随之犹豫的说道:“叶……叶先生,您,您什么时候能出手帮我破除那黑魔法呢?”

  不是杜强信不过叶天,实在这事儿关系着他和儿子的性命,万一钱给了叶天,善款也捐出去了,叶天抹抹嘴拍拍屁股跑路了,那都不用等诅咒要他的命,杜强能被活活气死。

  “随时都可以,你要是心急的话,现在就行……”

  叶天站起身往外走去,他不怕自己帮杜强驱除诅咒之后这哥们耍赖,如果杜强真敢那样做的话,叶天有的是办法整治他的。

  “现在就行?”

  杜强闻言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叶天居然是这个回答,□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叶天已经走出了房间,杜强连忙追到叶天身后,说道:“叶……叶先生,那……那咱们现在就去?”

  “可以,我去和他们打个招呼……”

  叶天无所谓的点了点头,一来他也想见识■下欧洲的术法体系,二来叶天最近还真是囊中羞涩,浑身上下摸不出两个钢镚来,早点收取点费用也能让手上宽裕些。

  “清雅,回头让老dà送你回去,我和他去办点事……”回到众人烧烤的地方后,叶天交代了于★清雅一番。

  “叶先生,您和老杜这是?”看到杜强的额头处一片红肿,纪然忍不住开口问道,他和叶天没有什么恩怨,自问还是能说上几句话的。

  “这个?”叶天回头看了一眼杜强,说道:“这事你要◆问他自己。”

  “唉,纪少,你要是有空的话,跟我一起走吧,兄弟我也是有难处的……”

  杜强叹了口气,他有儿子的事已经被叶天挑明了,如果不给纪然等人说明白的话,那自己以后也没脸在北京这地界混饭吃了。

  “叶先生,您看?”杜强还是要征询下叶天的意见,毕竟等会叶天要帮他驱除黑魔法,作法的时候同不同意别人在场还是两说的。

  “随便你,快点走了,下午我还有事呢……”

  叶天起身率先往农庄外走去,纪然和商不启对视了一眼,也紧紧的跟在了后面,就连对叶天畏之如虎的任健,想了一会也是追了上去。

  杜强自己是住在公司不远的一处房产内的,不过他在郊区还有一栋别墅,这栋房子即使是和他私交不错的纪然等人,都是不知道的。

  在九十年代末期,北京城很流行单栋的别墅,而且所选建的位置还都不错,价钱也没有后世那么贵,杜强算是比较有眼光,早早就投资了一套。

  不过此时杜强显然没有心情去夸耀这栋即将不属于自己的别墅了,挺好车之后,就匆匆忙忙的带着几人进入了别墅。

  yīng该是听到了外面停车的声音,杜强刚一打开门,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就迎了上来,脸色焦急的说道:“杜先生,您回来啦?然然一直在哭,我……我看,您还是送他去医院吧?”

  似乎在响yīng中年女人的话,一阵小孩的啼哭声,清楚的从二楼的一个房间传了出来,或许是哭的久了,声音里带着一●股子虚弱。

  “李嫂,我请了dà夫来给孩子看病了,你先给客人们倒杯水。”杜强吩咐了李嫂一句之后,开口说道:“叶先生,纪少,您几位先坐!”

  “这房子的风水布局还算不错,不过却是偏财运而▲疏健康了。”

  叶天摆了摆手,没有搭理杜强的话,自顾自的在房间里转悠了起来,搞得李嫂像防贼一般的看着他,哪儿有空着手上门看病的啊?最起码也要有个听诊器呀。

  听着楼上婴儿近乎嘶哑的哭喊声,叶天皱了下眉头,说道:“杜强你们都在下面吧,我上去看看,我要是没喊你们,都不准上来!”

  杜强也正想找机会给纪然等人解释一下这件事,听到叶天的话后,当下点头答yīng道:“是,叶先生!”

  “杜先生,他……他不会是骗子吧?”李嫂关心孩子,忍不住提醒了一下杜强。

  “李嫂,你先出去吧,这是一千块钱,你今天晚上不用回来了!”

  杜强被李嫂的话吓了一跳,连忙掏出一叠钱塞到了李嫂手里,偷眼看了下叶天,见他没有露出不高兴的神色,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

  “这黑魔法倒是真有些门道,同样是煞气,但是和阴煞为何有些不同呢?”

  叶天并没有搭理杜强和李嫂的对话,他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婴儿所在的房间里,因为叶天感觉到,在那个房间里有一股与杜强身上差不多的气息。

  不过这股气息十分的奇怪,有煞气的阴寒,但又多了一种叶天也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像是有生命一般依附在婴儿的身上。

  摇了摇头,叶天上了二楼,站在门口他就能看到那个落地窗边上的摇篮,午后的阳光照在摇篮上,耳边却响着孩子嘶哑的哭声,房间内的氛围颇是显得有些怪异。

  “这……这真是造孽啊!”

  走到摇篮边上,看到里面的那个婴儿后,饶是叶天见多识广,也忍不住感到一阵心悸,因为这孩子的模样,实在的太过凄惨了。

  瘦弱的身体蜷曲在摇篮中,婴儿的脸上和露在外面的身体上,都长满了●水泡一样的疙瘩,有些水泡已经破开了,散发出一种难闻的恶臭味。

  婴儿的一双小手被分成两边固定在了摇篮上,这是怕他去抓破脸上的水泡,又痒又痛却是又无法抓到,让这孩子的哭声愈发的惨厉,一双眼睛里满□是泪水。

  --------------

  ps:第一更,感谢庄john老兄的再次飘红,感谢pearw、紫魅盈铃、快乐好运众多兄弟的打赏和yuepiao,打眼会努力的,今儿最少四更送上!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