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心中的魔鬼


  第二百零七章 心中的魔鬼

  “大哥,这地方荒的连个鬼影都没yǒu,能yǒu什么危险啊?”

  走了七八个小时的山路,彪子的tǐ力也耗费的差不多了,见dào狄旺停下了脚步,彪子不▲满的嘟囔了一句,敢情这百十斤的东西不是背在他身上的啊。

  迎着山上吹下的风,狄旺的鼻子突然动了一下,脸色随之大变,急急说道:“少废话,注意警戒,我闻dào一股血腥味?!”

  在说话的同☆时,狄旺一把甩开手中的登山棍,身tǐ直接扑dào在了地上,背后的那只微冲变魔术一般出现在了他的手上,那动作敏捷的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

  打了十多年的仗,那种在血与火之中的洗礼,让狄旺对于鲜血的味道极为的敏感,风中那一丝微不可察的血腥味,都被他给闻了出来。

  “真yǒu事?”

  彪子kàndào老大的动作,顿时愣了一下,不过他的反应也很快,直接趴dào在了地上,把■那具尸tǐ挡在了头前,将枪架在了袋子上。

  狄旺知道彪子鲁莽的性格,见他也拿出了枪,连忙说道:“别开枪,会引起雪崩的……”

  虽然这个山tǐ的积雪不如对面那么厚,说话声音稍微大一点也没◇事,但如果是枪声,肯定会使得雪层滑落下来,即使是一场小规模的雪崩,他们几个人也断无幸理的。

  “老六,你托着点这东西,别滑下去了……”

  听dào狄旺的话后,彪子脸上露出狞笑,反手抽出一把军刺来,说道:“老大,咱们不敢开枪,对方肯定也不敢,我摸过去kànkàn是什么人敢来找咱们的麻烦?”

  彪子从小就跟着狄旺练习杀人之术,又在沿海地区打过两年黑拳,不动用热武器的话,三五个人根本就不放在他眼里。

  “别动,对方未必就不敢开枪!”

  狄旺喊住了彪子,说道:“那个冰塔区里面积雪很少,又背靠一块冰岩壁,即使雪崩也掩埋不了那里的……”

  那个冰塔区的位置十分的特殊,在其背后就是一块高达近百米的岩壁,上面就算落下积雪,也正好从冰塔区前方滑落过去,是个十分安全的所在。

  “大哥,这上不下下不下的,咱们总不能趴在这里吧?”听dào狄旺的话后,彪子yǒu些傻眼了,别人能开枪自己不能开,那岂不是在这当活靶子啊?

  “等等,这味道好像不是人血……”

  狄旺忽然皱了下眉头,鼻子往迎风处又嗅了嗅,拿着望远镜往高处查kàn了一番之后,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可能是两只动物留下的,在那边山坡yǒu些血迹。”

  “老大,那就是没事了?这地方太冷了,咱们快点上去吧!”彪子迫不及待的爬了起来,他刚才背尸tǐ背出了一身汗,这一趴下顿时感觉dào刺骨的冰寒。

  “再等一下!”

  拿着望远镜又观察了一会,狄旺并没yǒu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过了一下之后,说道:“去上面冰塔区吧,我总感觉yǒu点不对,老五,你和老六抬着尸tǐ走在最后,彪子,你走在前面!”

  虽然可以肯定那山坡上的血迹并不是人留下的,但狄旺心头总是yǒu一团阴影挥之不去,重新调整了队伍之后,这才开始向冰塔区进发。

  狄旺即使再谨慎,现在也是回头无路,而且他得dào那本残缺的术法书这么多年,也从来没yǒu见过另外一个懂得术法的人,

  是以狄旺怎么都没能想dào,就在自己的前方,yǒu人摆出了一个风水绝杀阵,正等着他们入瓮呢!

  “老大,屁的人也没yǒu啊,赶紧进去搞点热乎的东西吃吧,我这都快冻死了!”

  来dào距离冰塔区十多米的地方,彪子哈哈大笑了起来,虽然这里面冰柱众多,但都是透明的,一眼就能望穿,根本就藏不住人。

  “小心无大错,放警惕点!”

  狄旺冷冷的答了一句,心里也稍稍放松了一些,只要进入dào冰塔区,他们就占据了绝对yǒu利的位置,不管对手从哪个方向来,都立于了不败之地。

  但是狄旺无论如何都没能想dào,自己的对手并不是持枪核弹的“人”,而是他琢磨了数十年都没完全搞明白的奇门术法!

  彪子满不在乎的答道:“能yǒu什么事啊?老五老六,把那东西扔一边去,赶紧的生火做饭!”

  说话间,彪子已经走进了冰塔区,不过他的气血十分的旺盛,加上这一路行来气血沸腾,只是感觉dào身上yǒu股子阴凉,并没怎么放在心上。

  狄旺等人也是如此,刚刚爬山爬的一身大汗,一时间也没注意dào身周温度的变化,片刻就快走dào了昨天宿营的地方。

  叶天所布的绝杀阵,在外围煞气并不是很强,但每往中心点多行一步之后,煞气就会成倍的往上翻,dào了中心地带,就是称之为鬼蜮也不为过。

  “我靠,怎么yǒu点阴森森的啊?妈呀,是你这个王八蛋,老子我杀了你!”

  走在最前面的彪子忽然间面色大变,刚感觉yǒu些不对的时候,脑子就已经被煞气冲击的yǒu些糊涂了,在他面前出现了一帮穿着绿军装拿着语录的年轻人。

  见dào这些人后,彪子的眼睛顿时红了,因为就在他六七岁的时候,亲眼kàndào这些人将他做老师的父母拿出去武斗,被活生生的给打死掉了。

  原本yǒu个幸福家庭的彪子,从那天起就变成了流浪儿,受尽了白眼和屈辱。

  后来彪子也曾经去找过那些人,却是怎么都寻找不dào了,但是对于那个一棍子打在他母亲后脑上的人,彪子一生都不会忘记的。

  “不好,这……这是阵法?!”

  走在彪子身后的狄旺,在听dào彪子喊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就意识dào了不对,猛的转身就要往外跑。

  不过让狄旺绝望的是,自己的脖子被人给抓住了,紧接着后腰一凉,一道军刺狠狠的捅了进去。

  “老子杀了你,老子杀了你,哈哈,爸爸,妈妈,我给你们报仇啦!”

  在彪子疯狂的喊声中,他的左手捏住了狄旺的脖子,右手一下一下在□狄旺身上捅着,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腰间的剧痛,让狄旺并没yǒu陷入dào煞气所形成的幻觉之中,费力的扭过头kàn着疯癫的彪子,狄旺喃喃自语道:“终……终日打鸟,却……却没想dào被鸟给啄●了眼睛,彪子,咱们都活不了了,我再送你一程吧!”

  说话间,狄旺用尽全身的力气抬起了右手,一道乌黑的光泽闪过,彪子的狂笑声戛然而止,在他的咽喉处,一只通tǐ透着亮光的大蝎子,将长长的蝎尾刺入dào了彪子的咽喉之中。

  除了那半吊子阵法之外,狄旺的杀手锏其实还是这只用苗疆秘法养大的蝎子,原本狄旺认为,即使遇dào精通术法的人,他也yǒu还手之力。

  只是dào了此刻狄旺才明白自己的想法多么可笑,什么才叫做杀人于无形之中,他根本就没yǒu机会对敌人使用出自己的本命蛊来。

  鲜血的流失让狄旺的神智逐渐的模糊了起来,往日在缅甸泰国等地所杀的人,似乎一个个都围在自己的身边,无数双白骨森森的手,将他的意识拖入dào了无尽深渊。

  就在狄旺和彪子同时倒在地上的时候,老五老六也陷入dào了痴狂之中。

  老五以前干的是摸尸tǐ的活,这会不知道kàn见了什么,嘴中发出“嗬嗬”的喊叫声,一双手却是在自己脸上抓着,连眼珠子都给抠了下来,模样甚是可怖。

  每个人都曾经做过亏心事,不过在通常的时候,都会将其埋藏在内心深处,老六此刻见dào的人,却是昔日同一个班的战友,只是他的这些战友,均是缺胳膊少腿,血肉模糊。

  这是老六在一次工程爆发中,大意之下埋了一个哑炮,当时班长带人去排查的时候,哑炮炸响了,将那五个人挖出来的时候,没yǒu一个人的身tǐ是完好的。

  老六也是因为这件事,提前从部队退伍了,但是每当做恶梦的时候,总是能kàn见战友的那些身影,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煎熬着他的内心。

  “班长,别guài我,我对不起兄弟们,我下来陪你们了!”

  老六脸上露出一丝解脱的微笑,双手同时握在了腰间,猛的往外一拔,将连接着两根雷管和炸药的导火索给拉开了。

  “轰!”的一声巨响,老六整个人都变成了一道火球,爆炸所形成的气浪,远远的传了出去。

  “每个人心里都yǒu魔鬼啊!”

  kàn着下面所发生的这一切,叶天站起了身子,这是他第一次亲眼kàndào阵法杀人,不过叶天并没yǒu什么愧疚之心,因为这些人都是死yǒu余辜的。

  “嗯?什么声音啊?”

  叶天忽然听dào头顶处传来一阵“咔咔”的声音,脚下似乎也晃动了起来,抬眼往高处望去,叶天顿时肝胆俱裂。

  堆积在大雪山上厚厚的雪层,▲此刻像是被推动了的多米诺骨牌一般,缓缓的滚动了起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冲着叶天的方向奔流直下。

  --------

  ps:第三更,感谢︻$▅▆▇刀兄的再次飘红,感谢兄弟姐妹们的大力支□持,还差20多张yuepiaodào3500,今儿能dào,明儿继续爆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