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通灵【急求月票】


  “这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拎着那装满le古玩de口袋走出大厦,叶天回头望le一眼,没想到yinle他两次derén,居然是一帮子盗墓贼。

  ■☆在第一眼看到那位“贾老板”de时候,叶天就感觉到le他身上de一股子死rén味道,只有长期游走于墓葬中derén,才会带上那种洗脱不掉de气味。

  茶几上摆放de几块yù佩,彻底暴lule那r◎énde身份,从yù佩灵气debo动中,叶天可以清晰de感应到在昨儿案发现场那个rén气息。

  不过可惜de是,制作yù佩derén,并非是哪位“贾老板”,让叶天没能一睹“高rén”风采,心中倒是有些遗憾。

  从房间里那些乱七八糟de啤酒罐和烟头来看,应该有一批rén刚刚离开,想找derén没在,加上这次是陪老爸做生意de,叶天也不想节外生但是叶天临走时留在“贾老板”身上de一道索引,可以让叶天日后轻易推算出他所在de位置,不管他跑到什么地方,都脱离不le叶天de掌不仅如此,叶天还不动声色de从屋里捡le几根毛发,从这些物侨里,叶天也可以大致推演出一些东西来。

  “这帮子rén,不能留!”

  叶天抬头往楼上看一眼,在心中暗下le个决定,因为他刚才清楚de感觉到le那位“贾老板”de杀机,如果不是今儿陪父亲来,说不定真会发生什么事情。

  叶东平伸手拦下le一辆出租车,见到儿子还站在那里,不禁喊道:“看什么啊?还不快走!”

  “来le………………”叶天答应le一声,钻进le出租车里。

  回到四合院之后,叶东平招呼le儿子一声,两rén来到位于后院存放古玩de库房里。

  为le改造这库房,叶东平可没少花钱,不仅在里面装le抽湿设备…就连电灯都是不带电磁bo辐射de专用灯具,以减少对他那些宝贝们de损害。

  进到库房后○,叶东平拿着个鬃毛刷子,挨件de清理着几件青铜器上de泥土…对叶天说道:“过来帮忙,把这几件青铜器涂上保护液,对le,你小子没事帮我盘盘这几块yù怎么样?”

  不管是品质多好de古yù,在出土▲之后,基本上都失去le原先de光泽,变得色泽晦暗。

  不过只要经过rén手一段时间de盘玩…就能变得温润纯厚,晶莹光洁,尤qí各种色沁会完全融入yù石之中,如同浮云遮曰,舞鹤游天,富有无穷de★奇致异趣。

  这几块汉yù质地都很不错,叶东平不想用旧布包裹rén为摩擦de武盘方法,这样稍有不慎…就将yù损坏掉de。

  “爸,您这些yù留着自己玩吧,我没什么兴趣………………”
●qízhìyìqù。

  zhèjǐkuàihànyùzhìdìdōuhěnbúcuò,yèdōngpíngbúxiǎngyòngjiùbùbāoguǒrénwéimócādewǔpánfāngfǎ,zhèyàngshāoyǒubúshèn…jiùjiāngyùsǔnhuàidiàode。

  “bà,nínzhèxiēyùliúzhezìjǐwánba,wǒméishímexìngqù………………”

  叶天摇le摇头…盘yù是细活,耗费de精力很大,他有那功夫不如找块新yù刻上阵法把玩le,三五年之后没准就能出件法器de。

  “臭小子,白养你le!”叶东平没好气de瞪le儿子一眼,却□是拿叶天没有什么办法,从这小子会独立思考de时候,貌似就没怎么听过自己de话。

  “爸,他们盗de应该是一座将军墓吧,这不是青铜器就是盔甲兵器……”

  叶天说着将地下那把把柄鎏金de匕○首拿在le手上…一手捏住那铜质de剑鞘往外一抽,不由愣le一下,不是这匕首过于锋利,而是上面沾满le锈迹,看上去破烂不堪。

  “嗯?这东西有古怪啊?”正想随手将qí扔在地上de时候,叶天忽然感觉匕首处传来一阵极为隐晦de煞气bo动…叶天放下铜鞘,仔细de打量le起来。

  从匕首刃锋处显lu出来de地方可以看到,这是把铜制短剑,但上面de纹路隐含金色光泽,应该还加入le诸如金、锡或者铁等材料,严格来说,应该是一把合金短剑。

  “哎,哎,我说你小子干什么啊?这锈迹敲掉le就不值钱le……”

  叶东平正忙活着手中de青铜灯,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阵“铛铛”de声音,抬头一◆看,儿子正拿着把小铁锤在那短剑上敲击着,不由急le眼。

  要知道,青铜器de卖相就是要“旧”,越“旧”de玩意儿就越值钱。

  这把短剑虽然不怎么起眼,但剑柄也是鎏金工艺制成de,随便也○能忽悠出去万儿八千块钱,不过叶天要是将qí锈迹去掉打磨光滑le,那恐怕连千儿八百de都卖不出去le。

  “爸,这东西我要le,您就甭惦记le。”

  看着掉落锈迹处de锋刃,叶天眼中lu出一丝惊喜,伸手拿起地上de剑鞘,没等老爸多说什么,叶天一溜烟de钻出le库房。

  “这臭小子,打劫起老爸来le!”看着儿子那捡到宝似de样子,叶东平哭笑不得de摇le摇头,继续整理起这次收取de物件来le。

  “宝贝啊,这玩意放在古代,绝对也是价值千金de!”

  回到自己de房间后,叶天欣喜de看着手中de短剑,原本锈迹斑斑像个铁条一般de剑身,已经lu出le短剑de轮廓。

  原先de那些锈迹,却都是剑鞘生锈渲染上去de,被叶天用小锤敲打一番后,全部自动de脱落le下来,在剑刃和剑锋处de内壁上,还刻镂出yin阳相反de纹路。

  叶天找出一块粗布,用力▲de在剑身上摩擦le起来,将依附在剑身纹路上de泥土都给擦拭掉le,一把刃部磨纹细腻,纹理来去全无交错de短剑呈现le出来。

  “汉朝距今也差不多多年le,这把剑千年不绣,想必里面加le铬,放□在以前就是神兵利器啊,也不知道它de主rén究竟是谁?”

  打量着手中de短剑,叶天心中有些感慨,要知道,铬是一种极耐腐蚀de稀有金属,地球岩中含铬量很低,提取十分不易。

  而且铬.还是一种耐高温de金属,熔点大约在四千度左右,叶天想不明白在古代依靠风箱锻铁de时代,是如何融化这种金属de?

  能用有这么一把短剑陪葬,想必它de主rén也是在古代叱咤风云derénrén物,只不过任是生前英雄无敌,死后也是黄土一钵le。

  “这可是真正de杀rén利器,不对,不对,这………………这居然是一把法器,哈,哈哈,竟然是一把法器?!”

  叶天放开心怀,感受着这把短◎剑中所传来de阵阵煞气,心中原本惊叹不已,但是探查下去之后,惊叹却变成le狂喜。

  叶天自小修习道家心法,控制力是极强de,但是在这一刻,叶天第一次控制不住自己de兴奋,放声大笑le起来。

  剑属金,金则无坚不摧,这类物件所形成de凶器,要远比yù石内de煞气凶陆-de多,更能摄rén心神,使rén陷入到幻境之中。

  要知道,不但rén身可以吸收煞气,兵器利刃同样也可以,当◇一件兵器杀rén过多de时候,就会成为凶兵,上面凝聚le被它杀死之réndeyin煞气息。

  就像是古代一些杀rén如麻de将军,他们身上de杀气,很大程度上就来自于兵器de煞气,两将对垒de时候,往往一刀砍去,煞气冲天,心神稍弱一点de,就会变成刀下之鬼le。

  如果这东西仅是锋利或者蕴含有煞气,叶天倒也不会如此高兴,关键是这把短剑经过古墓风水de前年蕴养之后,已经变成le一把另类de法器。

  按照常理来说,法器是可以趋吉避凶遇难成祥de,对佩戴之rén有莫大de好处。

  但还有一种类别de法器,却是用于争斗de,这些法器往往都是煞气冲天,在使用de时候可以mihuo对方心神,同时以煞制煞,破解对方de不过这类法器形成de条件极qí苛刻,不但要饱蘸rén血吸收死rén身上deyin煞,还要摆出风水法阵,将qí放入极yin之地蕴养,千年来也只出现过寥寥数把而◆已。

  古rén所说de宝剑通灵,警告主rén有危险,qí实就是法器感应到外来dele煞气冲击,从而发出de警示。

  可以说,这一类de法器,是所有风水相师们梦寐以求de,叶天无意中得◎yǐ。

  gǔrénsuǒshuōdebǎojiàntōnglíng,jǐnggàozhǔrényǒuwēixiǎn,qíshíjiùshìfǎqìgǎnyīngdàowàiláideleshàqìchōngjī,cóngérfāchūdejǐngshì。

  kěyǐshuō,zhèyīlèidefǎqì,shìsuǒyǒufēngshuǐxiàngshīmenmèngmèiyǐqiúde,yètiānwúyìzhōngdé到le这把短剑,心中de惊喜自然是难以言喻le。

  狂喜过后,叶天盘膝坐在lechuáng上,将短剑放于面前,眼睛微闭,一股元气向短剑逼去,如同受到le挑衅一般,一股yin冷de煞气,顿时从短剑中冲出,整个房间de温度似乎都下降le几分。

  这股煞气冲出之后,直接往叶天身上侵蚀而去,叶天却是未作丝毫de抵挡,任由煞气侵入到自己de体内,在那yin寒之气入体de瞬间,叶天de额头也冒▲出le细细de冷汗。

  只是在叶天de体内,此刻却是元气ji荡,那些煞气并不能损伤到叶天de筋骨,只能在外围游走,而叶天体内de元气,却是一丝丝de溢入到le这些煞气之中。

  叶天在这☆个过程中似乎也并不轻松,额头上de汗珠不断de往下滴落着,脸色也慢慢变得苍白le起来。

  过le大概二十分钟之后,身前de短剑突然自动发出一声脆鸣,侵入叶天体内de煞气,有如流水一般遁入到le剑身之中。

  “哈哈,成le!”

  顾不得擦拭额头de汗水,叶天一把抄起le面前de短剑,顿时一股血肉相连de感觉涌上心头,而剑身内de煞气,再也无法对他造成伤害le。!。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