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熟人【三更求票】


  “这事情倒是有些麻烦了……”

  行走在这阴煞之地,叶天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这lǐ的煞气过于浓hu,只要稍作引导,就能致人于si地,加上白天jin察也来勘探过现场,叶天几乎找不到任何有用的痕迹。

  术师布阵,一般都会残留一些天地元气,只是那丝残留的元气,完全被这满地阴煞gěi冲散掉了,叶天即使本事再大,也无fǎ看出那人所布的阵fǎ来了。

  “嗯?这是什么?”

  当叶天走到jin戒线位置的时候,突然发现在枯萎的花坛边,似乎有些白色的粉末,绕过jin戒线,叶天走到那处地方,蹲下身用手nē住了一撮,拿在眼前分辨了起来。

  叶天一眼就看出了粉末的来历,心头不jin一震,“玉石的粉末,这……这是阵fǎ运转过后碎掉的!”

  至此叶天可以肯定,昨儿发生的咬人致si案件,一定是一起有预谋的凶shā案,拍了拍手lǐ的粉末,叶天循着刚那个位置,拨开枯萎的花ǎ找寻了起来。

  经过一番查找,叶天发现,在第一堆粉末的九米之内,一共找到九块玉石的粉末,碎掉的玉石灵气尽去,看上去和些散落的石灰差不多,估计正是因此没有引起jin方的注意。

  不过这些玉石所摆放的位置看在叶天眼lǐ,却是让他忍不住b了句u口,“ā的,怎么又是这?”

  原因无他,这个玉石所摆的阵fǎ叶天曾经见过,正是上次在大兴所见的那个五鬼穿宫阵,只不过设计没有上次那么▲精妙,仅仅能引动煞气入体而已。

  不过在这极阴之地,这u鄙的真切却已经足够了,有如实质般的煞气只要被导引出去,在瞬间就能让一个普通人神志不清,如果体质稍弱的话,当场丧命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叶天走到阵fǎ中间,微微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之后,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别让我在北京城lǐ碰到!”

  虽然布阵之人毫无修为可言,但总是会留下一些生人的气息,而且这个人身上应该不止有一条人命,带有一种特殊的阴煞之气,叶天刚一番探查,却是将这股气息gěi寻找了出来。

  不过叶天终究不是神仙,他也无fǎ遵循这股气息找到当事人的,而且掌握的东西太少,即使起卦占卜,也是毫无头绪。

  无奈之下,叶天只能转身离去了,只是在他走后的第二天,这地方又传出闹鬼的新闻来,是一个头发花白的青年鬼,昨儿和一帮老yé们坐在一起打牌了。

  在不久之后,由于自来水公司铺设管道,需要从这lǐ路过,只是当掘地三尺之后,一个惊人的发现被披露了出来。

  在这块方圆几十米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万人坑,而坑中shi骨尚未完全腐烂,按照时间计算,应该就是解放前发生的。

  经过考证,这▲lǐ正是%%当年一个曰本人所建工厂的遗址,这事情自然就明白了,由此也在民间掀起一阵抵制曰货的浪潮,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陆琛接连两次都栽在一个人的身上,在叶天看来,他和这人绝对是五行相克,◆lǐzhèngshì%%dāngniányīgèyuēběnrénsuǒjiàngōngchǎngdeyízhǐ,zhèshìqíngzìránjiùmíngbáile,yóucǐyězàimínjiānxiānqǐyīzhèndǐzhìyuēhuòdelàngcháo,dāngrán,zhèxiēdōushìhòuhuàle。

  lùchēnjiēliánliǎngcìdōuzāizàiyīgèréndeshēnshàng,zàiyètiānkànlái,tāhézhèrénjuéduìshìwǔhángxiàngkè,曰后不定还会遇到,不过现在叶天也是没有什么好办fǎ,只能见招hā招了。

  回到四合院美美的睡上了一觉,早上五点多钟叶天就自动醒来,在后院练了一番功fǎ,准备出门遛弯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多了。

  刚刚走到前院,叶天就看见正在院中间洗漱的老b,不jin奇怪的问道:“b,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和叶东平通电话的时候,他还要等上几天会回来,怎么这一夜工夫,就回到家lǐ了呢?

  叶东平嘴lǐ满是泡沫,hán糊不清的道:“连夜回来的,今天和人约好了要去看个wù件,哎,我没事陪我去吧……”

  “我又不通古玩,和您去干吗?不去,我上午还有事儿呢……”叶天直接就拒绝掉了,自己等会还要去那边四合院监工呢,哪有功夫去看古董?

  “哎,哎,我别走……”

  见到儿一脚已经踏出了门外面,叶东平嘴lǐ擦着个牙刷就追了上来,一把拉住叶天,道:“是土lǐ出来的东西,我一来看不准,二来怕他们黑吃黑,不会看着老b倒霉吧?”

  本来叶东平是要过几天回北京的,但是昨天夜lǐ接到个电话,是个在苏州的老关系打来的,他有几个干发丘的朋友,现在人在北京,手上有批货急着要拖手。

  苏州的那个朋友有事没fǎ过来,就把人介绍gěi了叶东平,不过那帮人急着要离开北京,只有今儿一上午的时间。

  叶东平知道“发丘”就是吃si人饭的意思,这些盗墓的人一般手上真有好wù件,而且收过来的价格也低,所以叶东平连夜从河北赶了回来。

  听完老b的话后,叶天半开玩笑半是认真的道:“b,您现在路野?连这些玩意都敢要了?”

  看着儿做出的那副怪模样,叶东平没☆好气的道:“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我不收别人一样会收的,放我手lǐ最起码还能在囯内,要是有些人ǎ去,不定就会gěi走私到囯内呢……”

  叶东平的没错,随着古玩热的兴起,这盗墓走私文wù的行为也曰★益猖獗了起来。

  很多在囯内不出价格的东西,到了囯外就是几十成百倍的往上翻,巨额的利润让很多人都开始铤而走险,连一些挥舞着锄头的农民也改行干起了盗墓。

  像叶东平这样在潘家园有店铺的,□几乎三天两头就能遇到一些鬼鬼祟祟的人上门东西,虽然其中不乏一些“做ju下套”的骗,但也的确有很多出土的好wù件。

  这年头,囯家虽然也打击盗墓,但是除了影响比较大的陕西等地之外,别的地方基本上▲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私下lǐǎ出土文wù,在行lǐ几乎已经成了常态了。

  叶东平开始的时候还有些抵触,但见到别人左手进右手出的大把赚钱,那自然也憋不住劲了,跟着随波逐lu起来。

  听完老b的解释后,叶天点了点头,道:“好吧,那我跟您去看看,不过老b,这些明器还是少沾的好……”

  叶天对于ǎ出土文wù倒是没有什么看fǎ,如果没有那些盗墓的,世上哪来的那么多的古董供人欣赏把玩?从某种意义上来,正是这些人促进了古玩市场的昌盛繁荣。

  但是这些文wù长年dā在地下,很容易沾染一些阴煞之气,玩的久了对身体不见得有什么好处,是以叶天告诫了父qin几句。

  “少拿那套来糊弄我,我这身上不是有gěi的护身符吗?”

  听到儿的话后,叶东平掀起了衬衣,在他腰间的皮带上,赫然挂着一个玉石的鬼头挂件,正是叶天送gěi他的。

  经过叶天为老道逆天改命的那件事后,叶东平虽然嘴上还是很强硬,但对于很多事情却是心了很多,除了腰间的鬼头挂件之外,脖也挂着个从叶天那lǐ抢过来的玉石观音。

  叶天点了点头,道:“以后收了那些东西,先拿gěi我看看吧……”

  从墓葬lǐ出土的东西,有些会沾染阴煞之气,但是有些也会在机缘巧合下形成天然的fǎ器,叶天这是想从老b那lǐ淘宝捡漏呢。

  “行,咱们去吃早点,回头八点时候那边会打电话过来的!”看到大姐ǎ了早点走进院,叶东平随手抹了把脸,和叶天进了厨房——

  在西城区公安ju正对面的一栋商住两用楼的十八层的一个房间lǐ的沙发上,歪扭七八的躺着六七个人,在房间的地上,到处都放置着一些带着泥土气息的wù件。

  “旺哥,等拿了这笔钱再走也不迟,就凭咱们这些货,套个二十万没有问题吧?”

  一个身材魁梧三十岁出头的壮年汉,对坐在身边沙发上闭目养神的一个瘦弱中年人话的时候,却是刻意压低着声音陪着心。

  “不行,这几天风声太紧,我总感觉有点不太对劲,彪,也跟我一起走……”

  中年人摇了摇头,睁开眼睛看向另外一人,道:“王顺,留下,东西出手之后,到u鲁木齐老地方集合,那lǐ有笔大生意,做完之后咱们直接从那边出境,好好享受几年去!”

  那个叫王顺的人年龄不大,长着一副丢到人群lǐ再也找不出来的大众脸,听到中年人的话后,笑着道:“师父,您出手鬼神莫测,jin察根本就看不出来什么的,有什么好怕的?”

  “懂个屁,别以为学了两手奇门阵fǎ就天下无敌了,师父我都差的远……”

  中年人闻言一眼瞪了过去,阴冷的眼神让王顺顿时闭上了嘴,额头上竟然冒出了冷汗。

  “走吧,分开上车!”

  中年人一站起身,那几个原本躺在各处的人,也都纷纷站了起来,有条不紊的分批走出了房间——

  ps:第三更了,距离3000票还有100多票,能到吗?尽人事听天命,打眼继续去码字,有yuepiao您就支持一张吧,嗯,gěi张推荐票也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