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洪门大会


  “我……我说老唐,我不喊您老爷子,您也别喊我叶爷,咱们jiù算是个忘年交,你叫我声叶tiān行不行?”

  虽然叶tiān知道这是青帮的规矩,但是被个七十多岁的老头称呼爷,他心里怎么都转不过弯来,私下里倒是还好说,如果出去还是如此,那自己jiù要成为众矢之的了。

  “这样啊?”

  唐文远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行,jiù按叶爷,不……jiù按您说的办吧,不过叶tiān,如果您日后真的将红贴交到总堂,我还是要称呼您叶爷的……”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把这个您字也去掉吧……”

  叶tiān有些苦恼的摇了摇头,他又不想混社团,今儿也是事赶事才把师父早年是青帮大佬的事儿给抖落了出来,但是叶tiān却从未想过要加入青帮或者洪门的。

  要知道,在解放以后,很多青帮大佬都离开了国内,当年在上海根深蒂固的青帮,几乎被连根拔起。

  到了现代,◎不管是各种资料记载,或者影视传播的媒体,对于青帮的评价都不是很好,在许多人眼里,青帮jiù等同于黑社会一般。

  作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叶大师。”当然不肯自甘堕落,去加入到这样的组织之中了◇,即使当年老道给他写红贴,叶tiān也只是不忍拂了师父的好意罢了。

  不过叶tiān却是不知道,现在的青帮,早已不可与往昔同日而比了。

  当年青帮众人离开国内之后,大部分人去到了台湾,并成立有合法社团“中华安亲会。”几乎完全复制了青帮当年在上海滩时的盛景,不少军界、警界及演艺界人士属于青帮弟子。

  还有一部分人则是去到了香港美国,并入到洪门之中,在美国很多城市的华人聚集点都有极大的影响力,也jiù是眼前的罗致bǐng这些人。

  而且和早年在上海滩收保护费不同,现在不管是青帮还是洪门,都大肆发展产业,经济基础十分的雄hou,唐文远则jiù是其中的翘楚。

  当然,叶tiān即使加入了青帮,以上那些好处也没他什么事的,zuì多jiù是到了一地能受到帮内人士的热情款待罢了。

  “叶tiān,您看,今儿这事jiù算了吧……”

  在知道了叶tiān的身份后,唐文远身上那种倨傲早已完全不见了,像他这样的老辈人,对于帮内的规矩制度还是很在意的,虽然叶tiān不让他以爷相称,但态度还是恭敬的很。

  “祖爷……”

  叶tiān可没让罗致bǐng不喊爷,加上这位也不知道叶tiān在江相派中的地位,是以在唐文远给他求情之后,眼巴巴的看向了叶tiān。

  看着罗致bǐng可怜巴巴的样子,叶tiān摆了摆手,说道:“江相派早已成为了历史,既然出去了,jiù不要再回来,罗致bǐng,以后不要再回国了……”

  虽然国内的江相派早已被连根拔起,不过随着这些年国内经济的好转,那些隐藏在民间的江相派余孽却是又死灰复燃。

  现在在各城市很多地方都能见到的那些算命瞎子或者是风水先生,其实或多或少都能和江相派扯上瓜葛,至不济用的手段也是当年江相派中的那些。

  不过现在的这些人,却是没有以前江相派中那种严谨的规矩制度了,基本上都是各自为战,危害远不如以前为甚。

  至于叶tiān不让罗致bǐng再来国内,jiù是怕他把以前江相派中的规矩给带回来,将现在各个城市有如散沙一般的江湖骗子整合起来,那对于社会的危害◇可jiù大了去了。

  “祖……祖爷,这……这jiù行了?”

  听到叶tiān的话后,罗致bǐng却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接连犯下两项江湖大忌,他没想到叶tiān竟然如此轻易的jiù放过了◇◇可jiù大了去了。

  “祖……祖爷,这……这jiù行了?”

  听到叶tiān的话后,罗致bǐng却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接连犯下两项江湖大kějiùdàleqùle。

  “zǔ……zǔyé,zhè……zhèjiùhángle?”

  tīngdàoyètiāndehuàhòu,luózhìbǐngquèshìyīshíméiyǒufǎnyīngguòlái,jiēliánfànxiàliǎngxiàngjiānghúdàjì,tāméixiǎngdàoyètiānjìngránrúcǐqīngyìdejiùfàngguòle他。

  “嗯?”

  叶tiān沉下了脸,说道:“怎么着?还要我开香堂对你三刀六洞不成?”

  “不敢,不敢,谢谢祖爷,谢谢祖爷……”

  罗致bǐng打着算命的旗号行骗四十多年,在世界各地的华人聚集区都闯出了偌大的名号,自然不是那种没眼色的人。

  相反,罗致bǐng不但极善察言观色,还很会做人,只不过在国外被人吹捧惯了,这次来国内才稍显张扬罢了。

  叶t◇iān怕罗致bǐng回国发展,其实倒是他多虑了,虽然国内人多,对于发展江相派的信徒极为有利,但是行骗已经骗到了罗致bǐng这种层次的人,却是看不上那些蝇头小利了。

  要知道,现在的罗致bǐng●在国外华人圈子里,绝对称得上是一卦千金,不仅如此,想让他算上一卦,zuì少要提前三个月的时间预约,并且卦金在预约的时候jiù要支付,派头不是一般的大。

  很多人都以为这是罗大师必须有的架子,其实却少有人知,这只不过江相派中的一个手段而已。

  三个月的时间,足够罗致bǐng手下的人去搜集算命之人的资料了,而且那些人都极有经验,所收集到的都是当事人很**的事情,如此一来,罗大师在名头自●然jiù是长盛不衰了。

  大喜之后,罗致bǐng恭恭敬敬的给叶tiān斟了一杯茶水,说道:“祖爷,您虽然不怪罪小的,不过做晚辈的却是不能不懂规矩,这是此次来北京收到的卦金,还请祖爷笑纳……” □
  随着茶水放到叶tiān面前的,还有一张十万美元的现金支票,罗致bǐng不会在国内久留,所以高公子开给他的卦金,也jiù变成美金了。

  其实预约的卦金高公子早jiù支付了,由于是请罗大师回国给他占卜推演命理,所以高公子又额外支付了十万美金。

  “这是干什么啊?”

  叶tiān眼睛一瞪,虽然对桌上的支票极为动心,但被人一口一声喊着“祖爷。”叶tiān却是有些拉不下脸来“笑纳”这张支票的。

  罗致bǐng没想到叶tiān翻脸比翻书还快,心里不禁有些发慌,连忙说道:“祖爷,这是做晚辈的一点心意,您……您别多想啊……”

  按照江相派中的规矩,越过届犯了派里的忌讳,那是要斩手断脚的,再不济也要备上hou礼上门请酒道歉的。

  不过罗致bǐng这回国才一tiān,jiù碰到了个辈份大的吓死人的“祖爷。”将自己的身份给拆穿了。

  加上叶tiān刚才说了不让他在国内发展实力,罗致bǐng哪儿还敢在国内久留啊?所以jiù把这张支票拿出来孝敬叶tiān了。

  “叶tiān,你jiù收下吧,你不收这钱,罗致……罗致bǐng他也不会安心的……”

  其实听到江相派这个名字之后,唐文远也jiù明白了罗致bǐng的底细,知道这位在世界华人圈里鼎鼎大名的神算,其实只不过jiù是一个神棍罢了。

  不过别管怎么说,罗致bǐng也算是同门中人,加上又是跟随自己来到的国内,唐文远还是出言帮他说了几句话。

  “那……好吧,钱放这吧……”

  听到唐文远的话后,叶tiān顺水推舟的jiù答应了下来,虽然心中欣喜,不过脸上却是毫无表情,看的罗致bǐng心中暗赞:“果然是大师爸级别的人物,对于钱财视如粪土啊?”

  不过如果被罗致bǐng知道“叶大师”现在正穷的等米下炊,不知道那脸上会露出何等精彩的表情?

  见到叶tiān收下了支票,唐文远也是松了口气,要是叶tiān不收,那jiù代表着这件事没揭过去,罗致bǐngzuì起码也要留下个小指才能了解此事的。

  化解了罗致bǐng的事情后,唐文远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开口说道:“对了,叶……叶tiān,小罗还要去台湾,邀请那边的洪门中人参加下个月在旧金山举办的洪门恳亲大会,你要不要去参加一下呢?”

  在一九九二年的时候,美国举行了第3届世界洪门恳亲大会,经来来自世界各地的100多位代表两tiān讨论,通过总会章程,宣告成立世界洪门总会。

  这次城里的洪门总会,将分散在世界各地由tiān地会分支出来的各个帮派,都给包涵了进去,其中jiù有台湾和香港的青帮。

  罗致bǐng不仅是“享誉全球”华人圈的“命理大师。”同样也是洪门总会中的一个实权派,这次派出他前往台湾邀请青帮大佬,也是洪门对这一分支的看重。

  “洪门大会?”

  叶tiān闻言愣了一下,脑海中顿时出现穿着各种黑西装带着墨镜的黑社会人士形象,不禁脑门冒汗,连连摆手道:“老唐,我可没说要入洪门,今儿这事你也别给我传出去,日后我要是听到什么风声,可是要找你们两个算账的……”

  “这?”

  唐文远犹豫了一下,不过见到叶tiān态度坚决,只能摇了摇头,说道:“好吧,既然你不愿意,那jiù算了,不过叶tiān,我还是希望你能归宗认祖,加入到洪门里来的……”

  “成,我会考虑的,那啥,老唐,家中还有事,我jiù先回去了,等下次来再给你摆酒接风。”

  来了还没俩小时,不仅认了俩孙子辈的洪门大佬,还差点被忽悠进了黑社会,叶tiān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呆了,万一行差踏错一步,他这一辈子可jiù完了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