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花哥


  “叶叔,回来了啊,事情怎me样呀?”

  等在收购站的叶天,和脑袋被包裹的像gè粽子似地封况见到叶东平和一gè穿着公ān制服的人回来,连忙迎了上去

  “这位是派出所的liú副所长……”

  叶东平给封况介绍了一下来人,接着说道:“让这位liú同志先看看现场,对了,你们两gè没到处走动?”

  听到叶东平的话后,封况明显的愣了一下,说道:“叶叔,怎me,还不能走动吗?我……我们俩把这打扫了一下……”

  叶东平走后,封况和叶天见到这院外屋里的连gè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实在不像话,就打扫了起来,叶东平来这会,俩人才刚刚干完

  那位liú副所长看到这种情形后,连连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唉,小伙子,你这是破坏现场,知道吗?”

  要说许所长还没真糊弄叶东平,这位liú副所长可是江南地区有名的liú一眼,以前是铁路公ān系统的人,南来北往的那些小偷听到liú一眼的名字,没有一gè不打怵的

  像八十年代初抓捕河南贼王的时候,公ān部汇聚了全国的反扒刑侦专家,其中就有这位liú副所长,在公ān系统可谓是鼎鼎大名

  只不过liú一眼也是五十开外的人了,再跟火车也有些力不从心,最后找了些关系,申请调回到了老家这gè小县城养老来了

  抓了一辈子的贼,liú一眼也没什me大的追求,想过几天ān稳的日子

  这小县城屁大点□地方,平时根本就没什me大案子办,最多也就是调解下邻里矛盾,任谁也不知道这笑眯眯的liú副所长还是位刑侦专家

  但是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任凭liú副所长本事再高,这现场完全被破坏了,加上收购站◇平时也是人来人往,liú副所长再也看不出什me端倪了

  最后liú副所长在院门处转悠了一会,提取了几gè脚印后就离开了,留下叶东平等人在那里面面相觑

  liú副所长走后,封况低着头说道:“叶叔,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还要保护现场啊……”

  封况和叶天虽然都挺聪明的,但两人不过就是刚进场的乡下娃而已,哪里会懂得那me多啊,在二人看来,叶东平回家见到他们打扫卫生,说不定☆还会夸上几句呢

  再说了,叶天已经知道这件事情是什me人干的,所以脑子里压根就没有什me保护现场的意识

  看着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房间,叶东平轻轻拍了拍封况的肩膀,说道:“算了,这事不怪你◇们,我开始也不懂的,封子,你伤还没好,去屋里躺下……”

  来到县城这才几天,竟然一连串的出了那me多的事情,叶东平也有点纳闷,莫非儿子这次真的看走了眼?否则他说封况将会富贵加身的卦象,究竟是怎me看出来的啊?

  等封况进屋后,叶天把老爸给拉到了院子里,小声说道:“爸,这事情是戴小花他们干的……”

  叶天虽然年龄小,心眼可不少,他没给封况说的原因,就是怕疯子哥发起疯来,从乡下喊人来闹事

  “真的?你怎me知道的?”

  叶东平闻言愣了一下,继而苦笑了起来,自己不是白问的吗,这神棍儿子自然是推算出来的了

  “你没给封子说?”

  见到儿子摇头,叶东平想了一下,说道:“这事儿别告诉封子,不能告诉公ān,现在他们已经在调查戴小花,如果能把他们殴打封子的事情给落实了,说不定就能将这gè案子给带出来……”

  听到叶东平的话后,叶天有些不解的问道,“爸,为什me啊?现在告诉公ān叔叔,直接去他们家搜查不就行了吗?”

  “你有什me证据说是那伙人干的?难道说是你起卦算出来的吗?”

  叶东平没好气的瞪了叶天一眼,他纯粹是为了保护◆儿子才做出这样的决定,就算那些字画都找不回来了,叶东平也不能让人知道叶天精于风水卜卦的事情

  叶天情急之下,心里藏着的话脱口而出:“爸,那……这事就不了了之了呀……”

  “不了了之?怎★me会呢,公ān不是在查吗?”

  叶东平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你这孩子别管那me多了,好好准备一下,还一gè星期你就要开学了,到时候住在学校里不准惹事啊……”

  县城里的中学是可以寄宿的,叶东平怕收购站这里的环境影响儿子读书,干脆给他办了寄宿,每gè星期只是周末才能回家

  “哦,我知道了……”

  见到老爸不听自己的话,叶天悻悻的答应了一声,不过在转过身体的时候,脸上却露出一丝坚定的神色,“敢抢师父的东西,真当小爷是摆设啊?”

  ******************

  在距离城东电影院不远的地方,同样有一gè废品收购站,不过这gè收购站的位置比封况那家好多了,四周都是居民区不说,距离国营收购站也要近上许多

  在这间废品收购站的院子里,亮着一盏足有100瓦的灯泡,七八gè光着膀子的年轻人,围坐在灯下的桌子边上,正喝着啤酒划着拳,一gègè吆五喝六满面红光

  一gè长的尖嘴猴腮的年轻人站起身来,端着一碗啤酒敬向坐在中间的那gè络腮胡子,大声说道:“花哥,您可真牛啊,敢甩脸子给公ān看,以后咱们这县里,谁敢不听您的话啊?”

◎  要是封况在这里的话,说不定就能认出自gè儿头上最后一扳手,就是这身材瘦小的年轻人砸的,至于那络腮胡子,则是第一拳打在他脸上的人

  戴小花的年龄其实并不大,也就是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只是那一脸▲络腮胡子,让他看上去像是三四十岁的人一般

  一口将碗里的酒喝光之后,戴小花故作豪爽的把碗底朝下倒了倒,开口说道:“这算什me?当年把我大哥被冤枉了吃了枪子,现在又要来难为我,真当我大伯是吃干饭的啊?”

  就在刚不久,城东所的公ān找到了收购站,本来想把戴小花给带回去审查的

  不过这戴小花也是有恃无恐,张口就问来人要逮捕证,扭头就喊公ān乱抓人,加上一帮子小兄弟起哄,所里来的那几gè公ān也只能悻悻而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