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文征明


  “叶天,我不是对你说过了吗,以后少给人看相,这……终究不是正道……”

  听到儿子的话后,叶东平叹了口气,这小子最近像是着了迷似的,动不动就拿人面相说事,李庄的那些老街坊们差不多都被他看遍了

  只是县城里可不比农村,人们所受到的教育程度,相对要比农村高的多,叶天再这样神神叨叨的,说不定就会招惹什么麻烦

  而且在现代的主流社会中,看相算命始终是不登dà雅之堂的,叶天如果沉迷在这里面,对他今后的发展也很是不利

  所以临来县城之前,叶东平就和儿子约法三章,以后不得在人前透露他懂风水相术的事情,也不得用这个来赚钱,所以眼下听到叶天又看了封况的面相,叶东平心里自然不高兴了

  叶天对老爸这类说教的话,向来都是听完就忘的,当下摆出yī副很沉重的模样,说道:“爸,我知道了,我去学校之后,再也不提给人看相算命的事情了……”

  “你这小子,别拿老爸的话当耳旁风,去到学校里也老实些,再让老师喊家长,看我怎么收拾你……”

  叶东平说着说着自己也笑了起来,儿子是什么秉性,他比谁都清楚,反正就是dà祸不闯小祸不断,叶东平自个儿小时候也是个淘气包,对这个倒不是很在意

  看着儿子还要拍胸脯打保证,叶东平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以后……这里就是咱们家了,把这些东西都收拾yī下,对了,金属的物品可以放到院子里,不过废纸和书籍都要放到屋里面,省的被雨淋了……”

  叶东平也不知道封况的怎么归类这些物品的,屋里是什么都有,从搪瓷缸子到塑料脸盆,还有那漏了底的烧水hú,杂七杂八的摆满了yī屋子,在门口的地方居然还堆了几个痰盂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父子俩将被裹放到床上之后,就开始忙碌了起来,杂乱无章的物品被yīyī归类,分别放到了外屋和院子里

  足足忙活了四五个小时,才算是将里外两间屋子都打扫干净了,父子俩又开始擦洗里屋的床铺来,这可是日后睡觉的地方

  “咦?爸,你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啊?”

  叶天端着盘水正在擦洗那张dà床的时候,忽然发现,在床底堆了许多破旧不堪的书籍,里面有yī个卷轴,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个卷轴的横长dà约在六十公分,中间有yī个木tóu轴承,两tóu的轴杆十分的圆润,像是经常被人把玩抚摸,和老道所说的包浆倒是有几分相似

  听到儿子的喊声,叶东平走了过来,从叶天手里●接过卷轴打量了yī番,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这……应该是幅字画?”

  虽然跟着老道恶补了几天古玩字画的知识,不过很显然,这父子俩火候还差得远

  如果放在行家眼里,yī眼就能认出,这绝对是□幅画,而不是字,原因很简单,yī般字的条幅,是没有这么dà尺寸的

  叶天抢过父亲手中的卷轴,说道:“打开看看不就行了吗?”

  “哎,你小心点,说不定就是古董呢……”

  看到儿子◎毛手毛脚的样子,叶东平把卷轴又拿了回来,想了yī下之后,走到床边,把卷轴放在了床上

  不知道是不是保管不善的原因,在卷轴的边上,有些虫蛀的痕迹,叶东平拉开绑着卷轴的丝线,很小心的将其平铺在了床○

  卷轴打开yī半,叶东平就愣住了,呈现在他面前的是yī幅画,色泽有些沉暗,触手摸在画上,却不是纸质的,而是有yī种绢丝的感觉

  “这个……是绢本画,应该是幅古画了……”

  叶东平把从老道那里得来的知识说了出来,也算是现学现卖了,接着他打开这幅古画的动作,又轻柔了几分

  老道曾经说过,由于纸质字画难以保存,所以古代画家作画的时候,喜欢将其作品绘在绢、绫、等丝织物上,这种作品也被称之为绢本

  字画的保存是古董里最困难的,本身要防腐防虫,再加上天灾**,古代流传下来的字画,几乎是十不存yī,所以只要是绢本字画,那都是弥足珍贵的

  将整个卷轴打开后,画面跃然眼前,这是yī幅山水人物画,画的背景是yī座怪石嶙峋的高山,在山脚下有yī颗青松,溪水从松树边流过,两个tóu戴方巾的文人,正端坐在树下对弈

  整幅画笔墨苍劲淋漓,于粗简中见叠叠层次和韵味,磅礴dà气的山体绘画中,又见清雅素淡和温润秀劲,饶是叶东平和叶天这两个半吊子鉴定师,也看的心旷神怡

  “是幅对弈图,叶天,你看看这上面写的都是什么字?”

  在画的右上角,有好几个▲印章和几行小字,不过都是篆文书写的,叶东平虽然是早年的dà学生,但是对篆字却是yī窍不通,只能求助于儿子了

  “爸,这字写的是:嘉靖甲寅春二月既望西窗写之也,上面的印是个叫文征明的,下面这个题◇跋写的是:位园主人王世贞识,印章上刻的是“元美”二字……”

  这些篆体字自然难不倒叶天,经过yī番辨认后,他很快就将其用简体字写到了本子上,递给了叶东平

  “文征明的画?这可是好东西啊,封况也不知道从哪搞来的,yī点不知道爱惜……”在本子上看了yī眼后,叶东平眼睛yī亮

  文征明学书于李应祯,学画于沈周,在诗文上,与祝允明、唐寅、徐真卿并称“吴中四才子”,在画史上与沈周、唐寅、仇英合称“吴门四家”,在历史文坛上,可是yī位dàdà有名的人物

  以前叶东平在北京做红小将的时候,就曾经亲手烧过yī个清华老教师收藏的文征明作品,他还清楚的记得老教授看到那幅画化为灰烬后,脸上悲痛欲绝的神情

  回想少年时的荒唐事,叶东平不禁有些赫然,把文征明的来历给叶天讲解了yī遍,小心的将画重卷了起来

  “哎,封况,你来的正好,这幅画是怎么得来的啊?”

  刚刚收拾好卷轴,院子外面就响起了自行车的铃铛声,叶东平连忙迎了出去,这小子还真没说dà话,敢情废品收购站,还真是能收到古董啊?

  [bookid=1623837,bookname=《黄金瞳》]ahref=//.起点中文网.欢迎广dà书友光临阅读,最、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