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县城


  第二天一早,村口的祠堂前面jiù响起了拖lā机的声音,李庄可是还没有拖lā机呢,顿时引得正在吃早饭的村里人纷纷围了上来

  叶天父子俩所住的祠堂前面,摆着几个大箱子,加上zuó儿叶东平已经一家家去拜访过了,是以众人也都知道这是来搬家的了

  “叶家兄弟,城里不好jiù回来,村里不缺你们爷俩口饭吃的……”

  村头的胖嫂lā着叶天,一脸的舍不得,虽然这小子挺淘的,但也讨人喜欢啊,那小嘴叫的人心里像是吃了蜂蜜一般的甜

  “是啊,小叶子,以前的事情jiù不要想了,照老叔说,娶个媳妇在这过算了……”

  德高望重的老村长也是如是说,有叶东平在村里,电工活可全是他包的,这一走的话,说不得还要重培养个电工

  “胖嫂,老李叔,谢谢,谢谢大家,我们父子俩这些年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咱们李庄,永远都是我叶东平的家……”

  听dào乡亲们的话后,叶东平的眼睛也潮湿了,十几年的朝夕相处相互扶携,他们之间虽然不是亲人,但却胜似亲人

  “叶叔,这不早了,中午拖lā机还要回来干活呢,咱们是不是先把东西搬上去?”

  拖lā机是封况找来的,原本按辈分,他和叶东平是平辈的,不过廖昊德让叶天叫他哥,封况也只好憋屈的喊叶东平一声叔了

  “好,小天,你先上去,把东西排好……”

  叶东平低下头,用袖子抹了下眼泪,将叶天抱上了拖lā机

  不过叶东平也没能插上手,因为村里的那些人,围上来三下五除二的jiù把东西帮忙给搬了上去

  “叶天,你要经常回来啊”胖墩用刚摸过泥巴的手抹了抹眼泪,站在拖lā机下面用力的向叶天挥舞着

  叶天在拖lā机上翻找了一阵,摸出一把zuó儿从山上摘的野枣,递了下去,说道:“胖墩,哭啥啊,明年你不也要去县里上学了吗?dào时候咱们不是又在一起啦……”

  叶天的鼻子也有些发酸,不过○让他强忍住了,师父说过,好男儿流血流汗不流泪,咱不能学老娘们那样动不动jiù掉金豆子

  “叶天,你说话算数?”胖墩用力的擦了下眼泪

  “废话,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

  “好○○让他强忍住了,师父说过,好男儿流血流汗不流泪,咱不能学老娘们那样动不动jiù掉金豆子

  “叶天,你说话算数?”胖墩用力的擦了下ràngtāqiángrěnzhùle,shīfùshuōguò,hǎonánérliúxuèliúhànbúliúlèi,zánbúnéngxuélǎoniángmennàyàngdòngbúdòngjiùdiàojīndòuzǐ

  “yètiān,nǐshuōhuàsuànshù?”pàngdūnyònglìdecālexiàyǎnlèi

  “fèihuà,wǒshímeshíhòushuōhuàbúsuànshùguò?”

  “hǎo,那我明年一定考上县中”

  胖墩使劲的挥舞了下小拳头,他也不知道,jiù是因为这个决定,他成为了同辈里唯一走出了乡村的一个人,见识dào了外面那广阔的世界

  “行了,胖墩再见,大爷大娘们再见……”

  在村子里的大爷大妈和叶天的小伙伴们的目送下,拖lā机冒着“突突突”的黑烟,往县城驶去

  拖lā机走在土路上,可想而知那种颠簸了,是以一路上叶天的情绪都不是很高,直dào上了水泥路,进了县城之后,叶天的心情才好转了过来

  ********************

  “爸,快看,那是电影院,放的是《少林寺》啊”

  看着电影院上面的大幅人工油画海报,叶天激动了起来,虽然《少林寺》这电影他已经开了好几遍了,但男孩子对此总是百看不厌的

  拖lā机驶过电影院后,叶天的注意力马上又被转移了,“疯子哥,那个汽车叫什么名字呀?还有,县城里面为什么没有耍猴戏的?”

  “爸,于老师他们去的地方,有咱们这里大吗?”叶天心中有种感觉,要是于清雅不离开的话,那么他们俩jiù能在这个县城里继续做同学了

  看着县城的风景,叶天像是个问题宝宝一般,不断的提着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其实他也没想着让老爸和封况回答,只是藉此来发泄心中的兴奋

  虽然这里只是个小县城,小dào全国可能有数百上千个县都要比它大,但是对于叶天来说,这里却是他所见过的最热闹,最繁华的城市了

  “爸,他们身上的衣服真漂亮……”

  和乡下的人永远穿着一种灰不lā几颜色的衣服相比,县城里的色调多出了许多,刚从南方流行过来的开边喇叭裤还有姑娘们身上的的确良连衣裙,看的叶天是目不暇接

  奇的体验让叶天忘却了和老道以及小伙伴们离别的伤痛,连带着叶东平的心情也好了起来,只是从四九城里出来的人,对这小县城实在是看不上眼

  “叶天,别喊了,晚上★封哥带你去看电影……”

  叶东平对儿子的喊叫声不以为然,但封况却感觉有些丢人,本来开个拖lā机进县城jiù挺吸引眼球的,再加上叶天的大呼小叫,不正是告诉那些城里人他们是乡巴佬进城吗?

 ● 虽然只在城里呆了还不dào一个月的时间,但封况已经处处在用城里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了

  原本封况抽的香烟,也从大前门换成了带过滤嘴的良友香烟,头上是用发胶抹得透亮,光滑的连只苍蝇都站不稳,只◇不过这一路乌烟瘴气的,他那头上像是撒了一层灰土

  “好啊,疯子哥,你说话要算数……”

  听dào封况的话后,叶天终于安静了下来,这也让封况松了口气,虽然叶天大呼小叫的吸引了不少年轻姑娘▲的目光,但那可是鄙视的眼神啊

  拖lā机穿过了整个县城,在县城西北角的一个地方停了下来,封况从后斗上跳了下来后,揉了揉有些发麻的双腿,说道:“叶叔,dào了,这jiù是咱们的公……公司”

  说老实话,虽然廖昊德向封况解释了好多次公司的意思,不过封况还是搞不懂什么叫做公司,但这并不妨碍他记住了这个名词

  “这……这是收破烂的地方?”站在拖lā机上,看着面前的景象,叶天吃惊的张大了嘴

  呈现在叶天面前的,是一个孤零零的房子,房子外面圈了一层齐人高的围墙,使得里面形成了一个大院子

  站在拖lā机上刚好能看dào,在那院子里堆满了各种金属塑料废品,整个jiù一垃□圾站

  而且在这房子正前方jiù是公路,两边方圆二三百米的地方,全是荒地,连个住家户都看不着,还不如在村里住的旧祠堂呢

  “是啊,封况,这dào底是怎么回事?”

  不光是叶天看●傻了眼,jiù见识多广的叶东平也是目瞪口呆,不是说开古董店吗?怎么整了一个废品收购站?

  封况闻言苦笑了一声,不过这事儿也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的清楚的,给开拖lā机的人递了根烟,封况回头说道:“叶叔,下车再说,拖lā机还要回去干活呢……”

  “好,好,下车……”

  既然来了,也没有再回去的道理了,虽然心中的落差挺大的,叶东平还是往下面搬起了行李

  将包括老道那两箱子字画的行李搬dào院子里,等拖lā机走了之后,叶东平看向封况,说道:“小封,现在能说了?廖先生说的是古玩店,可不是废品收购站啊……”

  叶东平从小是在四九城长大的,虽然出身只不过是工人家庭,但是也没少去大栅栏的“荣宝斋”等老字号闲逛,他可没见过哪一家古玩店,开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的

  听dào叶东平的话后,封况脸上却是露出了委屈的神情,苦笑着说道:“叶叔,这事儿不能怪我,我办理营业执照的时候,他们那些人根本jiù不知道什么叫古董店啊,jiù连公司都没法办……”

  封况解释了半天,叶东平才算是明白了过来,敢情他们想做的生意,在这县城里没有先例,别人不给办工商执照

  一个月以前的时候,封况来dào了县城,先是申请开古玩店,对不起,古玩店的性质不好界定,这事儿办不了

  封况无奈,然后又按廖昊德教的办法想注册公司,还是对不起,私人不允许开办公司,必须要集体所有制才行

  这下封况彻底抓瞎了,在相关单位呆了好几天之后,发现私人想做生意,根本jiù不现实,因为现在还处于计划经济的时代,所有的东西都是国家的

  不过封况脑筋还是很活络的,琢磨了好几天之后,还真是被他钻了个空子,承包了一家在县郊的废品收购站

  按照封况的想法,即使古玩店开不成,那也要在县城找点事干,否则的话,老舅答应的三万块钱,岂不是jiù要收回去了吗?

  “你……你小子这不是胡闹吗?”听dào封况的解释后,叶东平也是哭笑不得,这都哪跟哪啊?

  ***********************

  PS:叶天同学下午焚香沐浴占得一卦,今天推荐票能得4000,兄弟们,把票都投出来,相师需要你们的火力支援啊

  没票的朋友也登陆账号点击一下最章节,咱们距离点击榜前三只有很小的差距,您的一个点击一张免费的推荐票,都是打眼前进的动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