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廖昊德


  “嘿,还真好使?”

  就zài叶天心中默念出“术藏”二字后,眼睛猛的明亮了起来,因为那个神秘的龟壳,滴溜溜的又zài他nǎo海中出现了

  这让叶天感到有些激动,因为zài这之●
  “hēi,háizhēnhǎoshǐ?”

  jiùzàiyètiānxīnzhōngmòniànchū“shùcáng”èrzìhòu,yǎnjīngměngdemíngliàngleqǐlái,yīnwéinàgèshénmìdeguīké,dīliūliūdeyòuzàitānǎohǎizhōngchūxiànle

  zhèràngyètiāngǎndàoyǒuxiējīdòng,yīnwéizàizhèzhī前,他始终不知道该如何应用这个东西,现zài能将其轻易的唤出,相信日后一定能解开这龟壳之谜

  “嗯,堪舆两个字怎么淡下去了?”

  叶天压抑住心中的兴奋,将注意力放到了龟壳上,这一看,顿时发现了一些不同

  中午帮苗老大看风水的时候,叶天清楚的记得,zài卜筮、堪舆、命理、相术、占梦、择吉十二个字六个词当中,“堪舆”和“相术”两个词眼,分明都是亮着的

  而现zài“堪舆”一词却是灰蒙蒙的,只有“相术”二字微微有些光亮,和周围几个字有明显的不同

  “叶天,你怎么啦?我舅老爷送你的这孙猴子糖人真漂亮……”

  看到舅姥爷把孙悟空的糖人先给了叶天之后,郭小龙一zhízài盯着叶天看,他想从叶天的脸上看出兴奋和激动,这也能满足一下自己小小的虚荣心

  不过叶天接过糖人之后,整个人却愣zài了那里,这让郭小龙心中有些不舒服,说不得要出言提醒一下叶天他手中的糖人是如何来的了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虽然两人年纪差不多大,但是叶天对郭小龙心里的那点想法却是一清二楚,当下笑着说道:“哦,是很漂亮,小龙,要不……先给你?”

  郭小龙连连摆手,偷眼看了下舅姥爷后,小声说道:“那不行,舅姥爷给你的,你就拿着,要不然我会被骂的……”

  “那好,谢谢你啊,小龙,你那个孙猴子也快做好了……”

  叶天也没客气,随口答了一句之后,将目光看向郭小龙的舅姥爷,心里却是将注意力集中zài了“相术”二字上

  就zài叶天看到老人的脸上时,龟壳上的“相术”二字突然分解开来,连带着整个龟壳都散开了,形成了一个个神秘的符号,看得叶天眼花缭乱

  不过有之前给老道看相的经历,叶天也没着急,只感觉到nǎo中微微传来一阵眩晕,短短的几秒钟过后,几行字眼出现zài叶天的nǎo海里

  “廖昊德,1933年生人,1949年前往台湾,1959年迁居美国……

  此次返乡,是想将父母合葬,但葬母之地不可寻,三日后即将返美……”

  “还真是美国来的啊?”

  看着nǎo海中的这几行字,叶天笑了起来,虽然说的并不详细,但足够他了解廖昊德的生平往事了

  重要的是,龟壳这次竟然算出廖昊德返乡探亲的目地,也就是说,这个像龟壳一般的罗盘,不仅能推算人的过往,同样可以占卜出人的未来

  “能不能帮他一下啊?看看能否算出他母亲葬zài何地?”

  nǎo中那几行字眼已经zài慢慢淡去了,叶天突然想到这个问题,即使自己能算出廖昊德回国的目地,但帮不到他,还等于是白拿了别人的糖人啊?

  “村头六百步,下方两……”

  就zài叶天心中向龟壳追问的时候,那几行字已经完全消失掉了,正当叶天想把注意力转移到这个问题的当口,一行小字,却突然zài他nǎo海里显现了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啊?哪个村头?怎么说的没头没尾的?”看着这几个迅消失掉的字,叶天皱起了眉头

  按理说寻龙点穴这样的事情,是要当事人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的,自己只不过想了一下,龟壳就给出了这么个答案,叶天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了

  “术藏,给我出来……”

  叶天有些不死心,zài心里又念叨了一句,那龟壳倒是给他召唤出来了,不过上面的字眼,已经全部都变成了灰蒙蒙的颜色,再也无法点开了,让叶天也有些无可奈何

  “管他呢,反正童言无忌,信不信由他了……”

  叶天嘴里嘟囔了一句,话说从nǎo海里出现这龟壳以后,不管是给老道看相还是给苗老大看风水,似乎还没出现过差错

  不过叶天是不能zhí接找那老人说的,如果别人不信,那不是zài海外华侨面前丢人吗?想了一下之后,叶天偷偷的拉了一下小胖子

  “叶天,干嘛啊,我的糖人就要做好了……”郭小龙对叶天的行为很是不满,眼睛zhí◆往人群里面瞄,生怕自己的孙猴子糖人被人给抢走了

  “嗨,跟着你舅老爷,多少糖人吃不到啊……”

  叶天不着声色的恭维了小胖子一把,接着说道:“小龙,你舅姥爷这次回来,是有什么事情?”

  “没什么事啊,就是回来看看我们,对了,舅姥爷还给我们家好多东西呢,告诉你,我家里的那台电视机,是我村里唯一的一个,叶天,有空去我家看电视啊,上海滩可好看了,许文强最帅了……”

  郭小龙没听懂叶天问的话,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大通,还用手比划着许文强开枪后的模样,连里面已经快做好了的孙猴子糖人都顾不上了

  叶天见到郭小龙这架势,恨不得现zài就拉自己去他家看电视,连忙说道:“咳咳,小龙,有空我一定去,对了,我现zài要走了,帮我给你舅姥爷说声再见……”

  “现zài就走啊?那好,我还要和舅姥爷去转转,晚点才回去呢……”

  没有了显摆的对象,郭小龙有点索然无味,不过他zài心里决定,等开学了一定要把关系好的同学都请家里看电视去

  “好了,小龙,再见……”

  叶天对郭小龙摆了摆手,临走之时忽然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小龙,你舅姥爷要找的东西,zài村头六百步处……”

  倒不是叶天不想说清楚,实zài是他也不知道廖昊德的母亲究竟葬zài何处,反正就这么个线索,也算是自己没白拿别人的糖人儿了

  “我舅姥爷要找什么啊?什么村头六百步◇处?”

  郭小龙看着叶天的小身体挤进了远处的人群,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转过脸去,却发现舅姥爷拿着糖人儿站zài了自己面前

  “小龙,你同学走了?”

  单是重温了这吹糖人的手艺,☆◇处?”

  郭小龙看着叶天的小身体挤进了远处的人群,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转过脸去,却发现舅姥爷拿着糖人儿站zài了自己面前
chù?”

  guōxiǎolóngkànzheyètiāndexiǎoshēntǐjǐjìnleyuǎnchùderénqún,mòmíngqímiàodeyáoleyáotóu,zhuǎnguòliǎnqù,quèfāxiànjiùlǎoyénázhetángrénérzhànzàilezìjǐmiànqián

  “xiǎolóng,nǐtóngxuézǒule?”

  dānshìzhòngwēnlezhèchuītángréndeshǒuyì,廖昊德就感觉自己这趟集市没白来,要知道,小时候的他,可也和这些孩子们一样,眼巴巴的想要买上一个糖人儿

  “叶天走了,舅姥爷,他让我给您说再见……”

  郭小龙接过孙猴子糖人,看向身边的老人,有些奇怪的问道:“舅姥爷,您回家是来找东西的吗?”

  “嗯?小龙,你怎么这么问姥爷啊?”

  廖昊德闻言愣了一下,小龙的爸妈倒是知道自己回来的目地,但是小龙却是不知道啊?这样的事情没必要和小孩子说的

  “我同学说,姥爷您要找的东西,zài村头六百步处……”郭小龙挠了挠头,还是把叶天临走时的话说了出来

  “什么?你同学说什么?”

  廖昊德本来只是这么随口一问,却没想到听出这么一句话来,顿时浑身大震,一把抓住了郭小龙

  “姥爷,他……他说您要找的东西zài村头六百步处,别的没说什么啊……”

  见到一向慈祥的舅姥爷满面通红,双目圆瞪的样子,吓得郭小龙小嘴一憋,却是要哭出声来了

  “村头六百步,村头六百步”

  廖昊德zài心里念叨了几句,转过身去,说道:“小龙,走,回家……”

  此时的廖昊德,心里像是翻起了滔天巨浪,这会的他,并没有心思去想叶天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而是将心神全放zài“村头六百步”这几个字眼上了

  廖昊德的父亲解放前是国民政府教育部的一个官员,长年zài南京工作,而廖昊德的母亲却经常回乡下■居住,10岁以后,廖昊德就跟着父亲zài南京上学了

  1949年那会,国民党兵败如山,由于形势紧急,廖昊德的父亲没来及将妻子接上,就带着儿子远走台湾了,这一走,就是两岸相隔,天人永别

 ◆ 到了台湾后,廖昊德的父亲才发现,上百万大军都涌入这么一个弹丸之地,甚至许多将军都住zài了眷村里

  所谓眷村,就是为了ān排被迫自中国大陆各省迁徙至台湾的国民党军及其眷属,所兴建的房舍,建筑低矮,环境比大陆时要差的多了

  不过廖昊德的父亲是个人才,精通好几国的语言,zài眷村住了十年之后,他带着儿子去了美国,并且开办了属于自己的公司定居了下来

  也就是zài前年,廖昊德的父亲病逝zài美国,临死前交代儿子,一定要把他的骨灰带回国内,和妻子ān葬zài一起,这才有了廖昊德的回国之行

  只是回乡之后廖昊德才知道,母亲早zài五十年代初期就去世了

  而zài那场席卷了整个中国的运动中,很多有海外关系的家庭甚至是祖坟,也遭遇了浩劫,所以即使是家中的老辈人,这时也说不出廖昊德母亲具体的ān葬地点了

  这个结果使得廖昊德有些心灰意冷,原本已经准备返美了,却没想到突然得到这么一个信息

  *******************

  PS:第一次冲击书榜,麻烦大家登陆起点会员点击下,嗯,推荐票是必不可少的,拜托诸位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