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术藏


  “这……这玩意怎么到我脑子里去的啊?”

  看着这婴儿巴掌大小的龟壳在脑海中滴溜溜的旋转着,叶天有点不知所措,他根本就无法控制这个罗盘,不知道其用处了

  而在龟壳上镌刻的字体,◇虽然形如篆书,但字体实在是太小,叶天睁圆了眼睛,却是也无法分辨出一个字来

  虽然心中惊诧,但是叶天嘴中还在默念着《度人经》,就在此时,他忽然感觉到身上一阵阴凉,连忙将注意力从龟壳处移开了
  “怎……怎么会这样?”

  当叶天的目光放到那片阴煞聚集的dì方后,赫然发现,在供桌前方的那一团阴煞之qì,竟然向他飘了过来,犹如丝丝烟雾般没入到了他的体内

  “靠,死老道,小爷诵▲这……这度人经,可不是要度自己的啊?”

  叶天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诵念《度人经》,竟然把阴煞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要知道,阴煞之qì的形成,是由特殊的环境所造成的,它只是☆▲这……这度人经,可不是要度自己的啊?”

  叶天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诵念《度人zhè……zhèdùrénjīng,kěbúshìyàodùzìjǐdeā?”

  yètiānzhèyījīngkěshìfēitóngxiǎokě,zěnmedōuméixiǎngdàozìjǐsòngniàn《dùrénjīng》,jìngránbǎyīnshàyǐndàolezìjǐdeshēnshàng

  yàozhīdào,yīnshàzhīqìdexíngchéng,shìyóutèshūdehuánjìngsuǒzàochéngde,tāzhīshì一种无实质的磁场,一般来说,只能通过磁场的强弱改变去影响人,但却无法溢入到人的身体里

  但是此刻,阴煞之qì却是钻入到了叶天体内,就让他大为恐慌了,这世上虽无鬼神,不过并不代表阴阳学说也是假的,这么多阴qì入体,肯定会让体内阴阳失衡的

  虽然此时是烈日当头,不过叶天的感觉却像是在雪dì里光着身子,再被寒风吹袭一般,那股子寒冷,直接透入到骨髓里去了

  “老道害人啊”

  叶天是欲哭无泪,这会想站起来逃跑都不成,因为他那小身子几乎都要僵住了,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大团阴煞之qì全部都涌入到了自己身体里面

  就在叶天以为自个儿小命不保的时候,脑海中出现的龟壳,忽然滴溜溜的转了起来,像是个无底洞一般,将进入他体内的阴煞之qì全部吸了进去

  “咦?这字,好像清楚了一点啊?”

  体内的异变,让叶天有些莫名其妙,这一切都不以他的意念为转移,不过当阴煞之qì消失之后,叶天发现,那“龟壳”上的篆字,有几个已经清晰可见了

  “术藏”

  现在叶天的脑海中,龟壳除了是圆的之外,和罗盘再无一丝相似之处了,因为在龟壳的正中位置,出现了“术藏”这么两个篆体字

  而在这两个字的周围,成环形出现了十二个稍微小一点的篆字,分别是“卜筮、堪舆、命理、相术、占梦、择吉”

  “怎……怎么出来这些东西?”

  脑海中的变化让叶天如在梦中,跟随老道学了好几年古文相术方面的知识,他当然知道“术藏”的涵义了

  所谓“术”,也可称为术数,是古代道教五术中的重要内容,术数以阴阳五行的生克制化的理论,来推测自然、社会、人事的吉凶,属《周易》研究范畴的一大主流支派

  至于“藏”字,即经典的总汇,佛家有《佛藏》,道家有《道藏》,儒家有《儒藏》,而《术藏》,则是汇集了易学理论和阴阳五行之大集,在古代占据了极其重要dì位

  不过自民国以后,西学东渐,科学的观念占据了主流dì位,方术学说作为迷信的一种,而开始倍受冷落,许多当年非常流行的术数典籍,而今已经难得一见

  叶天就经常听老道感叹,国人将千百年来老祖宗的学问都没学☆会,却整天崇洋媚外,学习劳什子英语什么的,这简直就像是家里藏着一座宝山,偏偏要出去当收破烂的

  “难道……我可以运用龟壳中的这些知识?”看着龟壳上的这些字,叶天脑子里冒出了一个想法

  ○☆由于卜筮、堪舆、命理、相术、占梦、择吉,都是术藏中最常见的预测吉凶的方术,这些字眼结合在一起,难免会让叶天浮想翩翩了

  不过脑中只有这些字眼的出现,却没有应用的方法,这就像是狗咬刺猬无从下口一★般,让叶天心里直痒痒

  “里面有六种方术,我只向一处去,看看行不行……”

  阴煞早已清除掉了,叶天此刻也顾不上诵咏《度人经》了,当下凝神静qì,将注意力往龟壳上“卜筮”两个字眼看去

  “嗯?没动静啊……”

  除了两个灰蒙蒙的篆字之外,叶天再没有别的发现了,心中不免有些失望,莫非自己的猜测错了?但之前脑海中出现老道的生平,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咦,这几个字的颜色,和其它几个有点不同啊?”

  叶天对着“卜筮”二字研究的半天之后,忽然注意到,这十二个字,六个词中,有四个的颜色都是灰暗色的,而堪舆和相术二字,则是微微有些光亮

  “莫非观看有光亮的字才行?”

  叶天心中动了一下,将注意力放到了“堪舆”二字上,当他刚刚将意识关注到其中的时候,“堪舆”二字突然散开了,化作丝丝灵qì,灌入到了叶天的眼睛之中

  只感觉到眼中一凉,叶天睁眼望向前方的时候,眼前的景象似乎和原先有些不同,在天dì之间,好像多了几分色彩

  就像是面前的这座二层小楼,在叶天眼里,好像散发出一股淡淡的jīn色光泽,再看左右两侧的房子,则都是灰蒙蒙一片,毫无光彩

  但是在房子的后面,却是有股子阴煞之qì,而且已经影响到了这个宅子,两种颜色交织在一起,显得颇为怪异

  “坐南向北开离门,水火相济,坎震方宽阔高大,极富贵之兆水点后门是凶星,犯煞减丁”

  就在叶天观察着眼中与往日不同之处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上面几行字,继而眼中清凉的感觉消退了下去,而那些字样,也在脑中慢慢消失掉了

  “哈哈,果然是这样,这岂不是一双风水眼?”初步发现了龟壳的应用之法后,叶天高兴的笑出了声

  别的小孩体内出现这一幕,或许会感觉到害怕不同,但是从五岁起就接触风水相术知识的叶天,心里却满是兴奋,就像是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玩具一般

  “嘿嘿,相术那两个字也是亮的,到时候我就不是就能帮人看相了啊?”

  叶天嘿嘿笑了一声,只是脑海中神出鬼没的龟壳又不知道去哪里了,现在无法验证了,不过叶天相信,只要龟壳还在,自己早晚能将这个秘密揭晓

  既然是秘密,叶天就没打算告诉别人,他年龄虽小,但是也知道,自己要是将脑中有“龟壳”一事给说出去,恐怕不被人说成是封建迷信,也会被认为是个小神棍的

  “小真人,小神仙,你……你怎么啦?”

  就在叶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正咧嘴傻笑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苗老大的声音

  “呃,苗大哥,没事……”

  叶天回过头去,发现苗老大站在自己身后一米多远的dì方,右手伸出,正拍向自己的肩膀,不由笑了起来,“苗大哥,这阴煞之qì已经被我消除掉了,而且我刚给你看下了这宅子,风水却是极好的,日后千万不要做别的改动

  对了,房子后门的水塘要尽快填掉,不然还是会有祸事发生的……”

  按照叶天的猜想,刚才在苗老大这宅子上所见的jīn色光泽,应该就是代表了财运富贵,而后门的水塘,却是破坏了整个宅子的风水,这才有了苗老二车祸事件的发生

  “谢谢小真人,谢谢,谢谢小神仙,我这就找人去填水塘去……”

  见到叶天回过头来,苗老大收回了想拍他肩膀的手,一脸感激的神色,没口子的感谢了起来,倒是让叶天有些不好意思了,“苗大哥,我……我说的你都信?”

  苗老大很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信,怎么不信啊,小真人刚才一作法念经,那阴森森的感觉就没有了啊……”

  苗老大原本没对叶天抱多大希望,但是就在叶天刚才装神弄鬼的时候,那股子让他感到阴凉的qì息,突然消失不见了

  俗话说事实胜于雄辩,这不单是老神仙有本事,就连这小孩子也是出手不凡,此刻苗老大对叶天师徒俩,简直就是高山仰止,钦佩的五体投dì

  “作个屁的法,阴煞都跑我身体里去了,当然没有了……”

  听到苗老大的话后,叶天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话说虽然结果是好的,也弄清了脑海里那龟壳的作用,但是阴煞入体那会,可是将叶天吓的不轻

  听到自家祸事还没解除,苗老大也没心思在这听小神仙教诲了,恭维了叶天几句之后,开口说道:“小真人,你先休息下,我去请人填鱼塘……”

  不过苗老大还是很会做人的,在临出门的时候,交代自己媳妇去集市上给叶天买了不少小孩◎子吃的和玩的物件,这小神仙不是还……小嘛

  “师父,您醒啦?哎,您干嘛这样看着我啊?”叶天刚回到屋里,就发现老道正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

  [bookid=2267299,book★name=《狱血魔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