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相术


  “这是什么东西?”

  脑中感觉到一阵眩晕之后,叶天发现,他的脑海里好像出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乌龟壳,上面密密麻麻的镌刻着各种图案

  当叶天仔细看去的时候,龟壳却突然消失不见了,一行篆书出现在了眼前,不过这倒是难不倒叶天,他从五岁的时候,就跟着老道学习篆文了

  “李shàn元,陕西华阴人,1880年生,兄弟三人,姐妹四人,1896年中前清秀才,师从麻衣神相四十九代传人……”

  看着脑袋里莫名出现的这些字体,叶天有些傻眼了,只不过了看了老道士一眼,自己好像就知道了很多事情啊?

  即使叶天再愚钝,也知道这些信息肯定是和老道士有关的,不过是zhēn是假,叶天就无从分辨了

  “幻觉,一定是幻觉,这老家伙哪点像100多岁的人啊?”

  叶天虽然顽劣,但学习成绩还是很好的,这么简单的算数自然会算,1880年生人,到现在岂不是106岁了?打死叶天都不相信,面前这老不修居然有这么大的岁数

  “嗯?怎么不背了?”正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听着叶天背诵经书的老道,听到声音停了下来,不满的睁开了眼睛

  叶天一时还没回过神来,随口找了个理由推搪道:“咳,师傅,这些都是我五岁就会背了的,不要再背了?”

  “你年龄太小,深一点的东西还不能教你,怕有违天和,这些都是基础,一定要打好……”

  听到叶天的话后,老道士习惯性的伸出右手,想敲下叶天的脑袋,只是看到他的伤势后,悻悻的又收了回去

  叶天虽然年龄小,心眼倒是不少,他没有告诉老道脑海中的信息,而是开口shuō道:“师傅,我都跟您学了好几年了,要不,我今儿帮您算一卦?”

  “就你?”

  老道扭过头,斜着眼睛看了叶天一眼,shuō道:“走还没学会呢,就想着跑了,你要怎么看?是看手纹还是面相?”

  老道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也就教过叶天这一些浅薄的知识,像骨骼、气色、体态这些深奥一点的,叶天的年龄也不适合学

  “看面相……”

  叶天坐直了身体,看向老道的脸,shuō道:“师傅,您上停由额上发际到眉毛部位高长丰隆,fāng而广○阔,少年时一定得意非凡?”

  “嘿,你小子还沾点门道了啊?”

  老道一听叶天这话,笑了起来,shuō道:“你师傅我16岁就中了秀才,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啊,咦,这事我没和你shuō过啊?◆zhēn是自己看出来的?”

  老道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也没当回事,他所师从的麻衣相法,本就是这一脉正宗相传的,叶天能从自己“上停”中看出些端倪,倒不是什么稀罕事

  “我靠,是zhēn的啊?”

  老道没在意,但叶天心里那种震惊,却是无法言喻的,敢情这老家伙zhēn的中过秀才,那……那自己脑海里出现的这些信息,也都是zhēn的了?

  叶天深深的吸了口气,装出了一副小神棍的模样,shuō道:“当然是我看出来的,师傅,您眉毛细长,淡而不断,正是桃园三结义之相,应该是兄弟三人,右眼角有两颗小痣,却是鸾凤成双,那就是姐妹四位,加起来一共七个?”

  前面shuō的比较笼统,叶天shuō的准确一点,想看看老道士是什么反应,如果这次shuō对了的话,那就能证明自己绝对不是出现了幻觉了

  “哦,对了,师傅,我看您印堂有些发暗,shuō不定您今儿就有血光之灾啊……●”

  最后这句话倒不是叶天从脑中信息里得来的,而是zhēn的看到老道的印堂处有些隐晦,于是顺口shuō了一句

  谁知道叶天话声未落,只听到耳边“咣当”一声,原本安坐在椅子上靠着两根后腿□支撑着正在晃悠的老道,听到叶天的话后,身体猛地一怔,却是连人带椅子往后摔去

  两人所坐的地fāng,本就是前殿门口,老道士这一仰倒不要紧,后脑勺却是碰到了大殿的门槛,那可zhēnzhēn的是一★块青条石门槛

  等老道士从地上爬起来后,木簪也掉了,头发也散了,那满头鲜血的模样,比昨儿的叶天也好不了多少,正是应了叶天fāng才血光之灾的那句话

  不过老道显然没有把这点伤放在心上,○kuàiqīngtiáoshíménkǎn

  děnglǎodàoshìcóngdìshàngpáqǐláihòu,mùzānyědiàole,tóufāyěsànle,nàmǎntóuxiānxuèdemóyàng,bǐzuóérdeyètiānyěhǎobúleduōshǎo,zhèngshìyīngleyètiānfāngcáixuèguāngzhīzāidenàjùhuà

  búguòlǎodàoxiǎnránméiyǒubǎzhèdiǎnshāngfàngzàixīnshàng,●而是一把拉住了坐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的叶天,shuō道:“臭小子,你……你刚才的话,zhēn是自己推算出来的?”

  要shuō从面相上推算人的吉凶祸福、贵贱夭寿,相对是比较容易些的,但是想要精确●的算对fāng的兄弟姐妹,就连老道自己也是力有不逮

  要知道,老道士虽然是出自麻衣一脉,而且确有几分zhēn才实学,但千年来战祸不断,祖师的相术传承到了现在,不过就剩下三四分了,倒是养生之术完整的保存了下来

  老道士行走江湖的时候,多用的却是一些江湖手法,那就是“摸、听、套、吓”这四字zhēn诀

  “摸”,就是事先摸准自己要去设摊算命的那一带的情况,摸清不同年龄的人基本特点◆,附近住的是当官的多还是平头老百姓多,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

  所谓“听”,就是想fāng设法让求算者先开口、多讲话,弄清他的心事之后对症下药,“套”就是用模棱两可的话去套对fāng的实情,一旦从○◆,附近住的是当官的多还是平头老百姓多,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

  所谓“听”,就是想fāng设法让,fùjìnzhùdeshìdāngguāndeduōháishìpíngtóulǎobǎixìngduō,zhèyīdiǎnshìzhìguānzhòngyàode

  suǒwèi“tīng”,jiùshìxiǎngfāngshèfǎràngqiúsuànzhěxiānkāikǒu、duōjiǎnghuà,nòngqīngtādexīnshìzhīhòuduìzhèngxiàyào,“tào”jiùshìyòngmóléngliǎngkědehuàqùtàoduìfāngdeshíqíng,yīdàncóng对fāng的话中听出端倪,立马打蛇随棍上

  至于“吓”,那就是编造一些触犯神灵的鬼话吓唬对fāng,等到对fāng六神无主的时候,自然会shuō出他想知道的情况了

  这四字zhēn诀一◎出,再配合老道士的几分zhēn实本领,让他在着实在不少地fāng都有着活神仙的称呼

  在四五十年前日军侵华的时候,李shàn元为了躲避战乱,来到了茅山,没成想还是没躲过去,后来又回到了陕西定居○了下来

  要不是动乱伊始就被套上了个牛鬼蛇神的名头,属于坚决要打倒的那一类人,老家伙也不至于再躲到这里来,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逍遥快活呢

  不过作为麻衣一脉的嫡系传人,老道士自信,相术这一块,在国内绝对无人能出其右,活了百十岁,他的确也没有碰到过比他厉害的人物

  要shuō断人兄弟姐妹,老道也能从面相中看的**不离十,但他可是活了一百多岁的人,有着丰富的人生经历和看相的经验 ☆
  而像叶天这么大年龄的时候,老家伙还在私塾里摇头晃脑的背三字经呢,所以听到叶天的话后,顿时是大惊失色,这小娃儿莫非是祖师爷附体了?

  “师傅,您有血光之灾是我看出来的,不过……关于您兄◇弟姐妹那个,咳咳,是我从您梦话里听出来的……”

  看见老道士如此失态,叶天有些害怕,隐约觉得,自己这脑子里所显示的信息,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他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下意识的就没shuōzhēn话

  “梦话?怪不得,我就shuō嘛,你小子怎么可能算的这么准的?”

  听到叶天的话后,老道士长长的出了气,这要zhēn是叶天算出来的话,那就不是天才,而是妖孽了

  老道清理了下头上的伤口后,shuō道:“你小子已经学会察言观色了,算是在这行里入了门,我就给你shuōshuō咱们这麻衣一脉……”

  老道士之所以收叶天为徒,主要就是因为在深山僻壤太过无聊,想找个人shuō话解闷,虽然本事传了叶天不少,也带着他走遍茅山观看风水地气,但自己传承来历,却没有对叶天多shuō

  眼下看到叶天如此机灵,老道倒是动了心了,他也是一百多岁的人了,shuō不定哪会就腿一蹬眼一●闭了,这祖师的衣钵可还要传承下去的

  “咱们麻衣一脉的祖师爷,就是麻衣道人,传到我这里,已经是第五十代了,虽然传承多有遗失,但在相术以及风水堪舆这一领域,国内无人能出其右……”

  “师■傅,这些我都知道了,您shuō些我不知道的……”老道还没shuō完,就被叶天给打断掉了,这些自吹自擂的话,他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

  “臭小子,干咱们这一行,要少shuō多观察,毛躁”

  老道不满的瞪了叶天一眼,接着shuō道:“不算你在内,我一共收过两个弟子,你大师哥叫荀心家,49年的时候跟着家人去了台湾,现在也渺无音信了

  你二师哥叫左家俊,今年应该也有五十了?跟我时间最长,不过他家里成分不好,68年那会,跑到香港去了

  除了你小子之外,我这养身的功夫,都没传给他们,不过他两个都不是福缘浅薄的人,以后你可能会遇到的……”

  shuō到这里,老道士也是唏嘘◆不已,虽然他历经百年风雨,见惯了人间的生死离合,但这两个徒弟都是他亲手带大的,想到二人还是感慨不已

  “师傅,您还有海外关系啊?找到两个师哥,您不就能出去享福了呀?”

  听到老道士的话◎后,叶天大惊小怪的喊了起来,现在可不比十年前,家里有海外关系的都要千fāng百计的隐瞒,生怕被扣上个特务的帽子

  这会谁家要是有海外关系,那可是很让人羡慕的一件事情

  叶天一个同学的舅◇老爷从美国回来探亲,送给了他一块电子表,把那小子美的一个星期都鼻涕冒泡,走路的时候都恨不得绑个绷带将手挂在胸前

  “找到他们?找到了我也不出去了,这里山清水秀,我以后就在这养老了……”

  老道士闻言笑着摇了摇头,他这一生几乎见证了中国近代所有的大事件,早已是勘破世情,荣华富贵对于一个百岁老人而言,zhēn的没有什么吸引力了

  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老道士站了起来:“行了,这些以后再shuō,也该带你下山见识一下了,去,把房间箱子里的道袍拿来……”

  [bookid=1623837,bookname=《黄金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