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我是她的哥哥!

  第296章、我是她的哥哥!

  红馆。(        ·       &nb★sp C )VIP包厢。

  一个身穿浅灰色风衣式长款毛线衣,天蓝色牛仔裤和黑色皮靴的漂亮女人正在自斟自饮,一幅逍遥自在的表情。

  她的脑袋上戴着一顶毛茸☆茸红帽,给人舒适温暖的感觉, 起来十分的可爱。

  她一kǒu把杯 里的红酒吞进肚 ,鼓着腮帮笑嘻嘻的 着红馆这热闹喧嚣的一幕,一脸得意的dào:“我 知dào。我 知dào。我怎么可以错过这么好玩的事情呢?无论如何,我都要亲眼见证这一幕啊-----”

  她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笑着dào:“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坐在她对面的是一个戴着眼镜斯文儒雅的中年男人,他的身体向后躺,微微靠着身后的柔软沙发。一只腿翘在另外一只腿上, 起来很有少爷范儿。

  他的手里也端着一杯红酒,轻轻的摇晃着。偶尔喝上一kǒu,也只是沾沾嘴唇而已,都不见那杯 里的酒水少了多少。和身边的红帽王八嚼大麦似的喝红酒方式相比较,实在要有风度的多。

  听 红帽在自言自语,他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框,出声dào:“怎么?你认识?”

  “认识。”红帽dào。又爽快的喝了一杯。

  男人低头 了大屏幕上的蝴蝶组合三人一眼,dào:“你对她们非常关注?”

  “非常关注。”红帽又喝了一杯。一杯红酒被她一个人干掉了大半。

  男人沉吟了一会儿, 着红帽绯红的俏脸,dào:“你主要关注的人是那个táng心?”

  因为刚才大家同时喊叫着让táng心站出来讲话时,红帽的情绪才突然间高昂, 像是打了鸡血似的。

  “是的。”红帽dào。“我主要关注的人 是他。”

  别人问什么,她 回答什么。如实回答。

  “真是个奇人。”男人轻声笑dào。“来香滩的第一天 把那个二货元帅给打了-----掰断了谢经城的五根手指头。这种事情,一般女人还真做不出来。”

  “这才是他的风格。”红帽dào。别是什么狗屁的谢经城,自己大哥董宝不也被他给用啤酒瓶破了脑袋?

  男人 了红帽一眼,dào:“难怪打人之后还风平浪静,人没事儿,演唱会照开-----之前我还在琢磨着呢,想着这三个女人是什么来头儿。【 * 】【 * 】现在我明白了,能够和你搭上话的人,怕也是从北边出来的吧?”

  这一次红帽笑而不答,指着群情激动,大声喊叫着táng心名字的台下数万观众,dào:“ 戏。 戏。”

  -----------

  -----------

  “还真来了。”谢经城一愣,站起身体,走 VIP包厢的全景玻璃橱窗前面 着那巨大华丽的 像是一大朵盛开的水莲花似的舞台。“ 来今天晚上她要给大家一个答案了。”

  他 了 自己那只包裹严实的手,苦笑着dào:“我这伤是不是太亏了些?”

  “不亏。”谢生威面无表情的dào。

  “多等上一天, 能够知dào答案。干嘛自己要冲在前面?”谢经城dào。

  “有的答案多等上一天 知dào,有的答案可能等一辈 都不知dào。”谢生威■●dào。

  谢经城一愣,知dào父亲是在借机教育自己。

  他连连称是,一幅受教的样 。

  “还是可用的。”谢生威 着儿 的表情,●心里想dào。

  ---------

  --------

  “táng心。”

  “táng心。”

  “táng心。”

  声音越来越大,呼声越来越响亮。歌迷的情绪也越来越高昂。

  所有人喊着的是他, 着的是他,期待着的也是他。

  他是焦点。

  整个舞台,整个红馆唯一的焦点。

  现在,张赫本帮不了他,林回音帮不了他,阿KEN和白素都帮不了他。

  谢经城可以帮得了他----要是突然间再来一场断电 好了。

  可是,剧本终究没有那么上演。

  每 关键时刻 断电,大家会怎么 蝴蝶组合?恐怕上次的断电事件别人也会以为是蝴蝶的苦肉计为的 是打击T4抹臭T4。[                       ]

  táng重沉默的站在舞台上。

  他的脸上带着笑。很诚肯,也很自然的笑。

  这一刻,恐怕整个会场里面心情最平静的人 是他了。

  从替代táng心的第一天开始,他 知dào这一刻早晚会 来。

  从那篇‘táng心身份十重疑’的稿 出现开始,他 知dào这一刻很快 会 来。

  从他抵达香滩并且打了谢经城之后,他知dào,这一刻----会在这场演唱会 来。

  结束了。

  终于要结束了。

  两重身份将要剥离。自己还是自己,táng心还是táng心。

  他们谁也替代不了谁的人生。他们都是**的个体。

  每个人都可以在这个世界上绽放出属于自己的光彩。★或浓或淡,但是,那只属于自己。

  “对不起。”táng重在心里dào。“我努力了。可我失败了。”

  “táng心-----”

  “táng心-----”◆huònónghuòdàn,dànshì,nàzhīshǔyúzìjǐ。

  “duìbúqǐ。”tángzhòngzàixīnlǐdào。“wǒnǔlìle。kěwǒshībàile。”

  “tángxīn-----”

  “tángxīn-----”

  “táng心-----”

  -------

  每一次齐呼 是一次催促。无数次催促组成了声势浩大的逼宫。

  好奇心的驱使下,每个人都渴望尽快得 答案。

  táng心,她必须要站出来!

  táng心站不出来,站出来的是táng重。

  táng重跨前一步。

  他原本 是蝴蝶组合的队长,站在林回音和张赫本两个人的中间。

  现在朝前面走了一步,一下  把三人之间的位置拉开,显得更加的**突出。

  他准备独自承担这场风暴。

  “我没见过她。”táng重终于出声话了。

  很突兀的开头,大部份人都听不明白他在些什么。

  “我知dào她。但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她。我知dào她是个明星,我 过她的每一张海报,我翻来覆去的听她唱过的每一首歌曲-----”

  táng重的脸上带着微笑。很平和的讲述着。讲述着属于自己的故事。

  随着他的出声,台下的喊声一下 都停止。

  从狂暴喧嚣 落针可闻,只是一刹那的事情。

  所有人都睁大眼睛,所有人都竖起耳朵。他们认真的听着‘táng心’○在些什么。

  “其实,以前我唱歌并没有那么好听。在我们班里排第一,在我们整个学校估计也只能排前三----我们学校会唱歌的敢大声唱出声音的总共也 十几二十人。当你刻意的去模仿一个■◆人,一首歌。听十遍,一百遍,一千遍的时候-----你 能够听懂这首歌,知dào要从哪儿转折,知dào要从哪儿换气,甚至能够听 她里面的很细的叹息-----当然,以前我从来都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儿。”

  轰-------

  全场哗然!

  所有人都震惊了,疯狂了。

  此时站在台上的‘táng心’真的不是táng心?她真的只是一个替身?

  真的táng心在哪里?为什么她不出来?

  táng重没有承认的时候,他们拼命的争论。

  可是,当真相被揭开的这一刻,他们又没办法相信。

  有记者摸出了录音笔,把táng重在现场所的每一句话都录下来。

  有记者捧起了照相机,对着台上的táng重咔嚓咔嚓的按动着快门。

  还有些媒体记者想要冲上台阶,冲上高台近距离的去采访去拍照,可是,守护在前台的那些保安尽职尽责的把他们挡了下来。

  “我没见过她。我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呢?她的眼里都没有我,我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呢?甚至我还想着,如果有机会见面,我一定会冷冷的瞥她一眼,然后转身 走-----这样 表示她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你不在乎我,我为什么要在乎你?”

  “可是,当蝴蝶组合的经纪人白素姐找 我,并且提出要我加入蝴蝶的建议时-----我竟然心里隐隐有一些喜悦。我靠近她了。我很快 可以融入她的生活,知dào她的一切。此时,此刻,我能够站在这里,虽然是另外一个人替我做的决定拿的主意----但那也是因为我拒绝的不够坚决。”

  “糟了糟了。他什么都了他什么都了-----这可怎么办呀?素素,我们不要让他讲啦----断电。对。我去让人立即断电。”阿KEN哭丧着脸喊dào。

  白素一脸痴迷的 着舞台zhōng yāng的táng重,眼眶湿润,声音哽咽的dào:“他真好。他一直都那么好。”

  “我有幸成为蝴蝶的一员。我教她们跳舞,我和她们站在台上唱歌,我仿佛成了她们中间的一份 。”táng重自顾自的dào,任台下嘈杂热闹乱成一团。“可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她是她,我是我-----我总是有这样的感觉。我每在蝴蝶多▲呆一天,她 只能晚回来一天。她回不来,是因为我还留在蝴蝶。”

  “我每一天都想离开。我每一天都在想她什么时候回来。她回来,我离开。蝴蝶还是蝴蝶,我还是我-----你们甚至都不知●○dào我存在过。”

  táng重 着台下情绪躁动的数万歌迷,一脸哀伤的笑着:“她还没回来,我 要提前离开------不知dào她会不会生气?”

  “我不☆是táng心。”táng重dào。

  他猛地撕扯开自己身上的衬衣,露出自己平坦却结实的胸膛,大声吼dào:“我是她的哥哥。”

  (PS;一起床   hanlainn高富帅在疯狂的刷打赏。仅在《火爆天王》这本书上,他个人打赏的人民币都有好几千块了。真是让老柳受宠若惊。他月票不能太少,证明他也和老柳一样的心念我们的成绩。

  我知dào,还有好多好多朋友也像他一样在和老柳共进退。

  这所有的荣耀属于我,也属于你们。

  有月票的,请给老柳月票支持。

  有条件订阅的,请给老柳订阅支持。

  实在没办法充值的,请来给老柳红票支持。

  每一种支持,都是对老柳的加持。每一次加持,都是再攀高峰的基石。

  如你们所见,替身身份曝光,属于táng重☆同学的真正时代即将开始。

  没了束缚的táng重,他将会发生怎样耀眼的故事?

  第二卷的卷名叫做:世上无我这般人。有人 着有种蛋蛋的哀伤。其实我当初漏掉了一个字◇:世上无我这般贱人。这样会不会喜感一些?)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