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带路!

  第272、带路!

  室内空旷,强烈的灯光刺激的人睁不开眼。[    yz                 ]

  即便已经和他们耗了好几个钟头,林微笑的眼睛仍然没有适应这种强烈的光照环境。

 ■ 所以,她在 话时都是微闭着眼睛, 像是在打瞌睡。

  “砰-----”

  负责审讯的中年警官一巴掌拍在桌 上,对着林微笑吼道:“打起精神。nǐ当●这是哪儿?nǐ当是nǐ家呢?想睡觉?----不老实交代,nǐ 别想睡觉。”

  林微笑的眼睛稍微睁大一些, 了中年警官一眼,没有 话。

  中年警官▲被她这种倔强强硬的态度给激怒,猛地推开面前的桌 ,手里夹着根烟在室内走来走去。

  “林微笑,如果nǐ是聪明人的话, 赶紧把事情的真相给招供出来。nǐ 出幕后指使☆◇,才能够将功赎罪------我也不怕实话告诉nǐ。那些吸毒仔都已经招供了,他们的‘水晶米’ 是在nǐ们锦绣馆购买的。还有,nǐ们锦绣馆负责VIP包厢预定的张差正在接受我们的审讯-----审讯他☆■的是我们局里的‘铁面判官’张队长。我们弟兄跟着他办案这么多年, 没有  他敲不开的嘴拔不下来的牙-----”

  他弯下腰近距离的打量着林微笑娇媚年轻的脸,心里暗●骂好女人都让狗日了。弹了弹烟灰,没好气的 道:“买药的招了,卖药的也招了----- 时候,nǐ招不招已经意义不大了。有这两方面的证词,案  可以定死了。那个时候,nǐ 算想招也没有机会了。想清楚了,别把自己栽进去了。”

  林微笑的睫毛轻动,让自己的眼睛更舒服一些, 道:“我已经招过了。nǐ们还想让我招什么?”

  啪-----

  中年警官又是一巴掌拍在铁皮桌 上,骂道:“臭婊 ,nǐ最好老实交代----别以为nǐ是女人,老  不敢对nǐ用大刑。我告诉nǐ,老 的手段多着呢。如果我愿意,我可以让nǐ死去活来活的想死外人还 不出来-----”

  林微笑仰起脸 着中年警官, 道:“我知道nǐ们在想些什么。[  点   ]我已经回答无数次了,那是张差的个人行为,和我们锦绣馆无关,和我们老板无关------nǐ不相信,非要让我从实招来。招什么?往我们老板身上泼脏水? 这是他指使的?这才是nǐ们需要的答案?”

  “nǐ------”中年警官为之气结。这确实是他们想要的答案。问题是,他也 不出口啊。“我需要的是实情。”

  “我 的★ 是实情。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我们老板更不会知道。因为他长期不在这边,所有的业务都由我在打理。如果有问题,那 是我的问题。我需要全部承担。”

  “臭婊 -----◆”中年警官再次破口大骂,伸手 要打人。

  旁边负责记录的那个戴着 眼镜的年轻警察赶紧上前阻拦,不让中年警官对这个女人动粗。

  “nǐ刚才劝我的一句话,我觉得很有必要回赠给nǐ。”林微笑冷笑着 道。“nǐ知道这里面的水有多深。最好不要把自己栽进去。”

  “nǐ***还敢威胁我-----我------”中年警官终究没敢再动手打人。  这女人有恃无恐直 现在还没有一点儿紧张的眼神,他明白,这个女人应该是真的不知情。

  如果她这个负责人不知情的话,那么这件案  很有可能真有其它的隐情。

  锦绣馆是什么地方?能够在那里面做负责人的女人又岂止是简单人物?

  神仙打架,自己这个 鬼冲那么急干什么?

  这么一琢磨,他也觉得自己的态度有待修证。图表现可以,可不能被人当做替罪羊了。

  “咚咚------”

  有人敲门。

  一个身穿浅白色风衣的年轻男人推开房间门站在门口,笑呵呵的 道:“老胡,有没有收获?”

  “张队。”中年警官明显对这个比他还要年轻一些的警察非常的尊重,尴尬的 道:“还没呢。[    yz                 ]这女人嘴硬的很。又没办法动刑-----”

  年轻男人靠在门框上眯着眼睛打量了林微笑一阵 ,笑呵呵的走了进来。他的手里还端着一杯咖啡,香气扑鼻。

  他走进屋 ,拉了张椅 坐在林微笑面前,一双漂亮的凤眼打量着她, 道:“吸粉的招了,卖粉的也招了-----张差 了,他是接受nǐ的命令在锦绣馆里为客人提供‘水晶米’。我们现在正组织人手在nǐ的办公室和住处进行搜查,如果再找 物证的话------nǐ知道自己是什么后果了吧?我们国家对贩卖毒品这一条可是严厉打击。数量稍微大一些, 有可能是死刑。nǐ希望自己把这件事情一个人扛着?nǐ真的-----活够了?”
  “这是栽赃。”林微笑怒声喝道。“我没有指挥过张差。我从来没有让他做过这种事情。”

  年轻男人微笑着摇头, 道:“nǐ有没有做-----nǐ 了不算,我&n★bsp了也不算。证据 了算。法官 了算。”

  正在这时,年轻男人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接通电话97ks.net,听了几秒钟后,脸上的笑容 更加浓烈了。

  他挂断电话97ks.net, 着林微笑 道:“我们的人在nǐ住处的沐浴间洗漱台下面发现了一包‘水晶米’。按照份量------够nǐ死上一百次了。”

  “--------”

  ------------

  ------------

  “这个案 不简单。”姬威廉 道。“负责办案的是分局负责刑侦的张铁心队长。我找人和他打过招呼,但是他一点儿也不给面 。自从林 姐带进来后 进入了紧急审问阶段。我们 现在还没有和她见过面。”

  “能不能让律师进去?”唐重问道。

  “不行。”姬威廉摇头。“我来的时候是带律师过来的。但是警方 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影响恶劣,而且现在正处在紧张的突审阶段,律师不能和嫌疑人见面。他们担心窜供。”

  “我也找了不少关系。但是他们都 往里面递不了话。”米勒 道。“这件案 太严重了。吸毒致死-----他们也都不愿意沾上,不会下死力气帮忙。”
  唐重皱起了眉头。

  华夏国原本是个人情社会。但是,当人情不管用,那些人突然间秉公执法时,nǐ反而没有空 可钻了。

  坐以待毙?

  ▲“我进去把她换回来。”苏山 道。

  “还是我去吧。”唐重 道。

  他和苏山两人一个是锦绣馆的老板,一个是总经理,理应对这件事情负全部责任。林微笑的底&n▲bsp薄,他们为了得 想要的答案, 不定会对着她出手。但是,如果是自己和苏山的话,他们要是用刑的话,也 不得不惦量惦量后果------当然,如果这是背后有人在推动的情况下。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