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贼窝!

  第268、贼窝!

  老布行是yī家古色古香的服装店。[    yz                 ]

  里面的橱柜上挂着yī件又yī件五颜六色款式各异的旗袍礼服唐装等服装。还有手工制的布鞋和yī些做工精美的手帕、围jīn、帽 都装饰品。

  这些衣服和饰品大多是以棉布、丝绸等布料缎 做成,手感或温和或柔顺,而且是地地道道的华夏风。

  唐重进去的时候,有几个外国女人正在选购旗袍。

  唐重凑过去瞄了两眼, 去打量其它的物品。

  苏山进门,门店里有瞬间的安静。

  然后,唐重 发现店里那些穿着彩色旗袍的女性店员和身穿黑色对襟唐装的男性店员们以及那几个外国女人的视线全都被她所吸引。

  美是没有国界的。更何况苏山的气质在任何yī个国家任何yī个地方都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那些外国女人来选购旗袍,不正是仰慕华夏的古典风吗?而苏山恰好又是这种风格的代表人物。

  唐重想,要是让苏山穿yī袭旗袍的话,那将是怎样的yī番风情啊?

  不过,这样的天气,让人穿着旗袍在大街上行走,非要把人冻成冰雕不可。

    苏山自然大方的走 自己跟前,唐重笑眯眯的问道:“你是不是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

  “没有。”苏山 道。

  “那你怎么yī点儿反应都没有?”

  苏山想了想, 道:“我不知道怎么反应。”

  “-------”

  有yī位美女店员过来,殷勤的要帮唐重做推荐。

  唐重指了指yī条上面印着海棠花图案的白色围jīn, 道:“把那条围jīn给我  。[ &nb◆sp点   ]”

  “请稍等。”美女店员 了yī声,然后 过去取来唐重所要的物品。

  唐重把围jīn抖开,然后再松松侉侉的重新折叠yī遍。它之前yī直叠放在盒 里,棱角分明, 起来 像是男人打的领带似的。松乱yī些,才会给人更加舒适自然的感觉。

  他举着围jīn走 苏山面前,把围jīn系 她的脖 上,并且打了yī个简单的结。

  “这是安慰奖。”唐重笑着 道。

  “先生。你真有眼光。”美女店员很懂得选择拍马屁的时间,在yī旁介绍着 道:“这条围jīn上面绣的是海棠花,和你女朋友的气质真的很搭配-----如果没有气质,是很能把这条围jīn衬起来的。你女朋友戴上真是相得益彰。”

  “她也觉得你像海棠花。”唐重 着苏山调侃着 道。

  苏山不应,心里却有yī股 暧流。

  刚才走在路上的时候,她觉得脖 凉嗖嗖的,总有风穿过风衣领口往里面灌。

  可能是他发现了这点儿,所以才选择送自己围jīn吧。

  他 做游戏选择这家‘老本行’的招牌做目的地也是有企图的,甚至-----苏山想,他连做游戏是不是也是有◎企图的?

  苏山觉得自己很聪明。可是很多时候真是很难琢磨的透面前这个家伙。

  唐重去柜台前埋单,围jīnyī共是两千五百块。这样的价格不便宜,和yī些国际名牌譬如LV,◎CUCCI等价格相当,但是远远不如爱玛仕围jīn的价格。

  唐重也没有觉得被宰。

  爱玛仕的围jīn也只能做围jīn用,它不能变飞机不能变汽车天热的时候不能降温天冷的时★候不能供暧。而且,唐重用手触摸过,他所购买的这条围jīn上面每yī朵海棠花都是人工绣上去的,仅仅人工成本 价值不菲了。[        &nbs◇hòubúnénggòngài。érqiě,tángzhòngyòngshǒuchùmōguò,tāsuǒgòumǎidezhètiáowéijīnshàngmiànměiyīduǒhǎitánghuādōushìréngōngxiùshàngqùde,jǐnjǐnréngōngchéngběn jiàzhíbúfēile。[        &nbsp              ]

  正在这时,yī个身穿黑色布褂的 老头快步走了出来,笑呵呵的 道:“先不用埋单。先不用埋单。”

  唐重yī脸疑惑的 着他,不知道这 老头 先不用埋单是什么意思。

   老头又认真专注的打量了苏山几眼,像是在欣赏yī件艺术品。

    所有人的视线都盯着他 ,他也觉察 自己的行为有些失态,也很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笑呵呵的 道:“先生,我们可以把这条围jīn送给这位 姐-----”

  “你要什么?”唐重直接问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几千块钱的东西平白送人,他们肯定是有所图谋。

   老头明显有点儿受不住唐重这种 话风格,被噎了yī下后,才干笑着 道:“是这样的。我们 这位 姐气质出众,和我们老布行的产品形象非常契合。我们想请这位 姐穿上我们店里的旗袍帮忙拍几张照片-----当然,不仅仅是这条围jīn,我们还有其它酬劳赠送。”

  “感情是来找形象代言人的。”唐重在心里想道。不过不得不承认,这 老头儿的眼光真毒,来来往往的客人,他yī眼  中了苏山的气质-----当然,唐重想,要是自己做这家店的老板的话,肯定也会找苏山来代言。南大是百年名校,不也找了苏山做代言吗?

  唐重 了眼苏山,苏山轻轻摇头。

  于是,唐重  道:“对不起。我朋友不方便做这个。不过,我可以向你推荐yī个组合-----蝴蝶组合 很不错。你可以找☆她们的经纪人谈yī谈。”

  “蝴蝶组合和我们店的产品形象不搭-----”

  “怎么不搭了?我觉得非常搭。”唐重生气的 道。“埋单。”

  “&nb◆☆她们的经纪人谈yī谈。”

  “蝴蝶组合和我们店的产品形象不搭-----”

  “húdiézǔhéhéwǒmendiàndechǎnpǐnxíngxiàngbúdā-----”

  “zěnmebúdāle?wǒjiàodéfēichángdā。”tángzhòngshēngqìde dào。“máidān。”

  “&nb
sp姐,你再考虑考虑。” 老头儿 着苏山哀求道。“你有什么条件也可以提出来。我们竭力满足。竭力满足。”

  “我不同意。”唐重插进来 道。“我们很忙的。还要出去逛□街呢。逛完街还要回去睡觉------”

  “---------”

  埋完单后,唐重拉着苏山出来,打趣着 道:“要是咱们的公司赔钱倒闭了。你可以改行做平面模特嘛。□□街呢。逛完街还要回去睡觉------”

  “---------”

  埋完单后,唐重拉着苏山出来,打趣着jiēne。guàngwánjiēháiyàohuíqùshuìjiào------”

  “---------”

  máiwándānhòu,tángzhònglāzhesūshānchūlái,dǎqùzhe dào:“yàoshìzánmendegōngsīpéiqiándǎobìle。nǐkěyǐgǎihángzuòpíngmiànmótèma。yī定可以大红大火。”

  “你想多了。”苏山 道。低头 着脖胫上的围jīn,心头欢喜。

  虽然晚上在贾英雄家吃了羊肉火锅,但是两人yī路走来,又吃了当地□的yī些特色 吃。酸辣汤、烤牛板筋、面疙瘩等等。很快的,肚  被这些杂物给撑满。

  “我吃不动了。”苏山手里举着yī根棉花糖, 像是举着yī个雪白色的大◆狼牙棒。也不知道那个卖棉花糖的大叔 底是什么心思,  人长的好 , 非给人做这么大yī个吗?

  “边走边消化。”唐重笑着 道。

    不少店铺的玻璃橱窗上都贴了‘ erry hrist as'的圣诞画,还有的摆上了挂满彩灯的圣诞树。唐重笑着 道:“圣诞节快 了。”

  “明年会有yī个好收成。”苏山 道。

  街道角落有yī个卖烟花的 摊,两个大人带着几个孩 在买烟花。

  苏山羡慕的 了几眼,转过头去。

  “你要喜欢,我去给你买几只?”唐重笑着 道。

  苏山摇头, 道:“不用了。”

  在她 时候,每年的春节都会有yī个男人为她放烟花。只是现在,那个男人已经不在了。她所有的快乐都要自己去努力,去寻找。她在快速成长的同时,也丢失了童真和很多美好的记忆。

  正在这时,yī个黑色的人影从斜角里钻出来,直直的朝着苏山撞过去。

  唐重眼疾腿快,身体快速移位,把苏山给挡在了身后,那道黑影yī头钻进了他的怀里。

  穿着yī身运动装的年轻人从唐重怀里爬起来,仰起憨厚的脸,嘿嘿笑着,对着唐重连连道歉, 道:“对不起对不起。走的太快。没 路。”

  “你是在找这个吗?”唐重手里拿着yī个钱包,笑眯眯的 着他。

  “你这是什么意思?”年轻人茫然的 着唐重,问道。

  “那你yī定是在寻找这些了?”唐重的另外yī只手拿出来,他的手里抓着五六个钱包-----还有厚厚yī叠钞票。

  年轻人大惊,伸手入怀,他的口袋里已经空空如也。

  按照他们的规矩,他们掏 钱包后,会立即把钱从钱包里摸出来,把钱包丢掉。当然,如果有特别好的钱包,比较LV包,或者其它的名牌包包,他○们也会留下来送人。

  这几个钱包是他今天摸 的钱包当中质量比较好的,他实在没舍得丢掉, 揣在口袋准备拿回去。

  没想 的是,遇 了这个&●nbsp 后,贼手走空,没捞出他的东西,反而被他把自己辛苦了大半天的家当给捞去了。

  玩鹰的被鹰啄了眼睛。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他在圈 里可 成为yī个笑柄了。

  “你-------”年轻人大怒,指着唐重想要发飙。想了想, 声问道:“兄弟也是空空门的?”

  唐重的‘手艺’这么厉害, 不得 是他们同yī个行当□的。而且,他的手艺这么好,那得是什么辈分啊?

  如果是同行的话,这事儿 得换yī种解决方式了。

  “ 偷  偷。狗屁的空空门。还真是会自★de。érqiě,tādeshǒuyìzhèmehǎo,nàdéshìshímebèifènā?

  rúguǒshìtónghángdehuà,zhèshìér déhuànyīzhǒngjiějuéfāngshìle。

  “ tōu  tōu。gǒupìdekōngkōngmén。háizhēnshìhuìzì己脸上贴金。”唐重冷笑着 道。“ 你这手艺,还得多练几年才行。”

  “不是 好了。”年轻人那张憨厚的脸变得狠辣恶毒起来,他招了招手,人群中间有几个年轻人向着唐重围拢过来。

  显然,唐重这是入了贼窝,被yī群 偷给包围了。H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