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赛跑!

  第262、赛跑!

  医院。[  点   ]公用卫生间里。

  谷明明掀开马桶盖,裤 也没有脱 一屁股坐了上去。因为他de屁股又大又肥,把医院那劣质de马桶盖给压得咯吱咯吱作响。

  他从口袋里翻出手机,一阵翻找后,从里面拨出一个记作‘哥’de电话97ks.net号码。

  电话97ks.net接通,谷明明hēihēide笑着, 道:“哥,事儿办妥了。蔡浓 是一猪脑袋,被我吹捧几句, 找来锦绣女王林微笑 要人家陪睡。他还以为在他华北呢?好巧不巧de,恰好姓唐de那  过来了。然后双方一冲突,矛盾 起来了。姓唐de那  果然对蔡浓下重手,把人脑袋打了个窟窿。刚刚才把人送 医院,脑门上缝了三针。蔡浓心里受不了这气,正打电话97ks.net向他叔叔打电话97ks.net求救呢。hēihēi,这次他们是狗咬狗一嘴毛了。”

  “嗯。做de不错。我欠你和谷叔叔一个人情。”电话97ks.ne▲t那头de男人沉声 道。“别让姓蔡de 出破绽。更不能让别人 出破绽。姓蔡de脑袋不好使,他身边总是有聪明人-----如果他逼问你为什么不报警,你  报警不好使◎。姓唐de  在市局有后台。”

  “hēi。他还真这么问了。我 是这么回答de。我假装不知道江涛是他叔叔de事情,估计他也没往这处想。”谷明明得意de 道。“哥, 欠人情de话 过了啊。咱们不是一家人啊?再 ,我鼓动我爸把生日宴特别选择在锦绣馆办,不 是为了帮你出一口气吗? 是我委屈一些,被唐重那  揍了一顿不 ,还被我爸抽了一耳光------”

  “这份人情我记下了。”男人 道。

  “hēihēi。行。我 是打电话97ks.net给你汇报一声。我现在在卫生间呢,还得回去继续侍候着我们蔡大少,把他de火气全给刺激出来-----”

  “辛苦了。”

  男人 完,挂断了电话97ks.net。

  谷明明 着电话97ks.nethēi笑两声,然后把它揣进口袋。按了一下冲水按钮,打开门板吹着口哨走了出去。

  接 侄 蔡浓打来de电话97ks.net时,江涛刚刚结束一个饭局。上面de领导来检查年尾de政法工作,他做为市局局长当然要亲自汇报并且陪同招待。[    yz                 ]

  “ 蔡啊,你怎么想 给我打电话97ks.net了?”江涛笑着问道。他de心情很不错。第一,上级对明珠市局de工作很肯定,并 要列为年度典型进行推广。第二,打电话97ks.netde蔡浓是他老连长de儿 打来de。他de老连长在华北很有威势。他在明珠能够坐上这个位置,当初那位大哥也是出了力de。爱屋及乌,对待他de儿 ,他de态度自然要亲热一些。

  “江叔叔,我在明珠。”蔡浓de声音很冷静。他知道在什么人面◆前可以生气发脾气,在什么人面前需要保持公 哥de形象。他打电话97ks.net给江涛, 是希望他出手帮忙。如果他心里轻视或者贬低自己,那么他照顾de程度 要大打折扣。
<□▲br>  “ 蔡 明珠了?怎么没早些给叔叔打电话97ks.net啊?你现在在哪儿?什么时候有空 家里坐坐?你阿姨还一直念叨着你呢。”江涛热情de 道。

 ○ “我在医院。”蔡浓de声音保持镇定,却又故意透露出一股 恨意。“脑袋被人破了个洞。”

  “什么?”江涛大惊。“在哪家医院?我现在过去 你。”

  蔡浓 了地址,两人de通话暂时结束。

  虽然现在已经很晚了,江涛仍然让秘书开车赶 蔡浓所在de第三国立医院。

  老连长de儿 在明珠被人打破脑袋,他无论如何都得赶过去  。不然de话,以后都没脸再去见他。

  再 ,蔡浓这个时候打电话97ks.net过来,不 是希望自己能够帮他出口气吗?如果自己现在冷淡◆处理,恐怕再过一会儿打来电话97ks.netde 是他de父亲了。

  在护士de带领下,江涛来 了蔡浓所住de病房。推开病房门,   蔡浓de脑☆袋上包裹着一层又一层de纱布。 连脸上也贴着 块de纱布, 起来伤de非常严重。

  “江叔叔。”蔡浓想要从床上爬起来。

  江涛快步上前,一把把他按住, 道:“起来干什么?赶紧躺好。要是碰 了伤口可不好。”

  又转身对身边de秘书 道:“你去找医院问一下情况。   蔡de伤怎么样。”

  秘书答应一声,快步退开。[    yz           &nb◆sp     ]

  江涛久居高位,凌厉de眼神扫了一眼站在角落里de胖 谷明明,问道:“这位是?”

  “叔叔。他是谷明明□。我de朋友。”蔡浓出声介绍道。

  “江叔叔好。”谷明明上前打招呼见礼。他跟着蔡浓叫江涛叔叔,自然是不希望江涛了解自己知道他身份de事实。

  “嗯。”江涛点头算是回应。然后又转过脸来 着蔡浓,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被人打成这样?谁这么大de胆 ?明珠还是不是法制社会了?有没有报警?”

  蔡浓 了一眼谷明明,恶狠狠de 道:“叔叔,今天是谷明明de父亲谷郁恒先生de生日,谷叔叔在明珠锦绣馆举办生日宴会,我也接 了邀请。在宴会中,我  了一个漂亮de女孩 , 请她过来喝一杯◎酒-----结果锦绣馆de老板过来,非 我们非礼了那个女孩 。宴会大厅那么多人,我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事情?一言不合 动手打人。我de脑袋和脸都被他用花瓶砸伤。谷明明也被他打de□☆不轻-----”

  “锦绣馆?”江涛de眼神一凛,转过脸 向站在一边满脸陪笑de谷明明。

  谷明明被他虎目里de神光所迫,双腿直打摆 ,可是仍然努力de★做出一幅不在意de模样。脸上de笑容倒是更低jiàn讨好了。

  “是de。 是锦绣馆。”蔡浓想起那令人屈辱de一幕, 觉得血往脑门 里面涌去。他紧握拳头,眼里散发出仇恨de光芒, 道:“我问过。他叫唐重。是锦绣馆de老板。”

  “唐重。”江涛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心情一下 变得糟糕起来。

  要是换作其它人。随便换一个人。对方把人打成这样,他都有正当理由上去帮蔡浓讨回一个公道。

  可是,怎么偏偏 是唐重呢?

  “叔叔,你认识他?”蔡浓  江涛沉吟de脸色,心里有些不悦。他被人打成这样,江涛却不 一句帮他出气de话。这也太不讲情义了吧?江涛和他de父亲是战友。他可是知道,当初江涛上位de时候,蔡家在中间出了不少力。

  “当然认识了。”江涛在心里想道。

  不仅仅认识,而且还很熟悉。

  玉女峰事件,他以一个学生de身份杀死一个道观道士。当时  尸体时,他简直没办法相信这是一个学生能够做出来de事情。

  好在杀手de身份很快 查明,他是国家de重要通缉犯。而且这次他属于被动防卫,不仅仅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而且还可以接受国家安全部和国际刑警组织de双份奖赏。

  这不是最重要de。

  重要de是,当时这件事情发生之后他所表现出来de后台和能量实在是太惊人了。

  先不 他此时de主管上司郭海龙,单是那个长相清秀de女孩 能在那么短de时间内 查出来杀手de身份,这 不是一桩简单de事情------这其中又动用了多少力量?

  这样一个人, 算平时不打交道也● 算了,终归已经让他欠下自己一份人情。

  可是,自己有必要去招惹他吗?

  如果不去把这个事儿给圆了,他又怎么向此时正眼神灼灼 着自己de蔡浓交代?又怎么★向蔡浓de父亲自己de老连长交代?

  “不管是谁,只要涉及 法律,我 一定要将其绳之于法。”江涛斩钉截铁de 道。“ 蔡,你安心养病。我一定把事情给查个水落石出。”

  终于等 了江涛明确de态度。蔡浓心里de不快消失,笑着 道:“麻烦江叔叔了。发生了这么丢脸de事情,我都不好意思告诉家里-----”

  “哈哈。这点儿 事 不要告诉你父亲了。省得他为你担心。”江涛笑着 道。

  -----------

  -----------

  唐重仍然保持着每天早起 操场跑步de习惯。

  今天也不例外。

  他来 操场时,  有不少男生在操场懒洋洋de跑着。时不时de向操场de铁门☆处张望。

  当一身红色运动装de焦南心出现时,他们立即 精彩抖擞起来,连奔跑de步 都有力多了。

  唐重哑然失笑。没想 焦南心这么有魅力,这些追◆chùzhāngwàng。

  dāngyīshēnhóngsèyùndòngzhuāngdejiāonánxīnchūxiànshí,tāmenlìjí jīngcǎidǒusǒuqǐlái,liánbēnpǎodebù dōuyǒulìduōle。

  tángzhòngyǎránshīxiào。méixiǎng jiāonánxīnzhèmeyǒumèilì,zhèxiēzhuī□求者甚至为了她牺牲了自己宝贵de睡眠时间。

  要知道,天寒地冻de,这么早 从被窝里爬起来-----除了爱情,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把耳朵唤醒?

  以前都是焦南心在前■,唐重在后不紧不慢de跟着。

  可惜,现在他们de默契被破坏了。焦南心迈动着大长腿在前面跑着,她de身后跟着一群男生。

  更让唐重意外de是,王迪欧也穿着一身白色de运动装跑 了操场。

  他  操场上沿着跑道跑圈圈de唐重,立即加快速度追了上来, 道:“你也跑步啊?”

  “叫师叔。”唐重 道。<★br>
  “-----师叔,你也跑步啊?”王迪欧带上称呼再次和唐重打招呼。自从有了上次de‘人人都是你师叔’后,王迪欧现在de脸皮也变厚了。那么丢脸de事情都经历了,还有什么是不能承受de?<☆★br>
  “是啊。”唐重这才回答道。

  “师叔,我们赛跑怎么样?”王迪欧笑着 道。

  “赛跑?”唐重侧脸瞥了王迪欧一眼。

  “是啊。”王○迪欧 道。“ 谁跑de快。”

  “行。”唐重爽快de答应道。

  “我们最好能够赌点儿什么------”王迪欧笑起来一幅很欠抽de样 -----是个男人都想往他脸上踹几脚。

  “你想赌什么?”唐重问道。

  王迪欧稍一思索,便 道:“一个星期de早餐怎么样?输得人每天早上买一份早餐送 赢家de寝室里。”

  王迪欧在美国de时候 注重体育训练,在美国de高中生校运会上还拿 不错de名次。在他眼里,吃面包牛奶长大de孩 总是要比华夏国内这些吃稀饭油条de孩 在运动方面更有天赋一些。

  “你确定?”唐重眯着眼睛问道。他当然知道王迪欧de意思。 来,他是想在人前找回面 了。如果自己输了,每天早上去给他送早餐。他这个新学生在院系里多有面 ?

  “确定。”王迪欧点头。

  “那是不是可以开始了?”唐重问道。

  王迪欧点头,用力喊道:“开始。”

  他握紧拳头更想狂奔,一阵风过,他身边de人已经像是头发狂de野马般跑de只  一道影 。

  (PS:世界末日了,赶紧把票投了吧。。。)H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