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不要脸’的美男!

  第244、‘不要脸’的美男!

  返回焦老师家,师母正和佣人在餐厅收拾碗筷。[  点   ]唐重和焦南心赶紧过去要动手帮忙。

  焦育恒放下手里的书,扫了那边一眼, 道:“让南心帮忙。唐重, 书房 话。”

  唐重对着焦南心笑笑,跟在焦育恒的屁股后面走进书房。焦南心冷哼一声,还是乖巧的给奶奶分担做家务。

  焦育恒要动手泡茶,唐重直接接过他手里的茶具,笑着 道:“有事弟 服其劳,哪能总让老师泡茶给学生喝?”

   完,他便动作熟练的烧水、温壶、洗茶。虽然他的茶艺远远不如苏山那般完美无暇,能够轻易让人心神失守。但是,相比较普通人还是要好一些。

  很快的,一股浓郁的茶香便在书房弥漫开来。

  焦育恒眼神若有所思的 着唐重, 道:“我记得nǐ 过nǐ父亲也喜欢喝茶?”

  “是的。”唐重笑着点头。“不过他都是海饮。喝茶跟喝酒一个样。”

  想起大胡 ,唐重的心底有些温润。几个月没有见面了,甚至连一通电话97ks.net都没有。可是,他知道他一定在 着自己。

  “嗯。”焦育恒点了点头。“有机会一定要见一见他。我真是好奇★, 底是什么样的父亲能够培养出nǐ这样的ér 。”

  唐重惊讶的 向焦育恒,笑着 道:“老师这句评价可有点ér太高了。nǐ要是真喜欢我泡的茶,我以后每天■都来给nǐ泡一杯-----也不用这么夸奖我吧?”

  焦育恒笑,脸皮却没有舒展开来。

  唐重知道,他的心里有些不舒服。

  谁遇 这样的事情能够舒服?

  焦育恒滋滋的饮着茶。喝完一杯,唐重 帮他把杯 续满。然后等 他喝完一杯,又帮他续满。[    yz                 ]

  连续续了几次茶水后,焦育恒终于不再动面前的杯 ,而是 向坐在对面的唐重。

    他坐在对面陪着 心的模样,焦育恒笑骂着 道:“臭  ,nǐ是想把我灌饱啊?”
  “  老师晚上没吃几颗饺 ,担心把nǐ给饿着。”唐重奉承着 道。

  “嘿, 来nǐ也是明白人。”焦育恒点了点头。他对自己这个弟&□nbsp实在是太满意了。

  转念一想,当初自己对王其奎不也非常的满意?结果呢?

  “唉。”焦育恒轻轻叹息。

  “老师,他是他。我是我。”唐重笑着 道。他心思玲珑,一眼  出今天这顿晚宴的不和谐处。当真是自己和王迪欧之争?不,其实是焦育恒和王其奎之争。只不过自己争的是明面上的,他们争的更隐晦一些。不然的话,以焦育恒的性 ,自己和王迪欧斗成那样他怎么一声不吭没有阻止,反而有放之任之的意思?“我以后最多用心理学知识去做一个监狱狱长。影响不了nǐ的地位。”

  “臭  。”焦育恒笑骂着 道。“nǐ要是能够像他一样在心理学方面有所建树,我反而更高兴一些。”

  “我学心理学是拿来用的。不是用它来做研究的。”唐重坦白的 出自己的真实想法。“而且,我也没有nǐ们那么伟大。nǐ们研究出来什么东西, 会公布于世,让全世界的人都能够受惠。我要是想出点ér什么花样, 藏着掖着, 不定什么时候自己 用的着。”

  “譬如今天nǐ和南心坑了王迪欧?”焦育恒眯着眼笑。显然,他对唐重的表演一目了然。

  “也不能 是坑。”唐重一本正经的 道。“我是用我的能力和口才征服了南心-----不然的话,nǐ以为南心会向我认输?以前我都把她驳的哑口无言,也没见过她认输过吧?”

  “人在功成名 后,对于那些帮助自己的人,有的会感恩,有的会怀恨。[  点 &nbs◎p ]”焦育恒终于进行了正题。“为什么那些古代帝王霸主打下天下之后先诛杀有功之臣?”

  “第一,是为了提防他们拥兵自重。第二,没办法处理关系,远显寡淡,近不能威,干脆找个理由杀☆◎掉轻松。第三,他们知道的太多了。”唐重回答着 道。“每个人都有落魄的时候,也都有黑暗的一面-----这些,是不能让外界知道的。”

  刘邦为什么要杀韩信? 不定主要原因是■因为两人一起尿尿的时候,刘邦发现自己的**没有韩信的大。这种事情谁能知道呢?

  “是啊。”焦育恒轻轻点头。“所以我 成了遮在他头顶的一片阴影。”

  “他是想挑战老师的权威?”唐重问道。

  “何止挑战?”焦育恒冷笑着 道。“我研究的是心理学实际应用,他主要研究的是企业心理学应用-----我们研究的方向大体一致。不过,我的是‘唯物 ’,他提出来一个‘唯动 ’。他不是想挑战我,是想把我的研究给推翻。”

  “真没良心。”唐重恶狠狠地 道。“早知道在他面前的饺 里面放泻药了。”

  焦育恒诧异的 了唐重一眼,知道他是在开玩笑,然后又笑着摇头, 道:“学者之间在学术方面有争论本属正常。坏 坏在我是他的老师,所有人在提 他的时候,都会把我这老头 提上一嘴-----他现在觉得自己的翅膀硬了,哪能容忍这个事ér?”

  唐重理解的点头。

  因为王其奎大名鼎鼎,而且又是自己的师兄,所以他特意查过他的资料。发现所有有关他的简介上面,都会提 他是华夏实用心理学奠基人焦育恒老师的学生。想必他也注意 这个问题,心高气傲的‘王师兄’才想着要把自己的老师给掀翻吧?

  可是,像他这样的文化从业者,是最典型的伪君 。他们即想做婊 ,又想立牌坊。焦育恒是他的恩师,他把自己的老师给推倒在地,别人会怎么 他?

  于是, 有了今天的拜访。

  如果双方之间有了矛盾的话,他再在外面露出一点ér口风,把风往焦育恒这边吹一吹。再推的话是不是机会更合适一些?

  “既然这样,他为什么还要把自己ér 放 nǐ这边?”唐重问道。

  焦育恒笑, 道:“这样才能向外界证明明他和我之间没有任何矛盾,纯粹是学术之争啊------”

  唐重的眼神一凛。心想,自己还是  了王其奎。

  研究心理学的家伙,他的智商肯定不会低 哪ér去。原本是想着来制造矛盾,结果矛盾没有制造出,反而被自己这个‘师弟’给连戳了好几刀。于是,他立即另生一计,把自己的ér 给放 了焦育恒这边。

  焦育恒把他的ér 教好了,那是正常水准发挥。如果焦育恒没把他的ér 教好, 时候他还有话 了。

  最关键的是,他既然出口把自己的ér 送过来,焦育恒老师 没办法拒绝。不然的话,在外界 来,自己这个老师也太不地道了不是?

  想通这一点ér,唐重对王氏父 心里更生恶感。

  他端起一杯茶水喝掉,笑着 道:“老师,我觉得吧,一个人要想成才,在学习知识以前,要先学会怎么做人。王迪欧刚刚从国外回来,肯定对我们的民俗文化不是太了解------我没事ér 带带他吧。”

  焦育恒犹豫了一番, 道:“行。nǐ是他长辈。理应对他多加照顾。”

  于是,师徒俩人相视大笑。

  ---------

  ---------

  天寒。地冻。

  明珠的冬季虽然比燕京来的稍晚一些,可是那凛洌的味道仍然让人难以承受。风如快刀,刀刀朝着人体最脆弱的部位切去。

  深夜,唐重和焦南心并肩走在教职工住宿区的林荫 道。

  唐重告辞要走,师母让焦南心下楼送人。焦南心不愿意,硬是被师母给强推出门。  焦师母 着两人时的和蔼笑容,唐重发现了一些他以前没有注意 的东西。

  因为天气太冷,而且这一块ér又属于老师住宿区,很少有人这个时候出出进进。

  周围空寂无人,只有两人的鞋 踩在树 上的沙沙声音。

  一阵风来,把焦南心头上的帽 给掀开,露出那酒红色的短发和一张清艳明媚的脸。

  焦南心的手从帽衫口袋里掏出来,把帽 又重新戴在头上, 道:“没想 nǐ那么会拍马屁嘛。”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nǐ第一次夸奖我吧?”唐重笑着 道。想了想,又 道:“哦。我差点ér忘记了。是第二次。刚才吃饭的时候,nǐ已经被我征服过一次。”

  “哼。”焦南心冷哼一声,不服气的仰起 脸。

  她之所以 什么‘我被nǐ的无耻征服我认输’,是因为她 王家父 不顺眼。她希望唐重能够把王迪欧给打败。

  可是,她能够把这样的理由讲出来吗?那样的话,不是让眼前这个家伙更加得意?

  “征服?”

  想 这两个字眼,焦南心突然间觉得有点ér心虚。

  幸好天色黑暗,路边的路灯光线也不强烈,又戴着帽 ,唐重也 不&n●bsp她的面部表情。

  唐重原本以为这女人中了美男计呢,合伙王迪欧来欺负自己。

  现在他才知道,她确实是中了美男计----自己才是那个让她中计的‘美男’。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