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心理学高手的对决!

  第240章、心理学高手的对决!

  虽然王其奎为自己不愿意让唐重叫他师兄的事情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自己岁数大了,儿 和唐重的年龄差不多,这样会把唐重给叫老了,可是,他潜意识里不愿意和唐重平辈论交的想法还是让唐重这个‘人妖’一目了然。[  点   ]

  王其奎现在是什么人物?

  世界著名心理学大师,心理学企业领域应用的权威,他著作的《企业心理学》被业内称为企业管理心理应用的教科书,不仅仅是一些世界级名校将其聘请为任课教授, 连全球五百强企业也愿意找他来咨询员工管理事宜-----不然的话,他每 时三千美金的酬劳是怎么来的?仅仅是个人心理咨询,他有多少生意可以做?

  心理学领域难以忽略的大师,整个行业都需要仰望的人物,他怎么可能愿意和唐重一个学生称兄道弟?不 别的,他要是叫唐重一声‘师弟’,唐重把这块牌 给扛出去,恐怕他在业内 一下 名声大噪。

  当然,唐重如果要是死不要脸,膝盖骨又软一些,不管对方同意不同意,他都这么向外人 王其奎是自己的师兄------他这辈 也算是衣食无忧了。毕竟,唐重和王其奎都是师从焦育恒,他硬 两人是师兄弟,王其奎还不能反驳。

  这是事实,他反驳的话,不是被人骂欺师忘祖吗?这个大帽 他可不愿意戴起来。太沉。

  归根 底,王基奎是不想让唐重占自己这个大便宜。

  唐重 像是没有听明白王其奎的意思似的,立即转身对着他的儿 王迪欧伸出了手,高兴的 道:“你爸 你的年纪要比我大几岁,那我得叫你大哥了吧?----你应该会讲华夏语吧?”

  唐重这么一张嘴,焦育恒和王其奎的眉头不由得同时一皱。

  焦育恒皱眉的原因是,王其奎是他的徒弟,王迪欧应该属于他的孙 辈------现在唐重叫王迪欧大哥,那么,王迪欧是什么辈份?唐重又是什么辈份?

  王其奎皱眉则是因为他被这  给阴了一记。[    yz                 ]他 唐重和自己的儿 年龄差不多,没想 这家伙还真不推迟,立即 跑上去叫王迪欧大哥-----他这么一叫,把焦老师置于何地?焦老师又会对自己有什么样的 法?

  他坐在焦育恒的对面,自然把焦老师刚才脸上的不快 在眼里。他认真的打量了唐重一眼,知道自己 觑了这家伙。

  心想也是,能够被焦院长收为徒弟的,又岂是那么好相与的家伙?

  心里暗恨唐重对自己挖坑,却也不敢再把他当做  辈 待。

  “我会讲华夏语。”那个唇红齿白好 的一塌糊涂的王迪欧轻声笑道。“虽然我母亲是法国人,父亲长年生活在国外,但是他时刻教育我,我们是华夏人,我们的根在华夏,我们的精神也在华夏-★----他 他是在华夏生养长大的,在他还是一个穷学生的时候,是焦爷爷把他收为弟 ,悉心教导,所以才有了今天这样一点儿成绩。他让我一定要学会华夏语,这样以后在jiàn 焦爷爷时可●以不会有语言上的障碍。和我们的同胞打招呼时也可以很好的交流-----”

  唐重诧异的 向王迪欧,心里暗暗警惕起来。

  他 这  长的实在太好 了, 以为他是个绣花枕头。他刚才用他砍了王其奎一刀,这  立即 借题发挥,这一番马屁拍下来,还不搏尽焦院长的好感?

  果然,焦育恒院长听 王迪欧的话后,脸上笑容尽展。当老师的,谁不愿意自己的学生有出息?谁不愿意  自己的学生有出息后把功劳推在自己对他的教育上面?

  “迪欧啊。你父亲是个人才,所以我才收他为徒弟。而且,师父领进门,修行 个人----能够走 这一步,也是你父亲自己的努力才能够做 的。[    yz   □              ]和我没有关系。”焦育恒一脸慈爱的和王迪欧 着话。“不过,你◎□          &nbs              ]héwǒméiyǒuguānxì。”jiāoyùhéngyīliǎncíàidehéwángdíōu zhehuà。“búguò,nǐ父亲让你学华夏语是正确的。人有国籍之分,知识没有界限。多学习一门语言, 能够多了解一个国家的知识文化-----再 ,你是华夏人,华夏人自己都不了解自己的文化,又怎么可以把自己的文化发扬光大呢?你 是不是?”

  “爷爷 的很对。我受教了。”王迪欧很有风度的朝着焦育恒鞠躬。

  王其奎暗暗点头。自己儿 的表现不错,不仅仅没有因为自己的轻敌而失分,反而让父 俩的形象在焦院长的心里加了分。 来,这些年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啊。耳提面命,日夜熏陶,果然有了不 的长进。

  “好。好。”焦育恒高兴的摆手, 道:“你和唐重都是年轻人。应该有很多的共同语言。有机会多多沟通,取长补短-----我很 好你们这些年轻人啊。”

  “是。”王迪欧转身 向唐重,眨巴了下眼睛, 道:“我们不按辈份, 按年龄称呼吧-----我们以后 是兄弟。”

  唐重刚才故意叫他大哥来阴王其奎,现在他借着由头来坐实了这层关系。他成了唐重的大哥,唐重成了他的 弟。

  “没关系。”唐重爽快的答应了,脸上没有任何的不快。“你年纪比我大,我叫你大哥是理所当然的。不过,你长年在国外生活,可能国内的一些风俗你还不太了解-----华夏人最讲辈份。譬如我和你父亲,我们同时师从于焦老师学习心理学,那么,我们 是师兄弟的关系。不要 我们俩年龄相差了好几十岁,这种关系一点儿也奇怪-----还有三十多岁的男人要向三四岁的 孩 叫舅舅的呢。想要关系不乱,首先辈份 不能乱。”

  他这么一 ,王家父 脸色同时动容。

  这  真狠啊。
  刚刚才在他身上占了一点儿便宜,他 立即把王其奎的那点儿 心思给挑明了。

  你不是不愿意和我称兄道弟吗?我偏偏要做你‘师弟’。

  你不是要做我大哥◆◎吗?你有本事也和你老爹兄弟相称?

  最要命的是,唐重这番话让他们无可反驳。

  因为他 的 是事实。王其奎是焦育恒的徒弟,这一点儿是事实。既然是事实,他&▲◎吗?你有本事也和你老爹兄弟相称?

  最要命的是,唐重这番话让他们无可反驳。

  因为他 的 是事实。王其奎ma?nǐyǒuběnshìyěhénǐlǎodiēxiōngdìxiàngchēng?

  zuìyàomìngdeshì,tángzhòngzhèfānhuàràngtāmenwúkěfǎnbó。

  yīnwéitā de shìshìshí。wángqíkuíshìjiāoyùhéngdetúdì,zhèyīdiǎnérshìshìshí。jìránshìshìshí,tā&nbsp只能和唐重是同一辈份的人。如果他要是敢反驳的话,那不是想把这种辈份给搅乱吗?或者 ,你想否认自己是焦育恒院长徒弟这一事实?

  王迪欧虽然聪明,可是修身养性的功夫却远远不够。听 唐重的话后,他那张好 的脸变得阴沉之极,盯着唐重久久的不 话。

  王其奎倒是经过大风大浪,虽然对唐重一百个不喜欢,却也保持着大家风范。什么话都不 ,眼睛专心盯着棋盘上的象棋,好像他又陷入了棋局,完全没有听清楚唐重刚才又 过什么话一般。

  这是最好的解决方shì。

  既然不能战斗,那 视而不jiàn。一方面,自己略处下风却没有吃大亏。另外一方面,也可以 是自己自恃身份,不愿意和一个 孩 多费口舌嘛。

  他的‘对手’是面前的焦院长。他们在专心下棋。

  这些学心理学的,对心理的研究堪称登峰造极。肚 里面的弯弯绕也不是普通人可以企及的。

  王迪欧也知道自己破了相,脸色很快又恢复如常,一脸笑意的走 唐重面前,带着一股 亲热,问道:“刚才没有听清楚,怎么称呼?”

  “唐重。”唐重笑着 道。“唐宗宋祖的唐,重量的重。我的名字还是很好记的,典型的华夏名字。你的名字发音倒是很奇怪,叫王迪欧?”

  王迪欧的表情又有些不自然。

  王迪欧是他的华夏语名字,其实他还有一个英文名字叫做DIOU。华夏语名字是根据英文名字取的。而唐重显然 出了这一点儿,在攻击他华夏血统不纯。取了一个中不中洋不洋的名字。

  他算是 明白这个  了。这家伙 是属狗的,谁不 心惊动了他或者得罪了他,他 咬着别◆人不肯松嘴。非要把自己那股 气给出了仇给报了这才算完-----

  关键是,他人极聪明,每一次张嘴都能够撕下别人一块肉来。

  王迪欧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痛。偷偷瞟了焦★育恒院长和父亲一眼,jiàn 他们脸上不动声色,不知道他们是没听jiàn两人的对话还是假装没有听 他们的对话。

  “以后多多亲近。”王迪欧用这句话做结束语。既然知道这  不是好惹的,他也不想再去触他的眉头。

  “一定。”唐重微笑着点头。

  王迪欧不再 话,唐重也安心 棋。

  以唐重的观察,王其奎的棋力要高于焦老师,但是棋面上反而是焦育恒占了便宜。显然,他是在让棋。只不过让的很隐晦,可能焦育恒这个当局者还没有发现。

  师母走进书房,敲了敲门板,笑着 道:“老头 ,开饭了。每次一有客人来,你 把人拉 书房下棋-----也不知道你棋瘾怎么那么大。其奎,你别陪他耗了。快来吃饭。”

  王其奎赶紧起身,搓着手一幅急不可奈的模样,■笑着 道:“师母,其实我早 不想下了。你不知道,我坐在这儿下棋,鼻 里闻着饺 香,哪还能聚集精神啊?师母的饺 是一绝啊,出国这么多年,想的 是这个味儿-□■----也 是老师过生日的时候我们才能享享口福。”

  表情的心不由一沉。

  今天是焦老师的生日?

  (PS:感谢瀟 橥同学的打赏。ID上□近卫军的标志很显眼啊。)H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