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一站又一站,一直坐到终点站站!

  第226章、一站又一站,一直坐 终点站!

    秋yì寒瞪大眼睛一脸惊讶的 可爱模样,唐重轻声笑了起来, 道:“好久没见了。(        ·         C )想和你聊聊天。”

  “不用了。”秋yì寒 着唐重带着一块淤痕的脸,心里突然间有些心疼。他是不是又和人打架了?他那么厉害,怎么会被人打成zhè样?“我是坐公车来的。”

  唐重的心里隐隐抽痛。

  秋yì寒,秋家百亿财产的唯一继承人,她原本不用过zhè样的生活的。

  她可以锦衣玉食,她可以名车豪宅,她 是一辈 什么工作都不做每天 干一件事儿拼命的花钱,也很难把宏大集团给花销干净吧?

  “可以买辆车代步。”唐重 道。“公车挤。你工作了一天,要是没有座位的话, 会更累。”

  “不会啊。”秋yì寒仰起 脸骄傲的笑着。“累是累,可是会锻炼身体啊。军训的时候,我连半个钟头 站不了。现在我从上班的地方 家,要站一个钟头呢……值得吗?”唐重沉声问道。

  “值得啊。”秋yì寒认真的点头。她专注认真的 着唐重的眼睛, 道:“以前我不知道,原来zhè个世界是zhè么的精彩。走出学校后,我接触了很多我以前没有接触过,甚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它不及我想象的那么完美,但是很热闹。身边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每一个人都那么努力。为了生活,为了生活的更好而努力工作-----我每接触一个人, 像是多了解了一个人的人生。好像自己突然间又多活了一辈 似的。zhè种感觉很好。”

  唐重诧异的 向秋yì寒。

  社会是个试炼场没错,秋yì寒的成长也太kuài了吧?

  不 两个月的时间,她 有了zhè么深的感悟?

  “喂。我 你们俩有完没完?”成佩坐在对miàn 着他们喊道。“我知道你们‘ 别胜新婚’,那也要先把菜点了再聊啊。[                       ]大家都在等着你们呢。”

  秋yì寒zhè才发现,菜单不知道什么时候摆在了自己的miàn前她都没有发现。

  她赶紧拿笔在上miàn划了几道青菜,然后把菜单给了唐重。

  唐重  他们点的差不多了,加了一个自己喜欢下火锅吃的黄瓜和冻豆腐,然后把菜单抛给花明,示yì他喊人过来上菜。

  因为秋yì寒的 来,大家才觉得zhè场聚会完美了。

  热气腾腾的鸳鸯锅底最先上来,然后是两大盘羊肉两大盘牛肉鸭肠猪血猪脑黄瓜冻豆腐还有两大篮 青菜,大家开始往锅里丢菜烫肉,埋头苦吃。

  吃了一阵 ,花明又提议大家应该喝点儿酒暧暧身 。

  喝酒暧身体,那自然 得是白酒了。

  何娜是有心想要把梁涛灌醉或者是让梁涛把自己灌醉,自然极力赞成zhè个绝对。成佩是北方人,酒量不错,对白酒也不排斥。倒是骆欢和秋yì寒从来没喝过白酒,两人出声反对。可是,对方人多势众,她们也只好少数服从多数。

  梁涛 跑 楼下去抱了两瓶高粱酒上来,给每人miàn前倒了 半杯。

  “来。为了来之不易的重逢。我们干了zhè杯。”花明率先跳起来喊道。

  是啊。zhè次重逢确实来之不易。大家对zhè一点儿都深有感触。

  谁也没想 ,后来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无论是玉女峰的杀人案件,还是后来的迎新晚会拒绝事件,zhè些都是引发他们zhè两个联谊寝室的关系走入冰点的原因。

  于是,所有人都站起来,大家的杯 碰撞在一起。

  铛------

  清脆的响声传来,大家各自仰头把白酒给干了。

  唐重一口喝完之后,  秋yì寒还捧着那 半杯白酒愣神。【 * 】【 * 】浅浅的用舌头尝了尝,呛的她眼泪珠 都要出来了。

  唐重的身体微微倾斜,把自己手里的杯 放在秋yì寒的miàn前,又隐晦的从她的手里接过了她有酒的杯 。

  秋yì寒心里感动,对着他甜甜一笑。

  唐重刚刚准备开喝,花明却大喊一▲声:“等着。”

  所有人都一脸诧异的 着花明,不知道他喊‘等着’是什么yì思。

  “做为一名正直善良眼里容不得一粒沙 的纯爷们,我必须要大义灭亲举报我们◇寝室老二唐重-----他现在手里捧的是秋yì寒的酒。”花明 话的时候,又把秋yì寒miàn前的空杯 举起来给大家 。“zhè才是他的杯 。”

  唐重恨不得要把花明给从二楼丢下去。他刚才故yì倾斜着身体, 是为了避开斜对miàn的几个女生的眼光。没想 革命队伍是从内部瓦解,是他们男同胞zhè边出现了叛徒。

  “好啊唐重,☆你太不要脸了吧?哪有你zhè么干的?你那么喜欢喝,也替我们喝了啊?”

  “ 是。人家骆欢也不能喝啊,不也闭着眼睛喝了?“

  “要罚酒。以后我们喝一杯,唐重必须喝★三杯……秋yì寒不想让唐重罚酒, 从他手里接回自己的杯 , 道:“我喝吧。你们不要罚他啦。”

  于是,她捏着自己的鼻 ,不让鼻 闻 那呛人的酒味。

  然后眉头微皱,像是喝毒酒一般一口把那 半杯白酒给灌进嘴里。

  酒一入喉,她便剧烈的咳嗽起来。

  那酒还没有下肚,被她zhè么一咳嗽, 要喷出来。

  她不能往miàn前的火锅里喷,也不好yì思往坐在他右边的花明那边喷,转身又来不及------她和唐重的关系稍微好一些。

  噗……于是,那一口白酒 全喷 了唐重的脸上身上。

  众人不仅没有同情,反而都拍着桌 哈哈大笑。

  秋yì寒尴尬的不行,手忙脚乱的抽纸巾帮唐重擦拭。

  “ 来yì寒确实不能喝酒。我们 不要勉强她了。”

  “对。秋yì寒的那一份 交给唐重吧。”

  “我举双手双脚赞成……于是,刚刚遭难满脸酒水的唐重又被迫接下了zhè一不平等条约。

  当他们从火锅店里出来时,天色已经漆黑如墨,雾气弥漫,整个世界都像是蒙上了一层厚纱。

  何娜骆欢成佩三人的酒量不济,都喝蒙了。孤独求败的梁涛和花明两人自相残杀,也喝倒了。唯有被人忽略的李玉还保持着清醒。

  “你把她们送回去。”唐重对李玉 道。

  “好。”李玉答应着,搀扶着花明和梁涛 往前走。

  唐重一脸苦笑。

  他 的是让李玉把骆欢成佩她们送回去。哪有送男人不送女人的?

  “yì寒。要常来和我们聚餐哦。”站都站不住的骆欢还在对着秋yì寒喊道。

  “yì寒,要不你晚上跟我们去寝室睡吧。你没有被 ,可以和我睡一个被窝。”成佩劝道。

  “我明天还要上班呢。”秋yì寒笑着 道。“我要回去换衣服。你们赶紧回去休息吧。”

  等 三个女孩儿互相搀扶着走进校门,唐重对秋yì寒 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他伸手要拦出租车,被秋yì寒阻止, 道:“我们还是坐公车吧。学校门口 有,我 是坐公车来的。很方便。”

  “好。坐公车。”唐重点头。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外miàn天寒地冻的,出去逛街的学生全都开始回归。从市区 学校的公车人满为患,从学校往市区的公车空无一人。zhè个时候,也没有什么人还要往市里跑去。

  秋yì寒率先上车,用自己的公车卡刷了两次,然后径直朝着后座走过去。

  唐重没想 秋yì寒还有公车卡,把准备掏钱的钱包又塞进了裤 口袋。

  秋yì寒选择在了靠窗的位置坐下,唐重坐在了她的身边。

  “你喝醉了吗?”秋yì寒问道。因为他要喝下自己的那份,所以别人喝一杯,他 得陪着喝两杯。也 是 ,他喝的酒是其它人喝的酒的两倍。

  “没有。”○唐重摇头。

  于是,秋yì寒的视线 转移 了窗外, 着被雾气笼罩的南大校区,轻轻嘀咕:“kuài要下雪了啊。”

  “是啊。”唐重 道。“◆kuài要下雪了。”

  他们在吃饭的时候 了太多的话,现在反而不知道要 什么了。

  深夜、浓雾、空荡荡的公车、不断后退的砖墙和路灯------

  此情此景,让人觉得 话反而是一种累赘。

  秋yì寒欣赏着窗外的风景,唐重侧着身体欣赏着秋yì寒的 脸。

  两人都不 话,仿佛被时间魔法□定格了的情侣雕塑。

  “绿荫路站 了……音乐学院站 了……电视台 了……终站台 了……一站又一站,一直坐 终点站。

  “我们坐过□■站了。”秋yì寒羞的抬不起头。唐重不知道要 哪一站是理所当然的,可是-----自己可是要回家啊。怎么可以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车?

  “没关系。我们再坐zhè辆车回去。”唐重笑着&n◇bsp道。“刚才你请我。现在我请你。”

  唐重主动过去投了四块钱硬币,司机  他的举动,咧开嘴巴笑了起来, 道:“ 伙 ,我一会儿开慢点儿。你们有话好好聊。”

  “谢谢。”唐重感激的 道。zhè司机大叔还真是善解人yì。

  “没啥。谁都有年轻的时候。”司机摆手 道。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