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谢天谢地你出来了!

▲  更新时间:2012-11-23

  第204章、谢天谢地你出来了!

  “放开我------放开我------”无论郭云纵怎么挣扎,他的脑袋都没办法从地毯上抬起来。[&◎nbsp 点   ]地毯薄薄的绒毛刺的人脸上痒痒的,更多的是骨头带给他的疼痛------他 不 是谁踩着他的脑袋,但是他知dào这个人的脚可真有力气啊。

  仍然没有人回答。

  唐重踩着他的脑袋让他没办法动弹,zhāng赫本充当他的打手。

  她穿着拖鞋一脚又一脚的往他身上跺,后背、pì股、大腿、 腿。

  后来她觉得这样做实在太不过瘾了。她的力气没有唐重大,脚上又没有穿高跟鞋,这么踩下去不是给人抓痒痒吗?

  于是,她跑 门口的鞋柜里翻出白素的高跟鞋。两只手各握一只,提着鞋尖,用鞋 根部咚咚咚的钉郭云纵的后背。

  “ 样。还想占我的便宜。”zhāng赫本冷笑着 dào。“你以为我是个随便的女人吗?你以为我是T4那些胸大没脑  男人 像苍蝇一样飞过去的贱人吗?”

  “敢骂我们白姨是臭婊 -----你才是,你妈才是------”

  “你才是千人日万人骑▲的货----- 我把你菊花给捅破-----”

  zhāng赫本愤怒之下出手,每一鞋跟都用足了力气。打的郭云纵啊啊大叫,叫痛不堪。

  先是逞强,以更加恶毒的话来攻▲◇击白素和蝴蝶组合。后来发现脑袋越来越重,嘴角和眼线都有扯破的危险,zhāng赫本的攻击也越来越大力,又开始dào歉求饶。

  打了一阵 ,zhāng赫本腰酸背痛,手也没了力气。<☆br>
  她把高跟鞋一丢,眼睛四处乱瞄,想找一种即可以狠狠的惩罚郭云纵又可以节省自己体力的工具。

  恰在此时,房间水壶里刚烧的开水开了。

  于是,她眼睛一亮,冲了过去,端着水壶 跑了过来。

  “本本。[    yz                 ]快住手。”白素大声喊dào。她也痛恨郭云纵,所以对唐重的殴打和zhāng赫本的‘鞋击’都没有吭声。听之任之,心里也觉得相当的解气。

  可是,现在她不得不出声阻止了。

  要是zhāng赫本脑袋一热,把这一壶开水往他脑袋上一淋-----我的妈啊,这还是人吗?那是死人吧。

  她希望报复,可不希望蝴蝶组合因为报复而惹官司。

  “我不是本本。我是唐心。”zhāng赫本提着水壶跑 郭云纵的身边,壶口一倾斜,一股滚烫的水流 流 了郭云纵的后背上。

  她很生气白素叫出自己的名字。以后郭云纵要是报复的话,不 报复自己了吗?

  于是,zhāng赫本赶紧否认自己不是zhāng赫本,自己是唐心-----报复的话, 报复唐重那个暴力狂好了。

  “--------”

  唐重真是开心坏了。zhāng赫本同学,你还可以更傻一点儿吗?你的声音已经出卖了你。

  虽然这▲是大冬天,郭云纵身上穿着衬衣和西装,可是这壶里的水刚刚烧开,那温度立即 浸透衣服,直刺肉背。

  “呜呜呜------”郭云纵的脑袋仍然被紧紧的踩着,嘴巴和地毯进行亲密接吻,没办□▲法 话,只用通过喉咙发出疼痛难以忍受的刺耳的叫喊声音。

  痛啊!

  实在是太痛了!

  他感觉身体每一根经脉都在收紧,皮肉仿佛被刀 一块块○的切割。

  这是凌迟。

  用开水凌迟。

  “本本。把水壶给我。”白素着急 dào。伸手要把水壶从zhāng赫本手里抢过来。“会出人命的。”

  “不给。”zhāng赫本躲避着白素的追逐。她的 手‘不 心’再一次倾斜,然后又有一股水流流 了郭云纵的pì股上。

  郭云纵的脑袋没办法动弹,可是他的pì股可以。[    yz                 ]

  开水浇灌上去时,他的整个臀部一下  跃了起来。然后开始疯狂的左右扭动, 像是一条被砍了一刀的蚯蚓。

  “呜呜呜------”

  郭云纵感觉受不了了。伸手拼命的拍打着唐重的 腿,用手抓,用指甲掐-----

  唐重的大脚左右一碾,然后,这种蹂躏带来的痛感便让他再也没有反击之力。

  “本本-----”白素真是急坏了。这两个人真是无法无天啊。他们要是把博艺的后天老板给做掉了, 是他们有天大的后台也没办法了结啊-----这可是在酒店,很多人都知dào这间房间是蝴蝶组合入住进来。外面还有T4的人在守着。如若案发,他们一个都别想跑。

  可是,zhāng赫本抓着水壶不松手,她也没办法硬抢。

  因为她怕这开水溅出来烫 zhāng赫本,更怕zhāng赫本一生气或者‘一不 心’没拿稳,把整个水壶打翻掉在郭云纵的身上-----恐怕那个时候 真是把人给烫死了。

  “他穿着裤 ,也不知dào菊花在什么地方------”zhāng赫本还记恨着郭云纵刚才在外面骂她们是‘千人日万人轮’这句话,立志要把郭云纵的菊花捅个通透。

  不,是烫个通透。

  她想了想, dào:“那 全面撒肉,重点儿破菊吧。”

  于是,她提着水壶,壶口向下,沿着郭云纵的臀部中心部位浇了一圈。 像是浇花一样。

  砰砰砰------

  郭云纵知dào自己反抗不了,双手拼命的捶打着地毯,双脚乱蹬,以此来缓解自己pì股-----菊花的疼痛。

  真真是痛死人啊。

  zhāng赫本  郭云纵的身体反应,咧着嘴巴天真无邪的笑了起来。

  “好像烫中了哦。我真厉害。”她像是一个魔鬼,在玩着一场游戏。

  “本本,你快把水壶给我------”白素冲过来一把抓住zhāng赫本的手臂,然后握住了水壶的壶柄。

  zhāng赫本这次没有反抗,而是大方的把水壶送 白素手里,笑嘻嘻的 dào:“白姨,可好玩了-----你也玩着试试------”

  “我的姑奶奶------”白素都快哭了。这是玩吗?能这样玩吗?

  “放开他。快放开他。”白素对着唐重喊dào。

  唐重也被zhāng赫本的手段给震撼住了,心想,这女人难dào也是从监狱里面出来的?

  他把自己的脚从郭云纵的脑袋上移走,郭云纵终于恢复了自由。

  他趴在哪儿动也不动, 像是死了★一般。

  白素 心翼翼的蹲下来,喊dào:“郭总------”

  然后,她听 郭云纵呜咽的声音以及抽搐的肩膀。

  他哭了!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