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种马哥哥!

  更新时间:2012-11-21

  第198章、种马哥哥!

  咔嚓------

  一辆不算名贵的保时捷卡宴碾断一地的落 枯枝,在一幅 ◆起来有些年头的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 】【 * 】

  红衣少女推开车门下车,被外面的冷气一袭,不由得身体一激灵,情不自禁的裹紧了脖颈上的围巾和身上的风○衣。

  燕京的冬tiān 像是裹着棉衣的老妪,内里干瘦、外面臃肿,仿佛一个世纪那么 长。

  少女抬头 tiān,心想, 这tiān气,应该快要下第一场雪了ba?

  她走 别墅门口,原本准备伸手拍门。想了想,又从手里tí着的包包里摸出一串钥匙,自己动手打开了这大门。

  同样的,她用这串钥匙打开了别墅的厅门。

  推门而入,径直朝着别墅二楼走去。

  二楼靠近东边的房间,房门没关,可以  遗落在地上的裤 外套枕头用过的避孕套以及女人最贴身的内裤■和胸罩。房间里充斥着呛人的荷尔蒙味道,可以想象昨tiān晚上的战斗 底有多么的激烈。

  少女皱了皱眉,走 窗口一把拉开了窗帘。

  唰------

  漆黑的房间里充满了不算明媚的光线,可是这仍然足以惊醒大床上熟睡的人们。

  “啊。”一个女孩 惊呼出声,她从温暖的被窝里抬起头,披头散发的 着站在窗口的红衣少女,不自觉的发出声音。

  “张可?”红衣少女  被窝女人那张熟悉的脸也不由的一愣。他们这个圈 里有名的‘淑女典范’,已经和同样出身名门的公 哥李楷订了亲,两人柔情蜜意,时常在公开场合秀恩爱,据 要在今年的圣诞节结婚。[    yz                 ]没想 在结婚前的一个月却躺在了自己家大哥的床上。

  “菩tí?你什么时候huí来的?”张可的脸上不由得闪现一抹尴尬。

  “昨tiān。”董菩tí笑嘻嘻的 着她, 道。“真没想 。你 起来挺瘦,胸口还挺有料。”

  张可的脸色更加难堪◇, 声 道:“菩tí,你也知道的----咱们这个圈 里的男人女人都一样。各玩各的,谁也不碍着谁。不过,还是请你不要 出去----”

  “ 你&n■◎bsp的。”董菩tí笑呵呵的 道。“一日夫妻百日恩。不管你们是日一次还是日一百次,那都是有夫妻之实-----有夫妻之实那 是我嫂 。我能出卖我的嫂 吗?我能让李楷那家伙▲◎bsp的。”董菩tí笑呵呵的 道。“一日夫妻百日恩。不管你们是日一次还是日一百次,那都是有夫妻之实-----有夫妻之实那&nbbspde。”dǒngpútíxiàohēhēde dào。“yīrìfūqībǎirìēn。búguǎnnǐmenshìrìyīcìháishìrìyībǎicì,nàdōushìyǒufūqīzhīshí-----yǒufūqīzhīshínà shìwǒsǎo 。wǒnéngchūmàiwǒdesǎo ma?wǒnéngrànglǐkǎinàjiāhuǒ◇恨我大哥吗?咱可干不了这傻事儿。”

  张可释然的点头,用被 裹着胸口,伸手去探地上的内衣胸罩。害怕曝光,所以手都没办法伸直,内衣也一直够不着。

  “嘿。”董菩t◆◇恨我大哥吗?咱可干不了这傻事儿。”

  张可释然的点头,用被 裹着胸口,伸手去探地上的内衣胸罩。害怕曝光,所以手都没办法伸直,内衣hènwǒdàgēma?zánkěgànbúlezhèshǎshìér。”

  zhāngkěshìrándediǎntóu,yòngbèi guǒzhexiōngkǒu,shēnshǒuqùtàndìshàngdenèiyīxiōngzhào。hàipàpùguāng,suǒyǐshǒudōuméibànfǎshēnzhí,nèiyīyěyīzhígòubúzhe。

  “hēi。”dǒngpútí撇了撇嘴, 道:“大家都这么熟了, 不用这么客气了----要不要我帮你捡?”

  “不用不用。”张可勇敢的拉开被 ,光着身 跑 窗台边沿捡起属于自己的衣服往洗手间跑去。

  腰细臀瘦,胸口却颤巍巍的。

  董菩tí吹了声口哨, 道:“我大哥的眼光还真不错。这样的极品都被他发现了。”

  因为张可把被 揭开,然后一个更丰腴的女人躯体 裸露在董菩tí的面前。

  “我 ,你们要装睡 什么时候?”

  然后,一个模样 起来很像是英国那个踢球的国际巨星贝克汉姆,头发凌乱胡 拉碴眼角还有一坨不明物体的俊郎家伙从被窝里伸出脑袋, 心翼翼的 着站在窗口盯着他们的红衣女孩儿,苦笑着 道:“我的宝贝妹妹,你不知道干这种事情会折寿的吗?”

  然后,他伸手拍拍被窝的另外一对屁股, 道:“宝贝甜心,起床了。[                       ]”

  于是,从被窝里又爬出来一个丰满型的女人。胸部丰屁股厚,脸和脖 却极瘦。也是女人中的极品,床上战场的名#器。

  这个女人董菩tí倒是不认识,不知道是他这个无良哥哥从哪儿发现的好苗 。

  女人 了董菩tí一眼,不惊不诧,捡起地上的衣服 往身上穿戴。穿完之后,huí身 了床上的男人一眼,妩媚一笑,无声离开。

  男人津津有味的 着女人离开时摇晃扭动的大屁股●,颇为huí味的 道:“这才是女人啊。”

  “体力不错嘛。”董菩tí讥笑 道。

  “嘿。年纪大了。”男人浑然不觉妹妹这是在讽刺,用被 遮住自己的■身体重要部位,斜靠在床头,伸手从床头柜摸出一根烟点燃。抽了口烟,自卖自夸的 道:“十年以前,这张床上横着睡都可以摆满。你以为你哥‘种马’的外号是白来的?”

  他这张大床是特质的●,横着两米八,竖着也是两米二。要是全部躺满的话,加上他还要躺三至四个人。

  这还真是大被同眠。

  “我真为自己有一个种马哥哥感 骄傲。”董菩tí 道。<◎,héngzheliǎngmǐbā,shùzheyěshìliǎngmǐèr。yàoshìquánbùtǎngmǎndehuà,jiāshàngtāháiyàotǎngsānzhìsìgèrén。

  zhèháizhēnshìdàbèitóngmián。

  “wǒzhēnwéizìjǐyǒuyīgèzhǒngmǎgēgēgǎn jiāoào。”dǒngpútí dào。<br>
  男人抽了口烟, 着面前一身红衣在这冷洌的冬tiān 像是一朵红云的女孩儿,怜惜的 道:“我的宝贝妹妹,你好不容易从印度huí来一趟,不第一时间来见我也 算了-----现在大清早的跑过来打扰我的美梦。还对我冷嘲热讽,你良心无愧吗?”

  “这还大清早?”董菩tí叫道。“现在都下午三点了。”

  “ 是因为知道时间我才 大清早。你以为种马是什么时候开始工作?”男人不客气的 道。“ ba。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儿?”

  “昨tiān晚上的事情是你干的?”董菩tí直截了当的问道。

  “什么事情?”

  “蝴蝶组合被人袭击。”董菩tí 道。有些事情可以瞒得过普通人,瞒得过很多人,却偏偏瞒不了她们。

  男人惊讶的 着她, 道:“你 是为了这事儿跑来打扰我的好梦?”

  “当然。还有要来  我的好哥哥。”董菩tí娇声笑道。

  “菩tí女啊菩tí女,你这名字还真是白叫了。”男人笑着 道。“我想,你的师父给你改名‘菩tí’,是认为你觉悟、智慧,忽如睡醒,豁然开悟,突入彻悟途径,顿悟真理,有机会达 超凡脱俗的境界ba?我以为你跟龙树那老妖婆学习玄妙法门,会越来越聪明呢。没想 智商倒退的厉害-----如果是我动手的话,他还能活着吗?”

  “你也在关心他?”

  “关心谈不上,只是关注罢了。”男人漫不经心的 道。“对我们董家来 ,唐这个姓着实比较刺眼。”

  “你已经知道她是他?”董菩tí的这个问题听起来很古怪,要是别人听 肯定一头雾水。可是,男人却丝毫不以为意。

  “当然。”种马男沉声 道。“你以为这个世界上智商最高的人是什么人?坏人。坏人中智商最高的人是什么人?偷情的男人。做为一个色狼。如果连这点儿智商都没有,还不被人活活打死?”

  “你喜欢良家少妇的习惯也应该改改了。”董菩tí劝道。

  “嘿。”男人咧嘴笑道,牙齿竟然没有被烟气薰黑。白净,整齐, 起来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头可断,血可流,良家少妇那是一定得追求。你不懂,少妇和少女的滋味那是完全不一样啊。少女是她要什么,你给什么。少妇那是你要什么,她给什么。你能明白?”

  “我不明白。我不好那口。”董菩tí 道。“不是你的话,那 是那个喜欢画虎的家伙?”

  “也不是他。”种马男摇头。

  “你这么确定?“

  “你没忘记ba?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和他还是朋友。那个时候,他最喜欢画的不是虎,是龙-----后来为了避讳,才不得不改成画虎ba?他们这样的家庭,整tiān画龙算是怎么huí事儿?一个有龙虎之志的家伙,办起事来怎么会这么 家 气?如果是他的话,他不会请打手而会直接找杀手。或者直接让那个跟屁虫弟弟出手-----”

  “那会是谁呢?”董菩tí皱着眉头问道。

  “我的好妹妹。你觉得调戏你哥哥好▲玩吗?”种马男苦笑着 道。“你明明都已经知道了答案,还跑来考验我做什么?”

  董菩tí咯咯笑了起来,娇憨 道:“人家只是猜测。不确定嘛。”

  “自作聪明◎▲玩吗?”种马男苦笑着 道。“你明明都已经知道了答案,还跑来考验我做什么?”

 wánma?”zhǒngmǎnánkǔxiàozhe dào。“nǐmíngmíngdōuyǐjīngzhīdàoledáàn,háipǎoláikǎoyànwǒzuòshíme?”

  dǒngpútígēgēxiàoleqǐlái,jiāohān dào:“rénjiāzhīshìcāicè。búquèdìngma。”

  “zìzuòcōngmíng出手却又如此 气的人,一定是个女人-----除了姜怡然,还能有谁?如果 姜家有谁最恨唐家的人,应该 是她了ba?因为那件事情,她爸少了咱们家的支持,在那次换届没有得 那个极其难得的转正机会。晚一步, 晚一生。那么年轻 退下去,想来心里是很不甘心的。”

  “姜家的人干事也太不利落了。”董菩tí转身把窗户打开一条缝隙。屋 里开足了暧气,温暖,却也空气浑浊。“既然不欢迎人家huí来。 光明正大的站出来反对好了,用这种 手段逼人离开,还想着 能不能把责任推 咱们董家人手上----没意思。”
<◎br>  “你以为事情 那么容易?”男人手里的烟已经抽 了屁股上面,扫了一圈,没找 烟灰缸,于是 很不讲究的把它丢在床头柜上喝水用的水杯里。“你知道姓唐的那 &◎nbsp为什么有恃无恐行事那么张扬吗?”

  (PS:老柳努力补偿,你们努力投票。如果今tiān红票能过两万,老柳爆发五章。)

  【 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 书更方便!永久地址: 】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