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有人跌跌撞撞受了伤,更多的人不明#

  第139章、有人跌跌撞撞受了伤,更多的人不明#真相瞎嚷嚷!

  “男人都是王八蛋,南大花明第yī贱。[    yz                 ]{书友上传更新}”

  红色条幅红的眩目,黑色大字黑的耀眼。

  唐重仰脸 去,天昏地暗,有种当场昏厥的感觉。

  这 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骂花明也 算了, 他是南大第yī贱也■méi有什么不合适的问题是,他们 底骂的是花明还是假扮花明的自己啊?

  最最要命的是,十九号楼是秋意寒寝室所在的女生楼。难道 ,这件事情和秋意寒或者 是和秋意寒□寝室的女生有关系?

  男人的第七感告诉唐重,其实条幅上的‘花明’两字可以换成‘唐重’。花明属于遭遇无妄之灾。

  唐重抬起头后,又赶紧低下脑袋。这样,避免别人 清自己这张自己都时常 不清楚的傻脸。

  “男人都是王八蛋,南大花明第yī贱这对联写的真好。写对联的人真有才华。花明 是那个新生晚会上唱《我是来自北方的yī匹狼》的家伙吧?长的也不怎么样啊,怎么 成第yī贱了?”

  “嘿嘿,这个花明出大名了不是,是越来越出名了。南大第yī贱啊?真威风。”

  “你不知道吧?国贸系大yī系花秋意寒在台上向他表白,méi想 被他拒绝了。据 秋意寒承受不了打击,竟然辍学离开了。她的行李都被家里人收拾回去了呢唉,据 还得了场大病。真是好好的yī朵鲜花,为什么非要往牛粪上插呢?往我这支花瓶里面插多好?”

  无数的人站在条幅下面指指点点。还有很多人掏出手机拍照。

  还有人在向不知情的人讲述事情的起因和结果,更多的人对‘花明’的无情无义狼心狗肺身为**丝méi有**丝的觉悟身为牛粪却méi有做好牛粪的工作破口大骂。[  点   ]

  唐重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了解了事情的经过,yī脸震惊的呆愣原地。

  事情是这样的,自从秋意寒在迎新晚会上当场向唐重表白后,她 成了全校的焦点人物。因为她的美丽和可爱,又因为她在台上对感情的执着,聚拢了大批量的粉丝,致使她成为南大继苏山之后最出风头的美女。(_)

  原本在大家的眼里,认为‘花明’yī定会接受秋意寒的爱意,或者 ,‘花明’已经接受了秋意寒的爱意。因为他们  ,‘花明’可是在台上又是为秋意寒擦泪又是为她捡鞋还帮她佩戴玫瑰花啊。

  可是,让人震惊的结果出现了。

  秋意寒退学了。她的行李在今天中午的时候被她的家人带走了。

  根据那位来收拾行李的家人所言,唐重后来又拒绝了秋意寒的表白,致使秋意寒深受打击,而且还得了yī场大病。

  她不愿意再来学校,家人只能帮她办理退学手续。

  yī个活生生的大美女啊, 这么退学了。

  这让多少男生对‘花明’恨之入骨啊。你不要不要也留给我们嘛。

  恰好这时,国贸系yī个大三的女生又和自己相恋两年的男朋友分手了。

  想想自己,再想相秋意寒,她决定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她和寝室的女生商量了yī番,跑去订做了这么yī幅大号的条幅挂在十九号楼上面。

  至于她为什么不把自己前男友的名字打上去,却打了花明的名字可能她觉得‘花明’是世间所有陈世美的化身吧。

  于是,这引起校园轰动的yī幕 出现了。

  “秋意寒退学了?”唐重难以置信。

◎  他摸出手机拨打秋意寒新换的号码,话筒里传来‘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已经关机’的机械提示音。[    yz       &★nbsp         ]

  他又拨通骆欢的电话,电话倒是很快 被人接听。

  唐重还méi来得及讲话,骆欢带有哭腔的声音 已经传了过来:“唐重,你这个混蛋你还好意思给我打电话?你知不知道意寒退学了?你知不知道她的行李已经被她的家人卷走了?你知不知道她因为被你拒绝大病了yī场现在还在医院?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事情?”

  “你怎么那么狠心啊?你怎么可以拒绝她?她那么漂亮那么可爱有什么配不上你的?你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知不知道她这些天是怎么过来的?我们去逛街,她魂不守舍的。晚上做梦还在 对不起她 她觉得很对不起你。你救了她她却被家人接回去了连个电话都méi打给你。她给我们买礼物弥补,却把你的那yī份忘记。她过生日的那yī天,你走了之后,她流着眼泪 胸口好痛她什么都不懂,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你知不知道她为了你上台鼓足了多少勇气?你知不知道她上台前身体都在抖个不停,我抱了她半天她还觉得好冷好★冷你知不知道yī个女生当着全校学生的面向yī个男生表白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要拒绝其它所有男生的追求唐重,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

  骆欢的情绪很激动,yī口气&n◇bsp出那么多话。

  唐重的心境也很不平静,他连yī句辩解的话都找不 。

  他以为秋意寒会变得更加坚强,méi想 她直接选择了逃避。

  □他以为他们还可以做朋友,méi想 她选择了再不相见。

  “她去了哪里?”唐重问道。

  “我怎么知道她去了哪里?”骆欢生气的 道。“我打她的电话打不通,我★□们都快急疯了。你要是稍微有点儿良心, 赶紧过去把她找回来吧。现在只有你 的话她才听她yī直最听你的话。总是在我们面前 唐重如何如何。难道你yī点儿都不知道吗?”

  是啊。让yī个骄傲的 公主对yī个男生言听计从,原来 不是yī件容易的事情。

  想起学校门口初见,阳光照着她瓷器yī样的俏脸,她像是初次出门的好奇宝宝yī样的四处打量,发现自己在盯着她笑后,  鼻翼微皱,凶悍的对着自己挥动着手里的yī只穿公主裙的白色洋娃娃那个时候,她多像她手里抓着的那只洋娃娃啊。

  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知道,有yī只手在推动着她走向成熟,可是,自己何偿不是帮凶?

  自己觉得那是为她好。省得 时候她生出难以反抗的力气,结果只能痛苦的身陷牢笼难以自拔。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