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这儿有点疼!

■  第125章、zhè儿有点疼!

  姬威廉没想 自己一句话 把萧 音给问哭了。心里愤恨,担心别人以为两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脸上还带着大众情人独有的笑意●,柔声问道:“哭什么?谁欺负 音了?我去给你欺负回来。”

   话的时候,还体贴的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手帕递了过去。

  萧 音接过手帕擦拭掉眼角的泪水,强颜欢笑着 道:“没什么事儿。 是刚才不 心戳了一下眼jīng,你一问我又觉得委屈”

  她实在是没脸把自己刚才所受的耻辱再重复一遍,因为那样只会更加让人 低。

  那个姓钱的胖 ,他对自己 话的语气指挥人的态度 像是把自己当成了包厢公主自己是公主,但不是在包厢里。

  “嘿,真是身娇肉贵。”姬威廉笑着 道。“没事儿 好。快进来吧。今天是意寒生日,要开开心心的。”

  萧 音点了点头, 着姬威廉手里捧着的满天星, 道:“大少怎么买zhè个?玫◇瑰和郁金香都挺好啊。”

  “意寒喜欢。”姬威廉笑着 道。他退让 一边,恭敬的 道:“法宏大师,zhè边请。”

  直 zhè个时候,萧&n□bsp音才  姬威廉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和尚。虽然他身穿灰色僧袍,可是那光秃秃的脑袋壳和那头上的戒疤还是相当的显眼。

  和尚也逛夜总会?

  “大少,zhè是?”

  “一会儿你 知道了。”姬威廉神秘莫测的笑着。

  老和尚从萧 音身边经过的时候单手作揖,口诵佛号:“阿弥陀佛。”

  “和尚大师你好。”萧 音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礼,匆忙的学着作了个揖, 道。

  大师 是大师,一点儿也不为萧 音的失礼生气,温柔的注视着她的胸口, 道:“女施主请。”

  “大师请。”萧 音赶紧退让 一边。

  姬威廉身穿一套黑色西装,胸口别着一枚银质的胸章,里面衬着白色的立领衬衣,领口处打着一道领结。身材硕长,样貌■英俊,头发向后梳起,用发胶固定,显得黑亮有精神。

  被誉为明珠‘大众情人’的姬威廉一入场, 立即成了包厢里所有人瞩目的焦点。

  他一脸温柔帅气的笑容,捧着满天星★径直向今天的寿星公主秋意寒走过去。

  “意寒,生日快乐。”他把手里的大捧满天星递过去,笑着 道:“还记得吗? 时候我带你去花市玩,你 你要买花。我问你喜欢什么花,你 你最喜欢满天星。我问你为什么喜欢满天星,你 因为有首歌里是zhè么唱的呀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 星星。你 满天星 是天上的星星还记得吗?”

  “记得。”秋意寒瞪大眼jīng 着姬威廉,没想 他还能够记住那么遥远的事情。

  “怎么?现在不喜欢了?”姬威廉笑着问道。

  “喜欢啊。”秋意寒赶忙 道。

  “那怎么还不把花接过去啊?”姬威廉眼神溺爱的 着长相甜美的秋意寒, 道:“是嫌弃威廉哥哥送的礼物太轻了吗?”

  “没有没有。”秋意寒赶○紧把那捧满天星抱在怀里。

  姬威廉嘴角轻扬,坏坏的,却又非常的惹人喜欢。明珠大众情人,确实有其傲人的资本。

  “如果只是送你一捧满天星的话,当然是太单薄了。 算◆○紧把那捧满天星抱在怀里。

  姬威廉嘴角轻扬,坏坏的,却又非常的惹人喜欢。明珠大众情人jǐnbǎnàpěngmǎntiānxīngbàozàihuáilǐ。

  jīwēiliánzuǐjiǎoqīngyáng,huàihuàide,quèyòufēichángderěrénxǐhuān。míngzhūdàzhòngqíngrén,quèshíyǒuqíàoréndezīběn。

  “rúguǒzhīshìsòngnǐyīpěngmǎntiānxīngdehuà,dāngránshìtàidānbáole。 suàn你没有意见,秋伯伯韩阿姨还有外婆都会责怪我 气。”

  他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一只古色古香的木盒,jǐnjǐn是掏出盒 , 让人嗅闻 一股沁人心脾的木材香味。

  谢明虎萧 音等人全都围拢了过来,想  姬威廉 底要用什么样的礼物来征服秋家大 姐。

   连华锋花明等人也一脸好奇的 过去,等待着姬威廉自己揭开谜底。

  情场大师和情场高手的区别,主要是在一些细节方面。

  能够记住女孩 儿时的一句话并且在多年以后变现成礼物送给她,zhè已经堪称情场高手。

  事情 了zhè一步,情场高手很有可能会自己打开盒 ,向周围的观众揭开迷底。

  大师 不会zhè么做。

  姬○威廉双手捧着盒 送 秋意寒面前, 道:“zhè是送给你的第二件礼物,你自己打开来 。”

  他把主动权交 了女孩 的手里,他把周围所有人的◎○威廉双手捧着盒 送 秋意寒面前, 道:“zhè是送给你的第二件礼物,你自己打开来 。”

  他把主动权交&wēiliánshuāngshǒupěngzhehé sòng qiūyìhánmiànqián, dào:“zhèshìsònggěinǐdedìèrjiànlǐwù,nǐzìjǐdǎkāilái 。”

  tābǎzhǔdòngquánjiāo lenǚhái deshǒulǐ,tābǎzhōuwéisuǒyǒurénde眼神注视和期待好奇也转移 了女孩 的身上。他要让女孩 感觉 自己是独一无二的,是备受尊崇的。

  她和别人都不一样。她能够打开zhè个盒 ,揭开谜底给在场的所有人一个真相。

  更重要的是,她是第一个感受 那份惊喜的人。

  秋意寒哪里经历过zhè样的阵仗,俏脸绯红,脑袋迷迷糊糊的,都不知道要 什么或者做什么了。

  “意寒。把它打开。”姬威廉再次催促。

  “打开打开打开”围观者跟着起哄。

  秋意寒 手颤抖,俏丽的鼻翼出现细密的汗珠。

  她 心翼翼的接过木盒,然后轻轻的把它打开。

  “啊”

  围观者都发出惊呼的声音。

  玉石。

  盒 里安静的躺着一块如冬雪白菊如少女胸乳婴儿肌肤一样晶莹剔透的心型吊坠。

  色泽纯粹,质地高雅。如栗似腊,温润细腻。

  在场的都是见过世面的人, 凭zhè块玉的品质、雕工还有品相,它的价值不可估量。

  “美人佩玉。”姬威廉对大家的‘啊’很满意,笑着 道:“我们意寒是标准的 美人。而且,白色更能衬托你的肌肤我帮你戴上好吗?”

  “啊?”秋意浓嫣红的 嘴微张,对姬威廉的提议很是吃惊。

  姬威廉洒脱不羁的微笑,从秋意寒手里捧着的盒 里取出那块极品羊脂白玉,解开链扣, 道:“戴起来让大家  。让他们  我的眼光是不是还行。”

  不待秋意寒拒绝,他 走 了她的身后,以一种无比认真庄重的姿态,把那块白玉坠吊在她雪一样嫩白的脖颈上面。然后,他在后面帮忙系上链 的锁扣。

  “哇。真是太漂亮了。姬少好眼光。”

  “意寒好幸福哦。要是谁送我zhè么一块白玉,我 立即dá应嫁给他”

  “美人配美玉,相得益彰。姬大少还真是用心啊。”

  赞美声音不绝于耳。 连无缺公 花明都不得不承认,zhè  实在是太会泡妞了。比自己还要稍微强一些。

  自己要是个女人,也一定会选择zhè样的男人。

  气氛已经推向**,秋意寒已经飞升 了云巅时,姬威廉却高声宣布,他还要第三件礼物要送给秋意寒。

  他把那个让人 了觉得相当莫名其妙的和尚请了过来,微笑着对秋意寒 道:“法宏大师是有德高僧,是我特别从普 寺请来的我之所以来那么晚, 是因为陪着大师刚刚从普宁赶回来。”

  “我听外婆 意寒 时候得了一场大病,是外婆去普 寺求菩萨保佑,意寒的病才快速康复。所以,外婆每年都会去普 寺还愿。”

  “都 玉石是有灵性的。我想,在意寒生日的当天,请法宏大师诵一遍《地藏菩萨本愿经》和《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现场为意寒戴的zhè白玉开光,为意寒消灾延寿,驱除孽障。以后意寒无病无灾,开心 老。”

  “阿弥陀佛。”法宏大师口诵佛号。“贫僧年迈,原不想舟车劳顿。姬施主再三邀请,和尚为其一片痴心感动。于是dá应随他前来,成 zhè一段姻缘。即便现在迈进zhè酒池肉林,旁人恶言恶眼相对也无所悔。”

  出家人不打诳语。

  意思是 ,出家人不会骗人。但是,当出家人骗人的时候,连鬼神都会相信。更何况普通大众?

  听 大和尚zhè么 ,姬威廉的形象再次变得雄伟光大闪闪发光。

  “我先为zhè位女施主诵一遍《药师经》消除病障,祈求平安。”法宏大师 道。然后闭上眼jīng,口中念念有词。“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游化诸国,至广严城,住乐音树下。与大比丘众八千人俱,菩萨摩诃萨三万六千,及国王、大臣,婆罗门、居士,天龙八部,人非人等,无量大众,恭敬围绕,而为 法”

  所有人都肃穆以对,包厢里的气氛相当的安静。和周围包厢的热闹喧嚣相比,zhè边安静的有点儿诡异。

  当法宏大师念完《地藏菩萨本愿经》后,现场才再次热闹起来。

  “我出去一趟。”唐重站了起来,对身边的花明 道。

  “我陪你去。”梁涛也起身要走。

  花明一把拉住梁涛,对唐重 道:“去吧。洗手间要往左拐。”

  唐重走过包厢中间的时候,被人群包围的秋意寒恰好 了过来。

  两人眼神相接,先是有短暂的僵硬冷淡。

  然后,唐重对着她点头,微笑。大步离开。

  当视线阻断身体错位,当包厢门拉开又关上,当唐重的背影完全消失,秋意寒突然间 脸煞白,表情痛苦。

  “意寒,你怎么了?”姬威廉注意 秋意寒的脸色变化,关心的问道。

  “不知道。”秋意寒的眼泪流了出来。她指着胸口, 道:“zhè儿有点疼。”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