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四章 美女主播


  第八百二十四章美女主播

  【2到,今天‘大红奶罩高高挂’猪哥那风流高人要耍勇斗狠,砸下重赏,狗子今天总计要连14开始le】

  周富德同志也不想想,都给他分忧光le还管叶凡毛事◆?这党de县长还设来何干说起来也是因为麻川太穷给造成de

  “不过,叶县长好像生气le,哼声说是我这财政局长位置什么de,就怕会惹麻烦”马林吞吞吐吐de倒出le这话来

  “哼这麻川还是☆我周富德de天,党管干部,什么时候轮到他来指手划脚le小动le一个潘麻子,你就害怕啦?这麻川,天塌不下来de,天塌下来还有我周富德一双粗手撑着

  你放一百二十个心,有我周富德在,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le”周富德冷哼一声挂le电话嘴里喃喃道:“看来这家伙坐不住le,老子才受le点小伤,他居然立即就跳出来想抢人事权le不过,红沙洲de事还没处理好,这边先由着他去嘎嘣几天算啦,等老子回去le再好好治治这小子,别以为麻川de天就会变le,休想跟老子斗,你还嫩着呢不过,麻川de经济也还得他去挑大梁才行,搞经济,老子根本就一瞎子”

  周富德虽说放权让叶凡大力搞经济,发誓要过红沙洲不过,这厮又◆舍不得权力,那话是放出去le,不过,这边权力还是抓得紧紧de只有在周富德他自己同意下de抓经济才有用

  “周富德de势力在麻川是根深蒂固,一时想扭转那是不可能de不过,不能什么事都不干,像马林◇如此不听招呼de人,长此下去,必定成会麻川经济发展de拌脚石

  钱袋子被别人控制着,这日子没法过不过,目前县里常委会里只有一个方圆会支持我,其它人都看不透

  先得把组织部长孙明玉给拉过来,把马云钱想办法整倒才行,过后,再来收拾马林这骚包……”叶凡心里想着事儿,把车红军叫le过来,问道:“你既然是农主任de表哥,那农莲莲估计跟你也有点亲戚?”

  “是de,农莲莲也叫我表哥,当然,不是很亲de那种le”车红军恭敬地说道也不知叶县长问这话什么意思

  “农莲莲不是听说正跟孙部长谈朋友,谈得怎么样le?孙部长估计也有二十六七le,也该成家le”叶凡故意问道,随手还扔le根烟给车红军

  不过,车红军接过后只是帮叶凡点燃le,他自己de倒是夹耳朵根上le看来挺懂事de,再说,他跟叶凡接触还不久,不敢放肆

  “唉本来谈得好好de,不久……”车红军把孙明玉跟农莲莲家里de一些纠葛也给倒le出来,说de跟农媛媛讲de是大同小异le

  “噢那孙部长得急le,江宾县de农家已经下le最后通碟”叶凡故意叹le口气

  “没错,孙部长昨天晚上又到莲莲家◎le好说好歹,而且还拉上le宣传部de杜部长一起给作说客

  不过,最后还是没用我表妹莲莲就懂得哭,要死要活de不过,莲莲很孝顺家里人,叫她狠下心来跟着明玉部长她又于心不忍,就这样纠缠着

  不过,莲莲也说le,如果家里硬是逼她,她死也不嫁给那个江宾县de什么太子爷唉……”车红军叹le口气

  “难道孙部长就这样放弃啦?”叶凡故作讶然问道

  “肯定不会,孙部长也很喜欢我表○妹de,绝不可能放弃今天早上孙部长de父亲,地区组织部de孙国栋部长又到le咱们县,不过没到县里,估计这个时候已经到le莲莲家le”车红军有什么话都没瞒着叶凡,既然叶县长感兴趣也就说说反正这事儿在麻川●○妹de,绝不可能放弃今天早上孙部长de父亲,地区组织部de孙国栋部长又到le咱们县,不过没到县里,估计这个时候已经到le莲莲家le”车红军有什么话都没瞒mèide,juébúkěnéngfàngqìjīntiānzǎoshàngsūnbùzhǎngdefùqīn,dìqūzǔzhībùdesūnguódòngbùzhǎngyòudàolezánmenxiàn,búguòméidàoxiànlǐ,gūjìzhègèshíhòuyǐjīngdàoleliánliánjiāle”chēhóngjun1yǒushímehuàdōuméimánzheyèfán,jìrányèxiànzhǎnggǎnxìngqùyějiùshuōshuōfǎnzhèngzhèshìérzàimáchuān也不是什么秘密事儿le

  车红军顿le一顿,又说道:“听说地区电视台de刚调来不久de女主播江桃红这次也跟孙部长一起下来le”

  车红军眼中露出一丝粉丝样子来

  “她来干什么?”叶凡心里一动,想到le电视台de宣传作用,如果能把整修天车山公路时de情景拍下来播出去,那至少能给麻川起到很好de宣传作用以前在墨香时市电视台de于飞飞就给le自己相当大de帮助

  “听近地区电视台正想搞一个宣传**先烈de专题片,而咱们麻川县以前不是土匪纵横

  当时为le消灭那几家土匪,人民解放军也付出le惨重de代价这里,是他们用鲜血才迎来解放de

  叶县长如果到处转转,就有可能发现,以前留下de弹孔还是相当多de刚好孙部长要下来,江桃红就跟着一起来le

  听说一起来de还是地区宣传部de一个女同志,说是要搜集一些资料,以便于以后搞专题片宣传**先烈”车红军讲到最后,那脸色也凝重le起来

  “那咱们麻川还真有着悠久de历史,应该算老区、边远县,是应该好好de宣传一下给农媛媛说一声,问问孙部长de事办得怎么样le?”叶凡随口说道

  “要不★我直接到表妹家去瞧瞧,有什么情况也好给您汇报”车红军感觉叶凡对孙明玉部长de事好像很关心,所以也重视le起来

  “也好,有什么事直接打电话给我”叶凡点le点头

  车红军刚走,叶凡直接拔■□通le香港齐天电话,问道:“齐天,那次我跟你说过,在江都省安排一个副镇长de事能不能搞定?”

  “那个还搞不定我齐天还混个毛一个小副镇长,又不是县长江都省省长可是我伯父,老大,你也太小看老弟我◆de能量le如果大哥肯去江都省,我给你弄个县长当当,算啦,你已经是县长le,呵呵……”这小子一脸de得瑟在电话中叫着,旋即问道:“苍井那老家伙考察得怎么样le?“

  “行,能搞定就好最近估计就要去弄le要不你现在就回来,我们去行动一下”叶凡干声笑道

  “不用回来,再说最近我也忙,估计得年底le才能回来一个小副镇长前段时间大哥给我讲过后我就注意到le

  后来有一次我打电话给伯父时正好是郑秘书接de电话,我就趁机给郑秘书唠叨le一下

  他说那个简单,如果什么时候决定le打个电话给他,不用我伯父出面,他自己直接给江宾县de县委书记刘水和打个电话就能搞定增加一个副镇长那个只是小菜一碟,不是什么难事”齐天随口就来le,浑没当回事

  “行估计就在这几天le”叶凡笑道

  “行到时打电话给我”齐天笑道,又问起le苍井de事,叶凡只好把事情给他讲le一遍,这厮立即骂道:“苍井这龟孙子,太不是人le,这么阴de事也做得出来”

  “没事过几天他自个儿会回来de,我看他能嘎嘣出我de手掌心没有?无非是想以此来谈些对自己有利de条件,故意去红沙洲转悠le一圈子这些生意人,都是人精,能多捞点决不会含糊de”叶凡笑道,非常自信

  “看来大哥在麻川日子不怎么好过啊”齐天de语气中居然有一股子兴哉乐祸

  “你丫de,大哥落难le你还得意,是不是☆找抽,要不你给大哥弄上百来万先救救急”叶凡干声笑道

  “打住老大,苍井可是我花le大力气才说动来de至于现款,嘿嘿,相信老大自己有办法,以前在林泉几千万都行,现在去麻川le,几百万还不是小菜一◆碟小弟我现在香港,能给你搞啥款子就是我把工资全捐给你也没几块钱”齐天干声笑着立即挂le电话,不再听叶凡啰嗦le

  “你小子”院子里传来叶凡那愤怒de吼声,可惜齐天早挂le电话

  “唉这作人,真是累啊”叶凡叹le口气,懒散地伸le个懒腰,打le个长达一分钟de哈欠,一屁股坐下躺在le椅子上

  “当猪不累,可惜,只有几个月好活”这厮刚躺下,居然传来一声讥讽般de冷哼声而且,绝对是女子声音

  叶凡心里一愣,暗道,在这麻川县城内,现在周富德躺在le医院,还有哪个敢对老子如此说话,而且还是女de那眼神,自然地朝着门口看着

  随着影子婆娑,不久,袅袅而来一位披着白色风衣de天使般女子脚上白袜子配着红鞋子显得鲜艳无比,圆嫩嫩de苹果脸蛋俏嫩得好像能滴出水来头上梳著着乌光漆黑de通心木髻,里面,几根小鞭子般de头发垂挂在两腮边,越发使她显得格外动人,似乎一颗水蜜桃子嫩鲜得令人流口水

  不过,此女此刻那脸上雕注着de却是满脸de傲气和不屑,甚至,叶凡de鹰眼和相面术施展开来,发现le她隐藏在眼中de一丝丝复杂de莫名恨意

  “怪le,老子躺这好好de,招你惹你啦,怎么会恨我,太诡异le”叶凡心里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嘴里却是没说话,还是那样子,慵懒地躺在竹躺椅上,双眼懒散地,大条地看着那女子

  而且,这厮还故意de,好像在欣赏,抑或是品头论足似de,那眼神,猥琐至极de在那女子身上滑溜着,从脸庞到脖颈,从脖颈到胸脯,从胸脯到腰肢,再溜到小腹部,直到脚下

  “哼叶县长就是这样子尊重女性de吗?”那女子似乎有些愤怒le,狠狠地瞪le某猥琐县长一眼,质问道

  “呵呵,本人在自家大院躺着,无聊de看看天,这个没犯法,没碍着你什么事?

  既然是在自家大院里,眼神猥琐一点也正常比如你在自已房间,即便是脱光le谁能说你没礼貌丢丑什么de

  姑娘,你无意中撞le进来,一哼声就是当猪,到底谁不尊重谁,天下自有公论de”叶凡还是没站起来,淡淡de回着话,浑然当没这个女子在一旁似de

  “牛氓你才脱光le”那女子愤怒le,嘴一张哼le回来,露出le一脸de鄙夷

  “牛氓,刚好相反还差不多私撞民宅可也是违法de,本人没叫你倒是先叫le,可笑,天下有如此可笑de事吗?唉……某人常说,天下,唯女人与那啥de难养也难道真给某伟大人士说中le悲哀”叶凡还之以一脸de漠视

  “你才是小人”那女子哼道

  “小人不小人,关键在于你de心怎么样?无亏于心de做事,别人认为你是小人,那又如何?”叶凡眉毛一抬,露出le淡淡微笑

  “叶县长真是牙尖嘴利,小女子讲不过你,我想问问,这里是不是以前江县长他们住过de地方?”那女子冰冰de问道

  “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叶凡心里一动,感觉这女子有点诡异,心里暗道:“他娘de,要是晚上de话遇上此女还真以为遇上魂鬼中de小倩le,也来个人鬼情未le好像也不错de”

  “江桃红”那女子从牙齿里挤出le这三个字

  “你也姓江?”叶凡故意这样子说道,当然是想探探这女子de情况

  “别误会,我是地区电视台de播音员,是来采访搞专题片de这马家大院就是我们采访de重点对象听说这院子是以前马胡子de妹妹马雨桐住de?当时解放军剿匪时还经过激战”江桃红立马澄清自己,意思叫叶凡别误会,她跟江县长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de如此行为倒是引起le叶凡de注意,暗道:“难不成这姑娘跟江县长还真有一点关系,不然,难以解释她眼中de一丝隐藏很深de恨意何况,为什么如此慎重解释,此地无银三百两啊不过,应该不可能,如果有关系de话车红军早就该告诉我le,难道车红军还不认识前任江县长de千金?应该是我错觉le

  “请坐江姑娘”叶凡收敛le玩戏,拉出一条凳子,笑道,“说句实话,我也刚到麻川,对于这马家大院还真不怎么熟如果江姑娘要le解情况de话我可以安排县档案馆de同志跟你介绍一下”

  “那好”江桃红轻轻■de坐在le凳子上叶凡站起来亲自给他泡茶去le

  “叶县长,你一个人住这里面?”江桃红口气缓和le一些,问道

  “是啊本来想叫几个人一起住,不过,大家都说这里面晦气,不敢来,呵呵”叶凡◇故意又扯le出来

  “晦气,是不是江县长de死,那跟这有什么关系?”江桃红不动声色,说道

  “是啊人死le跟猪有啥区别,这世上哪有鬼神一说”叶凡还是在故意下套,这下子又有所收获,发现在自己讲到‘猪’这个字眼时,江桃红那眼皮子明显de抽*动le一下,好像有些不满样子

  “是de,鬼神de东西谁信?”江桃红淡淡说道

  “所以,江县长上吊死le,他de精神已经消亡,人都去le,不可能还能回来,咱们有什么可怵de,你说是不是de江记者?”叶凡装得非常随意,继续刺激着江桃红

  “嗯”江桃红嗯le一声,转过脸去,好像眼睛里有进沙子le,擦巴le一下不过,叶凡发现她那眼眶里隐约有泪气

  “唉江县长可惜le,英年早逝啊听说是受不le工作de压力上吊le也有人说是贪污受赂,还有人说是找小蜜什么de,要是他能坚强一些,清正一些,正派一些就好le,这人哪,不能太脆◎弱”叶凡刚讲到这里就被江桃红很不礼貌de一声“谁说de”话打断le

  见叶凡有些愕然地望着自己,江桃红立即恢复le平静,说道:“失态le,我是觉得一个人压力再大,也应该不愿意去自杀de,何况江☆ruò”yèfángāngjiǎngdàozhèlǐjiùbèijiāngtáohónghěnbúlǐmàodeyīshēng“shuíshuōde”huàdǎduànle

  jiànyèfányǒuxiēèrándìwàngzhezìjǐ,jiāngtáohónglìjíhuīfùlepíngjìng,shuōdào:“shītàile,wǒshìjiàodéyīgèrényālìzàidà,yěyīnggāibúyuànyìqùzìshāde,hékuàngjiāng县长还是一县之长,能坐上这个位置de人意志力都是非常强de再说贪污受赂,江县长不是那种人,在这麻川县,口碑还是相当好de说是找小蜜,不可能le,江县长为人正派”

  “是吗?你怎么晓得de不过,也许是听说江记者跟孙部长一起下来de,你没跟他们一起吗?”叶凡转移le话题,心里已经有le计较,也不愿意再刺激这位可怜de姑娘le不过,现在也仅仅是有点怀疑

  “噢他们去河对岸le,我对这马家大院感兴趣,就先过来转转le,估计他们也快回来le”江桃红随口说着,瞅le叶凡一眼,又说道:“叶县长,能不能让我参观一下这内宅既然要搞专题,以后说不准还要实地拍摄,先来看看有个打算”

  “行啊我带你到处转悠一圈能给地区电视台de美女主播当回导游,相当荣幸”叶凡故作非常荣幸样子,带着江桃红在内院转悠le起来

  当走进江县长上吊de那个房间里,江桃红伸手在这里摸摸,哪里敲敲,嘴里故意赞◎叹着马胡子那屋子设计得精致,还扯到le古老de艺术等方面不过,叶凡一边随口聊着,那鹰眼可是一直没停止着观察江桃红de

  “有人说江县长是被人谋杀de,我认为这事纯属扯蛋我有个哥们以前在公安部调□查室工作,曾经组成le一个调查组下来调查过此案子

  最后也没发现什么唉……江家人也真是,没事找事干嘛,人死le就死le,还得折腾麻川人民,麻烦”叶凡刚讲到这里,眼神隐晦地发现那手正摸在一张雕花床上de江桃红之手,是拚命地捏在le一格雕花de床花格上,而且颤栗得厉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