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章 叶县长拳打潘书记


  第七百九十章叶县长拳打潘书记

  【2到,感谢贺大将军ZI书友3o2o935o4o46三位大师打赏,有月票的撒几张票,狗子谢啦】

  “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态度?那桃树砍了难道就不可惜了,你不心疼?辜切不论当初该不该种,既然种下了,咱们就得帮他们想想出路一株桃树也要三四年才能成年,一刀下去三四年的精力都白费了,老潘同志,我希望你能端正自己的态度”叶凡口气严厉地批评起潘麻子来,这厮那气势出来还是有点威风的

  不过,潘麻子好像躺在茅坑里的臭石头疙瘩一般,根本就是又臭又硬的,哪把叶凡这个黄口儿县长给放在眼里,一听说晚上要吃进去三四千块,这厮早就肉痛得快跳脚了

  再加上根本就不想开会,所以,立即也是冷冷反嘴道:“我老潘的态度全麻川人民都晓得,这个不劳叶县长来端正”

  潘麻子的态度相当的冲,明摆着这是不给叶凡面子了,而且,隐隐的叫起板来

  “你的意思是我还没资格来端正你的态度是不是?”叶凡脸上习惯性的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这笑容,齐天最清楚了,铁定是某人要倒霉的前奏曲

  “哼我是党员,而且有着十几年党龄了,受党管”潘麻子斜了叶凡一眼,好像来气了

  “这老骚包,还真来jìn了,这话啥意思,不是明摆着告诉老子这县里谁代表党,当然是周书记了老子这县长还管不了他了,不打压下去老子就得卷铺盖走人”叶凡心里想着,感觉心里一阵子毛燥,‘嘭’地一shēng巨响,重重地拍在办公桌上

  冷哼一shēng道:“接受党管就好,我是县委副书记,在周书记指示下看来不得不端正一下你的态度了”叶凡重音叫了一shēng,转身冲一旁的蔡乡长说道:“潘宏礼同志不服党的安排,从现在起停职反省,金桃乡乡党委书记一职暂时由你代替着什么时候反省好了,深刻地认识到了自己错误,什么时候再说”

  “你还没那资格停老子的职,什么东西?”潘麻子暴怒了,仗着地区○和县里都有人衬着,桌子被他一拍,嘭地一shēng巨响,那牙杯被他扫落在了地下,叭地一shēng碎成了一朵暴怒的花儿这厮怒目圆瞪着叶县长,那目光,绝对是要噬人一般

  “老潘,注意着点”这时一旁的☆蔡乡长看不过去了,拉扯住潘麻子手臂劝道,门口和走廊上堆满了看热闹的乡政干部,一个个伸长了脖颈,全都有些傻眼了

  想不到叶县长会去触潘麻子的霉,要知道潘麻子不但县上有个党群书记韦不理跟他亲如兄弟,而且地区可是有人撑着,相当亲的亲戚,就是周富德书记也得卖他三分面子这叶县长,估计是不晓得潘麻子的关系,这下子真是大条了

  “滚开,你子算个球”老潘狂怒了,为了在手下面前挣回面子,一把大力之下☆推得蔡乡长一个歪斜撞在了墙上,那金边眼镜都给撞得飞弹到了地下变形碎了脸上也被眼镜那锋利的边角给划了出了一条长长的血槽,刺目的鲜血也给流了出来

  “格娘老子的,你还真显摆上了是不是?还敢行凶打人◆”随着叶凡的喝叫shēng,‘叭’地一shēng好像是耳光shēng传来,走廊止看热闹的是震惊了,好像是潘麻子被叶县长扇了一耳光,而且,那耳光还是相当的干脆,脆shēngshēng的传得老远,连楼下干部们都听见了,以为上面生地震了什么的

  金桃乡党政办主任江有道同志吓得身子骨一啰嗦,见老潘同志被叶凡一巴掌给甩得居然跌倒在了屋角的沙上

  那额角擦在墙上顿时就鼓起了一个旺仔馒头,不过此馒头是青紫色的,算是特别产品

  赶紧冲上去扶起了他,正想劝走时老潘从沙上爬将了起来,一抬脚,踢得江有道同志蹲在了地下,好像是被踢中命根子处了,不知废了没有

  要知道潘麻川子年青时还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而且还是侦察兵,绝对有几下子的金桃乡那些个混混头子在私下里全叫他潘哥

  这厮踢开江主任后,随手抓起屋角的一把鸡毛掸当红缨枪,那腿一弹,昴足了jìn力,从空中一把劈扫向了叶凡,○架势作得还是相当标准的

  “县长心”从人群里挤进来的农媛媛一见,那脸立即白了,不过很勇敢地扑了上去,想去抓老潘的鸡毛掸

  不过老潘的确敏捷,左腿一抬,农媛媛中腿了,因为惯性作用,给踢得★往窗户口扑去那窗户可是张得大大的,要是没人抢救的话也xǔ农媛媛这壮家妹子会来个优美的跳水动作给扎进楼下大路上了

  叶凡一见,冷哼一shēng,全武行上演了,身子往前一晃把农媛媛给抱了回来

  随腿一脚踢得咔嚓一shēng响,潘麻子顿时像一只被抽了筋骨的蛇一般瘫软在了地板上,那骨裂的shēng音好像大家都听见了

  “叫派出所的同志来,先铐起来如此行凶,差点闹出人命的顽劣之辈”叶凡冷冷地扫了走廊上那些家伙哼道

  牛所长牛gāo马大,满头大汗地挤了进来,扶起潘麻子就要走

  “没听见话吗?是铐,不是扶对于这种丝毫不顾及党的形象,像地痞混混样的人不用客气”叶凡哼shēng道,那县长架势作足了,吓得牛所长瞅了瞅叶县长,又瞅了瞅已经没有力气瘫在地下如死狗般的潘麻子,很是为难

  这老潘的虎威还在,牛所长还是相当怵的不过对面又是叶县长,虽说此人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年轻,但人家是一县之长,那股气势也不是自己这个所长所能抵挡的

  “怎么?这所长不想当啦?”叶凡一屁股坐在转椅上,冷冷哼了一shēng

  “丁当”一shēng响

  牛所长再没犹豫,县官不如现管,虽说潘麻子地区和县里都有人,但现在先得保住自己的位置再说

  人家叶县长连老潘这种牛人都敢叫他停职反省,而且是又踹又踢的,现在还要铐起来,自己这所长根本不及人家法眼的,捋帽子那还不是嘴一张的事

  所以,牛所长没再二话,铐起潘麻子直往派出所而去

  “好了,通知下去,准备开会,给大家说一shēng,今晚不允xǔ任何干部缺习,没有正当的必不能来的理由的给记过处分”叶凡冷煞煞地扫了蔡乡长一眼,这时党政办的一个女同志赶紧拿了纸巾给蔡乡长擦着

  不过,幸好还不算太严重,就额角被划拉出了一条较长的口子叶凡却是一脸关心,说道:“则民同志,还是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该缝■针的要缝上,不然,这额角可是一个人的脸子,留下后遗症什么的破了相就麻烦了以后,这金桃乡还要你来挑大梁的”

  “叶县长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是在暗示我,以后这金桃乡要我蔡则民来挑大梁,那不是说我能坐★■针的要缝上,不然,这额角可是一个人的脸子,留下后遗症什么的破了相就麻烦了以后,这金桃乡还要你来挑大梁的”

  “叶县长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是在暗示我zhēndeyàoféngshàng,búrán,zhèéjiǎokěshìyīgèréndeliǎnzǐ,liúxiàhòuyízhèngshímedepòlexiàngjiùmáfánleyǐhòu,zhèjīntáoxiāngháiyàonǐláitiāodàliángde”

  “yèxiànzhǎngzhèhuàshímeyìsī,nándàoshìzàiànshìwǒ,yǐhòuzhèjīntáoxiāngyàowǒcàizémínláitiāodàliáng,nàbúshìshuōwǒnéngzuò上潘那位置……”这厮心里却是暗暗欢喜,顿时是精神百倍,连额角的伤痛都给忘了,潘麻子的不理智行为估计此人在这金桃乡是没戏呆了

  他一走,那自己不是就有希望了这个时候,蔡乡长倒是希望刚才老潘下手重点,才能突出自己的英勇,显现出潘的狰狞

  现在的潘麻子,在蔡则民眼里就是潘了人这个东东,看法变了,思路变了,位置变了,连称呼都给改了

  当然,蔡则民这个时候只能先在心里过过嘴瘾,现在,还只是个苗头

  这厮那腰竿挺得笔直,立即表态道:“县长,我不碍事,擦一下就行了,一点伤,不用去医院,不能担搁了布置会场”

  “谁说的快去,叫医生给整好一点,别破了相,我还希望看到一个文◆质彬彬的蔡乡长呢?呵呵……”叶凡脸一板说道

  “奇怪,这伤明明能对付得过去,刚才擦了一下好像血也少了xǔ多,叶县长为什么一定要我去整好点,而且那话啥的,难道有深一层意思?”蔡乡长心里捣鼓开了,○突然身子骨一震,暗道叶县长这是在暗示咱啊老子就是个猪头,怎么连领导的意思都没领会出来

  今天既然潘麻子跟叶县长闹开了,我如果受的伤越重,那不代表潘麻子犯下的罪行就越重吗?潘啊不潘,怪不得咱狠心了

  叶县长是在借我的手排除……

  不想了,蔡则民赶紧装着十分疼痛样子捂住了自己额角,当作叶凡的面大shēng唉哟出shēng了,而且叫得还挺惨的,整座楼都听得见

  而且,蔡则民为了充分领会叶县长旨意,乘着用纸巾擦额角的机会,偷偷地往下用自己的指甲狠命的一捋一抠,那本来不长的伤口这下子被蔡则民同志那留有两个多月的尖利的指甲划拉了一下,绝对又长出好几厘米长的口子来了

  那鲜血,顿时就痛了出来,顺着手指头就流了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