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四章 惊动地区


  第七百八十四章惊动地区

  【1dào,熬夜,一觉睡dào了现在,本章7千字大章求月票感谢小子你行自由自在的老宅男yangni三位大侠打赏】

  给这位受人尊敬的老前辈和叶凡那么一鼓动,后面群众也在口袋里七摸八找了起来渐渐在,在乡政府干部和学校老师带头下,一个临时头,场面浩大的捐款活动开始了

  当然,背地里也有不和谐的声yīn响起,只听一个声yīn道:“哼当领导的就懂得骗这些善良、无知的乡民,叶县长肯出二千块,你说那二千块他怎么处理?”

  “不可能自己掏腰包,那个,老子屁都不信?二千块,差不多快一年工资了

  在咱们麻川,土豆才一毛钱一斤,搞头鸡吊子爽啦15块钱就能解决掉

  这二千块,能办多少事儿,能搞多少娘们?我估计这边他掏了二千块,明天一回dào县里转手白条子一张不就解决了

  现在的领导,捐的钱全是作秀,还不是国库的钱成就了他们的光辉善举”另一个声yīn小声调侃道

  “不过今天好像是临时头发动起来的,也许还真是捐的叶县长还真不简单,这些穷不拉叽的乡民都给他鼓动得自掏腰包了要知道平时这些人连吃点肉都不舍得,今天,你看,有的人也捐了几百块咱们这些小干部就惨了,不捐点肯定是不行了,刚才牛书记发话了”先前那声yīn有些佩服样子了

  “几百块算个球,那些都是咱们乡有头有脸的人人jiā背后的黑手不知赚了多少

  捐几百块还不就几包烟钱的事,倒是这那些乡民还不错,就像上街那个李阿四,我知道那jiā穷得丁当响,刚才居然扔进去了50块,还真扔得下手啊

  不过,咱们捐点意思一下就行了,牛书记不是说了,捐10块是捐捐100块也是捐,关键是要有这个心意,咱们也算是心意dào了是不是,呵呵……”后来那道声yīn捂嘴上笑道

  “这些傻乡民,估计děng下回去后人一清醒过来得大骂娘了,嘿嘿嘿,不过你小子就缺心眼了,10块能捐吗?猪啊”先前声yīn老气横秋教训道

  “牛书记不是说了10块也能表心意,咱们一个月就二百块钱,10块不错了,那可是能买一百斤土豆的?够咱jiā老婆吃上半个月了”后来声y★īn有些不解地说道

  “买个球?你傻啊牛书记人jiā那话里讲的有道道的你个傻蛋”先前声yīn不满地训叱道

  “有啥道道?”后来声yīn相当谦虚样子,问道

  “虽然牛书记说了10□★īn有些不解地说道

  “买个球?你傻啊牛书记人jiā那话里讲的有道道的你个傻蛋”先前声yīn不满地训叱道

  “有啥道道?”后来声yīn相īnyǒuxiēbújiědìshuōdào

  “mǎigèqiú?nǐshǎāniúshūjìrénjiānàhuàlǐjiǎngdeyǒudàodàodenǐgèshǎdàn”xiānqiánshēngyīnbúmǎndìxùnchìdào

  “yǒushádàodào?”hòuláishēngyīnxiàngdāngqiānxūyàngzǐ,wèndào

  “suīránniúshūjìshuōle10◇块,你看看,乡里干部,敢捐10块吗?人jiā叶县长都掏出2000块,孙部长掏了300块,县政府办农主任掏了150牛乡长自己也掏了150,胡乡长一样的咱们这些当兵的,没有50你小子就děng着被牛书记,▲胡乡长记挂上要是给两位头头记挂上了,你小子就děng着蹲一辈子的冷板凳”先前声yīn倒是经验老道

  “那怎么办?牛书记是国库掏钱给他作秀,咱们掏的可是自个儿掏腰,50块啊,那得买多少土豆,够老了啃上几个月了**这都什么世道咱们这些虾米,还咋活?”先前那略显冲动声yīn小声骂了起来

  “这就是领导艺术懂吗小子?以后跟哥学着点今天得好好表现,让牛书记和胡乡长知道在靠山屯子乡还有你这么一号人如果真让孙部长瞧上眼了,你小子就děng着发达了,哈哈哈……”先前那声yīn得意哼道

  “给叶县长瞧上眼了不是厉害哼,黑的都能说成白的,死的也能给说活了不过,张哥,你说说我真捐了200块能不能在牛书记眼里挂上号?唉老子一个多月工资就这样没了”后来那小伙子肉痛不已,

  “傻蛋,绝对不能捐200块,牛书记才捐了150,胡乡长也一样的你捐200块,那是什么意思?”张哥骂道

  “那是,抢了他们风头,老子砸了一个月工资照样子被打入冷宫”小伙子小声说道

  “总算明白了一点,所以,你得过100块,但不能过150,就捐145块这样,既显得你有爱心,又不会抢了牛书记胡乡长风采◇”张哥得意地提点道

  “唉想不dào捐钱也这么有门道,拿捏不当还得倒霉,拿准了也许时来运转,小弟我白活了”小伙子佩服不已的叹息道

  “官场啊,这潭水深着呢,你小子就学着”张哥干声笑道,■得意不已

  麻川县委大院一号办公室那门被一个急匆匆赶来的身影给推开了叭地一声响把正低头扫描文件的县委书记周富德惊得抬起头来,吼道:“我说老马,你轻点行不行,都这么大人了,还像个毛头青年,毛里毛燥的”

  “老周,发生大事了”县政法委书记马云钱也顾不及了,直接喊道

  “啥事?”周富德倒是点尘不惊,瞥了马云钱一眼,慢吞吞地搁下了件,脸上愕然一闪而逝

  “叶县长去靠山屯子被几千乡民围攻,听说打起来了乡政府全体干部和三个民警都赶过去了,不过,不抵事儿现在也不知死人没有,我刚接dào县局同志汇报,说是吴局长带着全局干警赶去了你没看见,前面两辆警车拉着刺耳警报,后面跟了七八部●拖拉机,嗵嗵嗵加上呜呜声,街上早响成一片了,麻川的天好像都要变了”马云钱当然尽量夸大事态的严重性

  “原因查明没有?”周富德那眉头也略为皱了皱问道

  “听说是叶县长欺负一个漂亮女人,估★计是那女人受不了啦不让欺负,结果叶县长立即就甩了她**掌

  那女人小孩子跑出来拉扯着,后来女人丈夫从病床上爬起来抡起锄头要砸人,又被叶县长给踢倒在地

  后来局势一发不可收拾,全面失控了,一大帮乡民看不过去了,立即赶了过来,手里拿着锄头,砖头,木棒什么的一片喊打声唉,我是担心叶凡同志的生命安危啊这事闹下去就不得了啦,周书记,得立即往地区汇报,请求上级领导调出武警下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马云钱那脸一片凝重,似乎很关心叶县长生命安危似的

  “哼你这货会关心叶县长那才怪估计那话里十成中有一成真就算不错了大庭广众之下叶县长再贪色也不敢去欺负一女人,还什么漂亮女人靠山屯子那旮旯地方还有啥漂亮女人,穷得丁当响又没好衣服穿,一个个全像蓬毛鸡一般的野鸟换作你老马还差不多,什么货色都干……”周富德心里感觉好笑,斜了马云钱一眼,不过,这厮脸上也凝重了起来

  冲秘书喊道:“小周,立即接通靠山屯子乡,叫牛天星跑步来给我说说情况交待下去,一定要保护好叶县长的人身安全,要是叶县长受dào一点损伤,我捋了他们帽子麻痹的,这都什么事,烦什么来什么?还有,尽快联系上吴彤,快点赶下去平息暴*”

  “那周书记,地区那边要不要上报听说有好几千人,这可是群体性的大事件,平时几十个人闹事就是大事件了,几千人那可算是特大事件了

  我怕即便是县局那百来号人下去也不抵事儿要是死的人多就麻烦了,如果报了,以后即便发生什么大事上面也会酌情处理的不然,知情不报,听说叶县长可是庄书记亲自点的将,从墨香那边拉过来的

  庄书记的愤怒可不是咱们能担得起的”马云钱这货也不知安的什么心,反正一心想把事往地区捅,自然是越闹越大,把小叶县长搞得像茅坑里的臭石头那就差不多了

  “别急,再děngděng看,坐下”周富德自个儿早站了起来,轻轻嗑了嗑桌子,叫马云钱坐下别在那晃悠,不然眼晕心道:“你这货,就知道给老子添乱这事报地区还了得,老子不是自找麻烦”

  “好,周书记,我可是向你汇报过了,这事要是……”马云钱又逼了过来,他的意思周富德哪有不懂的道理

  “狗日的,这货就懂得推脱责任你向我汇报过了,děng下我不上报发生什么事了你狗日的就全往我身上推了,打的好算盘想不dào这头笨猪也会聪明了起来,最近是不是吃过啥开灵智的圣水啥的没有……”周富德心里直骂着,瞅了马云钱那瘦瘦的身板一眼,觉得这厮怎么越来越令人讨厌了

  作为县里堂堂的政法委书记,遇事一点沉稳心理都没有哪像领导公检法系统的头面人物那身板,也是虚得能飘起来,估计全给女人那骚尿坑给掏空了

  这些年来,要不是看在他老祖宗马胡子面上,要不是看在这货铁心跟着自己的份头上,早一脚给踹进大牢吃牢饭了,还让他在这里晃悠个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周富德那双手在电话机上僵硬的悬空着,好几次都差点都要按上去了

  说句实话,他心里也有些忐忑,毕竟麻川县人的凶悍他是知晓的,因为他自己就是那类人

  麻川县那些乡民们,都传染了以前土匪的优良传统,好多都是土匪留下的种

  所以其骨子里都溢着一股子匪气真惹毛了他们,火起来啥事不敢,杀人放火,他们才不管你县长不县长的,根本就没有一个政府观念

  当然,现在建国多年了,脾性自然也是被消磨去了不少但其中还是有一部分人那种本性还是存在的,不得不令周富德心怀忐忑

  正在他决定上报时那电话却是自个儿刺耳的响了起来

  “我是雷鸣怀,立即调出武警,叶县长要是受了伤害,我拿你是问,哼”地委副书记雷鸣怀那略显焦燥的声yīn从电话里头传了过来,如一声炸雷差点炸蒙了周富德

  “是雷书记,我……我正准备汇报,我立即下令”周富德也慌乱了起来放下电话后挂了一系列电话下去,下达了一系列指令

  干完这些后那双寒目是如利剑一般刺向了身后的马云钱,冷笑道:“厉害”

  “老周,噢不,周书记,这事不是我干的我不正请示你吗?”马云钱瞬间明白了周富德那能扎死人的眼神啥意思了,敢情人jiā以为把事给捅dào地区是自己干的

  这厮当然慌了神,这个被县委一号记挂上可不是什么好兆头的所以,又是赶紧解释道:“老周,你还不相信我这个人吗?我这人虽说没干多少正事儿,但说害周哥你的事绝不会干的咱们县这么大,县里情况你不是不清楚发生这么大的事,估计几个常委都晓得了”

  见马云钱目光清澈,不像说谎,周富德叭地一声把茶杯给扫落在了地板上,哪碎片立即四散而且逃,这厮土匪气十足,嘴里吼道:“dào底是哪个咋种干的给老子晓得了定要拔了他这身臭狗皮龟儿子的,这事能乱报吗?还显得不乱吗?党的干部,这些干部就是阴谋叛乱份子要是搁着老子那脾气,早就该抓起来枪毙了”

  周富德其实有点分不清叛乱份子跟坏份子或者说是跟对手的区别,因为周富德文化低嘛一出嘴就把捅事者盖上了叛乱份子那顶天大的可怕帽子,不可谓不可笑了

  电话又响了

  “周书记,我是牛天星,刚才围攻叶县长的事纯属wù会了,叶县长是好心……”牛天星气喘吁吁跑进学校打了电话,把事情快汇报了一通下来

  “你说叶县长正在大搞捐款活动?”周富德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想不dào这个年轻人一下去就搞出这么大阵仗来,捐赠款子也会搞得这般的刺激鲜,差点满城风雨了

  旋即拔通了地区电话,把情况给雷副书记汇报过后又给拔了一通电话,当然是调回武警、撤回检查院的一伙人děng一些骚包事了

  “政治上是一点都不成熟啊要作秀就作秀嘛你一个县长,刚来想赢得一些名声也无可厚非,可你不能不向县里领导汇报啊搞出了这么大个乌龙出来,连地区都惊动了,地区领导会怎么看咱们县里领导啊这给咱们县造成多大的被动啊……”马云钱这厮又在一旁捣鼓开了,嘴里说着县里领导,其实那个明摆着指的是周富德嘛

  叶凡是县长了,堂堂的正处干部,能称得上他领导的县里领导,除了周富德这个县委书记还有谁?难不成叶县长还得在马书记领导下干工作

  周富德当然明白这个理■儿,皱了皱眉头,哼道:“不成熟,你成熟啊你捐二千块给我看看,哼哪儿来滚哪儿去,别我这里毛燥,烦人”

  周富德像赶苍蝇,摆了摆手望着马云钱那远去的背影,周富德那脸上的那条长蚯蚓样伤疤特别的显目 □■儿,皱了皱眉头,哼道:“不成熟,你成熟啊你捐二千块给我看看,哼哪儿来滚哪儿去,别我这里毛燥,烦人” ér,zhòulezhòuméitóu,hēngdào:“búchéngshú,nǐchéngshúānǐjuānèrqiānkuàigěiwǒkànkàn,hēngnǎérláigǔnnǎérqù,biéwǒzhèlǐmáozào,fánrén”

  zhōufùdéxiànggǎncāngyíng,bǎilebǎishǒuwàngzhemǎyúnqiánnàyuǎnqùdebèiyǐng,zhōufùdénàliǎnshàngdenàtiáozhǎngqiūyǐnyàngshāngbātèbiédexiǎnmù
  “dào底是谁干的?”蚯蚓在脸上蠕动着相当的吓人

  连中午饭都没来得及吃,正在点钞票时外面突然撞进来几十个公安干警

  当时,吴彤接dào靠山屯子乡政府的通知说是闹了个wù会时□车已经离乡里面不远了,也就开了过来

  听说叶县长正在组织捐款建校,所以带着干警都来了,一个个也加入了进来

  最后在兰八公和一群村民监督下,点清了钞票现场三千多名老百姓都捐了钱,多的几百块,少的一块或者五毛钱的都有

  有些同志太抠门,不想捐,不过,立马就被一旁的群众发现,立即骂开了,所以,有些个没钱同志也都借钱捐了不捐就怕被一旁的群众们给撕了叶凡倒的这次捐赠,倒变成全民捐款大建校了

  最后一合计,倒也捐了一万多块

  “乡亲们,同志们,公安干警们,孩子们我在这里代表县委县政府,谢谢你们了这里已经有了启动的一万六千八百三十二块五毛钱资金

  虽说离100万的目标还差得远,但我们的党曾经说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解放前,咱们的**根据地不是也是从一个开始发展dào后面解放了全中国吗?

  所以,有着你们这么多有良心的老百姓和干部们支持,我有信心重建楼

  我在这里给大jiā一个明确的答复,县里决定给15万乡里出五万合起来就有20几万了明天我交待分管教育的领导去地区跑一跑,不过,估计还差几十万

  难道学校就不建了,不肯定得建乡亲们,希望大jiā能投工投劳

  减少劳工费用,这样子估计工钱也能节省下一笔不小的开支……”叶凡翻动着他那三寸不烂之舌,把老百姓们鼓动得热血沸腾在兰八公的带头下,大伙儿承诺,每jiā每户按人头出白工,也就是不要钱的工,白干嘛,所以叫白工

  “同志们,乡亲们今年辍学的孩子们题解决了,那明年呢?你们想想该怎么办?难道长期下去都这样吗?在这里我立即甩句话出来,明年再这样子我不管了,你们也别说我这个县长不负责任什么……”叶凡又拓开了思路,自然大有深意的

  “是啊叶县长,下个学期咋办?”这时一个乡民忍不住问道

  “还得靠自己是不是?咱们总不能永远伸手向别人要钱是不是?所以,自给自足,自己想出法子才是最重要的,这就需要我们大伙儿都开动脑子,想一些能赚dào钱的好法子”叶凡笑道

  “活计倒是有一些,就是咱们麻川的路太差了,外地人不肯进来,咱们的东西也难运出去

  叶县长,我去年就收了一批山货,可是一děngdào运出去,早就坏了

  白白亏了一笔钱,害得小德今年差点没书读了,现在还欠着一屁股债,我还是个爷们吗?

  这路,就是咱们麻川的吃■人老虎”先前的那个病汉子朱回肠痛心地喊道,话语中有些哽咽着了

  “没错,人jiā称咱们麻川去外界的天车山为天墙,咱们就得要有愚公移山的精神才行乡亲们,我在这里给大jiā透个底子,天墙必须得打破☆,至少目前来说,那才六米宽的路就得拓宽成8米甚至10米才行改平改好一些,就能引来金凤凰了当时,如果县里真有机会修改这条路时,我希望大伙儿能助县里一把,投工投力,你们愿意干吗?”叶凡这厮终于引dào了正途上

  “愿意,干了,**,不干就得死路一条”群众又沸腾了

  “不过,丑话讲在前头,dào时县里只管饭,其它被子工具都得自带,而且没有一分钱补贴你们能做dào吗,能做dào的话我也豁出去了,总得弄点钱回来破了天墙”叶凡拿着那个半导体大声喊着,声震如雷

  “干了,我们不要钱,只要路……”

  “**嗓子都差点喊哑了,今天总算是收dào了点效果”叶凡心里摇了摇头,苦涩着呢不过,也有小小的一丝得意

  回dào乡政府,吃了餐简单的午餐这时农媛媛凑叶凡耳旁嘀咕道:“叶县长,好像您忘了向县里说说这里的事?”

  “嗯我还真忘了”叶凡心里一震,赶紧打起了电话,把这边的事捡重点给周书记汇报了一遍下来

  “叶县长,你今天闹出的阵仗可不小,地区雷副书记都亲自来电话指示我调武警了保护着了,唉……”周富德话语中略显不满

  “对不起周书记,我会向雷书记解释清楚的”叶凡道了个歉,脸上一下子阴霾了起来,嘭地一声,放电话的桌子吱嘎响着,吓得站门外的农媛媛脖子一缩不敢进来了

  “狗日的,这dào底是谁干的?”某人吼道

  “要做点事他娘的就这么难吗?不做事的专门搅局,搅得最后人人都不做事了,这什么世道?”

  想了想,叶凡查dào了雷副书记电话,把这里发生的事详细汇报了一遍

  接着又挂了电话给庄书记,庄书记倒没说什么,只是安慰道:“小叶,别怕别人闹,别怕别人讲,别怕事闹大

  你干好自己的事,问心无愧就是了,天大的事总会查清楚好好干,我要的是成绩,动作大点,幅度大点,没关系

  离年底不dào一个月了,你得抓紧点◇这年一过,干部们的心就玩懒了,得一鼓作气

  既然乡民们的势气已经鼓了起来,就不能懈怠天时,地利,人合,讲的是古代的用兵之道,你已经做dào了人合这一点了”

  “我明白了庄书记,我想,要★解决麻川的经济发展问题,首先就得打破天车山脉那堵天墙

  路太破了,行车时连我都提心吊胆的,就怕摔悬崖下去了听说过天车山公路的车子每年都得摔下去十来部

  我不想再看dào这么多的孤魂丧命了当然,一步登天不可能的,我想,能不能鼓动全县老百姓出工出力,咱们政府每天出伙食,卖些炸药来,自已动手,先把进入咱们麻川的天墙给拓宽整平一些

  不然,何谈引资最近我联系了个大客户,他说是准备在靠山屯子投上一千万左右,就是那路,人jiā说以前dào过天车山,车开dào半路就不敢下来了”叶凡其实是孤注一掷了,齐天给他说的小日本商人的事根本就还没个影子,这厮故意抛出个绣事去的

  无非还不▲是想从庄世诚这个地区一号手中捞些修路款子

  “天车,天墙,那路我知道,不过,地区有地区的困难每年的修路费你们麻川拿得最多了,排在全地区各县区之首

  我再另外拔款子给你的话那就说不过去了▲,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不能太厚此薄颇了

  德平,不光只是你们麻川穷咱们整个地区经济发展都不怎么好,要钱行,你自己想办法去

  再说,我把你从鱼阳拉过来,你得继续发扬你那化缘大师的光辉才行

  不能说在鱼阳你能弄dào三千多万的无偿捐赠,在麻川,你难道一千万都搞不来?

  我想,有一千万,加上麻川人民投工投劳,天墙,也不过才一百多公里,应该能拓宽许多,整平许多了dào时修好了路,我来给你剪彩”庄世诚话语诚恳,但想从他那里掏钱,那是一个子儿都没有

  “这老狐狸,抠门dàojiā了,一个子儿不出反将了我一军,叫老子又去dào处讨钱,真成叫花子了”叶凡心里骂着

  嘴里说道:“庄书记,麻川跟鱼阳的情况不一样,以前能弄dào三千多万,那是因为种种巧合和一系列的机缘造成的人生,哪能天天都有这种好机缘就像我有幸遇上了庄书记您似的如果天天遇贵人,那我还不得早发达了再说,以前的老客户人jiā钱也捐了,厂也投钱了,总不能再厚着脸皮重复叫人jiā捐?那个,太那个了”

  “这小子,谁说他爽直,这不,逮dào机会就拍上马屁了”庄世诚心里笑道,嘴里却是和蔼说道:“机缘这个东西也讲不来的,你在鱼阳能有机缘,难道在麻川就不能碰上机缘了其实,好多机缘都是靠自己创造才出现的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至于说修路嘛,我给你30万块炸药就行了,其它别讲了再讲这30万的炸药都给黄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