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一章 惹事生非


  第七百四十一章惹事生非

  【第10累死俺了,人为财死,鸟为死亡难道讲的就是狗子这厮,唉,兄弟们能多砸点月票就算是给狗子的一点……】

  “贺哥,能不能找个由头,惹那家伙一下首先申明,只是惹一下,千万别过火”叶凡叮嘱道

  “惹他,那不是自找麻烦”贺海纬不明白,问道,“再说,虽然咱们人多,但军队的人说句实话,很不好惹那些人,一有事一窝子都会出来,而且,护短意识特别强烈”★

  “我有用”叶凡干声笑道

  “行那个好办,那家伙个厕所再来逛逛,今晚不撤人他就要硬撞了,倒不用我们惹,说不准就能冒出火来当然,他真不冒火的话那咱们就让他冒点火,哈哈哈……”贺海纬也是◎★

  “我有用”叶凡干声笑道

  “行那个好办,那家伙个厕所再来逛逛,今晚不撤人他就要硬撞了,倒不用我们惹,说不准就能冒出火来当然,他真不冒

  “wǒyǒuyòng”yèfángànshēngxiàodào

  “hángnàgèhǎobàn,nàjiāhuǒgècèsuǒzàiláiguàngguàng,jīnwǎnbúchèréntājiùyàoyìngzhuàngle,dǎobúyòngwǒmenrě,shuōbúzhǔnjiùnéngmàochūhuǒláidāngrán,tāzhēnbúmàohuǒdehuànàzánmenjiùràngtāmàodiǎnhuǒ,hāhāhā……”hèhǎiwěiyěshì干声笑道,看来也不是盏省油的灯

  “行你最好不要出面,让卢局长跟他切磋一下”叶凡笑道

  “卢局长,他那个级数可是差得太远人家是大校,至少也得找我这样的人切磋才行,就怕卢伟引不起他兴趣”贺海纬若有所思,笑道

  “呵呵……没事,卢局长不是担任外围吗?不让人撞进来正是他的职责”叶凡淡淡笑道

  “行他不行时我再上”贺海纬干脆地说道,旋即又有些好奇,忍不住问道:“兄弟到底想干□什么,人家是军中大校,跟咱们地方不沾边而且,如果地方跟军队有事纠缠的话国家一般来说会倾向军队的”

  “这个,我自有用处,你保密就是了”叶凡挂了电话,又跟卢伟商讨了一番这厮立即兴奋了起来,像吃了☆●*药一般,嚷叫zhe一定会把火燃大燃得熊熊的,倒是吓了叶凡一跳

  “山蛋蛋的一个个全是好斗份子”叶凡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卢秘书长,你既然来了咱们鱼阳一趟,总得让你发挥点作用是不是伟仔◇,别怪大哥阴,得利用你一下了不过,对你来说说不准还有点好处”叶凡在卫生间干声自语zhe

  这厮坐在马桶上想了想,笑道:“京城梅家还欠我人情,那个梅盼儿,好像是‘江南传媒集团’总裁,也该是你派上用场的时候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嘛”

  旋即打起了电话,“梅总你好,我是鱼阳的叶凡,没打挠你?”

  “叶凡……”电话那头的梅盼儿慵懒的躺在床上,嘴里念叨zhe,一时倒真想不起叶凡其人来了

  “呵呵,前次,那个给你家亦秋用何首乌治伤的那个”叶凡老zhe脸皮,干声笑道

  “噢是你呀叶先生,你好”梅盼儿终于想起来了,心里一动,估计这家伙找上门来绝没有什么好事

  不过此人听梅亦秋那丫头说是来头还不小,他自己倒没什么,一个副县长,不过听说亦秋的领导铁占雄是他的拜把子铁竿兄弟

  不得不引起梅盼儿的重视了,不然,凭叶凡一个副县长那寒酸身份,估计掌控zhe梅家近亿资产的梅盼儿绝不会拿正眼瞧一下小叶同志的

  “呵呵呵,是这样的,梅总你是江南传媒集团老总,想托你办件事不知能否行?”叶凡打zhe哈哈,开始套近乎了

  “叶先生你请说”梅盼儿虽说此刻极不想接电话,但也打起精神头,客气的说zhe

  “鱼阳县发生了一件还算得上事的事,昨天……”叶凡把舞月山庄的事有选择的性的挑了一些讲了出来

  “叶先生的意思?”梅盼儿并不一口承诺下来,估计也在摸叶凡的底子

  “想必梅总旗下应该有一些影响力不小的杂志社或报刊发行部门或者说梅总是传媒业老大,有结交那方面专业人士……”叶凡问道

  “来了,终于谈到正点子上了,原来如此,想借我的手拿那事说事……”梅盼儿心里有些不屑,但嘴里还是略显自得,说道:“那当然,作为江南传媒集团,旗下没有这些部门还怎么搞宣传尤其是现在信息业如此发达的今天,不掌握第一手信息还怎么做生意是不是,不过叶先生,有话你直说,咱们就不必绕弯子了……”

  “**,逼我亮底牌,你明明知晓了还要我说,真他娘的是揣zhe明白装糊涂这女人,不简单,难怪年纪轻轻就能掌控梅家那么大的江南传媒集团公司”叶凡心里腹诽zhe某女人

  嘴里干脆直说了,“我需要你们把此事传出去,用报刊就行了而且,度要快,最好是明早就能见报这事绝对真实,你们也无需担心什么”

  “行咯咯咯,叶先生这个忙我们能不帮吗?而且,即便这事子虚乌有,我们照样会登的,包准明天见报”梅盼儿突然媚笑开了,那格格的笑声笑得远隔他几百公里的小叶同志心里有些酸麻麻的

  “又是一妖精”叶凡没忍住,坐在马桶上捂住电话骂了一句,“这女人,帮我一件事意思是要我记住她是在还梅家欠我的情有些亏本了,这么件小事换前次那大事,不划算……”

  叶凡有些肉痛,跟角抽搐了几下自个儿摇了摇头

  “还有报刊一印出来通知我一下,我会叫人来取走一份的”叶凡又叮嘱了一句

  “小事江南都市报,影响力绝不下你们南福的省报当然,省报是正规发行单位,是由省委宣传部控制的我们江南都市报比较注重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比如某官员找了小蜜,某名人的特殊嗜好,某处又发生了什么……咯咯咯……当然,那影响说不定大,老百姓最喜欢这个了”梅盼儿调侃样笑道

  “谢谢”叶凡**塞出两个字就要挂电话

  “慢zhe叶先生?”梅盼儿突然喊道

  “有啥◆事梅总请说”叶凡淡淡问道

  “就是我家那侄儿天杰,说是想跟叶先生学两手,不知能成不成?”梅盼钱倒显得慎重了起来

  “不成梅大小姐的师傅不是峨嵋的尘月大师吗?她比我强得太多了我这小手艺学◎来干嘛,没什么用打几只野猪还行,呵呵呵……”叶凡心里暗生警惕,嘴里淡然笑zhe

  “那算啦以后再说”梅盼儿挂了电话,哼声道:“架子还不小,不就拳头大点吗?现代社会那个不吃香了,一颗手榴弹能抵得上几十个粗拳头,不过,天杰还真是缠人,要学什么绝世武功,不打发掉挠得慌,看来还得找个机会,不过姓叶的,你总不会嫌钱多吗……”

  “这女人,又想搞什么?”叶凡嘴里自语zhe咕噜了一句

  凌晨…

  舞月山庄,贺海纬正跟卢伟闲散的聊zhe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隆隆刺耳声音,而且,那车头好几个大灯照得路面都发白了

  “卢局长,应该是咱们水州第二集团军那位英雄的谢师长到了”贺海纬眉头一竖,来了精神头

  虽说叶凡有跟他说叫他不要出面,让卢伟这个省城太子去碰撞一下拉风的谢师长了

  不过,贺海纬总觉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叶凡帮了自己如此大忙,而自己也不过帮他煽了贾宝全几耳光,干了几拳罢了,觉得还不够解气

  所以,决定等下也得好生的在一旁把谢师长的骚火给挑起来才行再说,因为叶凡没亮明卢伟的身份,贺海纬还有些担心卢伟会吃亏

  果然

  那车子一驶近,车嘎吱一声刚停稳,就跳下几个威猛的兵蛋子来要知道水州蓝月湾第二集团军可也是岭南大军区的王牌,即便拿到全国去也能排上号的,那个部队出来的兵士,一个个都是精兵强将

  “贺队长,还没把人撤走?”因为那车子上面的布棚已经拿掉了,所以现在全是敞开zhe的

  谢开林师长大条的坐在车里,手上夹zhe一根香烟,直接冲不远处正看zhe他的贺海纬哼声道,有点训叱的味道

  “撤走,为什么?”贺海纬故意有点吊吊的塞了话过去

  “为什么?这里是老子的家,老子要回家,你说为什么?妈个屁的”谢开林早就被激怒了,早上来了一趟本就想发火了,这下子那邪火是腾腾腾地直冒腾,再也忍不住了,豪爽的骂开了

  “你骂谁?当兵的就拽啦?娘匹**的”贺海纬倒不是作假,当真也给激怒了

  这谢开林也太不是个东西了,居然这般的像喝叱下人一般骂人,老子好歹也是省刑警总队队长你谢开林转业后能否有老子◆位置高那个还难说,不就一个大校师长?

  “呵呵,龟孙子从来都是这般说话的”一旁的卢伟那嘴角一翘,接上贺海纬话茬,奔zhe谢开林就去了

  “你哪里来的杂suì,居然这般骂人?”谢开林平时▲在军队里也是粗话骂惯了,觉得卢伟一个县局的小局长居然也敢跟自己叫板,还隐晦地骂自己龟孙子,老谢那能容忍得下,装zhe不认识卢伟似的,立即吼道

  “杂suì,杂suì也是你那那啥的妈教的”贺海纬当即把老谢的话还了回去

  刚才谢开林骂老贺妈个屁,这下子老贺还老谢你妈是杂suì,两人半斤八两,差不多一路货色倒真有点像是一对江湖cǎo莽在用粗话对话

  “你敢骂我们谢师长母亲,麻痹的龟孙了,活腻味了”一个长得相当壮实,精干的兵蛋子没忍住,认为讨好谢师长的机会到了,冲zhe贺海纬和卢伟一把掏出了手枪指向了他们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