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 要向省委一号汇报


  第七百二十一章 要向省委一号汇报

  1到

  周乾阳虽说不动声色,但内心在想些什么,想必猜也能猜出来的

  “嗯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的话,那叶凡同志还真是个了不起的干才”卢明珠也没说其它什么话,转头冲一旁费玉秘书长说道:“这事就拜托你去查验了,如果情况属实,写份材料上来,我想跟省委郭书记汇报的时候倒是有一个素材了,呵呵呵”

  “贾书记?你们鱼阳出了这样能干的干部,真是可喜可贺的事以后秘书长回去给郭书记稍微一提,那鱼阳不是出名了吗?鱼阳啊因为太偏僻,差的就是一个名气,这是个大hǎo机会,一定要抓住不过,叶凡同志不知在什么地方,怎么没看见他人?如果要调查核实,就得找到他本人?”费玉一脸笑意着问贾宝全

  “这个……那个……”贾宝全一时有些愣神了,这个叫他怎么开口,总不能说是他骂了自己,老子叫他停职检查反省去了

  贾宝全正在考虑什么措词时,赵铁海又在一旁小声嘀咕道:“他被停职了”

  “停职,为什么?”费玉装着一脸的讶角冲着赵铁海问道,那耳朵也够灵的,居然听见了经她这么一问,几百双眼睛一下子全盯向了赵铁海

  “这个……这个还是问贾书记,他最清楚了”赵铁海诡异的一笑,令得其它人心lǐ一震,差不多就明白了

  这时人群中的范春香嚷道:“为什么停叶主任职,叶主任是hǎo官,是我们要林泉人民的‘路神’你们这些当官的,良心给狗吃了,这么hǎo的官还要停职”

  李宣石的堂弟李牛接上了话茬,叫道:“听说叶主任去质问了县太爷为什么不让他入常,他想为民多办实事都不行,所以,县太爷一怒,停职了,听说还要捋了他官帽子如果真这样的话,我们林泉的老百姓绝不答应”

  听他这么一起哄,跟李牛要hǎo的一些人早就商量hǎo了,趁机大喊道:“没错绝不答应,秘书长,你得给叶主任作主,狗日的县太爷,良心全给狗吃了”

  “作主作主……”群众受到感染,想到今天这大路都是路神叶主任搞出来的,一时全乱套了,路边围观的几百人全喊叫了起来当然,其中也不泛看热闹趁机练练嗓子觉得hǎo玩的人了

  “干什么不准大声喊叫,有话反应可以”卢伟及时站了出来,警告了几声,作出要趋赶散群众架势

  “叶主任是hǎo官,我们二中的学生全知道我们二中最的那座楼就是叶主任跑断了腿要钱要来建的为什么停职,反对停职”这时,范春香的妹妹范妍儿刚hǎo在迎接队伍中,趁机大喊了起来

  学生们当然也知晓教学楼的事,一个个也不会想太多,觉得hǎo玩,跟着范妍儿一边扬着手中花环,一边喊着

  顿时,场面有些骚乱了起来

  “哼”卢明珠冷哼一声,转头在公安人员保护下迅离开了现场

  后面跟着脸如死灰的贾宝全以及张国华,还有一脸冷酷的周乾阳书记,以及一脸隐晦冷笑的罗浩通市长

  其实原先的安保是要求不准要群众接近领导的,不过这lǐ面被卢伟和赵铁海这两人合伙钻了空子

  两人都没什么顾虑,卢明珠是卢伟的亲姑姑,而且自己即将离开,怕个球

  赵铁海虽说没什么背jǐng,但叶凡昨晚上已经给他安排hǎo了去处,是视叶凡为再生父母,这次能逮到机会出气,还不闹腾个够

  李宣石和范春香其实早就安排hǎo了群众这一关,这边叶凡倒是不晓得这些情况,此刻正悠闲地钓鱼玩呢

  “叶哥,你说说,这鱼钓了大半天了,连个影都没瞧见,看来今天是要空手而归了,,白忙活了”李宣石有些不耐烦了,连粗话都抖落出来了

  “也是的,这都什么事?都快三个钟头了,别说鸡公鱼了,连条鸡毛都没见到

  难道人倒霉时喝凉水都磕衬牙齿,看来这霉运是走定了麻痹的什么世道,连鱼都如此势利”叶凡是烦燥了起来,跟着李宣石骂骂道一脚踢去,一个石块卟嗵一声砸进了潭lǐ,泛起了一圈圈涟漪,久久不散

  “难成大器”这时,传来一道略显苍凉的冷哼声,两人讶然了,抬头一瞧,什么时候旁边几十米开外一个茅草堆lǐ居然坐着一老头

  观其形,活脱脱一个糟老头子,一身粗布衣衫,倒有点道士服的样子脸上胡子拉碴的像刺猬,半个脸都给遮得差不多了,瞧不出真相来

  这老头啥时来的俩人居然没发觉,说出去估计会掉了赵铁海卢伟等人大牙

  两个gāo手,李宣石接近四段,叶凡是七段顶阶,这后知后觉的算个屁gāo手,今天这脸子丢◇得可是有些大条了

  “gāo人”两人脑中不由得冒出了这两个字眼来

  “看啥,是不是觉得奇怪,你家老头怎么到的是不是?这个嘛很简单,你俩个刚才太专注了,没发现正常,别把老头认为是啥隐世的□屁gāo人,会飞壁爬墙的那种”那老头眼皮子都不抬,抛了一句话出来差点没噎死两个gāo手

  “老爷子肯定是gāo人,咱们两哪能知晓是不是?呵呵呵……”叶凡打着哈哈想拉话,觉得这老头有些怪跟阴无刀有点像

  “呵呵,小家伙,钓鱼要有耐性,要有一颗淡定的心,能钓到鱼是hǎo事,钓不鱼咱就当是在自在逍遥人哪不能把什么看得过紧,过重,过紧的话神经紧繃,看什么都不顺眼,看啥都不痛快过重的话就得把你给压死,划不来所以,得放松点,一得一失犹如过眼云烟,唯心而已”老头淡然笑道

  “唯心而已……”叶凡嘴lǐ念叨着这句话,心lǐ似有所悟,不过李宣石可是有些不耐烦了,扯着嗓子,笑道:“老人家,穷酸过什么,什么叫做唯心而已,只唯心的话那你岂不是就要随心所欲了,那个可是要不得的这世界,不得全乱套了”这厮一边说一边还直摇头,颇有股子老学究样子

  “随心所欲,真能做到的就hǎo了,难难难……□”老头连喷出三个‘难’字就不再说话了,专心钓鱼

  “宣石,你说说,这公鸡鱼会不会藏在这潭下的石洞lǐ,所以,咱们很难碰上他要不咱们潜下去瞧瞧,没准hǎo运就到了”叶凡有意说给老头听的

 ■◇ “不行,那个太危险了,绝对不行叶哥,跟你说句实话,那股涡流就是我也有些怵,别因此事丢了小命小时候曾经丢下去过一次,幸hǎo我老爷子下来得快,不然,兄弟我老早就去喂王八去了,哈哈哈……”李宣石直摇头,◎反对着也在笑

  “胆小鬼,如何成大器一小涡不能平何以平天下,哼”老头居然又夹枪子儿砸了过来

  “敢情老爷子你敢下去一试?”李宣石笑眯眯的盯着那老头将了一军过去

  老头不吭声了,李宣石一看有门,再次讥讽道:“不行就别在哪冲大头,母鸡叫春,瞎叫唤的惹人烦”

  “呵呵,老啦,不能跟你们比了不过小娃娃,你说那潭底真有公鸡鱼?”老头来了兴趣,盯着李宣石

  “有绝对有,就是弄不上来,那鱼啊,再精贵,也不如咱的小命值钱,叶哥你说是不是?”李宣石调侃样笑道,这下子找到机会了还不把刚才受的怨气全找回来

  “那是”叶凡点了点头演着双簧

  “呵呵呵,小家伙,你敢下去吗?”老头微眯上了双眼看着叶凡

  “这个跟你有啥关系?”叶凡突然问出了这么一句

  “我想弄一只那鱼,唉……我孙女今年初三,要补补,才能考到县一中,听说那鱼滋阴壮阳,hǎo东西,而且没一点副作用”老头居然叹了口气

  “老人家懂医?”叶凡hǎo像有所发现,问道

  “懂一点养生之道,年青时的话这潭我是估计能下去转转,不过,现在不行了,这腿有毛病”老头说着,还把自己的另一条腿抬gāo让叶凡瞧了瞧

  叶凡顿时讶然,作不得声来,一股佩服之情油然而生因为那老头仅有一只脚,另一只小腿下面绑的居然是截木头

  残疾人对人生还看得如此的豁达,那自己整天局限于一点小得失,这个跟老头比也太掉价了,叶凡一时之间感觉自己那胸襟在无限放大,一股喷浑的豪情从心底lǐ喷发而出

  “爷爷,咱们回去,我画完了”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道百灵般hǎo听女音,随着声音,从茅草从lǐ走来一位身着纯白色长裙小姑娘,估计就十三四岁,脸如水灵大白菜,给人一种纯净如水的感觉

  “秋桐,你不是想吃鸡公鱼吗?爷爷正给你钓”那糟老头一转脸顿现一脸的慈爱,奇怪的是,他一边对着那位叫秋桐的小姑娘说着话,一边还用手比比划划着,生怕她不明白似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