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搞死你


  第七百零五章搞死你

  【第第4晚上10点左右】

  凡在那毒雾下反应跟平时相比迟缓了近五成,就这五成那就是致命的了

  伸手一拳重击在了蟒身上,卟嚓一声微想,犹如击在铁皮裹的木桩上感觉,而且,拳手隐隐生痛

  蟒身越收越紧,不过凡不是一般的人,那胸肌腹肌yě是特有劲的那种,一鼓气之下那蟒身yě难以收缩推进了

  人蟒相持着,zhī道拳头没用了,不过凡还是不死心,挥起铁拳头一拳一拳的直砸在蟒身上虽说面上看上去没多大用,其中的痛楚仅有蟒lǎo兄dì能感觉到的

  凡这拳头在拚命下绝对不下一千五百斤拳拳砸在蟒身上犹如地震一般,令得蟒lǎo兄那性情爆起

  大嘴一张,一股腥臭传来,那本来仅有小水桶粗的块状蟒头在鼓涨之下还真涨到了面盆大小,吞下凡那比篮球略小的头那是不用费多大力气的

  见蟒嘴吞吐而来,倒没看见牙齿什么的东东只是那腥臭味差点就直接熏得凡这厮直接嗝屁了

  而且,巨蟒嘴中的口水yě是臭不可闻的,凡又不能一直闭气,那个只是传说中的龟息术大师能行自然,yě只是传说中的,没见过估计这世上根本就没有

  形势危及

  这厮一声爆喝,‘渣’地一声,赶紧把头一缩,狠狠地顶在了蟒的脖颈部位,两只手像巨大钢钳一般紧紧箍住了它的脖颈经凡这阴手一使,巨蟒的嘴因为被凡顶着,倒是咬不下来了

  急得这厮拚命地摆着尾巴,越缠越紧了

  “完了,lǎo子lǎo婆还没娶,种yě没留下一个难道咱这社会主义大好小干部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葬身蟒腹了?

  而且,那个啥的,最后连个工伤都捞不到一个,父母yě忒亏了不行拚了◎”凡心里吼着,连眼睛都呈血红色了不过,双手因为夹制着蟒颈,又不能脱手,估计手一松那血盆大口就会把自己生吞活剥了

  人蟒又相持了近半个钟头,凡感觉自己内息快没了,身子yě一阵子疲软,双手有软达达◇的趋势而巨蟒却是没多少反应,估计此獠的耐久性绝对比有类强悍许多的

  “这样下去葬身蟒腹是早晚的事”凡心里还是较冷静,瞧了瞧那就在眼前的巨蟒脖颈,感觉此处的蟒鳞好像比身上的细了许多蟒身的鳞片有鸽蛋大,而脖颈处的仅有小鸽蛋大了干脆一狠心,张嘴就咬向了巨蟒

  “这皮它娘的还真硬,有点咬lǎo牛皮子的感觉,而且还是那种晒干了可以作牛皮鞋穿的那种韧性十足的lǎo牛皮”一咬下去还没咬穿,不过这□厮yě发狠了,管它有没用,目前yě仅有此法了狠命地咬……

  咬咬咬……

  连吃奶的力劲都鼓在了牙齿处,渐渐的,蟒身收得紧了不过,几十口下来,就在凡绝望至极,嘴里已麻目了

  突然★,凡脑海中浮现出自己的化音迷术,此法可以把内息全部逼到嘴里以音爆的方式发泄出来既然能把内息都搞到嘴里了,那再逼到牙齿上yě许能行

  反正yě没其它什么办法了,脑了一动,化音音爆就使了出来,不久★还真灵念敢那内息给束成一股直冲向了口腔,在凡努力下渐渐的聚集在了牙齿上

  感觉牙齿似乎突然间活灵了起来,这厮再次张口,狠狠地咬向了大蟒的脖颈

  不过,还是不行,不过目前仅有此法了,这厮■◇有着那股子永不服输的劲头,特别是在这关乎性命的关头

  咬……

  yě不zhī什么时候了,咬得全身发颤栗的小同志感觉嘴里有股怪腥骚味儿喷了进来

  “透了妈哪巴子的奇怪,这味还真是◇★腥骚,难道是蟒血?”这厮心里一喜,不管三七二十一,嘴就像个大吸管,拚lǎo命的吸了起来感觉那股子怪味直入了肚皮,yě感觉不到腥味了

  吸吸吸……

  吸了个昏天暗地,日月无光

  ◆xīngsāo,nándàoshìmǎngxuè?”zhèsīxīnlǐyīxǐ,búguǎnsānqīèrshíyī,zuǐjiùxiànggèdàxīguǎn,pīnlǎomìngdexīleqǐláigǎnjiàonàgǔzǐguàiwèizhírùledùpí,yěgǎnjiàobúdàoxīngwèile

  xīxīxī……

  xīlegèhūntiānàndì,rìyuèwúguāng

  反正yě不zhī吸了多久,最后凡感觉到自己那肚皮倒是越鼓越圆,绝对比那怀了五包胎的女性肚皮还在大了

  yě不zhī过了多久,这厮觉得一阵子困意上来,虽说拚命的念叨着‘清心诀’,不过那啥的破诀好像yě不管用了,眼皮子一达拉,这厮昏菜过去了

  晚上10点多,干娘金莲已经在破宫门前绕了几十个圈子了,可还没看到凡的影子,不由得有些嗔怪道:“这孩子,还是长不大,都副县长了还是这个样子yě许回林泉了,一个电话yě不打,真是的这药汤倒得留些,冰镇着算了”

  金莲那里当然没有冰箱之类高档货色了,她所说的冰镇无非是把lǎo山参汤藏在一个地窑里,作用yě差不多

  第二天下午

  凡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感觉全身快散架了,酸痛无比,就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好像都没有了

  就那样子调息了一阵子,才能勉强移动身子了这时才记起那可恶的lǎo蟒来,慌得一骨碌就想溜走,不过,身子好像被什么软带子缠着,根本就动弹不了

  赶紧施展鹰眼扫了一阵了,才发现那lǎo蟒软哒哒的环绕在自己身上令人恶心和恐怖的就是那lǎo蟒的头居然就算挂在自己头上,离自己嘴唇就几厘米距离

  “啊”望着那一脸狰狞的lǎo蟒,这厮吓得一声尖利惨叫,拚命地挣扎着想脱开身

  这次倒是很灵活,在人体潜力下,倒yě甩开了lǎo蟒,那厮叭啦啦着就软哒在了地下

  这厮yě清醒了一些,嘴里喃○喃道:“怪了,难道蟒lǎo哥就这样挂了到底怎么回事?观此lǎo蟒那粗壮的身子,以及鳞片样子,估计yě有个几百年活头了?怎么死的呢,这倒是怪了”

  这厮寻思开了,又提起蟒头瞧了一阵子,才发现了一▲nándào:“guàile,nándàomǎnglǎogējiùzhèyàngguàledàodǐzěnmehuíshì?guāncǐlǎomǎngnàcūzhuàngdeshēnzǐ,yǐjílínpiànyàngzǐ,gūjìyěyǒugèjǐbǎiniánhuótóule?zěnmesǐdene,zhèdǎoshìguàile”

  zhèsīxúnsīkāile,yòutíqǐmǎngtóuqiáoleyīzhènzǐ,cáifāxiànleyī个可疑的现象于是退了几步,找了一阵子,还好,自己带的强力充筒没摔坏了

  在强光下观察了一阵子,才发现lǎo蟒那身子突然好像瘪下去了许多

  刚进洞时那蟒身绝对有胖人的大腿粗,可现在,就剩下自己那大腿粗了,好像四川人做腊肉风干似的了

  感觉yě累了,一坐地下前前后后寻思了一阵子,才想起来当时lǎo蟒脖颈处被自己咬破了,后来自己就一直在吸血,估计那身蟒血绝不下几十斤了

  凡还摸了摸肚皮,感觉还有些涨得难受,不是有些,是相当的涨满,而且,那肚皮鼓得有点像是一口倒扣的大铁锅,看上去跟怀孕了个三包胎似的,看来是患上消化不良症状了

  “麻痹的跟lǎo子玩,你lǎo兄dì到了地府可别怪我,是你先惹我的,就连lǎo子的艳情草和太岁估计都是你lǎo兄干进去了坏事啊以后没了春宫丸和雷阴九龙丸,在官场还混个球”凡心里苦瓜着了

  “还是先回去,干娘可能急了,yě不zhī过去多久了”这厮唠叨了一阵子,打着手电筒就在出洞,不过,才钻了十几米就呆住了,因为那差不多一人高的洞道好像被堵死了,一些巨大的碎石乱七八糟的堵住了过道

  这厮才想起来,估计是先前跟lǎo蟒激战时那有力的蟒尾给扫成这样子的要zhī道这lǎo蟒的力气可是不小,那蟒尾在拚命扫横之下绝不下几千斤力度的

  再说这洞里石头yě不是牢固不可破的,全是由一些块状的碎状巨石叠起来的,在一只几百年的●巨蟒和一个国术七段高手拚命乱蹦乱踢下不塌才怪

  这厮鼓足了劲头想搬开石块,不过功效不大那些石块大的有上千斤,小的yě有几百斤,全卡在一起了,搬一块就等于要搬动好几块,如果真想搬动,没有个上万斤●力劲你就甭想了

  上万斤,那个对凡来说只是一种奢望以凡现在的能量,全力一击绝不会过二千斤力劲的

  何况现在全身都是伤,估计连八百斤都发不出来了

  这厮用手电筒照了一阵子,才发现◇全身都是紫青色,好像全身都被这可恶的lǎo蟒那粗糙的鳞片搞刮成惨不忍睹样子了

  光是胸前的刮伤、擦伤就有几十条,如乱枝一般横七竖八的交错的,触目惊心

  “娘西皮的lǎo子真是蟑螂命了,■不然,早就死翘翘了”这厮呸了一口lǎo蟒,不过现在可是有些发愁了,如果没人来救,估计得活生生的饿死在这破洞里,虽说现在肚子还鼓涨得要命,但再过得几天那肚皮就该瘪下去了

  什么yě不想了,这厮盘腿打坐开始恢复起力气来

  行气二个小时后,突然,一股子燥热从丹田迅往全身染了出去身体好像着了火似的,一条条小火龙在身全窜,犹如千万枚钢针在全身乱扎乱刺

  “啊……”

  山洞里响起了这厮那凄惨,令人毛骨悚然的狂喊声凡拚命地行着气,坚持着不让自己发疯发狂

  他zhī道,这个时候不能乱,一乱的话估计就有可能使得全身经脉被硬生生的涨毁,很有可能成为废物,严重的话毙命yě正常

  随着燥热,凡全身呈显了一种可怕的紫青红色,就连那双眼都焕显一种浅浅的粉红了如果此刻有人望见绝对会大喊魔鬼,然后抱头鼠窜的

  凡以极大的毅力挺着,yě不zhī过去多久了,人在迷糊中再次晕了过去

  月5日,凡正在鬼门关前徘徊着

  而鱼阳县县委会议室里却是正襟危坐着县里的11个常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