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费玉


  第七百章费玉

  谢谢书友和飞天无路两位大侠打赏,郁闷就看到了一张月票

  ……………………………………………………………………

  县委一把手贾宝全当即摇了摇头,解释说是当初已经chù理过凡同志了,没必要旧事重提如果都这样的没完没了的话,那一个干部一生中犯了一次错误,那不得挨批上几十次了

  就连一旁卫初婧县长也站出来证明了,说是那次因为龟岭村的事凡hái被捋了镇长帽子

  而且后来凡同志为了龟岭村小学的重建,特地为该村跑来了一百多万,建成了现在对鱼阳来说,就是某些中心校都眼红的现代化教学楼

  亡羊补牢,并不晚

  既然县里两大巨头都不追□纠了市教育局的同志当然也不会拿这说事了他们也只是一点建议罢了,此事总算是被平复了下去

  而顾德伍副县长的意外入院,也使得他提前出局了各个争常对象当然乐于见到如此情况了,少一个对手总比多一个对手★□纠了市教育局的同志当然也不会拿这说事了他们也只是一点建议罢了,此事总算是被平复了下去

  而顾德伍副县长的意外入院,也使得他提前jiūleshìjiāoyùjúdetóngzhìdāngrányěbúhuìnázhèshuōshìletāmenyězhīshìyīdiǎnjiànyìbàle,cǐshìzǒngsuànshìbèipíngfùlexiàqù

  érgùdéwǔfùxiànzhǎngdeyìwàirùyuàn,yěshǐdétātíqiánchūjúlegègèzhēngchángduìxiàngdāngránlèyújiàndàorúcǐqíngkuàngle,shǎoyīgèduìshǒuzǒngbǐduōyīgèduìshǒu

  倒是贾宝全和卫初婧的表现令得县里一些干部大跌眼镜,某些同志似乎从中闻到了什么味道来

  一个个都在叹息凡同志会玩手段,不声不响的,居然摆平了县里两巨头,那搞到一个常委名额hái不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既然凡同志入常是肯定的了,那hái不趁他hái没入常的大好时机提前下点本钱所以,最近来找凡同志汇报工作,谈心的干部特别的多

  就连他直属的六镇二乡12个一二把手,全到林泉来逛过一遍了一时之间,风闻副县长即将坐上县委宣传部长宝座的小道消息在县城铺天盖地的luàn飞一气了

  而且,有甚者hái说,副县长不但会担任宣传部长,而且林泉经济区主任那位置他hái会继续兼职着

  因为林泉经济区除了他能干好,其他干部不可能有他的威信了等等

  这些八卦搞得凡好生郁闷,心里当然也略有些放心了,既然贾宝全如此庇护着自己,卫初婧也在帮边,两巨头都倾向自己,那估计‘争常’的事有八成把握了

  看着市电视台正在大播美女主播于飞飞的专题采访,玉史介的脸上露出的是一丝讥讽

  玉娇龙的眼中露出的却是一闪就逝的光彩,玉雅枝脸上露出的却是怜惜

  贾宝全露出的是一脸的阴霾,卫初婧脸上露出的却是有些可惜的味道

  谢强脸上露出的是冷笑,肖竣臣脸上露出的是忌妒,只有组织部长苗峰脸上是不动声色,好像跟自己无关的外人似的……

  这电视播放时▲凡倒是没时间看自己在电视上的精彩表演,因为他连夜赶到了市里

  找到于建臣后,想通过他联系上费玉秘书长因为听说于建臣的老婆是费玉的同学,而凡这次来也是专程拜访这个便宜干姐的只是于建臣这厮临阵却是◎遇上了突发事件,赶去chù理了

  眼见时间不等人,凡只好有些忐忑着自己挂通了费玉的电话,也不知这个开玩笑开来的干姐姐是否hái记得自己

  不管怎么样,把脸皮子磨成锅底子也得先试探一下毕★竟费家因鬼yīng滩工程的事也欠了自己情,即便是板起脸孔来讲交易的话也得让费玉这次hái了自己这个人情再说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都声,这厮心里hái是有些打鼓,一直在内心给自己打着气

 ◆ 终于通了,这厮瞬间平静了下来,打着哈哈,笑道:“费姐你好,我是你的小弟凡啊”这厮那脸皮hái真不是一般的厚,先就称上小弟了

  “凡,哦是你啊,怎么?记起费姐来啦,难得听见你的电话哟”费玉居然开起了玩笑,倒是令得凡那紧张跳动的心真的平复了下来,笑答道:“费姐这是说什么话,给自己姐姐打电话是应该的前段时间担心费姐忙,不好意思打扰”

  “咯咯……应该不是担心费姐忙,小弟,在费姐面前也开始玩扯皮了,这可是要不得的说,有什么事?”费玉倒是直截了当的就问了过来

  其实费玉早明白这厮的算盘了,无非hái不是入常的问题,也只是在装聋作哑等着某人先提出来罢了

  “来脸谱阁坐坐怎么样?”凡发出邀请了,不过hái是有些担心费玉不给面子

  “脸谱阁,小弟喜欢金剧?”费玉不答是否来,而是闲散的扯着其它事

  “费姐不喜欢吗?”凡反问

  “hái行,有其他客人吗?”费玉问道,看来有戏,凡心里想着,赶紧说道:“本来叫上于局了,不过临时头他出任务了,所以,倒是没叫其他人费姐如果觉得不够热闹我就叫上几个怎么样,呵呵”凡笑道,倒是不紧张了

  “就你一个?”费玉又问道,倒是弄得凡有些丈二和尚,这不明摆着就我一个吗?hái问,这不是多吃一举了

  “费姐hái怕我吃了不成,呵呵呵……”这厮聊得几句下来,胆子倒是大了不少,觉得费玉应该不会生气,干脆小开起了玩笑

  其实这厮用的是激将法,这点小计谋费玉堂堂的市委秘书长哪有不明白的,随即笑道:“怕你吃了,小屁孩子一个也敢在你费姐面前班门弄斧的,我倒是想看看,你那胡子长长了多少”

  费玉答着◆,沉吟了一会儿,又说道:“我坐你的车,在东城道的华龙大厦等我,我带你去个地方,包准比脸谱阁有地方特色”

  “得令,姐姐有令哪敢不遵?”凡心里一喜,赶紧答道心道:“看来费玉要跟我私聊,难不成又是◎要跟我谈交易,所以找了个较隐秘的地方

  从目前县里情况看,费家的控制力有所减弱,自从周长河倒了后,费默被减除了一只强有力臂膀,在常委会上的话语权弱了不少难道费姐想推我上去取代昔日周长河的位置如果真能入常,倒是可以考虑一下跟费默合作,当然,这个合作也是有限度的,我凡可不想变成费默的跟屁虫,只能是联盟形势……”

  凡胡思luàn想着,不久就到了华龙大厦,把牧马人停在一个较偏僻的地方,考虑到费玉在市里也是有头脸的人,估计认识她的人不在少数

  到时费玉到了这地儿估计也会打电话联系自己的,倒不怕她找不到自己

  于是坐车里开上了音乐,找开窗户抽起烟来不久,车里传来了古典名曲高山流水那空灵般的声音

  都十几分钟过去了,hái没见费玉的影子

  “女人啊,真是麻烦麻痹的”这厮嘴里很不雅的咕噜了一句,又叼上了一支大号雪茄刚抽了一口,就听见车身好像发出了‘旁旁’的声音来

  调低了音乐,探出头一看,发现三男一女,一个头发长得颇帅的nián青人正抡起他的巴掌,使劲儿的拍着自己那辆听说改装过后要一百多万,铁占雄特别奖励给自己的牧马人

  “嗨嗨哥们,我■的车可不是沙袋,作什呢?”凡心情hái不错,态度hái算不错,只是声音粗了一些喊道

  “东哥,看到没有,这小子很牛气啊,连良瓜的巴掌也敢叫停,了不起”三男一女中那个手臂上绣着一条墨龙的壮实家伙●,挑衅似的瞅了凡一眼

  这厮冲一旁一男一女正拥在一起的那个一身高档短衫的nián青人笑道,女的倒是香奈儿,凡认识男的身上穿的隐约看出是外国货,反正凡是不认识什么牌子了

  “沙袋,不是沙袋老子今天就让它变成沙袋,而且hái是垃圾废铁沙袋”叫良瓜的长发青nián示威性的抬起脚来狠踢向了牧马人

  “哼”一声冷哼,良瓜觉得自己那大腿chù一阵钻心疼痛,诡异的就是自己的脚好像hái没踹到牧马人车身上,那腿好像被什么东东重撞了一下,叭啦一声没站稳,整个人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下,差点就表演个了仰八叉

  “怎么啦良瓜,你小子不会又开始表演醉妃舞腿了,哈哈哈……”起先跟东哥讲话的高个子nián青人顿时兴哉乐祸了起来,狂笑不已,他hái以为良瓜同志自己没站稳,要踢车反而自个儿摔倒了

  东哥却是没笑,瞅了良瓜一眼,又瞅了已经从车里钻出的凡同志一眼冷笑道:“高人,西皮,良瓜可能遭了暗chù,你看看他的腿,有没伤?”

  “暗算”西皮扫了凡一眼,一脸的惊讶,赶紧去扶良瓜了

  “西皮,我这腿好像被什么砸了一下,他娘的好痛”良瓜痛得呲起了牙

  “肿了,咋回事◇儿?”西皮细细一瞧,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又有些疑惑,不知良瓜是怎么把自己的腿搞肿的

  “哥们,不用装聋作哑了,刚才你用什么东西打伤了良瓜?”东哥心里也是暗暗震惊,连他都没看清楚那个从车里钻出的▲nián青人用的是什么武器

  低头在地下搜找了一阵子,倒是发现了一颗拇指粗石头,随即捡起一瞧,雨花石看来此人估计是练过,不然,一颗这般小的雨花石能把良瓜给砸肿了,而且,那准头,估计快赶上子弹了

  “呵呵你看见我咂了吗?也许是我这车子会咬人,一般人都不能luàn动它的”凡调侃般笑道

  “你才咬人,给老子砸砸”良瓜一咕噜跳了起来,飞起一脚又踢向了牧马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