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 花开堪摘直需摘


  第六百八十六章花开堪摘直需摘

  【第3】

  “但愿这个不属于后者”叶凡叹了口气,放下茶杯,开车直往鱼阳县城而去晚上的计划是说通谢媚儿,叫她牵线连上谢国忠那条线,争取到他那一票

  从此刻起,叶凡的争常之路也算是正式开始了其实在景阳林场已经开始了,这条路能否走通,就看叶凡的运气和实力了

  到了水云居

  谢媚儿还是那样的媚柔,望之一眼令人满腹柔情

  在最高的阁楼里,她定定的看着叶凡不作声,叶凡倒给她盯得有些心里发毛

  有些讪讪然笑道:“媚儿,几个月不见是不是不认识了,或者说是我是不是成了头上生角,屁股生尾的大怪物?”叶凡当然是打着哈哈,没弄清谢媚儿的心里到底有什么想法

  “哼到现在想起我了,我们的叶主任,你可是大忙人,无事不登三宝殿的

  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小庙lái坐坐,实在是稀客,我得交待张嫂他们鸣炮欢迎才是

  不然,叶主任大驾光临都没迎接,那还了得?”谢媚儿头一偏,好像很生气,一顿夹生话从嘴里喷了出lái

  “怎么啦媚儿,我去党校学习三个多月,一直都没回林泉,所以,对不起啊是不是张国华等人县■里有客人时没到水云居lái”叶凡郁闷得要命,说道

  心里直犯嘀咕,还以为是不是自己走的三个月林泉经济区招待客人没照顾到水云居,引得谢媚儿大为气恼

  “哼人家张副主任才不会像你,一只白眼狼”谢媚儿冷声哼道

  “白眼狼,啥意思?”叶凡一脸苦笑,盯着一shēn淡绿仿古,融古今与一体装扮的谢媚儿那头发,如瀑布般垂挂着,其间一些小发辨如一条条精灵在其间晃荡

  “还不是吗?走了几个月,虽说你没回林泉,但你总不可能连个电话都没回lái

  我谢媚儿是你什么人,破抹布,扔到什么角落就给忘了,好歹你也是我干哥哥,对妹子都这样吗?

  看lái以前那声妹子也是虚弄的我谢媚儿高攀不上,以后……”谢媚儿气嘟嘟的,不过也倒出了缘为

  叶凡恍然大悟,心道自己还真有些薄情寡义了,去了几个月好像真的连个电话都没跟谢媚儿唠叨一下,都是因为在水州什么事一牵绊,全给忘了

  某人后悔呀

  眨眼间反思着自己的行为,骨子里认为并不是在水州什么事太忙,主要是从心底里不敢跟谢媚儿再深层次交往

  就怕那份情越lái越浓时想扯开都有些难了,到那个时候害人害已

  因为在水州那段时间其实叶凡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宋家,说私心lái讲,还是有点想打通宋家这条线的目标

  倒并不是说想通过宋贞瑶攀上宋家,纯粹是一种利益的牵扯

  不过,宋家的事到最后却是因为曹梅芳的硬性阻止而鸡飞蛋打,弄了五万块钱,其实还不够叶凡的草药费

  “妹……妹子,我太忙了,对不起”叶凡wēiwēi低垂下了头,手一伸,想去拉一下媚儿,因此赶紧赔礼道歉了

  “别碰我我这乡下妹子手粗又脏,不能让咱们的叶大主任那高贵的手给污染了”谢媚儿shēn子一撇,躲开了某人的狼爪子

  “只能用强了,女人就是这样,你不用强她会越lái越嘣嘎如果一直陪小心也换不lái她的原谅的”叶凡心一狠,手再次一伸,这次谢媚儿当然是逃不开某nán那如lái佛掌了

  一把拽了个正中,某nán一狠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shēn了往前一窜,连轻shēn提纵术都用上了,似乎在对付一个国术五六段的强者一般

  谢媚儿一声尖叫,后lái传lái的就只剩下唔唔声了,因为她那性感的嘴唇已经被某nán强行捂住了,并且,捂嘴用的并不是手,当然是某猪的猪嘴了

  shēn子也给☆某nán强行的压在了床上,不过,谢媚儿很固执,就是不张嘴,某nán又不好太过于用强,伸舌头侵袭了过去,不过,软软的舌头可是敲不开那紧闭的大门的

  “麻痹的要是内劲能逼到舌头上让他坚硬如铁就好了■”某猪哥相当龌龊的骂了一句

  屋里传lái呼哧呼哧很是急促的声yīn

  谢媚儿不敢张嘴,她知道嘴一张据点就会失守,一直想表示反对,可又不能张嘴,只能是双腿在乱动乱踢的

  不过,某nán因为是国术七段高手,那能容得谢媚儿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可怜妹子乱踢乱踹,俩人shēn子紧紧相贴,差点融成一个人了如果洒点水,粘巴沾巴的倒真能合成一个人了

  “不张嘴是不是?连这点困难都拿不●下我叶凡如何敢扬言拿下天下?”叶凡心里暗笑着,色向胆边生,空出一只手lái往下一捋,滋啦一声wēi响

  过后,谢媚儿那条淡绿色像水云居那碧色荷叶一般清纯的裙摆被某猪哥一把给捋到了大腿,慌得她一☆张嘴要喝止

  不过这次可是失算了,一条大舌头趁虚而入,顿时进入到一个滑润温香之所在了,犹如一条小舟进入了一个芳香铺满的港湾

  那条小舟一阵子搅弄,顿时港湾内就是巨*涛天,风起云涌了两条小舟大战了起lái,互想纠缠不休,碰撞,反击,追击,回马枪,上叠下橇,什么招式都使出lái

  仿佛在这一刻,时间已经停止了

  屋里呼哧声越lái越浓,似乎在预示着暴风雨即将lái临

  某nán情迷了,假戏当真了他,忘记了一切,情动之下哪还管得了什么天道人理

  手往下一捋,谢媚儿那已经被退到大腿的淡绿裙摆彻底到了腿根部处,不过,姑娘的理智还是会清楚一点,感觉下shēn有wēiwēi凉意时一下子有点清醒了过lái

  “不……不行……”唔出了三个字,不过后面就没声yīn了,因为发yīn的港口彻底被某nán采用非常规手段给全封闭了也许,这就是生物反导系统,听说比那啥的宙斯盾那小玩儿强得大多了

  卟啦……

  一阵子较尖利的布绸被扯裂的声yīn传lái,不久,屋里两只赤祼的狼仔子和一只小绵羊呈显了出lái

  大战将起啊

  某女好像▲也陷了进去,呼哧声中情已全动,虽说没有主动配合,但早就缴械投降任其摆步了

  某人经验老道,并没挺枪直捣黄龙,估计某女可能是第一次,那份子怜香惜玉又涌上了心头前戏做足之后,媚儿早就春yīn泛泛,●□春情流淌,春水涟涟……

  水到渠成,琴瑟虽说因为谢媚儿的第一次不能合拍,但也算是在某nán的周旋之下达到了初步的甘苦滋润

  谢媚儿在一阵子巨痛之后,知道自己从此刻起将由一个骄傲的姑娘沦◇落为一个……

  不久

  **过后,屋里凝静得可怕

  再过了一个多小时,叶凡小声,显得有些谦意:“媚儿,我……猪狗不如……”

  “凡仔,不用说了,我……很幸福……”某女很是羞涩地喷出了后面四个字,令得某狼心里略为减少了一丝什么,反正很莫名,这种东西说不清道不明的

  此时无声胜有声,说了还不如不说的好

  抬指轻揉着玉人那高耸硬朗的胸脯,叶凡非常的满足

  “还没吃饱,讨厌”那狼爪子被某女打掉后起了床,“凡仔,我给你洗洗,媚儿的手艺很好的”

  卫生间传lái一阵子低语戏笑声

  某nán日:“嗯快抵得上那些正规按摩师了,媚儿,你学过吗?”

  “那当然,我去培训过,咯咯……”谢媚儿那脸上泛着春情,柔、媚到了极点,令得叶凡一时发愣发呆了,盯着谢媚儿那如玫瑰盛开的脸庞叹息不已

  叹道:“今生能拥有媚儿,我叶凡知足了”

  “我也是的哥,今生能让哥疼,我媚儿死而无憾”

  “别说那死字,太不吉利,咱们还要天长地久”叶凡故意责怪道

  洗唰完毕

  “哥,晚上你就歇媚儿这里好吗?”媚儿居然抛却了羞涩,主动邀请了

  “得令”某nán当然是暗暗欢喜了,有这等美事能拒绝吗?除非脑子烧糊涂了

  两人逛街玩,手牵着手好不令人羡慕,酸掉了街上一大群nán性牲口那恸动的心

  “骚狐狸”刚转到一个较偏僻的地方时,一道相当不和谐声yīn从背后咋然响了起lái

  叶凡跟谢媚儿也没在意,还以为那道女yīn是在讲别人,两人头都没抬,继续牵着逛街

  “喂说你俩个,一对臭骚狐狸”这时,那道女声较明朗了,而且叶凡感觉似曾想识

  讶然转头,一看,顿时有些愣神,玉娇龙一幅要吃人样子,一只手叉在腰在,嘴唇轻动着,盯着谢媚儿,似乎正在咬牙齿

  今天的玉娇龙穿的是一shēn粉红色的紧shēn连衣裙,下摆到漆盖的那种,下面露出一截很白的小腿,在粉红衬托下是令人瑕想万千,由于是紧shēn的,所以腰shēn显的细了,屁股wēiwēi向后翘起,看着都有些令人喷血

  “是你为什么这样说?”叶凡嘴一动,冷煞煞哼道,心里也有些奇怪,按理说今天玉娇龙应该在水州yīn乐学院上课才对,怎么会跑回县里lái恰好给自己撞上,而且撞得还真是时候,真他娘的晦气

  本章节由友上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