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逼蛇出洞


  当然,此事你要妥善处理好,缪刚在省厅呆了好几年了,yīng该有一些朋友de,找到最要好de一个朋友,你要bú露痕迹de把此事传到他de耳里,逼着许通他们想办法要转移走皮鼓,我们也好方便行事”■

  “妙此计妙啊还是马书记想de法子好”李昌海也是小拍了一顿子马屁,令得马国正相当de受用

  “bú过马书记,我看让许通他们知道,还bú如bú让他们知道,转道干脆让曹鸿起了畏惧心理,从●而他去催着许通把人接走bú是好”李昌海又提出了自己de一个建议

  “让曹鸿自己催他们接人,嗯这个法子好像好”马国正想了想,说道:“就这么定了,要让曹鸿自己感觉到皮鼓是个负担,如果bú送走会惹上◇麻烦事时就好办了”

  “这件事我来办,敲山震虎,呵呵”李昌海一脸自信,在省厅呆了这么多年了,在省军区其实也认识一些人de

  “bú过你要注意,许通没跟皮鼓在一起出现时绝对bú准动手,大鱼没抓,抓些小鱼有什么意思”马国正想了想,觉得还是bú放心,又是一脸严肃交待道

  “方圆,你说说,李昌海瞒着我们是为了什么?”叶凡在电话中问道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他肯定有自己de◎打算按常理说,李昌海一发现皮鼓在省军区曹正德家里,yīng该要采取非常措施把皮鼓给弄出来才对

  bú过,也许是曹正德de职位令得李昌海有点束手无策人家好歹也是副司令,堂堂de大校

  并★且,军队部门一遇上他们de人跟地方有纠纷de话往往他们护短de思想相当de严重

  你李昌海用什么名头去弄出皮鼓来?这倒是件麻烦事bú过,李昌海在省厅呆了这么多年,yīng该有自己de办法

  从他能弄到进军区de通行证可以窥见一斑了就这事有点奇怪,凭李昌海de能量yīng该弄bú来通行证de?”方圆讲着自己de想法

  “李昌海还弄bú来通行证,那看来省军区de特殊通行证并bú好办理

  那这通行证是谁给他弄de,难道是他de上级领导他de上级就是省政法委书记兼省厅厅长马国正了

  那此事就复杂了,居然牵扯上了省委常委出来bú就一件打人小事,难道马国正真de会关注这方面吗?”叶凡倒真给弄糊涂了,有点bú相信自己de分析了

  “叶先生,这个说bú定还真有点复杂如果此事真de是马国正出面在关注着了,就好解释为什么李昌海bú对你说实话了”方圆在特勤驻香港分站呆过,所以对于一些官场上de争斗体会绝对比叶凡深de

  “你是说李昌海也只是个傀儡?”叶凡有些讶然了,李昌海这种级别de干部是自己需要仰望de高度了,连他都只是一枚棋子那自己这事说bú准还真陷入了省里高层之间de争斗了

  叶凡突然想起了前段时间铁占雄回来取药丸时说de话,当时谈到了南福省委高层纠葛de一点皮毛事

  心里暗暗吃惊,随即对方圆说道:“bú会是这次马国正又想借我○de手除去谁或者说敲打谁?”

  “马国正敲打谁?我看bú会,说bú定是马国正后面de主子要敲打谁了

  前次我也听叶先生说过,说是李昌海借你de手接替了原省城政法委书记邓建军de位置

  邓建军听说一直以来都是省城一号人物许万山de哼哈二将之一李昌海想动邓建军绝对还没那个实力,能跟许万山相抗衡de人物估计即便是马国正这个常委也未必奏效

  估计就是马国正身后de主子要敲打许万山而马国正身后de主子,或者说是同盟级别yīng该比他还高

  省长朱世林肯定bú是了,因为他跟许万山同穿一条裤子那估计就是咱们南福de一号人物郭朴阳了,或者党群书记顾峰山

  bú过顾峰山也bú像,顾峰山毕竟刚调来bú久,他自己根基尚且bú稳定又怎么会去没事找事敲打什么人?那bú是找bú自在吗?

  从各方面情况推测,yīng该是郭书记了叶先生,bú会是这次郭书记又想借皮鼓☆de事牵扯上许通,然后凭此事来敲打许万山也说bú准

  而执行此事de幕后高人就是马国正了,而马前卒当然就是李昌海了

  叶先生,有句话bú知当讲bú当讲?”分析了一大箩筐,方圆突然有些担○☆de事牵扯上许通,然后凭此事来敲打许万山也说bú准

  而执行此事de幕后高人就是马国正了,而马前卒当然就是李昌海了

  叶先生,有句话búdeshìqiānchěshàngxǔtōng,ránhòupíngcǐshìláiqiāodǎxǔwànshānyěshuōbúzhǔn

  érzhíhángcǐshìdemùhòugāorénjiùshìmǎguózhèngle,érmǎqiánzúdāngránjiùshìlǐchānghǎile

  yèxiānshēng,yǒujùhuàbúzhīdāngjiǎngbúdāngjiǎng?”fènxīleyīdàluókuāng,fāngyuántūrányǒuxiēdān心了起来

  “有什么话直说,咱们还顾及什么?”叶凡随口说道

  “我觉得咱们还是búyīng该卷入其中去,毕竟咱们de力量太弱了,用螳臂挡车来形容也bú为过

  朱世林跟郭朴阳相撞,无论哪一方获胜,估计都会忌恨上助力他们获胜de前锋de

  而咱们很可能在无意中被他们利用了,如果被朱世林,即使bú是他,即便是许万山忌恨上咱们也是吃bú了兜着走de

  所以,我看此事搞个小一号de人物下手整倒就算了,许通此人如果能伤点皮毛也就算了

  常言说,君子报仇,十年bú晚我相信,凭着叶先生de能量,真正到那个层次de时候咱们再回来讨回今天这笔烂账也bú算晚?”方圆出主意道

  “小一号de人物,那就是缪刚此獠了嗯暂时就放过许通,我想,李昌海估计也在打着逼蛇出洞de主意,咱们先静观其便,看看皮鼓出来后最后是花落谁家

  bú过,如果许通真bú识相,要把皮鼓给接走,那他就是倒霉蛋了

  如果许通bú出手,是缪刚出面接人,那就抓住缪刚下手了”叶凡话语中透显出了一股子寒煞煞de狠辣劲头,令得很方圆心里bú由得一震

  第二天上午,逼蛇出洞进行得很顺利

  也bú知李昌海用了什么手段,曹鸿听到消息后还真是急了,想bú到皮鼓这骚包身上还有这么大de麻烦惹上身,所以心里猛跳着,一直催着许通和缪刚把人给先接走了事

  当然,促使曹鸿送◎‘蛇’皮鼓de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他de老头子曹正德突然赶回来了,如果老头子问起来皮鼓估计会露馅了

  而且,有老头子在曹鸿再想跟皮鼓颠鸾倒凤行苟且之事也bú方便,bú能行**之事那皮鼓这枚炸弹◆留在曹家只能看bú能动还有什么意义

  而且,曹正德作为省军区de副司令员,绝对属于老狐狸级别de曹鸿de那点小心思如何能逃过他de法眼说起来曹鸿还是相当怵他老头子de

  “**曹鸿太bú是个东西了,人给他搞完后那裤头一收就要过河拆桥了”许通大骂了一句,叭地一声,估计是第五百个杯子成了牺牲品

  “我早就跟你说过许哥,曹鸿此人bú可信,他只能当普通朋友,当初你还bú信,让他进了咱们圈子,这种两面三道de人,以后咱们bú是防着点好”缪刚一脸de晦气,相当de愤怒,转尔又说道:“这事还真有点怪了,曹鸿原先答yīng得好好de,怎么立即就变卦了?”

  “估计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怕了他面他家老头子要回来了什么de这个当然是借口了,bú过,曹老头子也de确bú好对付,这个也许还真是这方面原因bú过bú管怎么说,曹鸿此人bú可真信他de”许通点了点头

  “那怎么办许哥?”缪刚问道,其实心里也有些担心了,而且,丝丝后悔萦绕在了心间当初要bú是许通怂恿他,他也bú会如此去了做de,到现在许通屁事没有,这把火倒是把自个儿给点燃了

  “先把人接出来再说,曹鸿下了最后通碟,说是如果再bú接走人就要直接把皮鼓给送出军区大院,那样de话对咱们来说,为bú利了”许通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凝重神色

  “怎么接,往哪里藏?估计我们俩家里都bú合适,即便是沈开,估计都给李昌海de人给盯上了”缪刚一脸de忧色

  “怕个球,那皮鼓又没犯什么杀人罪只要她紧咬着嘴说是什么都bú知情,即便被发现了也没什么

  至于说接人出去曹鸿倒是有办法,省军区他总是有许多朋友de,随便搞辆军车出来一转悠就出来了

  bú过,现在省城去外面de道口上都有李昌海de人在查”许通说着,沉吟了一阵子,扫了缪刚一眼,突然笑道:“缪刚,你家bú是有个地下室,干脆把皮鼓藏你家地下▲室去算了”

  “那个,可是有些bú妥,要是查出来还了得?”缪刚身子一震,心里骂道:“许通,什么玩意儿,简直bú是人”

  “呵呵,最危险de地方就是最安全de而且,有你老头子那面旗子挂着□,谁敢去搜查省委督查室主任de老宅,那bú是找抽吗?”许通瞥了缪刚一眼,又打气着

  笑道:“舍bú得孩子套bú着狼de你想想,你de两颗门牙难道就这么给姓叶de给白搞掉了

  以后你缪大少在省城还混个球啊而且,刚才我bú是说过,即便查出来也无大碍

  只要皮鼓de嘴给闭紧些,他们也拿咱们有什么办法?何况,这种事根本就bú可能发生de你好生想想,要挣回面子还是就此放过叶凡,你拿主意”C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