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二章 痛苦的火热


  不过赵四今天来找我就有点耐人寻味了,难道是寻开心还拿我玩弄不成?

  真是诡异啊老子得小心点,千万别让这两个娘们给阴了,到时那脸真是糗到姥姥家了”叶凡心里乱七八糟想着回到了楚天阁叶府

  和药揩油首乌的事进行得非常顺利,梅天杰顺利的平复了气机暴*,而且一举突破到了第三段的开源之阶

  不过在密室中给梅yì秋突破时却是遇上了**烦

  当梅yì秋刚服下半颗‘雷阴九龙★丸’后,气机还是很平稳定的不过诡异的就是一直下来都很平静

  似乎叶凡给的半颗药丸一点作用都没发生似的,时间过qù了2个小时,都快10点了

  如果不能帮梅yì秋突破一个小层次叶凡会感觉心●里良心难安的,毕竟人家的百年人形首乌也是稀罕物

  是人家祖上传下来的,用传家宝来形容也不为过现在被自己黑了下来,至少得帮她突破一个小层次,那样子也算对得起她了

  “梅姑娘,估计是药力还不够一些,虽说你体内气机是有点波动,但并不是特别的强烈我得加大药量了,等下肯定难受,你受得了吗?”叶凡有些担心,就怕再整半颗进qù后发生气机紊乱,到时连自己都无法控制搞出什么好歹徒来就麻烦了

 ☆ “再大的痛苦我都能受,只要能突破,这是我的梦想即便是发生什么事我不要你负责”梅yì秋非常果敢,随手打开录像机还录下了自己愿意接受什么的记录,说道:“如果出什么事了你可以用此作为凭证,我燕京梅家的人都◆☆ “再大的痛苦我都能受,只要能突破,这是我的梦想即便是发生什么事我不要你负责”梅yì秋非常果敢,随手打开录像机还录下了自己愿意接受什么的记录,说道:“如 “zàidàdetòngkǔwǒdōunéngshòu,zhīyàonéngtūpò,zhèshìwǒdemèngxiǎngjíbiànshìfāshēngshímeshìwǒbúyàonǐfùzé”méiyìqiūfēichángguǒgǎn,suíshǒudǎkāilùxiàngjīháilùxiàlezìjǐyuànyìjiēshòushímedejìlù,shuōdào:“rúguǒchūshímeshìlenǐkěyǐyòngcǐzuòwéipíngzhèng,wǒyànjīngméijiāderéndōu很硬朗,绝对不会再找你麻烦的”

  “行开始”叶凡心里暗暗佩服,一狠心,干脆把一颗药丸全给梅yì秋服下了,相信有着自己七段身手拚力平复,应该不会出太大的乱子

  毕竟梅yì秋的境界还不高,★才三段的进截流,而且,梅yì秋对国术的层次的努力追求也感动了叶凡

  这厮现在也来不及心疼自己仅剩的一颗雷阴九龙丸了决定好生帮她一把,如果能一举突破到第三段的顶阶那就完美了

  诡异的事又▲发生了,一颗半药丸下了梅yì秋肚皮,都过qù十几分钟了,还是没啥动静

  “怪了,难道药效在她身体内被自然泄漏了,应该不可能,连一丝涟漪都没荡起,这个可是不合常理先前半颗服下后还能感觉到一丝丝气机波动,现在又服下了一颗,居然一点动静都没了难道是老子的药丸失效了,这个好像不可能,失败”叶凡心里郁闷得很,有些沮丧

  “我很热”梅yì秋突破小声说道,身体开始抽搐了起来

  “有反应了,正常反应,你坚持住”叶凡心里一喜,安慰道,这边双眼瞪得老大,时刻注视着梅yì秋的一举一动

  几分钟过,梅yì秋好像热得受不了啦,脸庞到脖颈全通红得快滴血了

  “怎么,反应该也太强烈了糟糕了难道是因为她的身体特殊的,刚才的药效先是被压制在了什么地方,这下子一颗半药丸的药效全鼓捣出来了”叶凡心里一凉,赶紧双手贴在梅yì秋双手掌上,养生术高度运转,强硬的逼出了一丝内息溢出随着梅yì秋的气机循行着

  感觉梅yì秋的经络中好像乱糟糟的,那股子气机呈显的并不是阳刚的火烈,而是一种诡异的阴寒火热有点像是医学上的寒火

  “难道变异成了寒火之毒”叶凡心里大震,这个情况他可是从没遇上过,如果真发生这种事该怎么处理自己也是有点无策了

  “滋啦”

  一声暴响,叶凡从思忖中反应了过来,顿时有些傻眼,梅yì秋估计是热得不行了,一把就撕了自己的上衣,因为是夏天

  她就穿了一件短衫,连里面的薄内衣都给一把扯掉了,顿时就露出了那两座坚挺高耸的xiong罩包裹着的乳峰子,腹部下方的惑人肚脐惹隐惹现,勾魂动魄

  不过,此刻这厮全没那心思欣赏了,大喊道:“别乱动,努力按你师傅教的行功路线快行气,约束气机不要乱跑”

  “我……我受不了啦好像……好像在铁水里滚”梅yì秋全身颤栗着,大喊叫着发泄着,手一捋,xiong罩是彻底也给她捋飞掉了,两座乳峰子颤巍巍在挺立在了某猪面前

  令人喷血的就是梅yì秋整个人一下子就扑向了某猪哥,身体紧贴着他,高耸的胸脯磨蹭着某人的胸前那对并不很扎眼的胸大肌

  考验人啊

  “安静点,坚持住”某猪哥□大声喊道,在拚命之下,一股强力内息从手掌中奇迹般的涌了出来,直入梅yì秋经络中

  在梅yì秋那狂浪涛天的暴*内劲中努力地引循着,压制,想帮她纳气归田

  不过太难了,只是稍微好了一些,叶◆▲凡感觉自己那七段内劲在这种罕见的狂暴气机下也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怎么办?”叶凡伸手压制住了梅yì秋的双手,两人紧紧的贴搂在了一起

  这个时候叶凡当然没什么心情qù行那偷香盗玉之勾当◇估计自己不出手压制住梅yì秋的话,此女在迷糊之下铁定把自个儿给剥成一只l体羊羔

  到那个时候即便是两人一点屁事没发生的话以后梅yì秋想什么,那自己铁定被她缠死过qù

  两人紧贴着如泥人一般胶着在了一起,叶凡一时无计可施了几分钟过后,度日如年啊

  “师傅yì秋好热”梅yì秋连师傅都喊了出来,双腿在叶凡腿根子上乱踢乱动着,痛得这厮心里直喊妈如果大力动手强行弹压,又怕伤着梅yì秋

  就在这危急关头,叶凡灵光一现,大叫道:“对先问问她师傅,也许此女的身体特殊”

  幸好先前作了万全准备,叶凡有梅yì秋师傅电话

  空出一只手来,半搂着一个半裸的姑娘挨到桌边打起了电话

  梅yì秋出身峨嵋,师傅是尘月大师,也有着七段身手

  “尘月大师,我叫叶凡……”叶凡把给梅yì秋合药进阶突破的事给快的说了一遍下来

  当然,叶凡并没透露出自己的雷阴九龙丸,只是说用百年首乌的补药之力来助她突破

  只听电话中传来尘月大师的惊呼声道:“唉呀简直是胡闹百年人形首乌虽说有助功的作用,但效果并不是特别的明显

  如果能行我早就给yì秋突破了主要是yì秋的体质特殊,以前为了帮助yì秋能早日突破高一个小层次,她来峨嵋时我利用几天时间利用秘术有给她补了许多的精血

  服下了一株30年份的长白山老山参王你这下子把整只首乌给她服下,估计是牵动了以前贮存在体内的老山参精血,一下子全暴发了出来,赶紧想办法疏导

  不过,你估计还没那能力,想要疏导至少得liù七段身手才行事急从权,你可以借助一些外力借力打力的进行排泄式疏导

  比如,如果会针灸之术可以利用针这条线导出一部分的内息或者……

  我现在国外,一时赶不回来如果真热得受不了的话你qù弄一浴缸的冰块来,把yì秋放进冰块水中浸上半个钟头,应该会好许多我这边立即赶回来,如果能坚持一天时间不发生毁经络、涨裂肌肉的事应该就没大事了

  当然,身体的损伤是绝对的了,唉你千万要小心,力保经络不受重损,现在也只能这样子了……”尘月大师急坏了,梅yì秋可是她的宝贝徒弟,听说尘月大师也是姓梅的,估计还是梅yì秋的长辈

  尘月大师毕竟经验老道,在冰块的浸pào下梅yì秋好了许多不过叶凡可是糟罪了,梅yì秋全身发热,pào在冰块里没什么感觉就像你把一块烧红的铬铁扔进冰水里铬铁照样子会发热,只是随着传导的时间加长,会渐渐冷却

  而叶凡同志本来是正常体温的,梅yì秋处于迷糊之中像只八爪鱼一般,双手环在某人腰部,双腿盘挂在某男臀间,紧紧的贴在叶凡身上不肯松开

  而且为了防止梅yì秋受伤,在冰水着冻着如果一扑腾估计就得引起经络皮肤受损,万一要是冰冻中毁了容,即便给梅yì秋突破了功力,估计此女也会找叶凡同志拚命的

  所以,叶凡同志只好跟着梅yì-本文转自shushuwshu253224150145html-秋一起在冰块水中受难了梅yì秋反而感觉是一阵阵的畅意,叶凡同志当然就是受煎熬了

  虽说是在liù月天里,但pào在冰水里的滋味相信还是没有几个爷们愿意qù经受的

  而且,那冰块水一会儿就给梅yì秋身上的热度给搞融化了,又得随时换

  叶凡同志在浴缸中唱着‘哆罗罗……冰块冻死我,明天就垒窝……’这小时候学习的课文《寒号鸟》的精彩巧段子倒是在叶凡嘴里给改编了

  这厮在唱歌之余还自嘲的笑道:“麻痹的以前作梦都渴望着跟美女们来个浪漫的鸳鸯浴,现在真的美梦成真了倒成了要命的东东这叫啥屁的鸳鸯浴,老子都快成冰棍渣子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