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章 将军家出来的俩妖女对一蛤蟆


  【感谢‘简单’大侠的双1888,为他加第7这是第4,兄弟们数来】

  “求我也没用,我又不是武林高手,像你弟弟那种情况,如果要平复他体内暴*的气机的话估计得请铁团那样的高人才行我虽说身手比你稍好一点,但也还是不可能力有所不逮有何办法?”叶凡故意摇了摇头

  “叶先生你肯定行的,不然铁团不会叫我来找你,求你了,我……我给你跪下了”梅亦秋非常激动,双腿一弯真作出了下跪的动作

  这一闹,慌得叶凡赶紧伸手拦了guò去,当然不能让她下跪了,那gè成什么样子了,要是给党校的同学看见,一gè妙龄女子给自己下跪,那gè真成天大闻了也许还会炒作成什么桃色花边闻

  不guò梅亦秋下跪的决心很大,往下压的力气很沉,叶凡仓促出手去扶,没扶住梅亦秋身子被他一拖,整gè人不小心就扑进了叶凡怀里,这下子可是大条了

  “看到没有,在树下就搂上了,厉害不guò,也太急燥了一点,至少得等到没人处再行事是不是?”远处的钱洪标鬼鬼崇崇的跟鱼泰几人躲在一窗户旁居高临下说道

  “情圣啊情圣也不知叶哥搞了几gè?洪标,看到没,这就是高手,咱们的道行还是浅,遗憾”鱼泰晃了晃头,一脸的**之色溢于颜表

  “大师水准的”卫铁青叹了口气

  “老卫,你叹啥气,老婆都有了还想什么?不guò,老婆有了也没事,时下一些民间流言不是专门说我们这些当官的叫什么来着?”钱洪标一时忘词了,摸着脑袋在想

  “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吃喝有人相送,住房有人进贡;公车基本私用;百姓全靠糊弄”鱼泰这厮施施然yin笑答话

  “对对对还有,家里红qí不倒,外面彩qí飘飘什么的,所以,老卫,有老婆没事,关键是要处理好夫妻关系情人的事打死也不能让老婆知道,只要保密工作搞得好,还怕什么?”钱洪标笑着,连口水都喷出来了

  “唉人家叶凡不一样,人家还是单身,现在即便是杠上一gè排的彩qí也没什么可讲的咱就不一样了,跟你们这些后生仔有什么可比的,不能比不guò,保密工作的话那gè啥的当得做好,不然,后院起火了那就有得玩了”卫铁青夸张的晃了晃头,一脸的落幕样子

◎  “哼搂得可紧的了,接下去是不是要表演亲嘴了姓叶的,我明早回京,晚上我在飞云阁等你,不陪我喝醉休想走人”一道睛天霹雳在耳旁咋然响起,叶凡讶然抬头,发现赵四小姐那杏眼瞪得快赶上铜铃了,甩出几句狠话噔噔●噔就要走人样子

  “亲就亲,管你什么事,哼”梅亦秋也怒了,身子一动,双手一使力箍了guò去,显摆似的,反而跟叶凡贴得紧了,胸脯前两座乳峰子紧紧的挤贴在了叶凡身上,头侧着哼声道

  “管我什么事?姓叶的,你说说管不管我事?那天晚上你怎么对我说的,现在马上就变了”赵四小姐凶巴巴的编着谎言当然,其目标是直冲梅大小姐而去了

  “那天晚上,哪gè晚上,我没……”叶凡一头雾水,感觉说出去的话玄,令人猜想,赶紧闭了嘴,心里是暗暗叫苦,这他娘的都是什么事?莫名其妙,经赵四小姐那么一闹,显得自己跟她在某gè晚上作了什么似的,这gè简单是在胡闹

  “哼是不是跟赵家小姐在床上拍拖了还郎情妾意玩童子观音什么的,咯咯咯……”梅亦秋大胆,直捅捅地就捅向了赵四小姐,两gè女人也不知在生什么气,反正是纠缠直面上了

  “拍拖就拍拖,跟你什么关系,管你什么事?人家叶哥还看不上你那硬绑绑的身板子,咯咯咯咯……”赵四小姐气极了,故意挺了挺胸,好像要跟梅亦秋比谁的波比大似的,银铃般的笑声传得老远,女人的害羞也给气没了,反嘴说道

  她这一笑不打紧,叶凡可是吓慌了,赶紧转头四处搜了一遍,还好,没发现什么同学guò来,不然还真会惹出什么桃色闻脚踏两只船三角恋什么的来了

  “完了,老卫,看到没,这gè彩qí飘飘好像也不好飘的,看到没,刚开始飘就吵起来了等下要是打起来就得生事了,风流啊,风流种子,这就是咱们这些臭男人们该付的代价ma?”钱洪标摇头叹息,一脸的做作

  “人家叶兄弟这代价付得值,有这么漂亮的两gè女人为我鱼泰打架的话,那啥的,咱死了也甘愿啊”鱼泰装着一脸的失落,弄得卫铁青直想笑

  “牡丹裙下死,做鬼也风流嘛人之常情,食色性也”卫铁青这老夫子又开始假扮高人了,还摇头晃脑

  “老卫,你就在哪里装清高”鱼泰没忍住,讥讽了guò去

  “这gè,呵呵,是卫哥的特点”钱洪标也没忘了起起哄

  “一堆肥肉,有啥好挺的赵丫头”梅亦秋也站了起来,照样子挺了挺胸,波比大比赛真的开始了

  因为是六月了,天热,两人穿得都比较薄,所以,那凹凸看得非常的明显

  不guò,跟赵四小姐相比,两人各有千秋赵四小姐的胸脯重在底盘厚重,大而圆润,而且也不垂,反而给人一种吨位憨实的厚重令人有种喘不guò气来的窒息感觉

  梅亦秋的那啥的地方重在山峰子尖挺,为硬朗好像比赵四小姐的高一点,但没她的浑圆而大,像一竿标枪,相当的扎人眼球的

  叶凡在傻眼的同时也是心里荡漾着,眼神在两女那胸脯前隐晦的巡滑着,暗道:“论手感的话赵四的那里一掌握不guò来,抓手中肯定像棉花团一般,她又是gè姑娘,硬度绝对不低的,而且厚重,舒服梅亦秋整天练功,胸脯还能保持如此的尖挺,估计那里相当的硬,硬度方-本文转自shushuwshu253224150142html-面估计有点向肌肉方向发展的势头了,抓起来手感估计没赵四的舒坦不guò这种硬朗肯定也有其自身的特色,总体来说,手感肯定各有千秋,萝卜青菜,老子都想拿捏……”

  “肥肉也比你那破肌肉好,有弹性的梅家妹子男人们可是不喜欢太硬的肌肉,抓手上像一石头疙瘩,又不是练拳击,而且,咯咯咯……”赵四小姐有力,话语隐晦的反击着

  “而且什么,赵丫头,不敢说了?”梅亦秋得意的扫了赵四小姐一眼

  “有啥不敢说的,我怕某人等下受不了,咯咯……”赵四继续笑道

  “哼叶哥,咱们走,不理她,今晚就由妹子我好好陪你喝酒去,咯咯咯……”梅亦秋哼了一声,翘皮的扫了赵四小姐一眼,一连串显得相当暧昧的笑声传得老远,笑得叶凡直起鸡皮疙瘩噼噼地往下掉着

  “姓叶凡,今晚上你敢带她去我跟你没完”赵四小姐横眉一竖,生气的嚷道

  “叶凡,吵什么呢?这里是党校,影响多不好,唉……”远处大树下突然传来了林德池副校长的叹息声,人并没走guò来,看来也懂得为叶凡留点面子了

  “没吵林校长,是我家俩妹子在逗着玩,我们走了”叶凡心里暗暗一震,赶紧带头离开了,凑近梅亦秋耳旁说道:“不救你弟弟啦?”

  这厮心里也是直叹倒霉,居然会给以原则出了名的林德池副校长抓住,如果在他心里落下什么阴影的话那以后的日子就难guò了,好不容易跟他建立起的一点联系付之东流就可惜了

  “啊天杰,咱们快走”梅亦秋这时才记起了正事来,脸色突变,几步追上叶凡拉起就跑

  后面传来赵四的凶巴巴喊声道:“姓叶的,你真敢……”

  “敢不敢管你逑事,真是啰嗦”叶凡头也不回甩了句狠话,赵四就那样子傻愣愣地盯着某男女跑了,银牙一蹬,“姓叶的走着瞧”

  梅家在水州也有一座古院子,掩映在一片梅树林里,就称为梅家林

  此院全是用粗糙的花岗岩岩石叠起来的,初初一看,做工非常的粗糙,细致再一看,叹服这粗糙很合匠心,浑然天成一般,看着相当的舒服

  急匆匆进了大厅,发现正围着几gè人,满厅的焦急中间地上正打滚的就是那gè平头青年梅天杰此刻像一疯子,在地下满地滚着○喊着,嘴里流着一些令人恶心的东东,旁人抱都抱不住,也不敢下手,怕伤着他

  “亦秋,请到高人没有?”见梅亦秋进来,一gè身着短衫绣花边,很有古代女子气质的女子问道

  “小姑,请到了”梅亦☆秋随口说道

  “在哪?”小姑拚命往梅亦秋后面望去,眼神扫guò叶凡身上后又往后看去,当然不会把叶凡当作是什么高人了,以为高人还在后面压阵脚的

  “就是这位叶先生了”梅亦秋侧身guò去,让出叶凡来,介绍道

  “他……”小姑那声音突然高了许多分贝,同时出声的也有厅中一gè身穿大校服的威武老成的年青人,为什么说是老成,因为其人看上去估计就30岁左右,搭上了中年的边

  叶凡知道他们对自己的年轻感到惊讶和不信任,淡淡一笑,伸出手,笑道:“我叫叶凡,在鱼阳县工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