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进宋家


  本来以为第三码不出来了,刚才刷了一下,居然发现‘行胜于言’老兄的打赏,主要是那名字却是鞭挞着我,所以,一鼓作气,码出了第三,蛤蛤蛤……

  ……………………………………………………………………

  “你敢说我的腿粗,我咬死你,哼”宋贞瑶不乐意了,一口咬得叶凡同志眉头紧锁

  赶紧正道:“说错话了,你的腿不粗,是细嫩的莲花腿行了吗?摸上去还挺滑挺嫩挺hǎo摸的”叶凡干声笑着,随手手指一挠,在宋贞瑶的腿上揩了几下油,然后转道又往上,在那屁股上轻揉着,挠得宋贞瑶咯咯羞笑不已

  心里又有些荡漾qǐ来了,因为叶凡这小子使坏,挠屁股还行,偏偏他挠的地方不对,不小心指头一滑,挠到了某女那股沟子里了那个地方是相当敏感的,一般都不经挠的,难怪宋贞瑶一边挪dòng着屁股一边却是又有些不舍那份子难令人荡漾的挠dòng,所以,笑得灿烂

  “是宋姑娘,怎么回事?”宋贞瑶在这省委家属楼还是小有名气的

  倒不是说因为她老爸是省委组织部长,主要是因为她在省电视台工作,最近还hǎo运的在主持一个关于说话类访谈类节目,而且带有一些娱乐性质的,一周一个晚上

  所以这楼区人都知道她,背后都称她为小明星当那两个守门的武警一看见伏在叶凡背上的宋贞瑶惊讶的问道,透显着一份子自然的关切,还以为她受了伤什么的

  因为宋贞瑶经常会扔几包hǎo烟给守门的两武警,当然那烟全是出外时人家硬塞的

  反正她自己父亲收的高档烟都抽不完,还发霉了,所以随手就会散发给这些守门的穷兵蛋子的,因此,在这里宋贞瑶的口碑很是不错

  “哦我没事,脚不小心扭伤了,我表哥背我回来”宋贞瑶赶紧解释了一下,不然明天整出什么闻来就麻烦了

  “表哥”两武警有些吃惊,从没听说过宋家还有表哥倒是仔细的观察了叶凡一阵子,也没问什么,直接放行了

  “哥们,你说真是小明星表哥吗?”一武警有些兴奋,问道

  “也许是,也许不是?你老弟还不明白,现在的人全称表哥男的称女的小妹,女的称男的表哥这个,谁分得清楚,呵呵”另一个武警开心的笑道

  “也许是宋姑娘的男朋友,这小子长得还真是白晰,像个学生仔不会是她大学同学?听说宋姑娘也不过才21,不会这么早找男朋友”先前那个武警猜测道

  “算啦,咱们操这份闲心干嘛你看人家俩的亲昵劲,那小子真是hǎo运气,宋姑娘长得天仙美人,居然给他背在身上,肯定爽劲了,唉……”大个子武警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呢我说老哥,你不是找了个肥婆……”

  “都是你刚才跟你说了在门口扶我下来走,你硬要背,这下子多难为情要是给两个武警传出去我这脸往哪儿搁……”宋贞瑶没hǎo气的怪道,又咬了叶凡一口

  痛得这小子呲牙咧嘴的,赶紧求饶道:“我的宋姑奶奶,你轻点行不行,我这脖颈又不是猪头肉,快被你咬掉一块了我这样子做也是心疼你,怕你的脚再次受到伤害,如果七八天都没法子走路你还怎么主持节目”

  “没事,有哥哥我在,保你三天后行dòng自如”叶凡吹嘘着,神秘一笑

  “有啥hǎo法子,快说”宋贞瑶真急了,凶巴巴问道

  “等下再说,到家了没有?”叶凡问道,望了一眼那座挂着六号牌子的三层小楼环境还是很幽雅的,房屋掩映在几株大树中,只看见了面前的一个门脸和里面透出的灯光

  刚走近就发现一个一个有些面熟的女人正在焦急的转悠着,叶凡心里一紧,知道此人就是宋贞瑶的妈妈了,hǎo像姓曹,因为以前在兰教授家见过一次,那个时候他们全家都在,还一qǐ吃过狼鼠肉的叶凡正想张口叫声曹阿姨

  不过曹梅芳一见到从叶凡背上歪出头的宋贞瑶后有些慌了,还以为女儿是不是受了伤,慌得叫道:“老宋,你快出来,贞瑶受伤了”

  “妈我没事,只是脚扭了”宋贞瑶赶紧解释一下,偷偷扫了其母一眼,免得为她担心不过宋贞瑶心里有些不安,就怕老爸老妈会责怪她如此晚了才回来

  叶凡有些拘谨地进了大厅,发现里面装饰方面说不上豪华,只能说是古色古香的主要是这高官的厅中hǎo像自然而然的就弥漫着一股子有些渗人的庄严气势,俗称的官气罢了

  “贞瑶,怎么回事,这么晚了才回来”叶凡刚放下宋贞瑶,曹梅芳那脸有些不hǎo看,扫了叶凡一眼,问道

  “是你啊小伙子,坐”宋初杰hǎo像认出了叶凡就是前次在兰基文家里见过的那位杀狼鼠的能手,脸色平静,说道

  “我……不小心扭了一下,是叶凡送我回来的”宋贞瑶有点心虚,撒了谎

  “送你回来,不过怎么会弄到这么晚,而且,连个电话都不打回来,差点急死我了再不回来的话你爷爷可是说要报警了”曹梅芳嗔怪着说道,在检查着女儿的脚,发现肿得挺大的,有些心疼,问道:“在哪里扭的,怎么扭得这么厉害老宋,赶紧叫王大夫来处理一下,不然这肿块可是不hǎoxiāo除”

  “别急,这么晚了,就不要麻烦人家了我去拿瓶和络油来搓搓”宋初杰也是镇定,扫了女儿那脚板一眼,知道没有多大的事,只是得休息几天才能走路了

  “电话……电话没电了……”宋贞瑶有些吞吐着,赶紧接着撒谎

  “宋部长,曹阿姨,我……我先走了”叶凡不敢坐,赶紧提出告辞

  知道曹梅芳心里估计有些不快,因为进这屋里几分钟了曹梅芳都没拿正眼瞧过自己,而且连声招呼都没打,显然是不欢迎自己

  “凡……凡哥,这么晚了,你没地方住?”宋贞瑶脱口说了出来

  这下子曹梅芳是不高兴了,明显的从女儿的语气口听出了对叶凡的那股子已经有些脱了普通朋友的亲热劲儿,嘴里念叨道:“凡哥”

  扫了女儿一眼,突然问道:“你手机呢?”

  “妈我刚才跟你过了,没电了,在包里”宋贞瑶一紧张,语气可是有点抖瑟,是令得曹梅芳感到有点怪,随手拿过宋贞瑶的包,估计是想不是女儿在撒谎

  “妈别翻了,手机给弄丢了……”宋贞瑶垂下了头

  “丢了,怎么丢的?丢什么地方了?”曹梅芳心里是不痛快了,口气重了一些

  “我……丢在……”宋贞瑶见老妈板脸了,一时有些慌神,讲不出话来

  “唉……阿姨,是这样的,刚才在食王街吃面时遇上了一伙混混,给他们碰得落进了装唰水的桶里,没用了”叶凡硬着头皮,干脆招了一半

  心道:“这事估计想瞒也瞒不住的,这么大的事发生了,明天估计公安局还会来人了解案情,顺便也hǎo结案”

  “什么,碰上了混混贞瑶啊,你怎么会这么晚了还跑食王街去,那多危险而且,今晚上你怎么会玩到这么晚了,都快凌晨…了这样子可不hǎo,一个姑娘”曹梅芳话中含话,虽说没讲叶凡什么,但话里却是含有点责怪的意思了

  叶凡当然听出来了,知道曹梅芳有些不快自己把贞瑶给带了出去,而且搞到这么晚了才回来

  “小伙子,你给我详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宋初杰口气还算平淡,问道

  “是这样的爸,我跟赵姐一qǐ吃饭,在老王兽记汤遇上了叶凡,他是来省委党校学习的,不是有个跨世纪英才班吗?

  所以就一qǐ吃饭了,后来顺便就去逛街,逛到10点时肚子有些饿了,就到食王街吃点心

  赵姐突然接到家里电话就先回去了,后来遇上了混混……”宋贞瑶抢先下口述说道不过后面被挟持的事并没讲出来,估计是不敢说,怕爸妈担心

  “不对呀就是遇上混混也不会弄到现在,贞瑶,你没跟我说实话”曹梅芳立即指出了其中的毛病,继续追问着女儿

  “后来……后来……”宋贞瑶偷偷看了叶凡一眼,不想说,“妈,你就别问了,反正我现在不是回来了”

  “不行非得讲清楚,贞瑶,你可还小,别被坏人给骗了”曹梅芳隐有所指,叶凡听了心里不痛快了,这不是明摆着我把你的女儿勾走了什么意思,我成坏人了

  说道:“宋部长,曹阿姨,是这样的,后来来了几个警察,正在查询时隔壁一桌两个吃面的居然是重案犯人,他们不愿意作证,最后,最后挟持了贞瑶,进了一个……”叶凡只hǎo把晚上的事全给说了

  “挟持还遇上了杀人犯哎呀”曹梅芳惊得脸色都变了,一把搂住了女儿

  “小叶,你是说当时在现场水州市公安局的邓建军没到场,而且这事qǐ先是不是还瞒着省厅?”宋初杰那脸开始严肃了qǐ来

  “嗯听李昌海副厅长说是当时水州方面负责的最高指挥官◎叫张伯民,hǎo像是水州公安局的副局长后来李副厅长来了后他成了最高指挥官,成功击伤歹徒,救出了十几个孩子和一个女老师”叶凡说道

  
///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