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俺


  今天我这里停电,10点才来电所以胡乱改了一下就上传了,感谢‘斯渔’兄弟的打赏,谢谢,狗子祝你快乐无限

  ………………

  没防着叶凡一把就把她给拽进了怀里按坐在了膝盖上,两只狼★手大煞其下,手势一溜熟练地滑进了羊毛衣里,在山峰沟壑处游历嘴儿还带着菜叶子就那样子咬向了fàn春香,弄得菜西施拚命地扭着嗔道:“别叶哥,二楼还有一桌客人在吃饭雪莲上来咋办,等晚上”

  最后两人◎○进行了一翻令人窒息般的长吻叶凡才放过了她

  “大色狼,喂不饱的狗儿”fàn春香居然骂出这么一句话来

  “嘿嘿母狗儿,公狗有礼物送给你”叶凡把fàn春香拉进房里从包里掏出了衣服和化妆品,◎当见着那款式潮,在电视中见过的化妆品时fàn春香迟疑着喃喃道:“叶哥,这……这是送我的吗?”

  “不送你送谁我的宝贝,来,换上一套试试”叶凡挑了一套黄毛裙子示意菜西施换上

  “晚上行吗叶哥?”fàn春香可怜地望着叶心,脸儿唰地一下红透了

  “嘿嘿不行就得现在,快点”叶凡催道,无奈之下fàn春香扭捏着在叶凡面前脱衣换上了装,表演了一翻人体秀,在镜子前打了个转蜻蜓点水,给了叶凡一个浅浅的香吻不过菜西施摸了一阵衣服有些心疼地:“叶哥,这衣服很贵,太浪费了”不过心底里却是甜滋滋一片,总算是感觉到了人疼的滋味儿

  fàn春香被林泉镇人称为‘菜西施’,白皙的脖颈,高挺如山的诱人酥胸,裙摆下雪白匀称的细长美腿,无不诱惑人至极,活脱脱一个美艳动人的尤物

  先前穿着较朴素还没显出她的春媚华彩来,这下子一换上品牌店里的款毛尼裙,白中夹花的缩腰带在腰上一环一收紧再加上脚下的高跟皮鞋人之秀美温媚一下子就凸显了出来,对叶凡的视觉冲击来说可以用两个字形容——震憾

  “咕噜”

  叶凡吞了一口唾沫毛手毛脚的一把拉下fàn春香顺势而上就压在了床上不过当他低头时才发◎现菜西施的杏眼中居然隐隐有亮晶晶的泪珠在闪,慌得一啰嗦站了起来问道:“我……对不起……我不该对你这样子”

  “不是的叶哥,我……我高兴……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以前在这店里烦心事多,●还得提防一些小混混来捣乱,现在有了你我……”

  fàn春香讲着哽咽出声了,“叶哥,你想要的话我脱了就给你我的身子只属于你一个人的……”

  “春香,不要说了,刚才在电话里我跟房东谈了店铺的事,基本上搭成了口头协议就是15万了,他说后天回来签字……这里有四万块钱,你先拿着开始装修店面,要搞成精品小菜馆不要怕花钱,现在的食客慢慢的对就餐环境的要求越来越高了”叶凡说着从皮包里掏出了四扎钱来

  “不……不要叶哥,太多了我不能要你的钱你刚毕业工资一个月估计就三四百块钱,这些钱肯定是你家里的,老人家积点钱也不容易,我去借”

  fàn春香摇了摇头不接那钱

  “呵呵这些钱都是我赚来的前次帮赵哥提供了一点线索抓住了杀人犯的奖金,反正是白得的,收下”叶凡笑笑道略显自豪

  “不你自已留着”fàn春香态度坚决直摇头

  “怎么啦?你刚才不是说身子就属于我一个人的,难道还想找别人,我给自已的女人一点钱有什么……”

  叶凡装着生气了,脸沉了下来

  “不是的叶哥,我的身子……我……我……我收叶哥好不好”fàn春香通红着脸收下了钱

  “哈哈哈……好了,我回天水坝子了”叶凡狂笑了几声下楼而去后面隐隐传来菜西施嗔怪的声音道:“德兴”

  回到天水坝子,刚走到老宫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兰阗竹尖媚的喊叫声:“加油,宣石加油咯咯,赢啦咯咯……”

  而李横山却在一旁跳脚样大叫“卢哥加油……”

  “哼母鸡又下蛋了”叶凡暗讽了一声直摇头,总觉得自已跟那兰阗竹好像上辈子是冤家,一见面不是冷嘲就是热讽两人凑一块不过几天,大大小小的拌嘴倒是已拌了不下五六回惹得卢伟那不良哥们总是带着有色眼镜怪异地盯着他俩扫描着,好像自已跟兰阗竹是在演戏想掩饰什么不轨似的,真是晦气叶凡每当想起这些都会气得牙痒痒的

  “格老子的唉女人咋的差别就那样大?春香多好”

  进到老宫才发现原来是李宣石正与卢伟的保镖卢丁掰手腕玩,卢丁最后是略逊一畴输了不过这也令叶凡对他是刮目相看,要知道李宣石可有着自已养生术第三层‘炼劲’阶实力,按齐天胡扯的华夏国国术高手功力境界划分等级排序的话,应该算是三段的顶峰强者,称之为上等武士

  再上一步就能突破第四品到达下等武师的初阶了在现代社会可也算是一真正的高手要知道叶凡的师傅费老头修炼了近五六十年也才达到第四层半级别算是中等武师,说明内劲之练何其的难叶凡是踩中狗屎才意外突破的,不然也只能堪堪算得上刚踏进初等武师门槛

  “嘎嘎嘎”

  卢伟的笑就是那般的狂燥粗野,别看他人显得文静,典型的面相与嗓子不相配,有点唐老鸭的味道,甚至在他笑的时候叶凡面前会不由自主的浮显出唐老鸭的可爱形象

  “宣石,咱们掰掰?”令叶凡想不到的是白面书生卢伟居然提出了这档子犯骚事

  心里犯嘀咕●道:“真是不知好歹,你祖上卢景虽说学的是yú具罗的绝术,与yǔ文成都称兄道弟但并不代表你这小子有多少本事奶气味十足的就一个半吊子硬要充冷面,敢挑点三品顶峰强者,活腻味了,唉……”

  叶凡摇了摇☆头走了进去,两人已经开始了

  奇怪的是过去二分钟了那手腕还是僵持在中线位置,令叶凡失态之下‘嘭铛’一声额头撞在了大殿过道中央的一根柱子上‘咯咯’笑得兰阗竹美媚差点折了腰

  太令人震惊了,叶凡仔细观察过卢伟有次见他在殿中舒展身手时感觉有一丝内劲之气溢出,当时还想估计就会点花拳绣腿像这种养尊处优的公子哥怎么可能吃得了练功的苦,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叶凡每想起师傅对自已近乎玩命的苛刻都会不寒而栗

  小时候才10来岁时跟着费老头蹲马步,一蹲就是半天最后那脚实在受不了啦麻木了,想活动一下换个姿势,最后被费老头狠狠地用毛刺的可怕荆条抽得整个小腿都是血痕

  费老头骂道:“吃不了苦就滚蛋,我不需要庸才弟子,害人害已”

  当时叶凡哭着挺下来了,心里可是把费老头的十八代祖宗都骂光光了后来长大些费老头说是有一老朋友在军队,利用暑假时段又把叶凡扔进了原始森林要求自已去找东西吃,抓野兽,摘野果,独立在森林里生活了半个月差点没把叶凡折磨死,半个月后叶凡好不容易活着站到了费老头跟前谁知严酷的kǎo验却在后面,像部队特种兵那样子进行森林伏击阻杀训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