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祖墓之争


  2到

  整方印章三指宽大,高约一指通体呈琥珀红中夹些乳白云朵,印座上雕着一只像狗样怪兽,估计是华夏传说中的神兽麒麟或者麋鹿,不怎么清楚玉质光滑圆润,触手温凉舒服,似乎有通神清神辟邪作用

  叶凡虽说还称不上玉器鉴赏大师,但打小在师傅费lǎo头熏陶下也le解过一些玉的特质性情从直觉上一眼就看出le一些端倪,此玉非凡品,可以肯定这是一方和田古玉,而且品级不低,似乎属于羊脂古玉的范畴rú果真是古代印鉴,那单就这方祖传宝印就是一方极wéi稀罕之物

  rú果证实真是唐朝之物而印鉴又能与三彩金马上的印鉴相吻合的话基本上可以肯定墓中人就是卢定宗le

  不过对于玉的年代鉴定叶凡凭肉眼可是看不出的,虽说那有着异于常人的灵敏视觉,但那仅仅是灵通一点并不能做到电视中演的那种什么千里耳千里眼的仙术

  那些不过是神话传说罢le,这世间又何来神仙,不过一些隐士有异于常人●的常规能力也正常时下不时就有一些异能人士,比rú隔空凭意念就能移动桌上杯子,生吃玻璃,气功大师踢断石板等等这个虽说凭现代的科技手段还无法解释清楚这种人类的神秘现象,但真实的例子在现实中还真是有的其实想◇▲想也没什么奇怪也许是我们的科技能力还没达到解释那种神秘现像的能力就像是古代人把奔月当作神女,而美众国的宇航员却是亲自登上le月球rú果把他放到古代,当时的人肯定会认wéi宇航员就是rú嫦娥、猪八戒样的★神仙

  不过那位秘书一样的女子还真是善解人意,准备充分,也许是个法律顾问也说不准像变魔术一般不一会儿就从一个文件夹中又抽出le国家文物馆著名鉴定大师陶居然对于此印鉴的年代鉴定的确是唐朝初年之物,rú果鉴定书不是假造的话那这事**不离十le

  时下骗子流行,五花八门什么手段都有所以wéile慎重起见,叶凡还是觉得需要把兰教授等人请回来再次鉴定一番再说,刚好有个省博物馆的副馆长顾则武先生在毕竟此事重大,容不得半点马虎

  “卢公子,我想请几位专家再次观赏一下你的玉印rú何?”叶凡一脸正经说道,不过说得较委婉

  “随便不过要快一点,我没时间”卢伟淡淡笑道,似乎对叶凡的小心眼感觉十分的可笑

  兰教授三人怱怱赶le回来,在看过古印和鉴定书,再比对过印鉴和三彩金马吻合度以后,十分肯定的确定此印确属于真品从而也确定le墓主人就是卢氏先祖卢定宗

  三个考古迷对那方印鉴可是爱不释手,当卢伟示意那女子要收回时三人就像是小孩子时糖果被人抢le似的一直盯着那木盒子好像那木盒子是一美媚,看得卢伟身子骨一寒,赶紧示意那女子把木盒子递给三人让他们欣赏个够

  “卢▲公子,有一点我一直不怎么明白从印鉴上看你的祖上卢定宗在当时应该是属于名人之流,应该还是一做官的而且这印章看上去有点像是古代调兵的兵符,说明你的祖上官位品级还不低?作wéi一个高官,wéi什么历史上都没★留置下有关他的什么记载?”

  叶凡深懂兰教授心意代他问出le这句话,“呵呵这个当然是属于你们家私事,你可以不用回答,我只是有些好奇,rú果卢公子能说出来也可以间接作wéi此墓主人的一些凭证,对于说服政府文物管理部门承认卢家祖墓也有一定的帮助”

  “其实这方面卢家也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rú果是当年那个时代当然不敢说,现在事过境迁没什么不能说le卢叔,你来说”卢伟淡淡一笑道并没遮遮掩掩

  他也知道想把祖墓认回来不是那般简单的,应该尽力提供一切能证明的证据才是上策这也怪不le政府,因wéi时下骗子也太多le,墓中那么多的珍贵文物动辄值上百万甚至几百万,谁能不动心对于钱来说卢氏家族并不怎么再乎,再乎的是祖宗遗骸和祖上物品

  “是这样的叶组长,兰教授,顾馆和,周会长当年先祖卢定宗之父卢景是个文武全材其师兄是隋唐名将,第二条好汉宇文成都我想大家都很熟悉所以卢景祖宗的师傅也就是鱼俱罗,不过卢祖宗与宇文成都后来成le对头卢景祖上带着天水坝子的吴通天,叶和信,李怀远三位家将,跟随罗成主帅随着唐太宗李世民一路征战,所向披靡后来因wéi战功显赫被封wéi墨州三等公,统兵5万其实墨州就是现在的墨香市,以前古时叫墨州卢景主公死于霍乱,其大公子卢定宗继承le爵位,不过被降le一级封wéi一等候爷,世袭管理墨州,皆墨州刺史一职”

  卢世澄管家刚讲到这里兰阗竹美媚撇le撇小嘴儿却是忍不住插话问道:“wéi什么要削爵位呢?难道卢家发生le什么大事?”

  “呵呵阗儿,这个你就不懂le古代的爵位分wéi两种,一种是世袭罔替,就像是铁帽子亲王那一种,他的子孙永远都是王爷一种是逐次递减,每承袭一代就要降一级,一直降到平民le,估计卢家的就那种le”

  兰教授搭话道

  “兰教授讲得没错卢家并没犯什么事儿不久秦叔宝的孙子秦玉与定宗祖上的公子卢英杰因争抢一位叫顾贞儿的名媛大打出手,最后发展成le卢氏与秦氏两大家族引起纷征,罗家也被卷le进来最后秦家上奏朝庭说是卢定宗这名字是对皇上不敬

  皇上名号太宗,你这定宗难道还要把太宗给定le所以这下子可是犯le大忌,本来此事没有挑明也就无事,这下子有人惹事端le就闹出事来le

  最后水州卢氏被贬,而主公定宗不服却是被驱除下le大牢天水坝子三位家将连夜杀入水州大牢救走le定宗祖上,可惜的是定宗祖上★却是被弩箭射中在逃到天水坝子时人已经不行le

  最后遗体就安葬在le天水坝子,wéile躲避官府追捕,连块碑文都不敢立,所以那祖墓上面做得也小,无碑后来太宗下令,消除le所有跟卢定宗有关的记录★和资料,因此现在的墨香市根本就找不到有关卢定宗lǎo祖宗的生平事件记录,不过民间一些lǎo人家的族谱是也许有记录唉……”

  讲完这些卢世澄管家也是唏嘘愤愤然

  “想不到其中还有这么多的☆纠葛”顾馆长也是叹息道

  二天时间,经过市县专家和文物管理部门反复论证,终于承认le卢家的墓主地位卢伟代表水州卢家一再重申,此墓中之物只要那尊三彩金马和石棺中祖宗遗骸,以及一些跟卢家有关的东西☆,其它的金银瓦罐等都捐献给国家而且提le个要求,那就是不希望闻媒体再次介入,也得到le有关方面批准

  “rú果在回到重前”哥们砸le四张票,狗子翻看一看,心里凉le半截,12000字我的妈也太多le无奈的苦笑……明天继续3,哥儿们,加油砸票、收藏收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