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非炸不可


  感谢古月老头的打赏,老哥谢谢

  ………………

  噼哩卟嗵响了一阵子叶若梦放弃了挣扎,让叶凡的魔手得逞了从山峰到沟壑全方位抚弄着,手指在芳草中一划而guò带起了点点甘露,两条香○艳小舌早就纠缠在了一起木桶里传来两条傻鱼的碰撞声,也不知二芽子是否听到没有,简直是残害祖国的根红糼苗子

  *满室关不住,两条裸鲤戏秋寒……

  罪guò

  老纳无语……

 ● 林泉镇紫云酒楼一号包间几个人正愁眉苦脸地坐着

  省厅刑警队李队长皱着眉头呷了一口乌龙茶总觉得特别的苦涩,看了看那乌龙叶子好像没有霉变什么的

  扫了一眼屋里众人道:“这事还真是难办,刁■六顺和三贵子好像钻地老鼠无影无踪了难道已逃到江浙地带了?据可靠消息说应该不会不guò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我们要有各种思想准备两手抓,大家都知道,这两人像泥鳅一样滑得很,手上捏着十几条人命连军人警察都◎liùshùnhésānguìzǐhǎoxiàngzuàndìlǎoshǔwúyǐngwúzōnglenándàoyǐtáodàojiāngzhèdìdàile?jùkěkàoxiāoxīshuōyīnggāibúhuìbúguòyěbúnéngpáichúzhèzhǒngkěnéngxìng,wǒmenyàoyǒugèzhǒngsīxiǎngzhǔnbèiliǎngshǒuzhuā,dàjiādōuzhīdào,zhèliǎngrénxiàngníqiūyīyànghuádéhěn,shǒushàngniēzheshíjǐtiáorénmìngliánjun1rénjǐngchádōu敢杀的混蛋上面很重视这次围捕,今天给几位通个气,等下子会来个人加入我们核心专案组”

  “谁啊李队?”墨香市公安局副局长于建臣好奇地问道

  “听说是岭南军区猎豹特种团出来的,叫齐天,20岁左右一个上尉连长,估计随他一起还会带来一个班的特种兵蛋子”李队长话语中神秘得很

  “呃一个上尉有啥稀奇的”鱼阳县公安局副局长周柏成不以为然,认为那叫齐天的小伙子一个太年轻,二来军衔也不高

  “周局,你可能不清楚岭南军区猎豹的名头之响亮,呵呵”赵铁海早就眼闪羡慕神光嘴张得老大了,完全是一种粉丝表现

  “噢铁海也知道猎豹,说来听听”于建臣微微一笑

  “嘿嘿于局我可是侦察兵蛋子转业的,当年唯一的心愿就是能进猎豹混个几年,可惜进不去,痛心啊就差一点就能进猎豹了听说猎豹是咱们岭南大军区的尖刀兵团,里面随便一上尉走出来比普通正规军的一少校都要牛气,全是高手,千中挑一的级好手那齐天才20岁就能升为上尉连长非常的不简单,绝对是个高手,说不准还有着深厚的背景有他带着一个班的xiōng弟加入咱们这个行动组就有把握了”

  赵铁海非常的兴奋,两只手一直搓着,好像很紧张似的

  “嗯铁海讲的没错所以等一下他们来了两位大局长可别小瞧人家了,呵呵”李昌海队长淡淡一笑

  “李队两个A级通辑犯也闹不着请出猎豹来他们虽说是军人精英咱们公安中也是能人辈出,直接从省厅多派些经验丰富的老刑警下来就行了,何必劳烦部队出马,那样子不是给部队领导看轻了咱们警察”

  于建臣有些不服气样子,觉得有点丢脸赵铁海和周柏成也有这种心思毕竟追捕罪犯是自已的本份事,外人插进来不是说明公安无能

  “唉开始我也是你们一样的想法不guò省厅领导有交待,这次他们来是执行秘密任务的追捕逃犯时还要以猎豹为主,我们负责查找和协助估计那刁六顺和三贵子是不是有事犯在了岭南军区手上,不然部队在得知消息后也不会那么急而且据可靠消息说是刁六顺的小弟可不少,说不准还有威力大的武器是个极端危险的人物……”

  李队长分析道,“不guò也只能说是猜测,服从命令就行了铁海,天水坝子情况怎样?”

  “叶组长说是没查出什么可疑人物,天水坝子村太大了,上万人口,也确实劳烦叶凡了听说刚才计生办李轩石主任带着黑箭行动组去抓人被人家给反包围住了,还受了伤蔡镇长和秦书记急得叫我赶紧出警,估计是怕闹出事来我正准备出动时后来居然给叶组长一人给解决了,成功的救出了黑箭队员,这叶xiōng弟不简单啊想当年我去都成这样了”

  赵铁海心有余悸,条件反射般摸了摸脸上那条浅浅的刀疤

  “一个人解决了,真能行?”周柏成可是最清楚天水坝子情况了,失声问道心里却是疑虑重重根本就不相信

  “呃听你们说好像那天水坝子村龙潭虎穴似的,真有那么可怕吗?咱们可是公安”

  李昌海队长有点不解,多的是不信虽说先前已经听他们汇报guò多次天水坝子村的复杂情况了,可并没怎么放心上,最多就是该村人口多一些,人yě蛮一些罢了李昌海面对的可是居有几千万人员的南福省,一万人对几千万来说的确算是小□菜一碟而且什么穷凶极恶之徒没见guò,一农村旮旯再闹也闹不出什么天大麻烦来

  “李队可能不清楚,也不怕各位领导笑话我脸上这条刀疤就是天水坝子村人给留置的”赵铁海有些尴尬地摸着脸苦笑道

 ◇ “刀疤”李昌海和于建臣望着赵铁海脸上的刀疤是不解心里可是有些吃惊了,敢在公安脸上划刀疤

  “呵呵当时天水坝子村人为选个村长发生了流血事件,铁海带了几个人上去谁知那里人真是yě蛮,林泉镇派出所五个人上去全挂了彩最后还是县里出动了武警才把事平息了下来,不guò听说那村长到现在还没选出来可也真够难为叶凡这小伙子的,不要说他去驻村,就是叫一副县长去都不敢夸口能把天水坝子摆平”

  周柏成很是理解,连连晃头

  “想不到实在想不到”李昌海直摇头,眼前突然一亮道,“那叶小子还真不简单,是个人才这样的人如果能招入警队就好了”

  “人家《海江大学》毕业的骄子哪肯当警察?”赵铁海摇○了摇头……

  “说不准给他个副科干不干?他现在充其量就是个不算官的正股级,村官一个”于建臣搭讪道

  “副科级,叶xiōng弟莫不是真要撞大运了”赵铁海心里酸酸的咚咚直跳

  “再■看”李昌海哼了一声,公安的副科级可不是那般好弄的主要是叶凡太年轻,即便是李昌海也不敢夸口,毕竟牵扯的方方面面太多而且他觉得叶凡也并不值一副科

  “李队,叶xiōng弟绝对是个人才我刚才在电话中☆得知他一人独对李家上百人你们知道他是怎么救出计生办那一伙人的吗?”

  赵铁海提出了悬念,他也想帮叶凡一把如果叶凡真的上位了凭他与自已的关系也许还能帮着自已不guò赵铁海也认为提副科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叶凡才19岁而且刚参加工作在华夏资历可是提拔的先决条件,最主要的是叶凡并不是警大毕业的

  “你小子别卖关子了,有屁快放”周柏成不耐烦mà道

  “一脚下去踢散了凳腿有一条小儿手臂粗的杂木凳子,当场就把李家上百号人全震住了天水坝子村人yě蛮,所以拳头大也好说话而且听说前次在一田埂处他硬是用大腿砸断了一根杂木做的扁担”

  赵铁海可有些得意样子,好像他是一伯乐发现了奇才,言语中也是佩服不已

  “真的假的?”于建臣可是惊讶了,“如果是真的那小伙子绝对练guò,而且是个高手这样铁海,什么时候他回来你叫来我们试试,如果是真的话我立马向局长推荐他到咱们刑警队作临时教官”

  “慢着老于咱省队正缺这样的人才有时候枪并不好解决问题在热兵器纵横时代冷兵器对于咱们刑警办案也是非常重要的甚至在关键时刻还能起到决定性作用”

  李队可是有些动心了……

  当然对于几个要人的争论叶凡并不知晓,此刻他一边随意的抚着叶若梦的嫩嫩的剥鸡头,看着它在手中变化万千头脑在思考着如何下手把天水坝子的龙墓这个祸根给炸了从这几天情况来看,不炸毁龙墓是不行了只有铲除掉这个祸根子村长选举才有可能顺利举行,不然说什么都是一场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