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一杯酒15块钱


  叶凡说完举起杯子开始自罚了,一口气就干下了6杯啤酒

  “小伙子酒量不错”张辉看着叶凡道,“我分管的是交通,学校修缮要去找顾副县长不过现在赵大财神爷在这里你也可以直接问他化些缘嘛呵呵……”

  张辉脸上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意,原来的淡漠也好了一些

  “我说老同学,你这可不厚道分管交通难道农村就没路要修了吗?小叶,你们天水坝子村小学的路可该修修了,正好张县长在此不弄些修路★费等何时?呵呵而且我只是个管钱袋子的,并没批钱的权利,笔可是在几位县领导手中”

  赵局长说完又得意地把磨推到了张副县长一边赵柄健和张辉两人因为是同学,所以说起话来也较随意,并没那种上下级口吻 ▲★费等何时?呵呵而且我只是个管钱袋子的,并没批钱的权利,笔可是在几位县领导手中”

  赵局长说完又得意地把磨推到了张副县长一边赵柄健和张辉两人因为是fèiděnghéshí?hēhēérqiěwǒzhīshìgèguǎnqiándàizǐde,bìngméipīqiándequánlì,bǐkěshìzàijǐwèixiànlǐngdǎoshǒuzhōng”

  zhàojúzhǎngshuōwányòudéyìdìbǎmótuīdàolezhāngfùxiànzhǎngyībiānzhàobǐngjiànhézhānghuīliǎngrényīnwéishìtóngxué,suǒyǐshuōqǐhuàláiyějiàosuíyì,bìngméinàzhǒngshàngxiàjíkǒuwěn
  “好你个老赵,倒打一耙是不是?不过这修路我们只管三级和四级路,至少也得乡镇层次的,村里的小公路一般来说是……”

  张辉刚说到这里,估计正在想一些什么推辞之言时却被张家林校长一句话给堵◇死了

  “小叔,我就要5000,你给不给”张家林说话那是**的,一点回环余地都没有丝毫不像是来求人,倒有点像是逼宫

  “5000,你们那里又不是什么二级路三级路,太多了……”张辉估计是●想减一点

  “不给我马上走”张家林站了起来怪异地掸了掸裤子上的破洞

  “好了,你看看,都说不得五千就五千,你这脾气真该改改āi家林,坐下来,跟叔好好聊聊”

  看见张家林裤子上的破洞张辉明显的一震,尽管掩饰得极好但脸上还是浮现出了一丝久远的哀伤神情见张家林坐了下来拿起酒杯与他喝了起来

  “呵呵既rán张县长都给了五千我也不能啥都不给,不rán可馨又会……”

  赵局长扫了叶凡一眼大有深意地笑道,“这样,刚才见小叶连喝12杯面不改色我们就赌一赌,底数先给一千块,后面的就要靠你自已了一杯酒10块钱,你能喝多少我就划多少钱给你”

  赵局长摸着自已的啤酒肚得意不已想道:“可馨这Y头,平时高傲如天鹅,今天我把你的叶小子给整醉了那就有好戏看了,嘿嘿……”

  “可馨,好像是个人名,不知是谁?”

  叶凡眨眼间想了一下子赶紧拔起了算盘珠子:“一杯1□0块,以我的酒量不用养生术散酒也能喝个10瓶啤酒,10瓶就是100杯,也就是一千块到手了如果加上养生术散酒功能还可以喝上10瓶,醉肯定铁定了,为了钱拚了”

  “老赵,你也太小气了,一杯才10块◎钱,怎么也得20块一杯”张副县长也给勾起了兴趣呵呵笑道

  “不少了张哥,我们的工资一天也不过10块多一点一杯酒赚一天工资,这样,一杯15块,没有上限,喝小叶,我看好你,哈哈……”

  赵局长肚里也在算计道:“看小叶的酒量最多12瓶,120杯乘以15就是一千八百块钱,加上底数一千块还不上三千块不多,用三千块戏弄一下可馨这Y头的男朋友合算这Y头,还保密,看你怎么保密……”

  “好赵局长,有张副县长作证你可不能反悔,这钱三天内会到吗?”

  叶凡拉上了张辉作证人,他可是有些担心等下赵局长喝得醉醉的拍屁股走人自已也是毫无办法谁叫自已就是一没品级的小股长呢

  “没事你放心地喝,老赵是个信人,特别是赌酒”张辉开口说道,看样子赵局长是经常干这事儿,那些来要钱的估计都给整惨了

  “咕咚咕咚咕……”

  屋里响起了叶凡喝酒的声音,叶凡一边喝着一边还喝上一些汤调解一下屋里静得很,六只牛眼一直瞪得老大

  当第150杯下肚皮后张辉和赵柄健都有些动容了,喝120杯的他们也见过,但150杯的就是级高手了而且叶凡还在继续

  200杯下肚后赵局长赶紧叫道:“停小兄弟,我算是服了你了别喝了200杯共计3000块,外加底线一千块我给你5000算了”心道别喝到医院去了肖可馨那Y头估计会找我拚命,那样子可就是我惨了

  叶凡醉熏熏地赶紧掏出了两份申请◆报告,当rán是两位领导一人一份了

  “小叶,好好休息一下”

  赵局长亲热地拍了拍叶凡肩膀喊道:“郑老板,给准备一个好的房间,让这位小叶同志休息一下,费用就记在我头上”

  张辉○◆报告,当rán是两位领导一人一份了

  “小叶,好好休息一下”

  赵局长亲热地拍了拍叶凡肩膀喊道:“郑老板,给准备一个好的房间,让这位小叶bàogào,dāngránshìliǎngwèilǐngdǎoyīrényīfènle

  “xiǎoyè,hǎohǎoxiūxīyīxià”

  zhàojúzhǎngqīnrèdìpāilepāiyèfánjiānbǎnghǎndào:“zhènglǎobǎn,gěizhǔnbèiyīgèhǎodefángjiān,ràngzhèwèixiǎoyètóngzhìxiūxīyīxià,fèiyòngjiùjìzàiwǒtóushàng”

  zhānghuī和赵局长叮嘱了张家林几声走了

  “叶组长,今天难为你了,为了天水坝子你都喝成这样了,āi要不要先去药店吊瓶消酒”张家林眼睛有些湿了,感激不已

  “不了……没事,我去……楼上歇歇”叶凡拉扯着说道,心里是痛并快乐着,吐了个昏天暗地

  好不容易从卫生间出来后支开了张家林开始盘腿运行起了‘养生术’开始化解残余酒力

  随着‘养生术’的行气,叶凡身上居rán有隐隐的飘渺水雾当rán是非常的薄的,基本上属于看不见电视中演的那种内家高手,直接把酒从脚底板逼出地下淌了一堆水渍那是不可能的

  三个小时后,叶凡全身汗涔涔的,幸好先前已经把衣服脱了,不rán还得临时头去街上买

  “不错这次因祸得福,不但捞到了一万块,而且养生术好像快突破第三层了难道酒能助修行?不知第三层能否砸断二块青砖?”

  叶凡喃喃着大是期待虽说自已并不是想做什么狗屁的武林高手,但一技在手◆防身也行而且昨天在天水坝子自已的拳头不是就威慑住了那什么德贵爷

  这个时代虽说并不是古代的那种冷兵器chēng雄时代,但有时伟人说的‘拳头大就是硬道理’也是深含哲理性的

  特别是对于天■水坝子这个还处于华夏的部落时代的村子拳头有时比法则重要

  昨天叶凡还隐隐的从村shū记李经栋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内家劲气的影子,难道这村里还有什么古老的门派不成,所以他兴趣挺高的

  晚上回到了林泉镇,洗完后好好地睡了一大觉刚醒过来后隐隐地听见隔墙有低语声,叶凡心里一惊顿时差点狂喜

  因为政府的宿舍楼可是24厘米砖墙的,即便你在隔壁大叫传到这边声音也是非常小的如果小声说话根本就不可能传过来,难道自已的耳朵有特异功能

  叶凡搜找了一阵子,终于想起了师傅费老说的话:

  “小凡,养生术突破到第三层后我们的耳朵会异于常人的,比普通的人会灵敏将近一倍有余说是狗耳朵也不为过,这就是养生术的神奇之处有点相似于道家传说中的天视地听之术不过透墙而过是不可能的,只是在晚上眼睛会好使一些”

  ……

  兄弟狗子昨晚喝得大醉了醒过来时已经半夜了,为了今天有,只好半夜一点爬起来先修了一章送上狗子想的就是各位大大的‘收藏和票票’看到狗子这么辛苦的份上希望各位大大能动动手先把《官术》收藏入shū架,有票的给几张票,狗子做梦都会笑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