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路难行


  其实秦志明心里也清楚,那天水坝子的确是根难啃的骨头不然在升官的天大谄饼下林泉镇科员副科正科的加qǐ来好歹也有好几十号人怎么没人敢接那个烫手山芋,因为那地方太可怕,用恐怖来形容也不为过

  而且这次再加上吴镇长的上吊,使大家自然jiù把他的上吊与天水坝子cūn的复杂cūn情联系了qǐ来说不准吴镇长的上吊还真跟天水坝子有关系因此没人敢接这个死亡炸弹了

  天水坝子,海拔高达上千米因为上面有个巨大的坝子,所以qǐ名叫天水坝子离这林泉镇足有30多千米路程

  并不是说那地方离林泉镇的直线距离有多远,主要是因为去那地方jiù一条破败的,仅5米宽的泥巴小公路听说还是六十年代时建天水坝时胡乱搞出来的经过几十年的塌方,碾压,那路早不成样子了

  弯弯绕绕如蛇行,说是泥石小公路,其实那路中也没见到几个碎石块基本上都是泥巴的,晴天坐车像坐轿子雨天根本jiù不敢坐,因为车即便是刹住了但车轮还会自个儿滑出去好几米一不小心估计jiù摔下了上千米深的悬崖下成了烈士烈士虽说有抚恤金但自已在阴间可是无法享受到

  再加上路也不怎么通畅,时断时续时不时悬崖峭壁上经常会从天而降一些散碎大石头疙瘩,搞不好还闹个车毁人亡jiù连走路到林泉镇也时有人被砸伤,来回一趟估计得近5个小时左右

  因为此小公路途中拦路的小山堆太多了,所以造价十分的惊人jiù凭鱼阳这个国家级贫困县想把那条耗资约需上千万的路完全搞好直是天方夜谭

  历届政府也不是不作为,主要是没钱有啥办法所以最终jiù是东挖一截,西刨一段零零碎碎的开了十来年jiù权当修路了,一点进展也没有

  当时鱼阳县政府计划干脆把整个天水坝子人迁到林泉镇来重建一个cūn不过一细算,天水坝子这个cūn可不小,总计有上万人口,几千户

  如果一户的安家费给三万的话那可得几千万这个数字当时jiù把鱼阳县的几个常委差点吓瘫了过去而且人员安置,田地等一大帮问题等等储般原因,造成了此后县委常委会jiù再也没议过搬迁天水坝子cūn的事

  不过天水坝子可又是革命老区,把它丢掉县里几个头头可是不敢因为天水坝子曾经在解放前有几个将军在哪里窝过,与国民党打过游击战,灭个土匪等等,人家xiàn在未必还记得天水坝子

  但如果真有人把它给忘了的话有心人捅到那些个怀旧的老将军面前,人家只要哼上一句,估计县长的官帽都将飞了而且jiù说那不成样的破路还是扯着几个将军的面子挣来的,也花了几百万了

  因此xiàn在jiù造成了两难局面,此cūnjiù像是一根没肉的光溜溜骨头弃之可惜食之无味,而且那旮旯民风彪悍一言不和也许jiù动拳动刀动棍的

  砍伤人的事那是时有发生,不过一般来说都是在cūn里自已解决也没人闹到林泉镇派出所来,好像从解放以来已经约定成俗了也许那jiù是天水坝子的潜规则

  这◆也是鱼阳县不敢放弃它的原因之一,你想想,如果真不管它了哪天闹出个揭竿围攻政府的事来jiù不得了啦

  路破也使那地方显得特别的穷,每户人均年收入还不到300块,差不多等于那个时候林泉镇的头号人物☆秦书记的一个月工资

  “秦书记,你看能不能这样干脆成立一个工作组,驻扎在天水坝子暂时代cūn长工作,一直到选出cūn长为止”

  镇人大主席肖和倒提出了个建议

  “嗯不错**不是说过,人多力量大咱们林泉镇安排个专门小组做天水坝子工作了成效应该会佳”铁托立即附合

  秦志明有些纳闷,要知道铁托和肖和平时关系并不怎么样,此刻俩人好像站在了同一战线上似的“难道这其中有猫腻?”秦志明稍稍想了一下子也觉得此提法可行

  “嗯这个法子不错下面jiù安排一下工作组的人员,我看jiù组成个三人小组,名字jiù叫天水坝子驻cūn工作组,组长给股级待遇跟我们镇里面各股室一样的级别如果能干好jiù按县上领导所说的建议提实职副科……”

  秦志明定下了调子

  对于这一提议在场全体党委一致通过,由列席会议的党政办主任王元成记录,形成了具有成效的文件其实这些人心中都有个小算盘在‘啪啦啦’拔响着

  对于能提实职副科对于镇里面来说至少也得是个副镇长这样的好事按理说大家应该抢得头脑血流,而与各位在坐的有关系的一些副镇长该苦恼,因为如果真有人治理好了天水坝子,鱼阳县书记县长jiù要实xiàn承诺,给安排个实职副科

  那样子林泉镇xiàn在职的各实职副镇长什么的怕不是有个把人要挪挪位置要知道林泉镇可是除了鱼阳城关在县里所属的20来个乡镇中jiù数这里最好的了

  能在这里任个实职副镇长也算不错的了,再挪屁股应该jiù是到县上某局任副局长或正局长了如果挪其它乡镇去他们jiù等于是古代官场所说的贬谪

  在坐的各党委当然不怕,因为即便有能人要提实职副镇长也憾动不了他们党委的位置最多jiù是某个倒霉的副镇长挪位jiù是了

  不过镇里面的关系也是彼为复杂,那些不是党委的副镇长与在坐的党委可都是藕断丝连着形成了一个复杂的关系网,牵一发而动●全身

  比如如果叫镇党委副书记蔡大江的亲信,也jiù是分管城建的副镇长肖长河挪个位蔡大江这个党委委员肯定会不乐意的那样子jiù等于直接砍掉了他的一条手臂

  奇怪的是在座的各党委委员却是○一点都不担心,因为他们根本jiù不相信有那样的‘能人’能治理好天水坝子所以那实职副科根本jiù是一天大馅饼,jiù像天上的月亮看得见谁又摘到手呢?因此这工作组的事才那般爽快的全票通过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