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跳黄河都洗不清


  周明跟熊黛nī离婚的事,这在左邻左坊当中也bú是什么秘密,大家都知道,白素梅甚至还要街坊帮忙给黛nī物色新的对象。

  只是刚才看周明跟个年青人打得凶,大家一时没yǒu回过神来,这时候★见白素梅气势凛然的喝破,大家就都回过神来le,纷纷指责周明母子的bú是:

  “你说你,都离婚快十个月,人家爱跟谁在一起便跟谁在一起,碍着你什么事情?人家yǒu对bú起你吗,轮得到你来管?”

  “周明,你还记得黛nī当初是怎么跟你分的?黛nī现在清清白白的,跟你没yǒu一丝瓜葛,她跟对象在一起,bú要说把床弄塌le,就算把房子弄塌子,也该是房管局的人来过问,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过问?”

  “你现在知道后悔le,这么好的老婆跟别人是可惜,但你当初bú要爬到别的女人床上去啊?”

  “你men周家今天是丢脸le,丢大脸le,自己屁股上糊满le屎bú干净,还yǒu脸来指责别人■的bú是?这bú是丢脸是什么,我老汉长这么大,都没yǒu见过你men娘俩这么bú要脸皮的。”

  给大家这么一骂一指责,周明他妈也傻le眼,气势弱下来,顿时连哭都没yǒu气势,只是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脸抽泣,bú再哀嚎什么。

  周明的脸一阵青一阵白,这时候稍稍冷静一些,但看着埋头坐在一旁路牙上的沈淮,他就又气bú打一处来。

  他能接受熊黛nī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但万万没yǒu想■到会是沈淮这个畜生,他恨bú得要将沈淮一身肉扯一条条的吃下肚子里去。

  “你men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yǒu脸在这里闹吗?yǒu脸在这里吵吗?黛nī,还是我men熊家yǒu哪点亏待过你men周★家?你跟黛nī结婚,没yǒu房子,我跟黛nī他爸,还yǒu她妹妹搬出来住旧筒子楼,把好房子让给你men住。逢年过节,怕你men乱花钱,bú让你men往家里买东西,但黛nī每回去你men周家,yǒu哪次■是空着手的?你men周家九三年要建瓦房,缺钱,黛nī他爸怕周明你面子bú好看,让我偷偷摸摸送le三千块钱过去,这事你men就压根儿都忘le喽?你妈前年到市里来看病,住le一个月,是黛nī伺候的还是你几☆个姐姐伺候的?医院费你周家掏过一分钱?现在你周明发达le,我跟你提这事,没指望你报答,就想着你跟黛nī都离婚le,你可以处对象,我家黛nī难道就bú可以处对象le?你能bú能让我men家安生些,bú要没事就来折腾。”白素梅寒着脸喝问。

  周明的脸由白变红,由红变青,bú敢看白素梅的眼睛。

  “帮帮忙,你men走好bú好,”白素梅苦着脸说道,“现在孩子还小,你men怎么闹,对孩子都没yǒu太大影响,她要再大一点?你men要点脸皮好bú好?你men要闹,要闹到什么程度才收手,闹到谭启平那里去吧?”

  周明一下子给白素梅戳中要害,脸色苍白,无言以对。

  郭成峰将车开过来,搀周明他妈上车,又问周明:“周总,要bú要去医院看一下?”

  周明一声bú吭的钻进车里,只是离郭成峰开车离开这个让他沦为耻辱跟笑柄的地方。

  ************

  白素梅从街坊手里接过孙女来,又跟街坊说道:“叫大家看笑话le。”

  “什么时候再叫我men吃喜糖啊?”街坊也多yǒu说yǒu笑的打招呼,直叫这个周明太bú像话,早亏得分le手,bú然熊黛nī以后跟着他还得吃大亏。

  白素梅满脸堆笑,bú作应答,恭送街坊先走。

  “妈,真bú是你想象的那样,我……”

  走到楼道里,熊黛nī又开口跟她妈解释。

  白素梅“啪”的一个巴掌抽过去,熊黛nī给打傻在那里。

  白素梅抱着孙女,一屁股坐楼梯台阶上哭le起来,一边哭,一边压着声音骂熊黛nī:“你都多大le,怎么就一点事都bú懂呢。你要把你爸气死,你才甘心啊?你爸这些年他容易吗?他就bú图脸上那张老皮,你这就活生生的要把他脸上的皮撕掉啊!”

  沈淮站在一旁,白素梅压根儿bú看他一眼,他心知白素梅也认定他跟熊黛nī关系bú正常,她刚才所言所行,bú过是bú想让事情闹得沸沸扬扬,闹得整个东华市都知道,闹得她熊家以后再也抬bú起头来。

  他能理解白素梅的心情,也知道yǒu时候误解百口莫辩,沈淮一腐一拐的坐回到车里,看着熊黛nī扶着她妈上楼去。

  沈淮只觉得右脚踝yǒu些刺痛,刚才走路还没yǒu什么感觉,用力踩刹车,就跟yǒu针扎似的。他脱掉鞋,才发现脚踝肿起一片,大概是跟周明撕打从楼梯滚下来时崴到le。

  沈淮调过后视镜,看着镜子里淤血的眼窝,他自己都哭笑bú得,他都bú知道找谁过来送他去医院——这鸟事跟谁能解释得清楚?

  沈淮正苦恼间,楼上“哗”的扔下一兜东西,塑料袋摔破le,里面瓶瓶罐罐的东西滚出来,还yǒu两包卫☆生巾,恰是他上门提进熊家的东西,这时候给白素梅都扔le出来。

  沈淮苦笑bú得,这他娘的比窦娥还冤啊,他都bú知道找谁诉苦去。

  沈淮咬着牙,慢腾腾的花le大半个小时,才将车开到医院,◇挂急疹拍片子。

  在等片子结果出来时,沈淮坐在疹疗室里,天色渐黑,邵征的电话打过来,问道:“沈书记,你是bú是在医院里?”

  “怎么le?”沈淮问道。

  “yǒu些bú好的消息在传,说你……”邵征在电话那头吞吞吐吐的说道。

  “我人在市第三人民医院,脚崴le,开车bú方便,你过来接我。”沈淮没yǒu在电话里跟邵征多说什么,让他直接先过来再说。

  白素梅是压根bú希望让事情闹大;而在他跟周明扭打过来当中,周明也一直没yǒu指破他的身份,想必周明就算认定他跟熊黛nīyǒu什么,因为自尊心的关系,他也bú可能主动将这事捅出去……

  如果bú是那么多街坊里yǒu人认出他来,还yǒu谁会主动把这事情给捅出去?还传得这么快?

  郭成峰!

  沈淮记得是郭成峰开车将周明跟他妈接离现场,应该是郭成峰陪同周明他men一起过来,只是当时没yǒu一同上楼去。

  只是,郭成峰是周明的秘书,他难道就bú清楚,周明恢复理智之后也bú会希望这事给公开宣扬的吗?

  yǒu时候小人物还真bú能忽视。

  *************** ◆
  邵征很快就赶le过来,bú过随邵征一同出现的,还yǒu孙亚琳那张幸灾乐祸的脸。

  沈淮无视孙亚琳几乎要把嘴咧到耳朵根后的夸张笑容,直接吩咐他:

  “周明的秘书,郭成峰,你查一■查,他当初是怎么跟周明认识的?我只记得周明当初跟我要人,提到郭成峰的名字,我也没yǒu在意,就把人给他le。”

  “郭成峰yǒu问题?”邵征疑惑的问道。

  “你对郭成峰这个人yǒu没y◆ǒu印象?”沈淮抬头问孙亚琳。

  “就bú是周明的小跟班吗,能yǒu什么印象?”孙亚琳说道。

  “合资钢厂推中方总经理人选时,我推荐的是周明,当然那时谭启平、梁小林都倾向用周明,但顾同◆◆ǒu印象?”沈淮抬头问孙亚琳。

  “就bú是周明的小跟班吗,能yǒu什么印象?”孙亚琳说道。

  “合资钢厂推中方总经理人选时,我推荐的是ǒuyìnxiàng?”shěnhuáitáitóuwènsūnyàlín。

  “jiùbúshìzhōumíngdexiǎogēnbānma,néngyǒushímeyìnxiàng?”sūnyàlínshuōdào。

  “hézīgāngchǎngtuīzhōngfāngzǒngjīnglǐrénxuǎnshí,wǒtuījiàndeshìzhōumíng,dāngránnàshítánqǐpíng、liángxiǎolíndōuqīngxiàngyòngzhōumíng,dàngùtóng一点都没yǒu反对,你bú觉得奇怪吗?你觉得,郭成锋yǒu没yǒu可能是顾同放在周明身边的一枚棋子?”

  “嗬,你搞半天,还bú是想转移我men的视线,”孙亚琳笑道,“我对郭成锋是bú是顾同的棋子bú感兴趣,对周明以后会给顾同害多惨也bú感兴趣,我就想知道你men得玩多疯,能把床给弄塌le?”

  尼玛,没等沈淮拿起东西砸过去,孙亚琳就先溜出疹疗室。

  沈淮可以板起脸来骂其他人,但拿孙亚琳没折。

  片子出来,脚踝扭伤,休息几天就会没事,其他小伤口一起做过包扎后,沈淮就让邵征开车送他回文山苑。

  途中接到陈丹的电话,陈丹也是早一刻听到传闻,打电话过来直接问:“你的脚要bú要紧?”

  “要在家休息几天,bú过在家里没yǒu人照顾。”沈淮说道,yǒu些事在电话里解释bú清楚,他要陈丹到文山苑去。

  “我在文山苑呢,屋子里乱得跟狗窝似的,我在帮你收拾东西。”陈丹说道。

  回到家,看到陈丹果然在,长时间未用的厨房里还冒着白腾腾的热汽出来,沈淮心情就轻松下来,坐到沙发上,让邵征先回去,见孙亚琳还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白le她一眼,说道:“●yǒu人想浑水摸鱼、一石三鸟,就你还跟在里面瞎凑热闹……”

  “什么一石三鸟?”孙亚琳坐在侧面的贵妃榻上,胳膊顶着膝盖,撑着下巴,看着沈淮。

  “对方故意将消息传开,一是针对我,一是针□●yǒu人想浑水摸鱼、一石三鸟,就你还跟在里面瞎凑热闹……”

  “什么一石三鸟?”孙亚琳坐在侧yǒurénxiǎnghúnshuǐmōyú、yīshísānniǎo,jiùnǐháigēnzàilǐmiànxiācòurènào……”

  “shímeyīshísānniǎo?”sūnyàlínzuòzàicèmiàndeguìfēitàshàng,gēbódǐngzhexīgài,chēngzhexiàbā,kànzheshěnhuái。

  “duìfānggùyìjiāngxiāoxīchuánkāi,yīshìzhēnduìwǒ,yīshìzhēn○对熊文斌,一是针对周明,这都是明摆着的事情,”沈淮想要解释,突然发现还挺难解释,只好对孙亚琳没好气的说道,“当然,事情真相跟外面传的真bú一样,就是bú小心把床梆坐断le,赶巧周明跟他妈过来,产生误会◇duìxióngwénbīn,yīshìzhēnduìzhōumíng,zhèdōushìmíngbǎizhedeshìqíng,”shěnhuáixiǎngyàojiěshì,tūránfāxiànháitǐngnánjiěshì,zhīhǎoduìsūnyàlínméihǎoqìdeshuōdào,“dāngrán,shìqíngzhēnxiànggēnwàimiànchuándezhēnbúyīyàng,jiùshìbúxiǎoxīnbǎchuángbāngzuòduànle,gǎnqiǎozhōumínggēntāmāguòlái,chǎnshēngwùhuì,就动手打le起来。事情经过就是这样,你爱信bú信。”

  “我也没说bú信啊?”孙亚琳嘴角翘起来,站起来凑到陈丹的耳边问,“对le,给他炖的排骨汤里,yǒu没yǒu下两包鼠毒强?你得给他来一次狠的,他才知道收敛。”

  这种没yǒu吃le诨,嘴上却给人抹上油的感觉,叫沈淮郁闷得很。

  bú理会孙亚琳、陈丹她men在客厅,沈淮跳着进le卧室休息去,心想:好在杨丽丽跟寇萱要去店里,陈丹又是柔宛的性子,bú会跟孙亚琳配合着挤兑他,bú然他只能自己先跳黄河再说le。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