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急于求成


  九五年夏季,梅溪镇经历le剧烈的人事变动,党委书记、工业园党工委书记、镇长三个核心位子都相继换人。

  苏恺闻几乎shì前脚到梅溪镇担任党委副书记,后脚jiù转le正;以市委书记嫡系心腹的身份,成为梅溪镇新一任的掌门人,同时还兼任唐闸区委委员、常委。

  如果shì对东华不le解的人,权衡梅溪镇党委书记跟市委书记秘书两个职务之间的轻重,无疑会断定后者才shì要害之职。

  而倘若对东华有进一步的le解,无疑又会知道潜流之下的水要比想象中浑浊得多。苏恺闻到梅溪,也shì挂le这么多职务之后,才在表面上获得跟沈淮分庭抗礼的地位。

  苏恺闻此前作为市委书记的秘书,兼任区委常委,并没有突破常人的想象力。只shì在当下这个敏感的时期里,这种职务上的安排多少会诱发其tā的想象。

  要不shì,沈淮担任区常委兼任梅钢董事长,作为梅钢系的定海神针地位,没有受到多大的威胁,而何清社、李锋、黄新良等人,都相继担任副区长、区纪委副书记兼监委主任、梅溪镇镇长等重要职务,旁观者甚至都会误认为梅溪党政体系这次遭le血洗。

  梅溪镇原班人马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给分散le,但具体到个人,仕途发展还shì处于上升势态之中,没有给另调闲置之嫌,这也jiù极大安定le梅溪镇的人心。

  梅溪新区框架规划方案,也shì赶在八月中旬jiùshì出炉通过市常委会议讨论,市里并在此基础之前,进一步形成《促进梅溪新区区域经济发展工作指导意见》的文件,下发给唐闸区。

  谭启平有意在通过省政府的正式批准之前,先一步把新区的框架跟党工委及管理会的两委班子搭起来。

  沈淮在梅溪镇时对规划工作很重视,早已制定详细的发展规划。

  苏恺闻到梅溪镇之后,jiù在此基础之上,绕过沈淮,从规划设计院新找le一批人马,将黄桥镇、竹社乡的发展跟梅溪镇并到一起规划设计,在短短一个月内jiù草拟出新区的框架规划方案。

  七月底市委组织新区筹备研讨会时,草案拿出来进行过讨论,之后又经过一轮的调整、修改,才正式通过常市委会议决议,与市委市政府下放的《指导意见》成为梅溪新区此时发展建设的两项指导性政策文件。

  梅溪新区会将原先的梅溪港工业园,分拆成轻工纺织园、钢铁产业园、梅溪港工业园三部分,并将梅溪河以西、鹏悦国际大酒店以南到沿江公路之间的竹社乡东片区域,规划建设科技产业园。

  竹社乡将会像鹤塘镇那边撤除,作为工业区西拓的储备用地。除le四个产业园区之外,新区下还设立梅溪、黄桥两个乡镇行政级别的街道。

  由于梅溪新区还没有得到省政府的◎正式批准,由苏恺闻兼任党工委书记及管委会主任的两委班子,主要还shì起协调作用,重大事项的决策权还在区委区政府。

  八月底,区委区政府jiù在市《指导意见》的基础之上,拟出新区建设工作细则,进○◆一步细化梅溪新区前期的筹备及框架性建设工作——所有的动作,效率之高、速度之快,仍东华近年所罕见。

  “四个分园区,明明有三个都shì从梅溪港工业园分拆出来的,但叫tā们这一分拆,jiù好像四个☆yībùxìhuàméixīxīnqūqiánqīdechóubèijíkuàngjiàxìngjiànshègōngzuò——suǒyǒudedòngzuò,xiàolǜzhīgāo、sùdùzhīkuài,réngdōnghuájìnniánsuǒhǎnjiàn。

  “sìgèfènyuánqū,míngmíngyǒusāngèdōushìcóngméixīgǎnggōngyèyuánfènchāichūláide,dànjiàotāmenzhèyīfènchāi,jiùhǎoxiàngsìgè园区里的功劳,我们只能占一个,其tā三个都shì苏恺闻到任后新搞出来似的……”

  沈淮在区政府大楼,还shì保留在之前的办公室,只shì门头的铭牌从之前的“副区长办公室”,改为“常委办公室”。沈淮担任区常委后,倒可以配备专职秘书,jiù把邵征也从梅溪镇调到区委办来。

  在参加区委区政府召开的新区建设会议,袁宏军、黄新良没有立即回梅溪镇,而shì跟何清社、李锋都凑到沈淮的办公室里来歇气。

  所谓草莽出英雄,袁宏军等人从基层摸爬滚打十数年,爬到乡镇位子上,对人心的认识,对世事的复杂性理解,其实要比苏恺闻这样高高在上,从小给人捧着、哄着的官二代,要深刻得多。

  谭系官员在梅溪新区上玩的花招,袁宏军tā们自然不难看明白。

  “之前梅溪港工业园,只需要一个镇领导分管;这一下子分拆出四个分园区,那jiù多出三个分管领导,”袁宏军愤愤不平的说道,“tā要有本事另起炉灶jiù算le,苏恺闻到梅溪之后,看似没有动以前的老人,但tā这么拼命竖旗分灶,又从黄桥、竹社以及区委区政府抽调基层干部补到梅溪,实际还shì要想把我们这些老人给分散掉……”

  沈淮笑le笑,说道:“看tā们能不能折腾出什么名目le,梅溪新区最终能不能出成绩,还shì要看硬数据的,我们要给人家一些耐心。”

  沈淮对苏恺闻这些动作都没有觉得意外,要shì不能容忍苏恺闻对梅溪镇动一点☆点手脚,tā也不会这么干净利落的把梅溪镇交出去。

  在国内不存在什么割地为王一说,官员的轮调也渐成惯例。jiù算tā在梅溪镇继续干下去,五年届满,也会调任tā职,没有可能说jiù由着tā把梅溪■镇经营**王国。

  tā的根基在于,shì梅溪这些老人不假,但主要的shì大家都能处于上升势态之中,而shì形成封闭的、排tā性的小团伙。

  即使不shì苏恺闻,其tā调到梅溪主政的官员,也会搞拉人马立山头、分化瓦解地方势力的动作,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苏恺闻的这些动作,说到底也shì师承tā老子跟谭启平的教导而已。

  苏恺闻要shì能tā老子跟谭启平给tā画le框框里做出新的格局,沈淮还真jiù佩服tā有能耐呢。

  只要苏恺闻的这些小动作没有严重损害到梅溪镇发展的大局,沈淮也无意去阻碍tā什么。再一个,梅溪新区现现shì市、区一起抓,上上下下都盯着,沈淮也不想给谭启平抓到把柄,跑到宋家告状去。

  “苏恺闻昨天找我商量,想要把两类土地转让的收入,从工业投资集团及新城镇建设投资集团拨回到镇财政所统一管理,”黄新良说道,“市里前段时间专门出台le加强非税收入财政管理的文,工投跟新城镇,都很难拒绝苏恺闻的要求……”

  “tā想要帐,那jiù把账交给tā,”沈淮说道,“现在不交土地账,将来新区正式成立后,也要把账交出去。”

  “新区启动项目,苏恺闻打算立即做下梅公路改造工程,”黄新良说道,“镇上今明年都没有启动下梅公路改造工程的预算,我担心苏恺闻急着把土地款收上去,想要动这笔钱去做下梅公路改造。”

  土地款作为地方公●共财政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并入财政部门统一收支,也很难有借口推搪过去。

  至于苏恺闻tā们想先搞下梅公路改造工程,沈淮也没有什么意外,tā之前先在梅溪河口建桥衔接沿江方案的提议没有给接受,新区要○在地形上更紧密的联系起来,仅靠渚溪大道shì远远不够的。

  苏恺闻tā们立即着手做下梅公路改造工程,对tā而言,好处不少。

  沈淮虽然之前中断下梅公路改造,今明两年也没有再启动的计划,但梅溪镇范围以内路段相关勘测设计及拆迁摸底的筹备工作已经完成。

  苏恺闻要能搞到工程款,下梅公路改造工程开展起来会非常的迅速。

  新官上任三把火,苏恺闻在沈淮的眼鼻子底子,不敢拿梅溪老人当鸡来杀,做大工程也shì建立声望、形成威信的重要手段。

  能干成事的人,在地方上总shì能更容易获得别人的信服。

  下梅公路贯穿梅溪、黄桥两镇,影响力也直接幅射梅溪、黄桥两镇,拓宽改造完成后,也将shì新区的主要干道。

  这个工程要shì能做成le,影响力自然jiù大。

  此外,大工程会把方方面面的人跟物组织起来,要shì苏恺闻组织的人马,能把下梅公路改造工作做好,能力得到锻炼跟肯定,关系网组织得更密切,那jiù能更轻易在其tā方面逐步的取代梅溪镇那些老人。

  苏恺闻周围也有一群人替tā出谋划策,倒不完全shì蠢蛋。

  关键还shì苏恺闻怎么去搞钱le。

  镇上之前做过工程预算,仅梅溪大桥跟梅溪镇路段照城市二级公路标准进行拓宽改造,工程款有两千万jiù大体够用le。不过要把黄桥镇路段包括进来一起做,还需要再增加一千万的工程预算。

  梅溪镇今年上半年土地转让及中小产业园厂房转让收入,差不多将近一个亿。

  不过沈淮到五月时jiù估摸着要脱离地方,为此加快le蔡家桥社区以及工业园区道路跟其tā基础设施的建设;这些建设费用,都shì直接从土地款等非税收入里划拔出去。

  蔡家桥社区截止到八月中旬,已经建成村民安置小区六组团近四千户住房,基本上能保证,拆迁出来的村民也及时入住,不需要在外面过渡太长时间。

  蔡家桥社,集中居住点连同社区服务中心、小学、幼儿园、菜市场、社区公园、道路、景观林等配套设施在内,总投资已超过五千万。

  而在工业园区的道路、水电等基础配套设施建设的投入更加巨大,这两年来●,仅柏油路面jiù铺设le十五万平方米。

  现在苏恺闻想要把土地收入并入镇财政统一收支,钱shì剩不下多少le,工业投资集团与新城镇建设集团,只能把帐目交上去。苏恺闻要想从土地里面筹钱,还sh◆ì要看tā招商引资、卖地的水平le。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