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屎坑救险


  沈淮与邵征腿脚最快,听着人喊,就跑过操场去。

  cè所虽然陈旧,石灰抹出的墙剥露出来的砖头,都长出红锈白硝,但没塌。

  一群小学生指着女cè所惊慌的乱叫:“yǒu人掉进去了,yǒu人掉进去了……”

  沈淮让小孩子都出去,他冲进去,看到yǒu人在里面惊慌呼救。

  女cè所里老式得很,三面用砖头砌出一围高凳来,抹上水泥,上面整体的铺木板,挖出一个个能叫屁股坐上去拉屎撒尿的洞作为cè位;简陋,中间也没yǒu什么遮拦。

  也许是年深日久,刚才课间坐上去如cè的老师学生也多,cè板承受bú住重量而断裂,坐在上面的老师、学生都措bú及防,统统栽了cè坑里去。

  沈淮跟邵征赶过来之前,yǒu两名老师蹲在cè坑边缘,想把掉进去的人拉出来,但是建得yǒu年代的cè坑,侧壁又深又滑,手根本就够bú着,正焦急喊学生去拿东西。

  沈淮探头看cè坑里,yǒu一个人应该是教师,其他十一二人都是个子矮小的小学生。她们个子都矮,又惊慌失措的在挣扎着。也bú知道cè坑水面下到底yǒu多深,但yǒu两个小女孩子眼见就要淹顶,口鼻都叫cè坑里的污物呛住,人好像都昏过去。

  沈淮顾bú上等yǒu趁手东西拿过来钩人,顺着坑壁就先跳了下去。

  好在cè坑没yǒu他人高,刚好能淹到他的脖子。但是沈淮yǒu一米八高,到他脖子的污物,也足以能叫那些身高严重bú足的小女孩子都淹到下去。正在这是很多没yǒu清理的污物,黏度很高,才叫掉下来的九名师生没yǒu立即淹下去。

  沈淮将那个眼见就要给淹下去的学生tuō过头顶,让邵征先接上去。

  这时候在会议里开会的官员跟教师都赶了过来,看到副区长沈淮已经跳了下去,余杰等区教育局官员,他们都想表现一下。

  三里街小学的cè所是陈年老坑,就算每年都淘,但底子里都是沉积多年的老屎,加上yǒu半学期没淘,cè坑里的污物经掉进去的师生搅动,散发出来的恶臭叫人远远的站着闻之欲吐,更bú要说靠近救人,更bú要说跳下去救人了。

  其他bú懂事的小学生,早就先一步哄散而开,也就学校里的老师强忍着恶心劲,在里面组织救人。

  看到yǒu更多人手过来,邵征也跳下cè坑,将掉进去的学生捞起来,往上tuō。余杰他们终究是受bú住这臭味,没yǒu胆子跳下去,就趴在边上接人。

  看☆到接上来的学生,身上沾着黄的、绿的甚至还yǒu红的污物,yǒu人当下就忍bú住恶心劲,吐了出来。

  沈淮跟邵征站在下面往上tuō人,一群官员教师丫在cè坑上拉人,连tuō带拉,也没yǒu耽搁什○么时间,把十二名师生迅速都救了上来。

  沈淮跟邵征也给拉上来,感觉头很昏,应该是搅起来的沼气、恶臭气吸入过量,yǒu些中毒——十二名师生,在他们跳下去之前,就在cè坑里给熏了两三分钟,大多数给熏昏过去。

  三里街小学的校长倒是熟悉情况,指挥着身强力壮的男老师,抱着掉去的孩子就到旁边的小河里去冲洗。

  沈淮与邵征,也强忍着身上恶臭,赶着跑河边去,想要把身上的污物洗干净掉些,没走两步,也忍bú住狂吐起来……

  *传开来,大家才知道今天yǒu区市的官员到学校视察,正好撞到这事,而第一时间跳下去cè坑救人,恰恰是过来听取学校汇报工作的副区长跟他的秘书。

  熊黛玲愣愣的yǒu些bú知道说什么,倒是辛琪很是兴奋,好像很yǒu些先见之明的说道:“我就知道,褚强跟的领导,没yǒu你说的那么坏……”

  “谁说他坏了?”熊黛玲无力的为自己争辩一下,莫名的就想哭起来。

  “你们怎么在这里?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熊黛玲回过头,看见孙亚琳从一辆刚刚驶进学校的黑色轿车里下来,朝她们走过来。

  熊黛玲没想到会这么巧,孙亚琳还赶过来,她情绪莫名的还yǒu些激动,bú知道要怎么跟她说才好。

  这时候,黑色轿车后座,又下来两个人:

  一个是市业信银行的张力升行长,熊黛玲见过他两面,认得;一个是松颜鹤白的老人,头发大体都白了,但人还精神。

  张力升跑过去要搀老人,老人手往后一收,bú叫他搀,自己往这边走过来。

  熊黛玲好奇这个老人的身份,就听着孙亚琳回过头对老人说道:“区里说沈淮到这里来视察工作,人应该还在这里;都b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聚了这么一堆人看热闹?”

  熊黛玲这才知道孙亚琳带着这个老人是跑过来找沈淮的,走过去,把她知道的情况跟他们说了一遍,旁边还yǒu知道更多详细情况人帮着补充:

  “我们国家,要是当官的能多几个这样的,那就太平了。学校坐cè上的板,bú知道用了多少年,也没yǒu钱换一下、修一下,刚才课间突然断了。上面坐满的人,哪里能反应过来?下饺子掉下去十二个人。cè所建了好几十年没修过,cè坑淘也淘bú干净,几十年的陈年老屎积下来,给人掉下去这么一搅,说yǒu多臭都bú为过,闻着就能闭过气去。掉下去十二个人,时间也就两三分钟吧,一个个都给熏昏过去。最先赶过来的老师看着干着急,但也忍bú住恶臭bú敢往下跳,站在边上想拉人,还yǒu就嚷嚷着让人找东西钩人。这cè坑又深又滑,掉下去的小孩子个子又小,伸手哪里能拉到人?时间一长,人在里面就熏昏这去,等找到东西再钩人,非熏死几个bú可。偏偏就只yǒu沈区长二话bú说,带着秘书跳下去,就把人往上tuō,这样才一个tuō、一个接的,把人都救了上来,没yǒu耽搁工夫。你们看那,老师跟当官的,今天在场,yǒu好几十个,就两个人二话bú说就跳下去救人。这当官的,要都能这样的好区长,你们说,那该yǒu多好啊!你们是bú是上面来的领导?这样的好官,可要多表扬表扬!”

  熊黛玲听了既感动又兴奋。

  孙亚琳也没yǒu◎想到会遇上这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激动的心情,对白发苍苍的老人,说道:

  “沈淮到东华后,到底变成怎样的一个人,我怎么解释都没yǒu用。我二叔在巴黎说沈淮在东华得势bú饶人,嚣张跋扈,脾气□大得没边,完全跟在法国时没yǒu两样,我再怎么解释,反正也没yǒu人信。但是梅溪镇的变化你也看了,眼前的事实也就是如此。沈淮身上是还yǒu很多、毛病,但他眼下做的很多事情,bú是完全为他自己。却偏偏yǒu那么一群只知道摘人家桃子的在边上盯着看着,而宋家能信任他、给他支持的,也就一两人,yǒu时候却还说bú上什么话。”

  熊黛玲看着老子脸颊上流出两行热泪,更好奇他的身份,bú知道他是沈淮的什么人,会如此关心沈淮在东华的事,听到这事甚至比孙亚琳都在激动。

  “沈淮就在那边……”熊黛玲指着小河边说道,透过围观的人群,能看到沈淮站在小河浅水,正埋头要将身上的脏东西洗掉,没yǒu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老人看着小河边,沉默了很久,才伸手擦掉脸颊上的泪水,用颤抖的声音,跟孙亚琳说道:

  “算了,能知道他在东华很好,就够了;你也bú要让他知道我特意来过东华;什么时候他回去,叫他顺路来看看就行了……”

  老人拉住张力升,拍了拍他的手,就往轿车走去,上车前还留恋bú舍的往小河边看了两眼。

  孙亚琳没yǒu跟他们走,熊黛玲忍bú住好奇的问她:“你们是来找沈淮的◇,怎么又bú见他?”

  孙亚琳抿住嘴,摇了摇头,说道:“人家bú想见他,又bú想叫他知道,我也没yǒu办法。”

  熊黛玲默默的点点头,知道孙亚琳bú想叫她知道老人的身份,想到自己以往对●沈淮的敌意跟排斥,心里也是沮丧,就拉着辛琪先走。

  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