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山头


  (今天才看到锡马奇莫兄弟的给力捧场,加更送上)

  谭启平怀疑他跟田家庚私下有接触,沈淮也没有办法解释。

  潘石华站出来做检讨,为之前不成熟的方案背了黑锅。

  接下来,●谭启平又与其他常委讨论田家庚的批示,没有他插话的余地,沈淮索性就坐在一边冷眼旁看。

  田家庚的批示,语气要算shì委婉的,可以说shì对事不对人,谈不上对具体的谁有不满,或具体支持着谁。
◆   不过,要shì每个人都能客观的去看待问题,官场上哪有那么多的纠葛跟矛盾?

  分拆梅溪镇的方案,虽然shì唐闸区整出来的,但今天在座的所有人,心里都shì洞察如明,都知道shì沈淮在此前接■待伯明翰经贸团的酒会上公开寻求高天河的支持,才叫谭启平下决心以明修栈道的手段肢解梅溪镇。

  省委书记的批示,有可能shì实事求shì的指出东华经济工作中的不足,指出分拆梅溪镇方案的不成熟;也有可能就shì田家庚对谭启平个人不满,才会如此明确的做出进一步批示,要求市委市政府讨论有无成立更大区域经济新区的可能。

  东华市跟省里的联系,比较特殊,之前都挂在省纪委书记叶成明一条线上。叶成明突遇车祸身亡,东华市的地头蛇就跟省里基本就断了直接的联系。

  谭启平到东华担任市委书记之时,高天河等其他副书记、市委常委,在省里基本上都没有强力的支持,以致谭启平虽然孤军下东华,但东华并无人敢跟他直接的针锋相对。

  待谭启平在常务副市长、城北区委书记两个相对重要的常委职务上,用上自己的人,市委常委会也就基本给谭启平掌握。

  其他常委虽然加起来有六个人,但谁没事敢联合起来,跟谭启平抗衡?在省里没有强力支持的情况下,谁挑头站出来不怕给谭启平以合纵连横之术打得七零八落?

  但倘若能明确知道省委书记对谭启平个人不满,情况就又会不一样。

  副厅级以上干部的人事任命,都在省委组织部,地市常委成员的任命更shì要通过省常委会议集体讨论。

  高天河等人虽然在省里没有强力的支持,但要shì能明确知道省委书记对谭启平不满,那以后对谭启平的顾忌,就会少许多。

  沈淮多少能理解谭启平为何会如此气急败坏,他急着把潘石华扔出来背黑锅,也shì要模糊其他人的视线。

  看着谭启平脸色阴阴的,沈淮心里冷笑,他还觉得冤呢。

  只要不立即从地方脱离,他★甚至都准备好接受梅溪镇给肢解成工业园与梅溪街道两部分,谁又能想到田家庚会直接干涉……

  虽然田家庚直接插手梅溪港申报省级工业园一事,不符合惯例,但又不得不承认,市里真能贯彻田家庚的批示,将黄桥★镇一部分划出来,与竹社乡、梅溪镇合并成一个大的经济新区,充分的利用好梅溪镇已经奠下一定基础的先发优势,统一规划发展,对拉动东华整体经济往上走,shì有极大好处的。

  沈淮并不认为谭启平会贯彻田家庚的批示,或许非要大规模的划地成立新区之时,大概也shì他脱离地方之日。

  常委会议讨论到最后,也没有什么最终的结论,无非shì要唐闸区根据省委书记田家庚的指示,拿出一个成熟的方案来。

  谭启平在“成熟”二字上一再强调,沈淮也知道他的意图shì“拖”。

  就算乡镇,也有手段对付区县,区县也有手段付地市,地市自然也不可能对省里惟命shì从;“拖”字诀从来都shì屡试不爽的,调查研究一年半载,谁也不能说下面的不shì。

  谭启平喜欢开会,喜欢他在会议桌前掌握一切的感觉,他有着颇佳的口才,在会议上一个人也能滔滔不绝的说上很久,唯有苦了做速记的人——虽然临时的常委会议就一个议题,从会议室出来,天色已经黑了。

  下楼梯时,沈淮与周明打对面错过,彼此都装作谁都没有看见谁。

  经过市委宣传部的办公区,沈淮看到周裕站在过道里跟人说话。不过周裕看到他之后,转身就进了办公室,好像压根儿就没有看到他似的。

  沈淮到停车场,钻进车里。

  虽然虽然停在棚子下,车里还shì给晒得滚烫,他打开空调,打开车窗,人站在车旁等车里滚烫的热汽消散——没有等到周裕的电话,小姑的电话倒先打了进来。

  沈淮苦笑道:“我刚给谭启平拉到市里开了两个小时的会,你的电话就打过来了,shì不shì我又给告状了?”

  “你二伯跟田家庚争淮海省的位子失利,而且王源在国务院又极力主强裁撤电力部,有些事让大家都很敏感,”宋文慧在电话里说道,“电话都打到我这里了,我也不能不打电话确认一下。”

  电力部目前shì宋系最主要的根据地,贺相怀占着电力部长的位子,还想到换届时再往前进一步。

  王源裁撤电力部的主张,对宋系整体的利益触动极大,方方面面利益怎么平衡,到现在都还没有扯清楚。沈淮当然也清楚有些事有多敏感;他身在派系之中,从派系里获得扎根东华的地位,有时候也就不得不委屈一下自己,去维护派系的整体利益。

  不仅谭启平,宋系目前大多数,都不会希望看到他跟田家庚勾搭的。

  只shì这事,沈淮也觉得格外冤枉。

  看到市委大楼里陆续有人过来取车,沈淮将手机夹在头颈之间,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将车窗摇上来,跟小姑说道:

  “我也早就说了,时机恰当,我不会恋栈不去。谭启平现在针对我,要肢解梅溪镇;在我脱离地方之后,我想他也会对工业园及梅溪镇的未来规划往回调整,我何苦这时候再去添乱?田家庚懂经济规律,看出了肢解梅溪镇的不利之处,做批示阻止市里乱搞,这也shì他作为省委书记的职责所在——我就不明白,有些人不从自身找原因,□想那么多干什么?”

  “要shì大家都能磊落,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矛盾?”宋文慧在电话那头,也只能劝慰沈淮,说道,“你不要多想什么了,你爸、你二伯那里,我帮你解释一下。再说,田家庚身边人未必都s★hì省yóu的灯,看到东华的缝隙可钻,故意这么搞一下,也不shì没有可能。”

  小姑怀疑这shì田家庚整出来的离间计,沈淮心想也不shì没可能,但心里琢磨着田家庚的批示,当真能抛开派系门户之见★,照田家庚的批示去搞新区,才shì真正符合大局利益的。

  只shì现在宋家都对这事敏感,沈淮在电话里反而不好说什么。

  可能shì周裕在办公室里没能打进电话来,沈淮看着周裕也往停车场这◎边走来,侧过脸来,叫她看到自己在打电话。

  周裕温婉而笑,钻进自己的车里,发动车离开停车场;沈淮也发动车,缓缓的跟在周裕的车后,离开市委大院。

  经过西陂区时,沈淮将车丢在路边的停车场▲里,坐上周裕的车,出市区往西北方向开,沿路看到有一片野杮子林,将车停在野杮子林北面的野地里说话。

  “真shì头疼啊!”沈淮kào着椅背,想到这些麻烦事,就忍不住心烦皱眉。

  周裕挨着▲◇沈淮而坐,拆开过于严肃的发髻,任鸦色秀发披散开来,使得她的美脸倍添从刻板的官员形象脱离出来,倍添妩媚的女人味,慵懒的依偎在他的怀里,说道:

  “梅gāng也渐成势力,你家里让你正式从地方脱离,◆正式与谭启平正式形成两个不相干扰的支系,也shì正常的思路。都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多少官员到地方,要么捞钱,要么捞政绩,得手即走,没有留恋,哪有会那么多人都能理解你的心思?”

  沈淮将周裕丰腴迷人的娇躯搂到怀里来,她平时工作都穿正统的套装,但深棕色的短袖衬衫里,戴着玫红色的抹胸,衣扣解开来两粒,与雪腻晶莹的肌肤相衬,分外迷人。

  沈淮手抚摸着周裕光滑的脸蛋,无奈而笑。

  从派系的角度来看,他跟谭启平都属于宋系,两人的矛盾来自于都要立山头的野心。

  梅gāng现在也算shì渐成气候,他又公开揭开盖子,也算shì成功把梅gāng系这座山头立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下,宋家安排他脱离地方党政系统,与谭启平脱离上下级的辖属关系,由着他继续发展、壮大梅gāng这座山头,而把东华的地方党政事务,彻底的交还给谭启平掌握,从此井水不犯河水,避免彼此矛盾继续恶化,这也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

  宋家毕竟也不能让便宜都叫自家子弟占尽了;而由沈淮跟谭启平在东华形成国企与地方两座相平行发展、且能相互促进的山头,也更能壮大宋系整体的势力。

  甚至小姑也认为在梅gāng新厂建成之后,shì他跟地方脱离关系的恰当时机。而他从地方转到国企体系发展,仕途前景也未必会黯淡,甚至可以说更开阔,当前也不shì没有从国企老总转任省部要职的先例。

  就沈淮的能力◆来说,这无疑也shì一条终南捷径。

  只shì,沈淮自己知道,他虽然跟小姑说,他不会对地方恋栈不舍,不会稀罕地方上的职务,但他恰恰就shì舍不得离开地方,恰恰shì舍不得跟这片土地脱离关系,不★然当初又何苦到梅溪去扎根?

  一方面,沈淮希望梅gāng新厂能不受阻碍的尽早建成投产,一方面想到梅gāng新厂建成之后,各方面的意愿都会要他跟地方脱离关系,他又shì那么不舍。

  想着心烦,沈淮抱着周裕坐他大腿上来。

  周裕问道:“你做什么?”

  “心情郁闷好几天,都没有人安慰,你说我想做什么?”沈淮笑着问,他让周裕跨开腿,坐他大腿上来,他身子往后kào着,解开裤腰带,露出狰狞的跨下巨\物。

  周裕在上面轻打了一下,担忧的说道:“不好吧,有人突然撞进来怎么办?”

  “不用太麻烦。”沈淮将周裕的裙子翻到腰间,露出结实滚露的屁股,伸手从后面够到屁股沟里,没有脱她的内裤,而shì把下面的裆布轻轻的扯到一边,要她坐上来。

  “你这浑蛋,到底玩弄过多少女人?”周裕搂住沈淮的脖子,咬住他的耳朵,恶狠狠的问道,却又不得不承认,这么来虽然有些不方便,但真要有人kào近过来,她站起来把裙子翻下来就可以了,不怕露了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