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研究院


  沈淮并无shí间跟成怡见面,故而到燕京后电话也没yǒu打一个;接到孙亚琳de电话,知道她后天要经过燕京,沈淮也没yǒushí间等她,只是把宋鸿军他们de行程告诉她,让她跟宋鸿军在燕京汇合后,一起陪同投资商到梅溪镇考察去。

  第二天上午,沈淮就直接跟矿冶总院de赵治民以及他de助手汇合,乘飞机直奔伯明翰。

  新厂是从西尤明斯工业集团引进二手生产线,yǒu很大de技改余地。

  梅钢目前跟矿冶总院签署技改协议,赵治民是矿治所指定de梅钢新厂技术项目负责人,也是燕京矿冶研究总院下属第四分院de副院长。

  赵治民早年就在英国伯明翰留学、工作,八八年回国进入矿冶总院,一直从事于金属冶炼工程de研究。

  赵治民看上去像是专注于研究工作而性格yán谨de人,而沈淮这段shí间de日程安排又十分de紧,跟赵治民de几次接触,都局限于技改方案de交流。

  当然了,赵治民年过四旬,对如此年轻de沈淮竟然能主持一家中等规模de钢铁企业,心里一直都困惑。

  或许还yǒu那么一点不信任,几次接触,赵治民一直都小心翼翼de跟沈淮保持距离,除了履行自己de职责便好,也无意跟沈淮yǒu更进一步de接触。彼此吃过两次饭,沈淮除了对赵治民de技术能力认同外,对他de印象倒是很不错。

  这次乘飞机到伯明翰,从机场候机到落地,就yǒu十二个小shí。

  赵治民也是考虑梅钢de经费紧张,看沈淮出行都没yǒu随同人员,大小事情都自己处理,主动要求坐经济舱。

  大家在飞机狭窄de座位上也不好休息,主要就是坐在那里聊天。

  除了技□改方案外,赵治民实际也是很健谈de一个人,从国内外治金技术、产业发展de差距,谈到国内外de经济、城镇建设,以及国内外de风土人情,无所不谈。

  赵治民虽然回国后专注于金属冶炼工程de研究,但○他这样层次de人物,关注面以及知识面都非常de广,能力也是非常de全面。

  沈淮也是博闻广识,以前在梅钢研究de东西就很杂,从冶金工业到工业管理,到应用经济学,都花心思去学,他与赵治民两人在飞机上聊起兴头来,从上飞机到落地,嘴巴就几乎没yǒu停过。

  赵治民de助手,在矿冶总院读博de韩文继,听他们聊了一路,到下飞机也忍不住感慨道:“我跟赵院长yǒu两年了,都没yǒu见赵院长这么健☆谈过,看来话匣子要打开,需要yǒu沈总这样de旗逢对手才成……”

  沈淮哈哈而笑,跟赵治民倒很yǒu相逢恨晚、倾盖如故de感觉。

  沈淮本来让潘成在伯明翰给他跟赵治民都安排de单间客房□,到伯明翰后,白天要谈技改,看设备拆除情况,跟英方代表洽谈技术引进及支持等事,晚上就直接跟赵治民住一个房间,接着海阔天空de谈。

  赵治民在伯明翰只住一周shí间,跟西尤明斯方面进行交流,摸清楚这条炼钢线方面de一些技术细节,就要回国去。

  在赵治在离开伯明翰之前,沈淮把心里一直琢磨着de一件事,跟他提出来:“我很早就希望梅钢能成立专门de研究院,更深程度de去研究炼钢过程,能以此去缩少梅钢跟国际一流企业在技术水平上de差距。只是,一直都找不到合适de人选去负责这方面de工作。这shí候就提出来,yǒu些唐突,不过不问一下,又yǒu些不甘心,赵院长愿意到梅钢屈就吗?”

  在燕京上飞机之前,要是沈淮张口提出这个要求,赵治民想也不会想就会拒绝掉。这些年请他过去主持研发工作de钢铁企业里,梅钢可以说是最不起眼de一家,怎么看都没yǒu太多de吸引力。

  虽然矿冶总院de研究经费很紧,但他看到国内钢铁企业对科研de重视程度普遍较差,觉得还是留在矿治总院更能做些事情,一直都没yǒu下定决心加盟哪家企业。

  只是这shí候,赵治民犹豫起来,无法当下就做决定。

  “你要是担心,你离开矿治总院后韩文继他们de学业会因此中断,不得不换导师换课题,梅钢可以出面跟矿冶协调,将课题移到梅钢de研究院来。中央提出高科技人才要到企业里进行培养,科技部也开始在推动企业建博士后流动站de试点工作。只要矿治愿意将第一批de博士后流动工作站试点建在梅钢,梅钢都愿意做配合工作。你要yǒu其他什么条件,比如到梅溪后de待遇、住房以及你爱人de工作调动,以及组建研究院还需要推荐什么人选进来,课题de选择以及研究经费等等,你都提出来。只要我能答应de,我能解决掉,我都帮你解决好……”沈淮锲而不舍de劝说道。

  “好吧,我回燕京后,会认真考虑你de建议。”赵治民说道。

  国内冶金产业及技术发展水平,落后国外太多。此前梅钢在意于要吃饱饭,主要抓工厂管理,此shí则需要考虑跟踪发展国际一流水平de炼钢技术,努力去缩短这方面de差距。

  就算赵治民最终不愿意到梅钢工作,沈淮仍希望他能推荐合适de人选。

  将赵治民及助手韩文继送上飞机后,沈淮也跟潘成坐飞机赶往利物浦,跟赶来英国洽谈商务de周知白汇合。

  潘成到英国后,已经长驻了四个多月没回去过一趟。

  刚过来shí,潘成英文说得磕磕绊绊,在伯明翰住了四个多月,一口地道de伯明翰腔调,说得比沈淮还要溜,但他心里还是想着,再过两个月,把设备拆除zhuāng船,尽早还赶着回梅溪去。

  周知白这趟到利物浦,还是跟当地de钢材贸易商谈螺纹钢出口de事。

  虽然众信跟鸿基de注资,都是外汇,能抵销相当一部分引进二手炼钢线以及技术引进de花费,额外申请使用de外汇额度不是特别de大。

  不过国内目前de废钢回收工作相对不完善,再加上国内de钢铁总蓄积量yǒu限,这两年国内电炉钢生产线又上得比较多,造成废钢价格快速上升,故而新厂成立之后,沈淮考虑要加强从海外进口废钢炉料。

  说到钢铁总蓄积量,英国de人口虽然比中国要少得多,但社会上蓄积de钢铁总量以及废钢回收水平,都要比中国高出很多。

  不过,从海外进口废钢炉料,需要使用外汇,而当前国内de外汇管理非常yán格。

  如今鹏悦从海外进口废钢,每年使用外汇额度在一千万美元左右,这已经是吴海峰当权shí费尽心思促成de一件事。

  梅钢新厂建成之后,要保证炉料de供应跟相对廉价,从海外进口废钢de量,可能要上升到每年上亿美元规模。

  目前国家外汇储备总量才七百多亿美元,近两年提速,每年也就增加七八十亿美元de样子,一家地方企业想要每年申请使用上亿美元de外汇,▲难度自然是可想而知de。

  最可行de折衷办法,就是梅钢加大对海外de钢材出口,赚取外汇来抵消外汇de使用。

  虽然国内对外汇使用实行yán格de管理制度,但一家企业每年对外出口逾亿美◎元,再申请使用上亿美元de外汇,就要容易得多。实在不行,废钢进口与钢材出口,都由宋鸿军在香港de公司进行中转,就能直接抵消大部分de外汇消耗。

  只要不存在技术性de问题,梅钢出口钢材到英国,利润空间比国内更高。

  梅钢所产钢材,每吨钢材所沉淀de劳动力成本不过八十元,而西欧国家de劳动力成本极高,每吨钢材摊到de劳动力成本,则高达一百五十美元——不谈其他方面de影响,在技术含量相对较差de建筑钢材上,仅劳动力价差,在抵消海运、关税等方面de成本外,还能剩下极大de利润空间。

  不过,也由于国内钢材市场处于yán重紧缺状况,国内大多数钢铁企业都不怎么愁销路,而国内对海外市场不熟悉以及钢材出口海外de程序以及种种制约复杂繁琐,国内绝大多数钢铁企业都没yǒu相关de经验,故而出口钢材de**不强。

  宋鸿军在香港de贸易公司,也主要是从海外进口钢材到国内出售,之前也没yǒu说想到在国内组织钢材出口到海外去——这方面de工作,鹏悦倒是先做了起来。

  在利物浦跟钢材贸易商会谈过,沈淮又拉周知白到伯明翰,希望鹏悦以及梅钢能跟伯明翰de钢材贸易商也yǒu进一步de接触。

  伯明翰是英国de内陆城市,没yǒu海运de便利,而伯明翰de钢铁产业又处于饱和状态,饱和到要大幅削减产能de程度——周知白对从国内组织钢材运到伯明翰来销售兴趣不大,利润空间也明显会给压缩掉一大截。

  “yǒushí候宁可一shíde利润压低一些,但也不能放弃长远de目光,”沈淮劝周知白,梅钢没yǒu海外进出口贸易de经验,相关工作还是要鹏悦去打头阵,说道,“整个伯明翰de经济,正在处于产业转型期,经济结构整个de往商业、金融业、服务业以及旅游业转,传统de制造企业在伯明翰de生存空间越来越窄。但是,这些制造企业对中国来说,还是非常de先进。所以,这一次,我们不仅仅要把设备拆除运回去,还要尽可能建立起人与物,技术与资本de联系。现在de联系是初步de,但等积累到足够de信任程度,也就是说,我们在东华所做de事业,对他们yǒu足够吸引力shí,我们就可以邀请伯明◆翰de传统产业资本势力,到东华去投资……”

  周知白不得不承认,沈淮看问题de层次比他更高,考虑得比他更深,已经不再拘泥一城一池de得失,而是从一个更高de产业高度,去通盘de计划一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